即便小蜻蜓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但云少楼依然定定的站在原地向着黑漆漆的大殿内望去。

    云若曦转脸看了云少楼一眼,不发一言。她虽然也非常担心小蜻蜓,但她更信得过创造这片领域的妖族前辈们。

    “放心,小蜻蜓不会有事。”容湛凉凉的出声,脸上依旧平静的看不出任何端倪。

    云若曦回过头看着容湛,没来由的因着他的这句话感到安心。

    众人静静的在大殿之外等候着小蜻蜓,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说不上什么感觉,或许是心境的缘故,云若曦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开始焦灼起来。

    在这片天地中,日光照射的角度似乎永远不会发生变化,云若曦抬头瞧着天上的太阳,心中猛然一动。这样说的话,这里的时间与外界的应该也并不是同一种概念。

    她猛地站起身,目光刚好对上一边的容湛。

    容湛看着云若曦猛地转身,唇角微微一翘,温和平稳的笑意自唇边漾出,他波澜不惊的道:“你也发现了?”

    “看来你早就察觉到了。”云若曦看着容湛依旧平和的神色,心中的震惊微微平复了些许。

    “说穿了,我们生活的空间不外乎也是一个庞大的领域罢了。不同的领域必然会有它自己的空间与时间法则,”他微微仰起脸向远处望去,“这领域太过奇妙,你我毕竟都未达到那种能够勘破这种法则的层级,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云若曦不置可否的看着容湛,若按照他说的,那么当自己臻进某一层级的时候,岂不是也能够自虚空中破出一块天地,创造一片自己的领域?

    云若曦看着容湛,忽的自嘲的笑了起来。前世今生多少年了,即便是寻常人都能够达到的圣者她都无法突破,更别说那种遥不可及的境界了。

    容湛无奈的笑着,想起些什么,因此自是晓得她心中所想,“层级的臻进有时需要大机缘,但身在其中,你又怎知现的磨难不是奇异的经历呢。”

    “机缘与否,当然是身在其中之人不能参悟的,但若时时事事都归于机缘一说,岂不是更可笑。”云若曦的眸子渗出丝丝冰凉,自是对容湛的说法豪不赞同。

    容湛见云若曦口气忽的变得冷硬,倒也并不以为意,神色依旧淡然而温和。他笑对着云若曦,“丫头,你修炼是为了什么?”

    云若曦听闻容湛这般说,猛地怔了一,为了什么?

    对啊,修炼究竟为了什么?

    有些人修炼为了延年益寿,有些人为了沽名钓誉,也有些人纯属兴趣使然,当然更有些人为了能够将天掌控在自己手中。那么她呢?她又为了什么?

    她有些迷茫了,一双凤目似乎陷在了迷雾之中。

    她瞧着容湛,只见他颀长的身子安静的站在原地,领域里沁凉的风轻轻掠过,将他原本顺服的乌黑如墨般的发丝带到他的身前,迷乱了他温和又飘逸的面庞,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将那乌丝拨开。他整洁的衣角同样为风掀开,带出一种飘逸的味道,他便是这样沐在风中,宛若谪仙一般。

    “你呢?你又为了什么?”她反问道。

    容湛轻轻地笑了,春暖花开,拨云见日。

    “为了能去爱我爱着的人。”

    云若曦抬起手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掖到耳后,“这说法倒是新鲜。”

    容湛看着云若曦但笑不语。

    云若曦在容湛深邃眼眸的注视,只觉得心中没来由的猛跳一,呼吸也为之一滞。

    忽的,她展颜娇俏一笑,眼波流转,妩媚横生,直看得容湛有些呆了。

    “那你爱着的那人身在何处?”

    容湛却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凝视着她。

    “难道她已经不在了?”云若曦瞧着容湛欲言又止的样子,猜测着。

    “也可以这样说,但也不是。”

    云若曦微微蹙起眉头,和这人说话真是费劲,一直云里雾里的。

    “不说便罢,我也懒得揣测。”

    容湛呵呵一笑,“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别人的事与我无关,我何苦要去搞明白。”

    容湛轻笑着摇了摇头,平日里看这丫头总是沉静冰冷,缘何面对自己之时便这样急躁。然而他转念一想,却又笑出声来,这样看,她对自己还是与其他人不同。

    云若曦看着容湛忽的笑的灿烂,眉头蹙的更紧,便转过身懒得再看他。

    云少楼一直在大殿的一旁等待着小蜻蜓,倒也并不在意自家佛爷与容湛说了些什么。

    琉璃雪忽的上蹿跳起来,只见它猛地向大殿的方向冲去,但不到殿前却又迅速的折返,速度快得让人几乎捕捉不住。而两只角狼似乎也惴惴不安的原地踱着步,不停的喘着粗气。

    云若曦惊异的看着琉璃雪与两只角狼,“你们这是怎么了?”

    然而雪儿与角狼似乎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根本听不进去云若曦到底在说什么。

    容湛猛地靠近云若曦,警觉的打量着四周的动静,有种不祥的感觉忽的笼罩在他的心头。

    云若曦看着容湛的动作,虽然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底却涌上了一丝不安。

    “吱……”琉璃雪的叫声充满了不安与惊恐。

    “雪儿!”云若曦向琉璃雪伸出手,想要让它回到自己身边。

    原本清朗的妖精领域之内忽然变得混沌起来,天空像是弥漫了浓浓的沙尘一般,日头被遮得牢牢的,天色瞬间便城的妖冶的土红色。

    沙走石,狂风大作。猛烈的风带着沙土迷了人的眼,黄土似乎无孔不入,人们几乎睁不开眼,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奢侈。

    来势猛烈的狂风几乎要将人生生吹跑,容湛赶忙紧紧的拉住云若曦与云少楼,三人尽可能的挨在一起。在这样强大的外力面前,即便是修为深不可测的容湛都觉得应付起来相当吃力。

    两只角狼庞大的身躯在狂风中瑟瑟发抖,喉间发出让人胆战心惊的“可洛洛”的声音。

    琉璃雪的行动却在狂风中丝毫不受影响,但它此时却像发了疯似的四处逃窜,它忽的一个折转扑到了云若曦的身上,尖利的爪子噌的伸出,在云若曦的右臂上撕开了一条一尺多长的口子。然而在攻击了云若曦之后,琉璃雪竟然像是彻底失去了知觉一样,瘫倒在云若曦的面前。

    “嘶……”云若曦猛地吃痛,她没有想到居然会被雪儿攻击,而且此时的她竟然中了雪儿爪上无比猛烈的剧毒。即便如此,她依然吃力的将雪儿纤小的身体拾了起来,抱在怀中。

    鲜血霎时奔涌而入出,带着泛着腥腐之气的黑色。

    容湛大惊失色,然而还没来得及等他低头查看云若曦的伤口,只听得一阵轰隆隆的猛烈巨响由地底直冲而上,紧接着地动山摇。一股股浓烈的热气带着硫磺的味道自皲裂的土地裂缝中喷薄而出。

    强烈的震感让几人几乎站不住脚,地面之隆隆作响,脚的土地似乎要被巨大的力量撕碎一般。最为明显的便是领域中原本清澈明媚的青山绿水瞬间支离破碎。

    圣灵大殿在强烈的震动之中摇摇欲坠,砖石自大殿的顶上轰然砸落,轰响不断,带起一阵阵浓烈的灰雾。

    强烈的震动之中,云若曦只觉得一阵阵眩晕袭来,脑中不可控制的一片空白,加上右臂剧烈的疼痛,她几乎身不由己。剧烈的大地震动中,云若曦完全站不稳脚,她意识的伸手想要扶住什么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容湛强抑住眩晕的感觉,上前一把抓住云若曦向前探出的冰凉的小手,将她牢牢的护在怀中。

    “小蜻蜓!”云少楼猛的自眩晕中惊觉,一种强烈的不安自胸中涌起,见大殿马上就要崩塌,他大喊一声,什么都顾不得便发疯似的向殿内冲去。

    “少楼不可!”云若曦猛的挣脱容湛的怀抱,赶忙反手扯住云少楼的手腕,死死的拽住。

    “别管我!我要去找小蜻蜓!她还在里面!”云少楼双目冒火,两眼瞪得极大。

    “不行!不许去!这大殿马上就要塌了,你不能去送死!”云若曦的眼睛同样发了红。大地震颤的声音几乎将她的声音完全盖过。

    “放开我!”云少楼几乎要哭出声来。

    “不放!”云若曦更是执拗的冲着云少楼吼道,母亲还在家中昏迷不醒,此时的她更不能看着弟弟在这里殒命。

    “快走!”容湛一手扯云若曦一手拽着云少楼,大声吼道,“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说罢,用尽全力将二人向来的方向带。

    “小蜻蜓!”云少楼疯了似的挣扎着。

    “她一定会没事的!”容湛使劲的拽着云少楼,丝毫不敢放松,生怕他冲进马上便会崩塌的大殿之中。即便此时并没有见到小蜻蜓从大殿中出来,但容湛直觉小蜻蜓定会平安无事。

    云若曦与容湛从未有过如此一致的行动。二人狠命的将云少楼扣住,拼了命将他往外带。两只角狼则紧紧的跟在几人的身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