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妖族领域的一路上,地底的震动丝毫不间断,再加上云少楼拼命地挣扎,更让二人行动困难。

    然而来时的路破碎的难以行进,几人一边奔跑,一边躲避着地底向上奔出的灼热火气。好不容易,几人终于自猛烈的震动核心中逃离了出来,前方不远处便是初初到达此地时的那片白茫茫的空间。

    “放开我!我要去找小蜻蜓!放开我!”云少楼痛苦得不能自己,他亲眼见着小蜻蜓进入到那黑漆漆的大殿,他后悔听了小蜻蜓的话,没有跟她一起进去。

    如今这领域之内眼看着便要崩塌殆尽,自己与姐姐逃了出来,可是却将她留在了里面,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几乎将他的心生生的撕碎。

    不可以,不可以……

    近了,又近了。

    容湛与云若曦强拉着云少楼跑出混乱的地带,进入到看似无边无际的白茫茫之中。

    这里的震感虽然没有圣灵大殿附近那般强烈,然是依然十分明显,只是几人行进到这里时,已经分明能够轻松地站稳脚跟了。

    云若曦心口的刺痛越来越强烈,那种痛犹如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般几乎让她难以忍受。她清楚的知晓,自己体内的毒满眼的十分迅速,已经顺着她的经络逼近了心脏。

    容湛见云若曦痛的几乎难以为继,一伸手,打横将云若曦紧紧的抱在怀中。连同昏迷的雪儿也一并放在了自己的肩上。他知道此时云若曦身中的雪瑶狐之毒并非它皮毛上的麻性毒药,而是见血封喉的狐族剧毒。

    容湛心急如焚,然而此时此刻危险重重,根本没有办法为云若曦疗毒。

    他向出口处张望,然而只能见到前方白茫茫的一片。

    “再忍一,我们马上就出去了。”他沉声说道,将云若曦娇柔的身子搂得更紧脚的步子加快了许多。

    云若曦闭上了眼睛,脸色发青,嘴唇上的血色尽数退去,惨淡的犹如白纸一般。

    “姐……”云少楼紧张的看着云若曦,此时的他心乱如麻,小蜻蜓生死未卜,姐姐又被雪儿所伤,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赶快出去,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崩塌了。”容湛看着云少楼一步三回头,皱近了眉头。

    他紧紧的抱着云若曦马不停蹄的向出口处奔去,身后大地的震颤若影随行。

    “恩。”此时的云少楼安静了许多,整个人不似之前那般挣扎,沉默的跟着容湛迅速向来时的方向行进。

    尽管领域中已经几乎崩坏殆尽,然而这却根本不会影响容湛对于空间以及方向的判断。

    饶是云若曦已经经过了洗筋伐髓,体内经脉的运转与常人不同,又生成了玄气珠,对于毒素的抵御远远强于寻常之人。然而雪瑶狐的毒却依然让云若曦在极短的时间内丧失了全部的力气。

    痛,她已经渐渐的开始感觉不到痛了,耳边世界的声音越来越飘渺,仿似周围的一切都要里自己远去一般。

    黑色的血液顺着她的臂膀向淌,染黑了容湛雪白的衣袍。

    此时的云若曦虚弱得连角狼的存在都支持不了,只见红光一闪,两只角狼尽数收回到了契约之中。

    她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然而却凭着极强的意志,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昏迷过去。直觉告诉她,一旦昏迷过去,自己就真的危险了。

    “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容湛抱着云若曦拼命地向前跑着,察觉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烫,这是她体内毒素侵蚀经脉的表现。

    然而此时的云若曦已经根本无法对他的话做出任何的回答了。

    因这空间的法则与外面世界完全不同,纵然容湛有缩地成寸的本领也完全使不上,只好凭着双腿努力。

    终于,容湛抱着云若曦来到了出口,然而大门却紧紧的关闭着。身后白色的空间震颤得越来越厉害,脚的白色也开始沸腾起来。

    容湛将云若曦放在地上,自己则在门边查探着,想要寻找出去的方法。

    云少楼半跪在云若曦的身边,口中喃喃的念着小蜻蜓的名字,脑中缠绕着小蜻蜓的一颦一笑。若出不去,就和她一起死吧,否则,活着也了无生趣……

    容湛仔细的摸索着大门,丝毫不敢错过任何一处缝隙。然而,无论他怎样查找,都没有能够打开那扇紧闭着的大门。事到如今,容湛只好祭起浑身的劲气,向大门攻击而去。

    一声爆响过后,容湛定睛一瞧,那道大门居然依然纹丝不动,而且门上几乎连一丁半点的痕迹都没有留。

    一种不祥的念头自他的心中升腾而出,难不成这门必须要妖族之人才能打开么?

    可是小蜻蜓她……

    难道,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么?

    他回身瞧着云若曦沉静如冰的脸庞,心中一痛。

    不行,必须找到出去的方法,即便自己死在这里,也必须要让她好好的活去!

    云若曦命在旦夕,小蜻蜓行踪不明,容湛焦急如焚,云少楼心如死灰。连同整个妖族领域分崩离析,世界似乎要完全的被倾覆……

    “少楼哥哥!”一声清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云少楼心中一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蜻蜓!真的是小蜻蜓!

    云少楼的眼中瞬间迸发出激动地神采,他猛地站起身来,向后转。

    “小蜻蜓!”他的喉头似乎哽住了,眼中的泪水再也隐忍不住,拔腿便向小蜻蜓奔去。小蜻蜓的回归让他瞬间生活了起来。

    “少楼哥哥!”小蜻蜓猛地扑进云少楼的怀中,大声的啜泣着。

    “没事了,没事了!”云少楼紧紧的抱住小蜻蜓,几乎要将她生生的融在自己的身体里才肯罢休。

    容湛见小蜻蜓完好无损的回到这里,心中的巨石猛地落了地,眼见脚的白色奔涌的更加剧烈,他连忙出声打断二人,“有什么话出去再说,再不走恐怕来不及了。”

    “对,我们出去再说。”

    听到容湛出声,云少楼的头脑清晰了许多,他赶忙将小蜻蜓放开,“容姐夫已经找了半天出口了,但是怎么都打不开这扇门。”

    “我来!”小蜻蜓抹去脸上的泪痕,迅速来到大门之前。只见她像进入时那样在原地走出一个奇异的步伐,随后抬起手在眉间一指,口中默念着妖族的真言,只听得隆隆一声闷响,原本紧闭着的大门轰然打开。

    容湛赶忙抱起地上的云若曦,随着小蜻蜓跳出门外。

    几人出得大门,连大气都顾不得喘,便听得身后的石壁轰然作响,紧接着坚固的石壁自中间断裂,圣灵山似乎也在微微颤动着。

    圣灵山的震颤引起了雪崩,一时间万年的积雪自山巅之上崩塌落,沉重的雪团带着石块滚落而,将所到之处的所有一切尽数掩埋。

    “快走,到山去!”小蜻蜓紧张的喊了一声,接着连忙在前面带路。

    众人顾不得山的路艰险万分,忙不迭的跟着小蜻蜓向山奔去,身后的雪崩紧随而来。

    好容易跑到山脚之的安全地带,众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要马上给丫头疗毒,再耽搁恐怕她就没命了!”容湛紧张的将云若曦放置在地上,马上便着手为她疗毒,“少楼,你去取一些雪瑶狐的血来。”

    “好!”云少楼连忙接过容湛身上的雪瑶狐,伸手亮出气刃取血。

    小蜻蜓这才清楚的看到云若曦身上恐怖的伤口,惊异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姐姐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还有雪儿它怎么了?”

    云若曦此时的情况看起来十分不妙,浑身的肌肤尽数变青,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石化了一般,毫无知觉。

    容湛轻探她的颈项,只觉得她气若游丝。

    因着之前帮她铸炼契约之阵的缘故,她的体内依然融合了他的血脉。这便使得他能够十分轻易的感知到她体内的状况而不费吹灰之力。

    他小心翼翼的探查着云若曦体内的经脉,却察觉到那狐毒蔓延的十分迅速,毒素在血液中流窜肆虐,一波一波的向着她的心脏发起着强烈的攻击。

    虽然云若曦浑身尽数被狐毒侵蚀,然而她的心脏周围却有着一丝薄薄的光壁,将汹涌袭来的狐毒尽数抵挡在外。

    而此时她体内的玄气珠正强力的吸取着天地间的元素之力,并将之汇聚在那层薄薄的光壁之上,帮助她抵御着狐毒。

    容湛惊讶的感受着那层薄薄的光壁,这种情况他竟从未见过。

    她的丫头总能带给他无数的惊奇,如此,他便可以着手将她体内的毒素引导出来,不需要过多的分神来保护她的心脉。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依旧留有一丝神识查探着她心脉周围的情况。

    容湛将体内的劲气汇成一条丝线,自三阳经推入到云若曦的身体之内,小心翼翼的游走于奇经八脉之间,缠绕着她体内的狐毒,最后从三阴经缓缓导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