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催动着劲气小心的在云若曦体内循环,一遍又一遍。狐毒慢慢的从云若曦体内渗出,黑紫色的狐毒越聚越多,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腥腐之气。

    云若曦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她右臂上的抓伤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只是破碎的衣袖与黑紫的污血印记让人看起来十分的触目惊心。

    此时的小蜻蜓已经安全回来,云少楼见她毫发无损的样子,便稍稍安心,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容湛与云若曦的身上。小蜻蜓则乖巧的静候在一边,神色十分平静。她相信有姐夫在这里,姐姐定然会安然无恙。

    容湛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子,眼中难以掩饰的紧张尽数显现,她细嫩白腻吹弹可破的肌肤因着狐毒的缘故变得苍白异常,还隐隐泛着青紫。

    他的额头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然而他丝毫不敢大意,唯恐再次伤害到云若曦被毒素侵袭变得脆弱不堪的经脉。

    在催动体内劲气的同时,他的神识依旧谨慎的观察着护卫着云若曦心脏的那层光亮的薄壁,当毒素渐渐排出,那道光壁变得越来越明亮,连同她体内的经脉也渐渐的被照亮。

    劲气在云若曦的体内不停地游走循环,已经数不清到底多少遍了。

    云少楼早已从琉璃雪身上取了一小瓶新鲜的狐血,安静的与小蜻蜓候在姐姐的身边。随着云若曦青紫的面色渐渐开始泛出红润,云少楼与小蜻蜓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微微放了来。

    终于,在容湛驱动着劲气在云若曦体内完成了最后一遍循环之后,流淌到地面上的毒素已经彻底将云若曦身边的土地染得死黑一片。

    容湛收了力,不间断的输出让他略略有些脱力。他仔细的看着云若曦的睡颜,一丝一毫都不忍放过。

    他不喜欢这样无助的躺在那里的她,这样的她让他的心揪得死紧,生生的痛着。他喜欢那个张牙舞爪活蹦乱跳的她,即便那时的她从未给过他一点好脸色,但却好过于现在知觉尽失。

    “姐夫,姐姐已经没事了么?”云少楼看到容湛紧绷的神色渐渐放松来,连忙张口问道。

    “适才我已经用功将她体内三分之二的毒素逼了出来。”容湛轻柔的扳过云若曦娇弱的身子,将她放平,这才抬起头对这云少楼说道。

    “这么长的时间怎么才逼出三分之二?”云少楼讶异的道,转而抬头看看天色,自容湛为云若曦疗毒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时辰。

    “这就是雪瑶狐毒奇特之处。这种毒见血封喉,无论怎样用功,也仅仅能够将三分之二的毒逼出,而剩的余毒却是所有毒素中最为狠厉的一部分,也称为毒中将毒,它们可以隐匿在人体内数月之久而不发作。但当这最后之毒发作的时候,便是神仙在世也无法解除了。”

    云少楼看看手中取好的雪瑶狐之血,“难道这血可以将姐姐所中之毒化解么?”

    “没错,只有雪瑶狐的血才是化解这毒中毒的唯一办法。”容湛的大掌爱恋的触摸着她冰凉的脸颊,心疼她受的苦楚,恨不得自己帮她承受。

    云少楼听闻容湛如是说,连忙将手中的小瓶交给他,动作十分小心,“姐夫,给你!”

    容湛接过云少楼递来的小瓶,将云若曦揽在怀中,一手将瓶口置于她的唇边,又将她的唇微微撬开,将雪瑶狐之血尽数为她灌。

    小蜻蜓巴巴的看着容湛为云若曦灌雪瑶狐之血,又将视线转移到昏迷着的云若曦苍白的脸上,开口道,“那么姐姐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容湛微微移动怀中的人儿,将姿势调整到尽量不影响她呼吸的状态,这才抬起头看向小蜻蜓,“快则一个时辰,慢则半日时间你姐姐便会醒来。”

    小蜻蜓与云少楼不约而同的出了口气,接着她指着怀中的雪瑶狐道:“那雪儿呢?它怎么也昏迷着?”

    容湛叹了口气,将之前发生之事尽数讲与小蜻蜓。

    “可是为什么领域之内的震动会让雪儿变成这样?它会不会出什么状况?”小蜻蜓抚着雪儿柔顺的毛皮,一脸的怜惜。

    “雪儿不过是昏过去了,不多时便会醒来,你不用担心。其实但凡魔兽,比人类对自然界中的异动能更为敏锐的觉察到。而雪瑶狐本就是天地间非常独特的灵物,即便在你们妖族的领域之中,感受力也依然不会受任何影响。反而是我们,一身的修为却在那里完全派不上用场。”容湛平静的说道。

    他顿了一接着说,“在领域被破坏的时候,不单是雪儿,连同角狼们也都应清晰察觉到了那股毁灭的力量。只是雪儿的灵力要比角狼们敏锐的多,又加上它还十分年幼,所以才会害怕到失去控制。”

    小蜻蜓微蹙起秀眉,这才又将视线投向沉睡者的雪瑶狐,“可是,那样的刺激会对它造成伤害么?”

    “按理说应该不会,但是雪儿太小,究竟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只有等它醒来以后再看了。”容湛说道。

    “真是可怜……”从小蜻蜓摇了摇头。

    “先别说雪儿了,说说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为什么好好地领域竟然会崩塌?那时我分明看到圣灵殿全部塌陷,你又是怎么出来的?”云少楼拉着小蜻蜓的手,焦急的问道。他实在是很好奇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容湛也微抬起双目瞧着小蜻蜓,一直以来他就觉得小蜻蜓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归来,如今果不其然。毕竟那妖族领域是小蜻蜓的祖先为了荫蔽后代才制作出来,没有理由会随意的崩塌。这样看来,小蜻蜓必然是遇到了某种奇遇才对。

    小蜻蜓瞧着云少楼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她反手握住云少楼的手,稍稍用力,示意他安心,旋即开口道:“我在圣灵殿遇到了我的祖先。”

    容湛与云少楼皆是大惊,但马上容湛的面色便慢慢平静来,想来自己都能在这世上随意行走,更不要说小蜻蜓那些有通天彻地之能的祖先了。

    “什么?你的祖先?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已经……”云少楼瞠目结舌的看着小蜻蜓。

    “死了?谁告诉你他们死了?”小蜻蜓莞尔。

    云少楼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没死?可是你不是说过那圣灵殿是你们妖族供奉祖先的地方么?既然被供奉,怎么还会……”

    “其实我也一直以为我的先祖早就不在了,圣灵殿不过是供奉着他们的灵位而已。但当我进入到圣灵殿之后,有个温柔的女子声音一直在我耳边盘旋。”

    云少楼听小蜻蜓说着,只觉得毛骨悚然,浑身的汗毛没有节操的全部立正,“鬼魂么……”

    小蜻蜓狠狠的瞪了云少楼一眼,“一个大男人家家的有点出息好不好,鬼魂你个头啦!”

    “好好好……”云少楼耸了耸鼻子,轻声的碎碎念,“怎么这丫头的口气越来越像佛爷了……”

    “你说什么?”小蜻蜓怒目而视。

    “没……没什么,你继续说啊。”云少楼赶忙陪笑道。

    小蜻蜓哼了一声,才继续道:“原本我很奇怪,但那人居然知道我是谁,而且还知晓我族人的落。”

    “你就不怕是坏人?”云少楼听得心惊胆颤,以小蜻蜓的智商,随便一个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就会跟在人家后面屁颠屁颠的跑了,好在是个女子,万一又是一个帅哥,天,后果不堪设想。

    “你到底还要不要听我说了!”小蜻蜓有些微怒。

    “对不起,对不起……”云少楼马上噤了声。

    “那声音指引着我穿过大殿,进入到大殿之后。我听着她的指示找到了一个密道。进入密道,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得那密道是一直向,通往地底。”

    “好不容易出了密道来到一处说不出是什么但又像是山洞一样的地方。那里十分酷热,我又向前走了一些,远远的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正站在一团烈火之中。”

    “站在火中?”连容湛都有些诧异。

    小蜻蜓点点头,“没错,就是站在火中。那女子非常漂亮,漂亮到世人无法企及。而且她也很年轻,我都不敢相信那么年轻的女子竟是我的祖先。她说就是她引着我到了那里的,她叫火暹儿,真真正正是我妖族的祖先。”

    “她与我妖族其他的祖先一起创造了那片领域,但是在领域形成的时候需要祖先们舍弃自身,才能真正生成混沌。”

    云少楼点点头,“进入领域的时候,你已经提到过这件事。”

    容湛在一旁抱着云若曦的身子,安静的听着。

    小蜻蜓抿了唇,“当时,他们那些人一共七名,其中有一个叫做玉狻猊的长老,却并没有打算将自身舍弃,反而想要将其余长老的毕生的灵力吸取。”

    “火暹儿之前便觉得玉狻猊有些怪异,但却并不清楚他究竟要做什么。直到其他长老全部殒身之后,他的目的才真切的被她所知。”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