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与云少楼静静地听着小蜻蜓讲着妖族数万年前的隐秘。

    “于是她与玉狻猊大战一场,并燃烧生命之力在他身上做了施了妖族禁咒——五灵封锁。这虽不能要他性命,但却能够禁锢他万年之久。”

    “可是,火暹儿逆天施出五灵封锁之后,已经再无战力,但同时那玉狻猊与她相比也好不到哪去。玉狻猊逃走之后,火暹儿无力追赶,与此同时领域马上便要形成,火暹儿本想将自己也化身其内,但却担心玉狻猊会卷土重来,因而便将自己置入领域地心内。数万年来,她残余的生命之力与领域渐渐变得密不可分,可以说她便是领域,领域便是她。”

    “那她知道你族人的落又是怎么回事?你说那玉狻猊被五灵封锁万年,难道是他掳走了你的族人?”云少楼听得迷迷糊糊,有些难以想象那种层级的强者是如何决斗的,更不能理解人怎么能与领域相融合。

    “没错,火暹儿前辈已然融进了妖族领域,但她的感知却将妖精森林尽数覆盖,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感知。那天,她忽的醒来,直觉有一种强大的压力自高空而,那种压力与当年玉狻猊完全一致。但玉狻猊的能力依然受五灵封锁禁咒的压制。可她知道,他已经离突破不远了。”

    “那时,火暹儿感觉到妖精森林之内的空间忽的被撕裂,一种强大的能量破空而出。转瞬间,妖族之人,包括妖精森林之内的所有精灵魔兽尽数被那能量吸入虚空,就此消失不见。”

    “火暹儿说,玉狻猊的目的便是要集结所有妖族的能量为自己冲破五灵封锁,若她猜得不错的话,一旦他冲破五灵封锁的最后桎梏,便会将大陆纳入控制之中,到时候便真的不好了。”

    “那你的族人现在不是很危险?那玉狻猊什么的藏身在哪里?我们赶快去把他干掉救出你的族人!”云少楼腾的跳了起来。

    小蜻蜓伸手将云少楼拉回身边坐,又继续道:“火暹儿说,族人们暂时不会有事,按照她的推算,玉狻猊彻底恢复还有十年的时间。玉狻猊行事阴险狠毒,但却又聪明异常,此时的他定然是找到了一个能够隐匿他周身灵力的所在,隐藏了起来,我的族人们一定与他在一起。在这十年内,他只会不停地吸取我族人以及精灵魔兽的灵力,却并不会害他们性命。但,还是要尽早的除掉这个大魔头才是。”

    “可是你虽然灵力超绝,但却没有一点战斗力,火暹儿既然那么强大的话,为什么她自己不出来去找那个什么玉狻猊算账,叫你去做什么!”云少楼一想到小蜻蜓未来将要面对的困难,而且还关乎生命,不自觉的皱了眉头。

    “火暹儿虽然能力很强,但自与领域融合之后,便无法再从中分身出来,所以,当她知道外界还有一个我的时候,便把我叫了去。”小蜻蜓的神色显出一丝沉重,眼眶中有些晶莹。

    “可你……”云少楼看着小蜻蜓忽然变得有些悲伤的脸,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吞了回去。

    “没错,我的确很笨,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给爹娘找麻烦,可爹娘却从来没有训斥过我。虽然是圣女,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灵力总有一天便会因为接灵而消弭殆尽,但是爸爸妈妈却从来没有因此放弃我看轻我。我的族人们温和而善良,总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吝惜的伸出援手。而族长,几乎把全部的爱都倾注给了我,连海摩大哥都比不上。妖族的人那么的温顺,那么的爱好和平,却被那玉狻猊利用,即便我没有那么多的能力,却也要尽力去救回我的族人。”小蜻蜓的泪顺着脸颊流了来,声音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云少楼有些沉默了,他从未过这样激动的小蜻蜓。的确,若换做自己,即便是以卵击石也会前去营救自己的族人。

    “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火暹儿叫我去的原因便是想要将她一身的能力全部传于我,否则,以我的微弱力量怎能与那玉狻猊抗衡。”小蜻蜓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云少楼手忙脚乱的替小蜻蜓擦去眼泪,“好了,别哭了,她传给你能量是好事,这样你救出族人才有希望。而且,不是还有我么,等我们从无极岛回去之后,我就跟你一起去救回你的家人。”

    小蜻蜓摇了摇头,“恐怕依旧是很难。”

    “怎么?”云少楼皱了眉。

    “火暹儿说,十年之后,玉狻猊的能力恐怕会强大到无法想象,以她现在的能力恐怕根本无法抗衡,如今只能尽快的寻找他藏身的地方,在他突破禁咒之前解决掉他才行。”

    “为了能尽可能多的将能量传给我,火暹儿将整个领域都打破了……”

    “什么?”云少楼睁大了双眼,不是说那火暹儿和领域是一体的,打破领域的话,岂不是她也要魂魄散了么……

    小蜻蜓沉默了一,臻首微垂,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有打破领域,火暹儿的能量才能悉数传给我,而我其余极为祖先的能量也会进入到我的体内。”

    “那么你……”云少楼的手微微的颤抖着,“你已经尽数将那些能量吸收了么?”

    小蜻蜓摇了摇头,“我本身的能力太低,根本没有办法将那些能量尽数吸取,所以火暹儿只是将一小部分的能量注入到我的身体之内,同时帮我打通了浑身的经络,将其余的能量转化为七个能量球封印到了我的体内,每当我的能力提升到一定阶段之时,一个能量球的封印便会破掉,从而帮我再次提升。”

    “当所有这些做完之后,火暹儿便化作红光,消散在领域地心之中。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离开时的微笑,她说,‘孩子,只有靠你了!’”小蜻蜓哽咽着,她难以忘记火暹儿最后的模样。

    容湛沉默的看着小蜻蜓,轻轻地摇了摇头,为那样一位前辈甘于为族人献身所折服。

    “所以,领域才会崩塌的……”小蜻蜓抬起小手,轻轻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可眼角的晶莹马上又奔涌了出来。“当时,地心震动得非常厉害,岩浆彻底沸腾了,我还迷茫着,只见火暹儿的身影已经变得透明了,我知道她马上便要消失了。她最后微笑着一挥手,便将我送出了地心,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领域边缘的白色空间,接着便看到了你们。”

    云少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手便将小蜻蜓揽在怀中,他的头抵住她的,口气轻柔,“没事了,没事了,其实你的祖先并没有离你而去不是么,她化作能量跟随着你,守护着你,不要怕,一切都会好起来!”

    小蜻蜓怔了一,随后便“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云少楼怜惜的抚着她的背,任凭她在他怀中放声哭泣,直到过了许久,她才渐渐舒缓来。

    见小蜻蜓情绪稍稍好了一些,云少楼转而面对容湛道:“姐夫,你可听说过这玉狻猊?”

    容湛皱了眉,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未听说过,毕竟妖族本就是十分神秘的族群,外人根本无法获知他们的秘辛,更何况又是万年之前的事情,所以我并不知晓。”

    他转而看着小蜻蜓,发问道:“有一件事其实我不明了。”

    “恩?”小蜻蜓抬眼瞧着容湛,“姐夫你说。”

    “就我所知,妖族并不擅长战斗,但听你的描述,你的祖先强大的战斗力似乎并不逊色于他们的灵力。”

    小蜻蜓点点头,“这也是我所奇怪的。从小到大,我的族人便只使用灵力来保护妖精森林,维护森林中的精灵魔兽,从未见过他们战斗过,但祖先的战斗力却是相当强大。”

    容湛皱了皱眉头,不知在想什么,“那么你拥有了你祖先的能力,便也拥有了强大的战斗力,那么你的身体现在又有什么与之前不同的地方么?”

    小蜻蜓摇了摇头,“并没有。拥有了祖先的能力之后,我的身体反而更自由了,那种战斗的能力就好像与生俱来一样。”

    “哦?”容湛讶异的看着小蜻蜓。

    与生俱来?这样说的话,也许妖族并非不会战斗,而是……

    忘记了如何战斗!

    容湛不免暗暗心惊。上天竟如此厚待这个种族,不但赐予他们强大的能力,还让他们拥有几乎无人能够匹敌的战斗力,除此之外,妖族之人,男女老少尽数长相俊美,几乎是集各种恩宠于一身。

    但重要的是,这个种族天生爱好和平,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品性,妖族才会渐渐的将自身战斗的能力尽数遗忘的吧。若非如此,恐怕这大陆早已经是妖族的天了。

    思及此,容湛又想起小蜻蜓提到的玉狻猊,恐怕这个魔头便是妖族中的另类了吧。而他的实力又那般强大,如若真要让他突破了封印,大陆的未来便真的不好说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