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陷入沉沉的思量。看来,自己也该去好好的查探一才是。

    小蜻蜓低着头,贝齿紧咬着红唇,昨天那个天真无忧的小蜻蜓再也寻不回来了,如今的她肩负着这么沉重的担子,未来的路艰难坎坷,没有父母族人护卫身边的她必须坚强起来。

    云少楼紧紧拉着小蜻蜓的手,似乎是想要将他全身的能量都传递给她一般。无声的支持让小蜻蜓暖了心扉,她静静的靠在云少楼的怀中,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正当三人各有所想的时候,容湛怀中儿的手忽然动了动。

    容湛第一时间察觉到云若曦的情况,马上低头紧张的看着她。

    “丫头!你醒了!”他脑海中的千思万绪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脸欣喜的看着怀中的人儿。

    “姐!”云少楼连同小蜻蜓马上起身来到容湛的身边,半蹲仔细的查看着云若曦。

    “水……”云若曦依然无力的闭着眼睛,想要抬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这一觉,她睡得好沉,仿佛睡去了一个世纪之久。

    好在云少楼适才去取雪瑶狐的血的时候连带着到附近的水边取了些干净的水来,他连忙将水递到容湛的手中。

    容湛小心的将水喂给云若曦喝,心头悬挂的大石这才落了地。

    喝过了水,云若曦感觉自己好了许多,那些失掉的感觉慢慢的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只是此时的她依旧没有力气,只能继续躺在容湛的怀中。

    “竟然……没有死……”云若曦的声音有些微弱。

    那种黑暗,孤寂又苦涩,就如同来这里时感觉到的一样。她真的不喜欢这种感觉,甚至无比厌恶。当黑暗中渐渐地涌现出一丝光亮时,她便紧紧的跟随着那道光芒,努力的将黑暗摆脱到身后。

    光亮渐渐地近了,她却在那道光中,看到了他……

    她疑惑着醒来,不用睁眼,却清晰的感觉到他……

    容湛恼怒的看着她,却又不忍苛责她,“不许说死!有我在,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掉!我不是说过,以后有了孩子让她跟你姓,可是她还没来,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就死掉。”

    云若曦觉得有些好笑,想笑却不小心牵动了身体上的伤口,剧烈如火烧般的痛楚刺激着她,让她疼的皱紧了眉头。自己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竟然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容湛小心的将她受伤的臂膀放好,“小心些,你若不愿,就等你身体好起来向我讨回便是了。”这样的话,孩子跟他姓,却是更好。

    云若曦察觉他言语中的戏谑,却根本无力与他斗嘴,只好紧绷着小脸,唇角抿得紧紧的,不再搭理他。

    容湛俊逸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替她说出了她心中所想,“好了,你这毒中的可不轻,现在还是好好休息才是,等你好起来,再来教训我吧。”

    云若曦用鼻子哼了一,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云若曦又睡着后不久,琉璃雪就醒了过来。

    容湛仔细瞧着琉璃雪,发现它神志清楚,并没有大碍,便放了心。而琉璃雪瞧着被自己重伤的云若曦,心中一阵阵的不安,局促得钻到小蜻蜓的怀中不肯出来。

    而众人却也并没有怪琉璃雪,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一般的魔兽均会那般反应。况且琉璃雪并非云若曦的契约伙伴,身上并没有契约的约束,也并不能完全与云若曦心思相通。如此劝说了半晌,再加上云若曦已经服用了它身上的血,只是太过虚弱才会一直睡着,好不容易琉璃雪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了一些。

    第二日清早,云若曦这才真正清醒了过来。

    云少楼心情大好,“姐,感觉好些了么?”

    “已经没有大碍了。”云若曦低头瞧了瞧手臂上被处理过得抓伤,神色看起来十分的淡然。

    “姐,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姐夫一直守在你身边,一晚上几乎都没有合眼。”

    云若曦挑眉瞧了云少楼一眼,这小子究竟的了人家什么好处,怎么连称呼中的“容”都彻底省略了,心里瞬间有些憋屈。

    “小蜻蜓和雪儿呢?”云若曦四处瞧了瞧,并没有发现小蜻蜓与雪儿的踪迹。

    “哦,小蜻蜓说是要去找些吃的东西,雪儿便跟了过去。”云少楼嘿嘿的笑着。

    ”恩,小蜻蜓平安回来就好。“炖了一啊,云若曦接着问道,”昨日小蜻蜓可有说她遇到了什么么?妖精领域不是她先祖制作的领域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云若曦有些不太明白,她从前在文献中看到过,领域一旦成型便会十分稳定,通常并不会发生像是昨天那样的灾难。

    “昨日在妖精领域马上便要崩塌的时候,小蜻蜓就回来了,不过那时候你已经昏迷过去了。”云少楼一五一十的将小蜻蜓昨日所说全部告知于云若曦知道。

    云若曦听着云少楼的阐述,眉头越皱越紧,良久终于开口,“这样的话,小蜻蜓岂不是要独自面对那么恐怖的魔头?”

    云少楼点点头,微微有些局促,这样面对自己的姐姐,他总感觉有些紧张。

    沉吟了一,他俊逸的脸上认真而凝重,半晌开口道:“姐姐,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这件事我已经想了一整晚。”

    云若曦看着云少楼的神色,心中基本上明了了他要说的事情。

    云少楼扬起脸,自树叶缝隙中落的阳光漾在他坚定的脸上,映得他的脸分外明媚。

    见云若曦并没有说话,神色依旧如常,云少楼接着道:“我不想小蜻蜓一个人承担那么沉重的担子,我想要帮她……所以将来一同对付那个魔头。因为时间紧迫,即便还有十年时间,但对手太过强大,我们必须尽快提升自己。我想,等找到了无极天尊之后,我就和小蜻蜓找个地方潜心修炼,就不回家去了。”

    云若曦看着云少楼认真的样子,忽的轻笑一声,点了点头,“恩。”

    云少楼有些讶异,瞪大了眼睛瞧着云若曦,“姐,你不反对?”原本他还担心姐姐会不同意,结果居然和自己所想完全相反。

    “这事非同小可,那魔头定然是非常难对付,即便修炼到一定的层级,一旦真正进入战斗时依旧会有生命之忧。这一点,想来你很清楚。我只问一句,你确定要这样做?”

    “没错!”云少楼回答的干脆利落,从前习惯霸在脸上的纨绔神色依然全部消失。自从遇到小蜻蜓之后,他便觉得自己的生命完满了起来。而如今,她既然有难,自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哪怕到时候完全不是那魔头的对手,有自己陪伴,黄泉路上,她也不会孤单。

    云若曦笑了,宛若一朵冰花绽放,“少楼,你长大了!”

    “姐……”云少楼抿了抿唇,声音在喉间哽住。

    “男子汉便是要有这般的担当。原本我一直担心你没有目标混吃等死,但现在不同了,你已经对你的未来做出了选择。既然认定了,便放手去做,无论未来结局怎样,都无需后悔。”云若曦周身清凉,微显疲倦的脸色却遮不住她自内而外释放的凌然气质。

    “姐,谢谢你!”云少楼忽的悠闲想哭,这世上最了解自己的便是自己的姐姐,他好后悔,自己之前居然能那般对她。

    “傻小子,谢什么。小蜻蜓心思单纯善良,父亲和母亲一定会很喜欢她的。等你们修炼小成的时候,带她回家看看。”

    云少楼自诩堪比城墙拐弯的面皮忽的染上了一层可以的红色,他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

    云若曦心情大好,“什么这个那个的,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么。都有和人家同生共死的心思了,这会儿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云少楼尴尬得不知道手脚该放置何处。

    “还有一件事,”云若曦想了想说。

    “什么事?”云少楼看着云若曦认真的表情,不禁心里一紧,难道姐想反悔?

    一记卫生眼精准的丢到云少楼脸上,“看你那点出息,我还能反悔不成?”

    “不是……那个什么……”云少楼十分无语,佛爷果然是佛爷,那眼睛简直比神眼还神,自己一子就被看穿了。

    “只是,小蜻蜓已经得到了火暹儿的全部能力的传承,想来突破壁垒定然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但你就不同了,你底子薄些,又不想小蜻蜓灵力那么高,所以悟性定然远远无法和她企及。”

    “恩……”云少楼低头,这也是自己担心的事情,若自己不能再短期突破并臻进更高的级别,恐怕到时候,不但帮不上她,反而真的会成为小蜻蜓的掣肘了。

    “所以,我想最近就尝试帮你炼一些能够帮助突破的丹药。麒麟一族在突破的时候必然需要有一种特殊的丹药来协助,否则成就神兽便难上加难。”

    “前些时候,离朱将那丹药的一些特性告诉了我,我想着,这种东西按照原理来讲,用在人的身上也应该是适合的,只是有些药材的用量需要调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