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少楼一听马上兴奋起来,“可是姐不是说过,那种丹药只能是突破圣者之后才能炼制成功的么?可你还只是高级,现在炼的话,真的可以么?”

    “你忘了有凤鸣在这里么?若是用普通的药鼎,就比如那文武鼎来炼制的话,结果必然是失败无疑。但凤鸣经历万年的时光,经验丰富,在炼药上可以称得上天第一,有她在旁协助,定然无虞。更何况凤鸣鼎有增效的作用。若进行顺利的话,应该能够炼出尊者级别的丹药来。”

    云少楼倒吸一口凉气,天,佛爷真是太好命了,随随便便就能得这么一个好东西回来。若真的成功,自己便会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

    “这……太好了……”云少楼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着,他眼中慢慢是光芒四射的希望。

    云若曦叹了口气,隐隐犯愁,“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快找到无极天尊。”据说那老头很少会呆在无极岛上,而且即便是无极岛上的人也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落。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到无极岛上去碰碰运气。

    “姐,闪还没有消息么?”

    云若曦皱着眉摇了摇头,“按说前几日它便应该有消息了,但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联络我,恐怕那无根水定然是移到了别的地方。”

    云少楼也有些苦了脸,“唉……”

    “但相比无根水,还是寻找无极天尊会更难一些。走一步看一步,不必犯难。”云若曦微微一笑,神色中尽是淡然。

    饶是这份沉静,便让云少楼瞬间安了心,神色也轻松起来,话题一转,打趣道:“对了姐,姐夫也不在,你怎么也不问问他去了哪里。”

    “看来你最近筋骨活动的少了。”云若曦丢给云少楼一记卫生眼,两只手轻轻交握,作势就要招呼到二世祖的脸上。

    就这么一个动作,便让云少楼瞬间紧张起来,他“嘿嘿”的干笑两声,“没有,没有……本少爷觉得还好,嘿嘿,姐,你休息着哈,我,我去看看小蜻蜓回来没有,哈哈,哈哈哈……”

    二世祖说罢转身就跑,边跑还边嘟囔着,“脾气臭得要死,一醒来就这么凶,真不知道姐夫是怎么看上她的,要是换做本少爷,就算是倒给我千两黄金我都不要。不行不行,要是真有千两黄金,收这么个女人倒也划算……”

    云若曦狠狠的瞪了一眼这枚没有节操的东西,转过脸微微抬起右臂,轻轻的动了两,似乎已经并无大碍。一整晚的休息让她的身体基本上恢复了力气。

    云若曦拆开包裹着的右臂的绷带,赫然看到自己的伤口周围被清理的干干静静,一点黑色的血污都没有。被雪瑶狐尖锐的爪子划出的深深伤口竟然已经悉数密合在一起,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这回复的速度依旧让云若曦有些不适应。

    云若曦不禁感叹洗筋伐髓对于自己的改变的确不是一星半点,这次算是自己来到这世上第一次受伤,被雪瑶狐伤的如此之重,几乎连皮肉包裹的骨头都清晰可见,若按照过去的情况,恢复到这样的情况,怎么说也要一周时间左右。

    云若曦将手中的绷带丢到一边,神思微微一动,察觉到不远处有人过来。不用眼睛看,她都能够感觉到这人正是容湛。

    “你醒了?感觉可还好?”容湛笑呵呵的靠近云若曦的身边,看到云若曦将胳膊上的绷带丢到一边,唇角更是向上一扬。他当然明白,这小丫头有些轻微的洁癖。

    云若曦“嗯哼”一声,依旧冷冷的。

    “给你上药的时候发现那伤口着实深了些,我还在担心,不过看样子你恢复的速度还挺快的。”容湛盯着云若曦破损的衣袖处无意中露出的莲藕色的雪臂,眼神有些热切。

    云若曦见容湛这般神色,心中不悦,眼神中尽是冰雪,她抬手将袒露出的臂膀微微遮起,却又因着衣服破损而心生不快。

    他低首轻笑一,大手一翻,便从纳戒中取出一套干净的女衣,递给她。

    云若曦侧过脸瞧他,并没有伸手去拿。

    容湛见云若曦并没有动作,摸摸鼻翼,脸上漾出笑意,“我只是担心,万一什么时候又遇到你沐浴时没有带衣服,若是被别人瞧去便不好了。所以上次回去后,我就在纳戒里放了一些女衣,以备不时之需。看来未雨绸缪还是有用的。”

    云若曦的小脸瞬间冰凉僵硬。这可恶的家伙,居然还敢提那次!

    瞧着云若曦紧绷的脸,容湛有些好笑,“好了,去把衣服换来吧。本来昨天就想叫小蜻蜓给你换来的,但又担心把你吵醒,这才等到你醒来。”

    他回身向远处一指,“树林那边有一处水源,非常清静,你刚好可以盥洗一。”说罢将衣服塞到云若曦的手中。

    云若曦目不斜视,自他手中拿起那件藕白色的衣服,站起身便向那边的水源处行去。

    哼,本姑娘自然早就感知得到那边的水源,还用你说么。

    她低头瞧了瞧手中的衣服,又皱了眉,这人还真是,这些衣服里除了外衣居然还有中衣。

    在水源边盥洗干净之后,云若曦便直接折返而回。见小蜻蜓等人已经回到了昨日休息的地方,云若曦的脸上不自觉地轻松了些。

    容湛远远的便看着云若曦走了过来,见她穿着自己为她准备的衣服,心中涌起一股热切的喜悦。

    衣服乍一看非常普通,但细看却精致异常。白嫩的颜色异常柔和,并没有过多的点缀与装饰,仅仅在衣服的摆用银丝暗线刺绣着几朵清冷的冰莲,衣裙的边同样浅浅的用银丝勾勒,分外素雅。裙子腰身束得很高,更能衬托穿衣之人曼妙的身形。

    这衣服用千年冰蚕丝织就,光是这料子便是千金难寻一匹。当他第一眼看到这衣服的时候,便觉得只有这件衣服才能衬得上他的丫头,便软磨硬泡的求了店家,根据云若曦的尺寸微微做了调整,终于收入囊中。

    今日,丫头穿着这件衣服,果然就与自己想象中的一样。

    她当然感觉得到容湛热切含笑的眸子,但她根本不愿看他,她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这么清楚自己喜好的尺寸,这衣服非但样式与花色十分顺自己的意,而且穿在身上仿似无物一般,又相当的合身,这不由得让云若曦对容湛刮目相看。

    但她的脸上却禁不住显出些赧色,因为每次被他盯视,自己都直觉有一种被他生吞活剥的感觉。这种感觉总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你这衣服可真漂亮,衬得气色也看起来好了许多呢!”小蜻蜓见云若曦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病态,神清气爽的出现在眼前,开心的向着她道。容姐夫选衣服的眼光可真是好,姐姐就该穿这样的衣服,实在是太漂亮了。

    连云少楼也啧啧的赞叹着,没想到自家佛爷一样滚圆的家姐也会有这么漂亮的时候。果然,佛也是需要“衣装”的。

    雪瑶狐内疚的蹲在小蜻蜓的肩头上,不敢直视云若曦的眼睛,连平日里最喜欢的“吱吱”声都没有发出来。

    “恩,已经没有大碍了。”云若曦微笑的瞧着她,转而视线定格在雪儿的身上,“小东西,怎么这么没精神,过来姐姐这里啊。”

    “吱……”雪儿的声音委屈极了,像是极力隐忍着哭腔。

    “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姐姐知道你是无心的,”像是要雪儿安心一样,云若曦卷起衣袖,露出已经密合在一起的伤口,“你看,姐姐这么强壮,现在已经好多了,放心吧!”

    “吱吱……”雪儿迟疑了一,终于还是从小蜻蜓的肩头跳回到云若曦身上。它的小脑袋轻轻的蹭着云若曦的脸颊,努力的道着歉。

    “好啦好了,都说没事了,”她笑眯眯的拍了拍雪儿的小脑袋,反手从凤鸣鼎中取出一把酒神草递给雪儿,“呐,雪儿难道不想吃么?很美味的哦”

    “吱!”雪儿的神色终于渐渐平复来。

    “呵呵,好孩子!”云若曦轻柔的抚着雪儿的身子,转而面向其他人,“我已经没有大碍了,这样的话,我们便离开这妖精森林吧。”

    “好!”云少楼紧紧的抓着小蜻蜓的手,神情中充满了干劲。

    容湛则在一旁微微笑着,谁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众人离开妖精森林直奔海边而去。

    一路安然,几人很快便来到海边。

    天气分外明媚,海上风平浪静,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出海。云若曦站在岸边,伸手遮眉,向海上眺望,看来连老天都站在她这一边。真希望到达无极岛之后一切顺利……

    几人在海边遇到一艘大船似乎正要出海,便上前询问。船家和他的家人正忙着搬运货物,听说他们要去往无极岛,便很热心的答应送他们过去,因为他此次航行的目的地同样也是无极岛。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