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风平浪静,大海仿似沉睡了一般。

    货船在海面上行驶得十分平静,但速度却并不快,按照这样,估计到达无极岛也该天黑了。

    容湛站在甲板上向无极岛的方向眺望,衣袂飘飘分外出尘。而云少楼则拉着小蜻蜓坐在船尾,享受着他二人难得的平静时光。

    “姑娘,你们难道是要去无极岛拜师学艺的么?”船家热情的与云若曦攀谈着,似乎对云若曦冰冷的气质并不以为意。

    云若曦有些讶异,这船家看起来一把年纪,仿似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胡子都花白,只有面色黝黑发红,一看便是常年在海上奔波之人。而自己对人很冷,很少有人会这么平和的上来与自己说话,这船家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她依旧淡淡的,“不是,只是有事要到哪里而已。”

    “咦?竟然不是去拜师啊?”这回轮到船家讶异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也是修炼之人吧,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几乎都巴巴的赶去无极岛拜师的,你们居然你不是?这倒是少见了!”

    云若曦轻轻笑道:“船家,你经常送货到无极岛么?”

    “对啊!我每周都会送货到无极岛上去的,那里的人虽然都是有能耐的,但总要吃饭穿衣的吧,没有咱么这些普通人劳作供应,他们吃什么喝什么。嘿嘿,所以啊,我也不羡慕那些修炼的高人,就觉得我这样的生活轻松自在的多。”船家乐呵呵的道。

    云若曦会心一笑,目光转向在甲板上忙碌的两个年轻人,“您也不让孩子们去修炼么?毕竟很多年轻人都志向在此。”

    “他们?那是对有天分的人来说的。就像我这两个儿子,根本不是那块材料!”船家哈哈大笑,面上坦然一片,“而且他们志向也不在那,都随了老朽了,哈哈!不过老朽倒是觉得这样很好!不必整天打打杀杀的,搞不好哪天连命都丢了。老话说平淡为真,平安是福!”

    容湛听得船家的话,回过身瞧了瞧那老头,唇角微微向上一翘。这老人淳朴的话在他心中激起千层浪花,平淡是真,平安是福,谁说不是呢。

    只是人总有那么多时候,身不由己……

    什么时候,才能放一切,与她脱离喧嚣长相厮守。普通人最简单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竟然是那样的遥不可及,成为了一种奢求。

    云若曦点点头,“若世人都像您这般无欲无求,世上便会少了许多的纷扰与争斗!”

    “嗨!普通人都是这样过日子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在自己的位子上就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艳慕别人可不行。我这老骨头,就是和在海上讨生活,和你们可不一样!虽然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但识人的本事却还是有的,你们几位定不是寻常人物,今后必然会做一番大事业。”船家伸出大拇指,向云若曦点点头。

    云若曦摇摇头抿嘴一乐,“对了,您给我讲讲这无极岛吧。”

    “哈哈哈!这你可问对人了!”船夫朗声大笑,“我老头子可是对无极岛了解的很呢!我自小就喜欢在无极岛上面玩,那会儿无极岛可和现在不太一样。也不封山,附近住着的人常常会到那岛上采些药材什么的。”

    船家叹了口气,“不过几十年前,也不知道是谁,反正就是那岛上管事儿的头头,令禁了岛,不让我们这些人再随便上岛去。就连我每次去送货,也都是将货卸到码头就得马上离开。”

    “哦?不让上岛么?”云若曦讶异。

    “倒也不是不能上去,只不过只有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去得,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便是去不得了!”

    “这无极岛的架子还真是大!”云若曦一直以来对无极岛便没什么好感,此时听船家如此说,心中便更是厌恶。“那要什么样的身份地位呢?”

    “具体什么身份地位,我这老头儿可就不知道了,但我敢肯定,你们几位是一定没有问题的!”船家打量了一云若曦等人,点点头肯定的说,“到了岛上,会有无极岛的弟子来盘问你们,到时候也不用管你是做什么的,就说是上岛拜师就行。”

    “这么简单?”云若曦有些迷糊,既然令封岛不许寻常百姓上岛,却又这么容易就放前去拜师的人上去。若不是看人菜碟,就是想要广招门徒笼络世人。只是这无极岛不是一直都是一副翩然世外的姿态么,如今这般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船家呵呵一笑,“对啊,我整日来这里送货,倒是也常常载一些上岛来的年轻人,呐,就像你们一样。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报出上岛拜师,那些内岛弟子就轻松地放人进去了。”

    云若曦蹙眉沉吟着,对于无极岛的这般规矩疑惑的很。一直以来,想要登上无极岛成为内岛弟子,只有在四国的武学院中名列前茅的学子才有可能,怎么现在随便什么人便可以报名了么?

    时候已过晚间,货船缓缓的靠近了无极岛。远处的岛链掩映在飘渺云雾中,在碧浪中隐约可见。云若曦的心微微的沉了沉,终于到了这里,只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找到无极天尊这人……

    没过多久,货船便停靠到了无极岛码头。云若曦等人拜谢了船家,便向岛上进发。

    无极岛占地极为广阔,放眼望去几乎望不到边,完全像是一块大陆一般。云若曦暗暗估算了一,这岛屿的面积恐怕要与盛罗国不相上了。

    无极岛沿海的土地十分平坦,但这整座岛屿形态狭长,是由连绵不断的群山构成。

    整个岛上共有七座山峰,其中位于最中央的便是主峰无极峰。这里的每座山峰上都建有一座殿堂,分别由一位护法镇守。无极峰上的殿堂自然是最为主要的无极殿。

    果然如同那船家所言,刚一上岛,便有几个白衣白袍的岛上弟子前来盘问,云若曦按照船家指点的报出所来目的是要拜师,那几个弟子便放了他们过去,并面色寡淡的告诉他们前去拜师的具体位置,似乎已经看惯了整日里前来拜师的人,所以并不以为意。

    云若曦顺着岛上弟子所指的方向瞧去,见通往那边去的路看起来并不是去任何一座山峰的小路,而且看起来像是要绕道无极岛的边缘。

    “这位小哥,这条路通往什么地方。”云少楼有些差异的问道。

    “去了不就知道了。”其中一人完全不将云少楼放在眼里,神色中尽是不耐烦。

    “你!”云少楼看不惯这几人颐气指使的样子,正要发作,却被一旁的云若曦拽住。

    云若曦面色冰寒,也不再多话,拉了云少楼便向通往主峰无极峰的大路上行进。

    “唉,我说你们几个什么意思!无极峰也是你们能去的?”为首的弟子猛地冲了过来拦住了云若曦等人的去路,并摆出架势欲与几人动手。

    云若曦秀目微微眯起,并不意与这些人动手,但这些无极岛弟子却是步步紧逼。

    云少楼怒道:“我呸,你们这些家伙,小爷很久没活动筋骨了,今天就好好和你们玩玩!”

    “呦呵,还挺像那么回事!”为首弟子邪邪一笑,摆明了不讲云少楼放在眼里。

    “废话真多,莫不是只有些嘴上的功夫?”云少楼轻轻提气,随时准备出手。

    “呜呜呜!”

    正当几人准备交手的时候,岛上传来响彻云霄的号角声。

    “师兄,是主峰在集合弟子!”一个无极岛弟子回头向无极峰的方向望去。

    为首的从无极岛弟子也回头瞧了瞧主峰的方向,心有些犹豫不决。

    “师兄快走吧!晚了的话又要被师父修理了……”小弟子面上显出焦急之色。

    那人恶狠狠的瞪视云若曦等人,末了终于收手,“呸!算你们好运,若再让我遇到你们,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罢,便带着其余几个弟子慌慌张张的向无极峰跑去。

    云若曦凤目凝着这些人跑走的方向,冷哼一声,“走,我们也过去。”

    云少楼四里瞧了瞧,却没有发现容湛的身影,开口道:“姐,你有看到姐夫去哪里了么?”

    云若曦冷冷的道:“他去哪里管我什么是,凭什么我就必须要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云少楼被自家佛爷一呛,顿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干咳一声,转而看向小蜻蜓。

    “我也没有看到,好像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姐夫了。”小蜻蜓想了想回答道。

    “奇怪了,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真是没礼貌。”云少楼腹诽着,他回身看看来时的路,还有些不死心,“没准是出恭去了,不然我们等等他?”

    云若曦白了二世祖一眼,径自向无极峰走去。这人什么时候不都是神出鬼没的么,他不在岂不是更好?

    只是云若曦却不晓得为何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