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顺着通往无极岛主峰的大道一路走去,因着路途遥远,所以便将破妄与天诛唤了出来,毕竟角狼的速度可是相当快的。

    因着到了无极岛的时候便已经是傍晚时分,所以没过多久天色便彻底暗了来。几人人生地不熟,对这无极岛的情况也不甚了解,于是行进的速度便慢了许多。

    除了之前遇到的额几个无极岛弟子之外,沿途却在没有遇到其他无极岛之人。

    小蜻蜓忽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在她身后与她同骑的云少楼连忙问道:“怎么了?冷么?”

    “许是因为这岛太大了些,人家总觉得有些紧张。”

    云少楼大笑出声,“有哥哥在,紧张什么。”

    小蜻蜓转而看向云若曦,眉头蹙起,“姐姐,我总觉得这里有点奇怪。”

    云若曦四里看了看,对着小蜻蜓微微笑了,“小心一些便可,应该无妨。”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云若曦便察觉这地方有些不太对劲,虽然一直在大路上前行,但是云若曦总觉得像是进入到了一个偌大的迷阵之中。

    她闭上眼睛,神识向外探去,倏地,她的瞳孔猛地缩了一。

    怎么回事?自己的神识竟然无法向以前那样感知远处的情况!

    云若曦马上将神念带入自己的身体之内,体内的一切都清晰明了的显现在脑海之内。

    灵台上方,一粒光华四射的珠子正在不停的转动,元素之力不停歇的向珠子中央汇去。与此同时,自身的经脉也同样有条不紊的运行着,并没有什么异状。

    灵台之,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酣然入睡,细微的鼾声不间断的传了出来。

    云若曦皱了眉头,神识又一次向外放去。

    五米,十米,二十米,一百米……一千米……

    不行……

    当神识探索到千米的时候,便虚弱得无以为继。

    到底怎么回事?

    自从矍融合到她的身体之内,她便拥有了可以大范围的探测周围情境的能力。只要是植物能够企及的地方,自己必然能够知晓那里的情况。

    可今日这情况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

    她的神识依旧可以内视,但却好像是忽然消失了矍所赋予的能力一般……

    等一,矍?

    难道是矍出了问题?

    云若曦紧张的抬起手掌,左手中指从外表看并没有什么异常。

    云若曦轻声的唤着矍的名字,“矍?你在么?”

    ……

    没有回应。

    云若曦又再次的呼唤,“矍?起床了!你已经睡得够久了!”

    然而矍依旧没有回应她。

    不好!果然是矍出了问题,但他究竟怎么了呢?

    云若曦将神识集中在矍所在的手指,仔细的瞧着。

    一粒黑色的如同芝麻大小的粒子出现在云若曦的神识之中。

    这是什么?

    云若曦将神识拉近,细细的查看。当看清楚这东西的时候,云若曦不由得大惊。

    这粒子居然是一颗黑色的茧!而这茧似乎还在让然察觉不到的微弱的跳动着。

    矍居然化成了一只茧?三眼鲎虫怎么会生成茧子?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但事实上,矍的确化成了一只茧,在那异常的坚硬的茧壳中沉睡着。

    “不用奇怪,那家伙进化了。”凤鸣紫灵台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的看着云若曦。

    “进化了?”云若曦更是稀奇。

    “对啊,就是进化了。”凤鸣心情不错,小麦色的皮肤闪着莹莹的光泽,看来这一觉睡得极好,“说起来这还是因为你呢。”

    “因为我?”云若曦不解。

    “昨日你不是中了雪瑶狐毒么,那毒促成了这家伙的进化!”凤鸣轻笑着看她。

    “这倒是奇了,”云若曦的脸上闪出些笑意,没有想到,自己被雪儿这样一抓,竟然还会发生如此的奇遇,当真是好命。

    “当时你中了狐毒神志不清,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护住你的心脉不被狐毒侵蚀,不过好在没多久便有人帮你解了毒。”凤鸣依旧乐呵呵的。

    “那人的功力相当不俗,又完全不惜损耗自己帮你尽数将人为能够逼出的狐毒全部清除,一遍又一遍的催动功法在你经脉内运行,之后你又饮了雪瑶狐之血,而这小子在你血肉中寄食,自然是到了相当大的好处。”

    “待他醒来之后,应该会化作成虫,就不会像过去那样一直沉睡着了。”

    云若曦点了点头,问道:“他会睡多久?”

    “生命血脉的浸润加上异毒的催化,又吸取了大量的能量,这一觉,恐怕又要睡上很久。当他把所有的能量都吸取尽了,到时候自然会醒来。”

    云若曦听凤鸣这般说神色却渐渐平复来。

    凤鸣瞧着云若曦淡然自若的样子,心中不免叹息,矍能有进化这种契机固然好命,但更好命的恐怕是眼前这个女子才对吧……

    有了那人的生命之力,得了矍的依附,自己又跟了她,今后还会有什么样的奇遇,她真是相当期待。

    云若曦平定了心绪,神识悄然退出,看来自己从矍那里获得来的能力暂时不能使用了。然而云若曦也忽的有了一种觉悟,那便是别人处得来的东西终归是别人的,只有自己修炼而来的能力才是最实实在在的。

    天色已经彻底黑透。

    “姐,看来去那主峰的路还有很远,我们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一再走吧。”云少楼抬头看着天色,出声道。

    抹黑赶路倒不是不可以,若是在大陆上,他云家二少可是完全无惧的。只可惜现在在无极岛的地界上,他总有那么一点点的,呃,不自信。

    云若曦骑在破妄身上,四里打量了一,声音清凉,“好是好,只是这附近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家的样子,还是再往前走走看吧。”

    “好吧,那就再走走看。”云少楼摸了摸鼻子,继续向前走。

    小蜻蜓好笑的瞧了他一眼,这家伙总是自诩胆子大,原来竟是骗人的。

    雪儿蹲在云若曦的肩头回身用鼻孔瞧了云少楼一眼,牛叉的扬起了头,自是十分瞧不起他。

    就这一眼几乎让云少楼当场爆炸。

    他冲着琉璃雪挥舞着拳头,然而琉璃雪却瞧都不瞧他一眼,直气得二世祖不停地喘着粗气。小蜻蜓看着这一人一兽斗气,乐得哈哈大笑。

    天色虽然漆黑一片,但这并不影响几人在大路上行进。

    没过多久,云少楼似乎有些不对劲,小蜻蜓察觉到云少楼有些奇怪,忙回头瞧他。

    “姐,我……我,忽然觉得好,好晕……”云少楼身子越来越软,话音没落便扑通一声自天诛身上栽到了地上。

    云若曦大惊,赶忙从破妄身上跳了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云少楼面前。

    小蜻蜓也迅速的跳天诛的背,一把抱起云少楼,“少楼哥哥,你怎么了!”

    云若曦拉过云少楼的手,细细一探,又抬头嗅了嗅空气,心道不好。

    “姐姐,少楼哥哥他怎么了?”小蜻蜓神色中紧张尽显。

    “他中了瘴气。”云若曦皱起了眉头,凤鸣鼎中并没有能够祛除瘴气之毒的丹药。

    “怎么会这样?那为什么你和我没有事?”小蜻蜓急了。

    “我对毒素本就有一些抵御的能力,而你是妖族之人,体质本就与寻常人不太一样,又得了火暹儿的真传,这样的毒瘴奈何不了你。只是少楼他的抵御力远不如我俩,所以才会这样。”

    这无极岛中的瘴气有些特别,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所以即便虽然有解除不良反应的清明丹,云若曦依然是不敢随便给云少楼使用。

    “姐姐,那现在怎么办?”小蜻蜓探着云少楼的额头,他已经有了发热的症状了。

    “把他扛到天诛身上,我们赶快到附近看看,有没有人家。”

    “好!”小蜻蜓应着。

    两人将云少楼放置在天诛身上由小蜻蜓护着,角狼们便快的向前奔去。

    行了一些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山脚密林深处有间茅内灯光若隐若现。

    云若曦驾着破妄快速来到茅前,只听到茅内隐隐有着孩童的哭声。

    云若曦皱了眉,在门前轻轻敲了两,内哭声微微停顿,门被从内打开。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出现在云若曦的眼前。只见这孩子唇红齿白,一对大眼黑白分明,长相十分秀气。

    小男孩抽了抽鼻子,抹了把眼泪,问道:“你找谁?”

    “我和弟弟妹妹路过这里,但是我弟弟却中了瘴气,现在情况十分危险,看到这里有人家便过来求助,”云若曦看着小男孩,脸上显出为难的色彩,“不知你家中可还有大人?能否让我们在此叨扰一宿?”

    “哦,原来你们也中了瘴气……”小男孩又开始抽泣。

    也中了瘴气?

    云若曦听小男孩这样说,挑起眉头。

    “那你们就进来吧。其实我也不是这里的主人。”小男孩侧过身让出一条路来。

    云若曦疑惑的向灯影闪烁的茅草内瞧了,马上便又转身出去与小蜻蜓一同将云少楼抬进了茅。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