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仔细打量这间房,只见这里十分简陋,房内并无过多的摆设,只有当地放置的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靠墙处垒着一个土炕。

    土炕上直挺挺的躺着一个小老头,而那个孩子则又伏趴在老头身上嘤嘤的哭着,口中还不停地“爷爷,爷爷”的叫着。

    云若曦和小蜻蜓将云少楼也同样安置在土炕上,由小蜻蜓暂时照顾着。雪儿饶有兴趣的瞧着趴在床上直哭的小男孩。

    云若曦打量了一那老头,只见他面色铁青,想必中了瘴气的时间该有一日左右了,若再不医治,恐怕就没命了。

    可让她不解的是,怎么这老头中了瘴气,而他这小孙儿却毫发无损呢?莫不是这孩子也有着极强的修为?

    云若曦上打量小孩,却怎么也瞧不出半分不寻常之处。不会,看样子,这孩子并没有半分修为。不经意间云若曦注意到了雪儿盯视小男孩的眼光,那是种好奇却又渴望的眼神。这让云若曦心中更加讶异。

    难道这孩子体质异于常人了?

    云若曦心中一动,横竖都是要炼制解药,她倒是不介意多炼一份。若是寻常时候,她云若曦可是没那么好心什么人都救,只是眼前这小男孩着实勾起了她的兴趣。

    “小弟弟,别哭了。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不是无极岛的人么?”云若曦问道小男孩抬头瞧了云若曦一眼,声音带着些哭腔,“我叫白矖。昨天刚和爷爷到这里。可是没想到一到这,爷爷就中了毒瘴……”说罢便又趴在他爷爷身上继续哭。

    云若曦沉吟了一,原来这祖孙二人也并非无极岛上的人,她上打量一白矖,问道:“那你们到这里做什么呢?难道你也是来拜师的?”

    小男孩不答话,似乎没听到云若曦的问话一般,依旧呜呜的哭着。

    云若曦的额角突突的跳着,这孩子也太能哭了。

    “我弟弟和你爷爷一样中了瘴气,我这就炼制解药出来,到时候你爷爷就没事了。”云若曦摇了摇头,终于出声道。

    白矖一听云若曦这般说,转脸看了一眼昏迷的云少楼,哭声猛地止住。瞬时眼中升起期望与感激,连忙跳地来,上前拽着云若曦的手。

    “姐姐,你会炼药?”白矖惊喜的叫道。

    云若曦点点头。

    “太好了!爷爷这回真的有救了!”白矖小小的身子微微颤动着,不禁喜极而泣。

    然而白矖像是想起了什么,放开了拉着云若曦得手,他眉头皱起,歪过脑袋,转过身嘴里嘟囔着,“可是这岛上的瘴气可是与别处的不同……寻常法子的话,可是行不通的……”

    云若曦听到白矖小声的嘀咕,心里讶异,这这小孩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样子,竟然对炼药之事这般了解!而且他并没有中毒!

    他是谁?

    “不行……不行不行!爷爷说那药典不能随意给人……可是没有那药典,恐怕爷爷真的没救了……”小男孩焦灼的在原地踱来踱去。

    药典?

    什么药典?看起来这小孩极为看重这所谓的药典,难道这东西非比寻常?

    作为炼药师,一听到有什么医术药籍,云若曦的精神头就上来了。

    这么一来,她对眼前的小男孩白矖的兴味更是浓厚。

    她出声道:“你说寻常的法子对这瘴气没有用处?”

    白矖抬起头,眼中有骄傲的色彩,“没错!这无极岛的瘴气与众不同,除非是无极岛之人,否则根本对这瘴气无能为力。但只有我无派居的药典中才有解这瘴气的法子。”

    云若曦凉凉的轻笑一声,“无派居?没听说过呢。”

    白矖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你居然没听说过无派居!”

    “真的没有。”云若曦摊开了手,表示十分无奈,转而问道,“那么无派居是做什么的?”

    白矖有些微怒,小声嘀咕,“居然连我无派居都没听说过,真是……”

    “恩?到底是做什么的呢?”云若曦微笑着瞧着小男孩。

    “哼!那我就告诉你!无派居可是天炼药师的圣地,多少炼药师都慕名而来,想要拜在我无派居的门。而且我爷爷就是一位非常强大的炼药师!”白矖得意的扬起小脸,饶是小孩子心性,瞬间便将爷爷中了瘴气危在旦夕一事抛在了脑后,有些挑衅的瞧着云若曦,“怎么样,怕了吧!得罪炼药师可不行呢!”

    云若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白矖皱起小脸,翻了翻眼皮,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原来你爷爷是炼药师啊!那么你呢?也是么?”云若曦对于小男孩的不友好并不以为意。

    “我爷爷说了,要我将药典与毒典两本书统统背熟,等我满十五岁就让我学习炼药!哼!”小男孩分外骄傲的看着云若曦,小小的巴扬的高高的,眼神中光华四射。

    “你说你们无派居是天炼药师的圣地啊?既然如此你爷爷一定很强大咯?”云若曦歪了头瞧着白矖,除了药典居然还有毒典!

    只有短短数言的交流,云若曦便觉得眼前的孩子聪明机敏,听他心中甚是喜爱。

    “那是当然!”

    云若曦抿着唇,笑看着白矖,“既然你们无派居的药典中写着可以抵制这瘴气的方子,那为什么他自己炼不出解这瘴气的解药,这会儿反而直挺挺的躺在这儿呢?”

    白矖一时有些怔住。小小的脑瓜迅速的转着。

    对啊,爷爷总是说他怎样怎样牛叉,但他似乎却很少炼药。明明药典中记载着治疗这瘴气之毒的方子,爷爷为什么不未雨绸缪,好不容易来到无极岛,却被毒倒,此时人事不省。

    白矖想了半晌,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神色有些蔫,终于开口道:“我爷爷没有炼出解药一定有爷爷的原因,但是你呢?你能炼出解药?”

    “当然!”云若曦的表情分外的轻松。

    “我才不相信!只有我们无派居的药典中才有炼制解药的法子!”白矖再次强调无极岛上瘴气不好解。

    云若曦淡然一笑,“不看你的药典,我依旧能炼出解药来!”

    “我不相信!”白矖的语气坚定极了。

    “唔?不相信的话就没办法了,那这样的话,我只能给我弟弟一个人炼药了。”云若曦看起来相当的无奈。

    小男孩的脸腾地红了起来,心中急得冒火,“可是你刚才明明答应也帮我爷爷治疗的啊!”

    “刚才是刚才,既然寻常法子无效,万一你爷爷吃了药没有好起来,我岂不是又被你诟病?若这样子的话,还是少些麻烦的好。大家都省心。”

    “我……”白矖的小脸憋得更红,“你不能食言!”

    “不是我食言,实在是无能为力啊。”云若曦两手摊开,看起来相当的无奈。若此时她能够看到自己,便会发现,此时她的表情与云少楼平日里的纨绔样子简直如出一辙。

    白矖抿了抿嘴,像是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扑通一声跪倒在云若曦的面前,咚咚咚的连磕了三个响头,直把云若曦吓了一跳。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只要你能救我爷爷,我便将药典送给你!”

    云若曦唇角向上勾起,“快起来,快起来,你不要这样子!”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这么简单就把药典送给我了。

    “不!你答应我才起!”白矖执拗的趴在地上。什么都不必救爷爷更重要,若能救得了爷爷,区区一本药典算什么,况且无论是药典还是毒典的内容,他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

    虽然,有可能爷爷还是会责罚他……但那根本无妨!

    云若曦连忙上前一把将白矖拉起,“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快起来吧。”

    白矖的眼睛微微发亮,“姐姐,现在就开始炼药吧!”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书来第给云若曦。

    云若曦接过书来展开一瞧,书的封面上写着“无氏药典”四个字,由于年代久远,字的墨迹已经有些晕开。若曦随意翻了翻,却见这书只有半本,虽然心里奇怪,若这书年代久远,保存的不完整也在情理之中。

    她翻书找到了那篇关于炼制抵制瘴气的药方,仔细的瞧着,脸上的表情变化莫测,一会儿疑惑,一会儿惊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云若曦又随意翻了翻别的药方,这书记载着许多治疗的疑难病症的方子,有些方子从医理上来说,竟是云若曦从未听闻的。除了这些,即便对于普通并征得解析也常常是反其道而行之,想法甚是奇特。

    云若曦边看边思索着,心道这书的确非同一般,不由得对白矖提到的毒典也升起更多的好奇来。

    白矖瞧着云若曦认真的看着药典,也不好打扰,只好安静的站在一旁。

    云若曦合上书,叹了口气。制作这种抵制瘴气的药虽然看起来容易,但却需要精准的掌控火候,并要将几种草药分出层次,同时炼制。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