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精准掌控火候与药剂量时间的也只有高级炼药师才可以,恐怕白矖的爷爷并没有达到这个层级,所以才无法炼制这种丹药出来。

    云若曦转眼瞧着白矖,“我现在就炼药,你去照顾你爷爷吧。”

    白矖怔愣了一,道:“那我去帮姐姐采药吧!”

    “不必,你好好照顾你爷爷就可以。”

    白矖奇怪瞧着云若曦,不用我么?

    见云若曦摆明了无需自己帮忙,他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冒出一句,“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云若曦轻笑,“书都送给姐姐了,才想起来问姐姐姓甚名谁?”

    白矖有些尴尬。

    “我叫云若曦。”说罢便翻手亮出凤鸣鼎,祭起三昧真火,又自第二空间内抓出所需药材,按照药典中记录的剂量与先后丢到凤鸣鼎当中。

    白矖惊异的瞧着眼前云若曦,眼睛眨都不敢眨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的爷爷炼药的时候很少,但每当他爷爷炼药的时候,他都会在一旁观看,但他爷爷的炼药手法慢条斯理,远远没有眼前这位姐姐这么手法娴熟。

    云若曦整个人在火光的映照,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停顿,衣袂飘飘,宛若一朵盛开在火种的金色莲花。不消半个时辰的时间,一炉丹药便大功告成。

    云若曦揭开鼎盖,一阵清冽馥郁的花香弥漫了整个茅。十粒滴溜溜直转的橙红色药丸闪着宝光落入云若曦的掌心。

    云若曦一挑眉,这凤鸣鼎真是高产,按照书上的方子剂量,明明能够炼三粒,结果依旧有十粒出炉。好在天的炼药师并非像她这样高产,若都是这样的话,所有贵重的丹药最后都卖成白菜价了。

    白矖闻着花香,眼中闪着狂热,心中的更是对云若曦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这位姐姐一样便好了。

    云若曦拿了一粒丹药交予白矖,“给你爷爷喂吧。一刻钟的时间他就会醒来的。”

    白矖连连应声,接了丹药,来在爷爷身边,扶起他的头,将丹药塞进他嘴里,又将他仰面放好,自己则一脸焦急的等候在他身边。

    云若曦见白矖已经喂他爷爷吃丹药,便来在云少楼身边,同样将丹药塞在他的嘴里。小蜻蜓忙不迭的有往云少楼口中送了口水。

    不到一刻钟时候,昏迷着的云少楼便悠悠转醒,不多时,旁边的老头也醒了过来。

    白矖大喜,赶忙拉着他爷爷的手,激动地不能自己。

    “咳咳……”老头一醒来便猛地咳了几声,白矖连忙喂他喝了几口水。

    “爷爷你怎么样!”白矖兴奋的看着他爷爷,“这位云姐姐炼出了解药,这才把你救醒的。”

    老头长出一口气,见自己还好好的活着,心中惊喜。他顺着白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在一旁静静站立的云若曦。

    眼前的女子穿一身白色衣裙,面色白腻,容貌很不出色,但五官却也还耐看。一双凤目炯炯有神,漆黑的眸子里似乎融合着夜色,然人看不到底。鼻子小瞧高挺,有种倔强的味道。而她那嘴唇,明明生的温和饱满,却看起来甚是冰凉。整个人给人一种难言的距离感。

    老头细细的打量着云若曦,目光在云若曦的面上游离不定,越看越是觉得奇怪。这女子的脸似乎有些奇怪,看起来像是肿胀着,但皮肤的感觉却又十分紧实。即便她的五官看起来十分精致,但却因着这奇怪的脸型,让人总会你难以喜欢起来。若她的骨骼天生便是这样,那便无话可说,但明明这女子的骨骼小巧玲珑,面部却怎又这般表现呢?

    见老头定定的盯着自己猛瞧,云若曦眉毛挑起,面色变凉。

    “爷爷!爷爷!”白矖看他爷爷盯着云若曦猛瞧,赶忙揪着他的衣袖,以为他没听清自己刚才所说,便又重复了一句,“这位是云若曦姐姐,是她救了你!”

    “啊!”老头终于回过神来,赧然一笑,抱拳向云若曦道:“多谢云姑娘救命之恩!老朽宁可则,恕老朽失仪了。”

    云若曦对这老头可不感冒,救他都是因着他孙儿的缘故,所以凉凉了应了一声。

    宁老头见云若曦十分冷淡,也不在意。

    他看了一眼白矖,白矖连忙低了头。宁老头微一皱眉便明白了定是这小子将药典拿给了这姑娘看,无奈的苦笑了一。没办法,自己这孙儿实诚的很,就像一块石头一样。

    他面上堆笑着说:“没想到姑娘这般年轻便已经是高级炼药师了,否则的话怎么能炼制出解药,救了老朽呢!”

    “你也不必谢我,说来你的命却是用你家的药典作为交换的。”云若曦凉凉的答道。

    宁老头听言大惊,猛地回身看向白矖。

    白矖的头垂的更低,等着爷爷的责骂,然而等了半天却没听到文,便悄悄抬起头斜眼瞄着爷爷。

    老头面色纠结,脸一个劲的抖,但终于还是摇了摇头,“唉”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也许这便是天意……”转而又道:“无论如何,老朽我还是要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云若曦“恩”了一声便将视线转移。

    白矖讶异的上打量着爷爷,今日的爷爷实在是与以往不同。爷爷一直对他很严苛,然而今天,爷爷非但没有打他,甚至连责怪都没有。白矖摸摸脑袋,心道莫不是爷爷烧坏了头?

    宁老头又盯着云若曦瞧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道:“姑娘,老朽有一言。”

    云若曦抬起头看着宁老头。

    “姑娘的脸似乎有些不妥……”宁老头说道。

    “如何不妥?”云若曦不解。

    宁老头微微起身,“姑娘可否到近前让老朽瞧个清楚?”

    云若曦点了点头,起身来到老头面前。

    宁老头端起灯,细细的观察,忽的笑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姑娘你的脸可并非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哦?”云若曦诧异。

    宁老头捋了捋胡子道,“你的眉目非常秀丽,只是脸有些浮肿。但若是寻常的浮肿,用手指按上去,便会有凹痕。但你的脸却又非常紧致,所有人都会认为你不过是脸型不好而已。”

    “浮肿?”云若曦直觉的抬起手抚上自己的脸,触摸了,但觉没什么异常。

    宁老头呵呵的笑着,“没错,就是浮肿!这种浮肿的原因便是因为中毒!以老朽看来,若你恢复到原来的面目,一定会是倾国倾城之色!”

    云若曦听到此处,只觉得老头在瞎说,摆明了不相信。

    容貌艳丽与否她倒是不甚在意,但她自己就是一位炼药师,不但对毒药有很广的涉猎,而且药师级别也要比这老头高得多,她都不知道自己中了毒,这老头怎么敢这样断定。

    “呵呵呵,看来你并不相信我的话啊。”宁老头捻着胡子笑道,“虽然你是一位高级炼药师,级别比我高得多。但确切的讲,老朽并非炼药师而是一位炼毒师。天之毒,可是瞒不过我的眼睛的。”

    “炼毒师么?”云若曦轻笑一声,谁不知道药与毒岂是本就是一家,到他这里怎么还分的这么清楚。

    老头像是看出了云若曦所想,“没错,人们都道毒为药的一支,所以也将炼毒归在炼药之。但其实炼毒却与炼药大相径庭。炼药为了解毒,炼毒却是为了让药无法解毒……”

    云若曦摆摆手,打断老头的话,“若像你所说,天之毒都瞒不过你的眼睛,那么有一种毒,不知你可能解?”

    “哦?不妨说来听听!”宁老头示意云若曦继续说去。

    “你可听说过,夺魄噬魂?”云若曦试探着宁老头。

    云若曦没有意料到宁老头的神色依旧如常,不觉有些惊异。

    “恩恩,这种毒倒也算的上是奇毒了。不过还不是天最厉害的毒。若想解除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些困难罢了。”宁老头说的轻松,像是对这毒十分了解。

    “那你可有办法解除?”云若曦眼中一亮。

    “嘿嘿,”宁老头乐了,“姑娘,我说这毒可以解除,但并不是说我能解除。”

    云若曦挑眉,面色沉了几分。

    看云若曦变了脸色,老头连忙继续说道:“解除这毒是需要用这些珍稀的药品:夔牛骨,囚鸟眼,无根水,纯阴金便可,只是有了这些药品再配上至尊级的人物施力,夺魄噬魂便会迎刃而解。老朽我虽说一辈子研究毒药,但却能力不足,所有的知识都是纸上谈兵罢了,连瘴气的毒都无法解掉,唉……真是不中用……”

    云若曦瞪大了眼睛。当日离朱说麒麟族代代相传才得以保存这夺魄噬魂的解法,到了这老头这,居然说的如此轻松,她马上收起对老头的轻视,连忙正了神色。

    “前辈!先前是若曦怠慢,请勿见怪。关于这夺魄噬魂还请前辈多多赐教。”云若曦诚恳的说道。

    “咦?你怎么对这毒药这么感兴趣,莫不是有人中了这毒?”宁老头奇怪的看着云若曦。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