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瞒前辈,家母中了这夺魄噬魂,现在昏迷不醒。若曦已经用一些丹药控制住了家母体内的毒素,但却无法解掉这毒。适才前辈所说的那些灵药,若曦已经得到三种,另外一种也正在努力寻找,只是最难办的便是必须要在一年之内找到天尊级的高人为母亲解毒,所以这才来到无极岛。”云若曦说到母亲便有些红了眼眶。

    “难怪!”宁老头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感叹道:“唉……天多少人都在找无极天尊,可是多少年来,几乎没有人知晓他究竟在何处……”

    云若曦抿了抿唇,猛地抬起头,眼中燃起希冀,“前辈,除了适才说的方法,你可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去此毒?”

    宁老头瞧着云若曦,又摇了摇头,“没有,解除夺魄噬魂的法子只此一种,再无他法,所以也只有无极天尊能救你的母亲,老朽实在无能为力。”

    云若曦眸子微微一沉,“只有这么法子么……”

    “只此一法……”宁老头见云若曦脸上有浓浓的失望,便又道:“这不是已经来到无极岛了么,没准便能寻到无极天尊呢!”

    云若曦小脸微微垂,神色黯然。

    “姑娘不必如此,想那四种灵药寻常人等恐怕穷其一生都见不到其中之一,而你已经得了三种。想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姑娘放宽心才好。”

    “多谢前辈宽慰,只是母亲身上之毒一日未解,我便寝食难安……”

    “姑娘重情守孝,想来皇天定不负你。”宁老头捋着胡子道,“只是,老朽还是要问一句。姑娘你就一点都不在意你身上所中的毒么?”

    云若曦微微愣了一,刚才这宁老头所说自己因为中毒的缘故而面颊浮肿,这才毁了容貌,若解了毒,难道真能若他所说的天仙一般的容貌?

    她眉头蹙起,不禁抬起手触摸了自己的小脸,心中有些犹豫。

    从小到大,原本的那个云若曦便从未因为自己的样貌不及他人而妄自菲薄,反而十分淡然的看待自己的平庸。骨子里,自己同样也对美艳的外貌并不做多感想。或美或丑,对自己而言都无甚差别。

    而且若自己真的中了毒,想来这毒定然是奇绝之毒。一来,以这些年来的情形来看,这毒仅仅能够改变自己的外貌,将之变丑。二来,既然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甚至听说这毒,那么想来要解除的话恐怕更是要花费一番功夫。以自己目前的情形来看,实在是没有时间与精力来为自己打算。

    于是,云若曦便直白的回道:“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而若曦并无悦己者,对于这面容美丑,却也并不十分在乎。想来,这毒应该十分棘手才是,不然前辈不会如此问若曦。”

    宁老头看着云若曦点点头,心道这女子果然心思玲珑,却又冰凉洒脱的很。这种性子倒也对他的胃口。

    对于这种毒,宁老头从未真正意义上遇到过,仅仅是在理论上研究了许久。如今遇到了云若曦,不免有些心痒。

    “这毒的确是难办些,毕竟是作用在脸上的毒药,若处置的不好,恐怕今后的面容和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若彻底解除,那边宛若脱胎换骨一般。”宁老头肯定的说。

    “面容如何,若曦自是不在乎,只是眼,若曦只求能够找到无极天尊,为母解毒,其余的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心思去做。”云若曦口气平淡。

    “老朽又怎能不知姑娘所想。”宁老头说道,“这样吧,等这边事情处理完毕,老朽便回去无派居为姑娘先行试药。若姑娘寻得无极天尊为你母亲解了夺魄噬魂,那么便来无派居找我,那时,有老朽的理论知识,再加上姑娘的炼药技能,恢复姑娘的绝世容貌恐怕不是什么难事。”

    云若曦沉吟一,觉得此事也未尝不可,于是便点了点头,“只是,前辈为何这般执着于为若曦解毒?若曦救您不过是为了这无氏药典,您实在不必如此……”

    “诶!老朽又岂是执着于那些俗事之人?只不过姑娘这毒实在是让老朽心痒,哈哈哈哈……就当姑娘完成老朽的一个心愿吧!”宁老头笑的洒脱。

    他这人什么都好,只要遇到与毒有关的事情,便是迈不开步。听得云若曦答应了自己,老头心中立马开始计算起这毒的解决办法。

    几人在茅中安然的度过了一夜时间,云若曦自然是从宁老头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无极岛的事情。

    尽管在家的时候,父亲云景已经告诉过云若曦许多,然而云景的角度却是从一个位者向这里仰望,许多的情况自然不会客观属实,更何况,那些情况中毕竟也有不少是云景道听途说而来。

    而这宁老头则不然,他一身浸淫制毒,对于其他事情皆是不放在心上,哪怕是处于天至尊地位的无极岛,对于他而言也不过就是那三个字而已。

    无极岛是无极天尊突破圣者成就天尊之地,自然是有许多的遗迹吸引着天之人前来膜拜。其实当年无极天尊成就尊者之处不过是无极岛极为寻常之处。

    来的时候,那位船家说几十年前无极岛封岛不许寻常百姓进入,其实是有人不小心在瞻仰无极天尊遗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洞穴,无极岛之人发现那洞穴之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故此才封了岛。

    上岛来拜师的人,入门门槛虽然较低,但也毫无例外都会被引到山脚的清风殿进行测试,测试的内容和尚武学院的测试比较类似,只要能够达到高级初等便可以成为外岛弟子。

    虽说只是寻常的外岛弟子而已,且拜了师便要山离开,但却要为无极岛贡献上许多的报名费用,之后便只得乖乖的打道回府。只是即便如此,天之人依旧趋之若鹜。

    而想要真正成为内岛弟子,却还是要通过四国武学院的比拼,才能正式进入。且无极岛在四国之重,每年只招收一名最优秀的弟子。

    “那么前辈到此的目的便是要在无极岛寻找药材了?”

    “没错,天只有无极岛才有这种药材,所以老朽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才来到这儿。”宁老头叹了口气“虽然知道无极岛的瘴气厉害,但我有实在是炼不出这种丹药,所以也只能碰碰运气。”

    “前辈还真是为毒痴狂!”云若曦轻轻的道,心中感叹宁老头的执着。

    “等我与孙儿采了那药之后就会离开,姑娘你治好母亲之后可千万要去无派居找我!千万千万!”宁老头不住的叮咛,生怕云若曦反悔。

    “好!”云若曦淡淡一笑,反手掏出几粒瘴气解药递给宁老头,“前辈,这些药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宁老头眼睛一亮,“好好!那我便多谢了!如此,我们无派居见!”

    “姐姐,你要保重!”白矖向云若曦挥手作别。

    云若曦清凉一笑,同样挥了挥手。

    两方分道扬镳。

    “吱……”雪儿腾的从小蜻蜓肩上来蹲到了云若曦的肩头。

    “恩?怎么了雪儿?”云若曦直觉雪儿有话要对她讲。

    “吱吱吱!”雪儿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听得云若曦云里雾里。

    “什么?你说白矖并不是人类?”云若曦皱起了眉头,不是人类是什么。魔兽么?

    雪儿的眼中有些忌惮,却也有着疑惑。

    云若曦有些讶异,“怎么你也不知道?”

    从昨天她就发现雪儿一直谨慎小心的瞧着白矖那孩子。而今日雪儿给她的信息却让她有些消化不了了……

    雪儿说白矖并不是人类,同样也不是魔兽。但他究竟是什么,连雪儿也感觉不出来。

    小蜻蜓点点头开口道:“没错,就像雪儿说的,那孩子的确不是人类,这一点我也感觉出来了。”自从她吸收了火暹儿的部分能力,灵力就变得更加丰沛。虽然之前对于世界的事物比其他人感觉的更为清晰,但此时她的感知力比之前却又是上了一个台阶。

    云少楼有点懵,“不是人类是什么?难道也是你们妖族?”

    小蜻蜓瞪了云少楼一眼,这大少信口开河的毛病怎么就不能改一改呢。

    “当然不是,若是我们妖族之人,我岂会感觉不出来。但怪就怪在,他不属于大陆上任何一个种族。”小蜻蜓皱了眉头。

    云若曦凤目低垂,细细的思量着。

    “更奇怪的是,那白矖的身体就仿佛一块磁铁一样,将周围空气中大部分的元素之力都紧紧的吸附了过去,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很大的能量场。”小蜻蜓继续道。

    没错,那时云若曦便疑惑这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没有中了毒瘴之气,当时她便觉得他体质异常,但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奇特至此。自己体内的玄气珠对于空气中元素之力的吸取相比这个小男孩白矖而言简直是水滴与大海的对比一般。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