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尾邪虎依旧无动于衷。哼,不过是三昧真火而已,若这火焰的温度再高个千百度,恐怕还会对自己造成点伤害,但这小麒麟实在是太嫩了点,根本没办法将三昧真火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

    猛虎咆哮一声,径直迎上离朱的三昧真火,那火焰彭的一撞击在它的身体之上,火焰迅速将它包裹起来。

    邪虎咧嘴龇牙,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身形一抖,那在它身上燃烧着的三昧真火竟然瞬间悉数熄灭。

    离朱大怒,口中不断的喷吐的三昧真火,整个身体仿似也要燃烧起来。

    然而邪虎根本不为所动,任凭离朱的怒火喷涌在它身上,就是造不成一点伤害。

    云若曦眯了凤目,心中一沉。

    圣级巅峰与高级巅峰虽然仅仅相差三级,但是实力却如天地之别。尤其是对手还是一只圣级的魔兽,这要比同等级的人类更难对付。

    这钩尾邪虎原本并非是以力量见长的魔兽,捕猎完全依靠速度。但级别高了之后,非但速度更快,连同力量成比例的涨了起来。而且看起来,它的防御力也似乎不在话。

    云若曦抿了唇角,周身一片冰凉,这样的话该如何是好……莫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么……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试试看。

    云若曦施展起幽灵移步,身形化作数个虚影,自四面八方向钩尾邪虎攻击而来。她手中的气刃化作根根尖针,无孔不入的向钩尾邪虎发射而去。

    幽灵移步的速度何等之快,即便钩尾邪虎本身以速度见长,但依旧无法与这种集人类数千年智慧的召唤师技能相比。终于,有那么一些尖锐的气针穿破了钩尾邪虎身体最为柔软之处的皮肤,扎进了它的血肉之中。

    钩尾邪虎疼的大吼一声,方圆十公里的鸟兽尽数四处逃窜。

    它身形又自抖了抖,浑身的毛坯仿似被重新梳理了一般。它的虎目盯视着对它造成伤害的云若曦,死死的瞧着,口中不停的咆哮着,一转身便向她扑了过来。

    猛虎速度之快,所有人几乎看不清它的身形。

    云若曦直觉不好,猛地一道白光发散而出,条件反射的将绝对防御技能“强化”使了出来,把猛虎的攻击抵御在外。

    猛虎的攻击被抵挡,一个转身又从另外一个方向向云若曦攻击而来。

    云若曦脚不停地闪动,幽灵移步的效果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她心中却越来越紧张,以自己这些人的实力对付这只猛虎,实在是有些困难。

    明摆着眼他们已经要黔驴技穷的样子,然而那只猛虎似乎还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反而有点逗着他们玩的样子。

    云若曦的心越来越沉。她紧咬着牙关,告诉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逃走!

    远方,一名白衣男子踏着虚空而来,远远地瞧着这边斗得如火如荼。云若曦他们不敌那魔兽,眼见着便要吃亏。

    白衣男子抬手一挥,一道恐怖的斗气从天而降,强烈的冲击波直冲着猛虎而去。

    劲气化作利刃,毫不费力便将猛虎的防御撕破,在虎背上划出一道深刻的血痕,顿时血流如注。

    猛虎大惊,猛地向后一跃,抬头一瞧,只见一个俊逸男子在凌空而立。那男子虽身形未动,衣袍却飘然若仙,周身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力,自上而将猛虎牢牢锁定,压制的无法动弹。

    猛虎刚想反抗,身上的压力忽然陡增几十倍,这种强大的压力让猛虎根本无力支撑,它脚一软,扑通一跪倒在地,口中白沫直冒,心惊胆战的怕在原地。

    云若曦等人正被猛虎逼得节节退让,忽的猛虎被高空而来的强大劲气所伤,惊讶的抬头一瞧,只见凌空负手而站的正是容湛,众人大惊。

    云若曦更是无言以对的看着容湛。刚才的攻击来的太过突然,她几乎没有看清楚那道劲气是如何将猛虎所伤。原本以为是哪位路过的高人替自己解了围,不想却又是这个让人无语的家伙。

    他笑呵呵的瞧着云若曦,翩翩然自空中飘落。

    云少楼正兴奋的瞧着容湛,每次有危险的时候,姐夫都会出现,有这样一个实力强横的姐夫可真是好!哈哈!

    云若曦收了劲气,凤目中顿时射出凌厉的光芒,她盯着容湛,唇角抿得死紧。原本便知道容湛实力颇为高深,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高深至此。那圣级巅峰的钩尾邪虎面对他竟然毫无还手之力,若是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至少应该有尊者的级别?

    等等!尊者?

    他?

    既然他是至尊级别的人物,又在无极岛,且天所知,达到天尊级别的人物只有一个。那么有一个可能,他便是……

    云若曦冷着脸,“你就是无极天尊?”

    云少楼正欲开口说话,却不想听到云若曦这样问,惊讶得眼睛都要蹦出眼眶。

    什么?他刚忙伸手挖挖耳朵,他没听错吧?

    倒是小蜻蜓显得平淡许多。这倒是与平日的她有些不同。

    容湛摸摸鼻翼,轻笑着承认:“恩,没错!”

    云若曦忽的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她死死的攥着拳头,真想狠狠的砸他两拳。

    自己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从盛罗国辗转来到无极岛,拼了命的寻找无极天尊,不但如此,还整日里担惊受怕,不想这个死人时不时的就自己身边冒出头来。

    云若曦深深的吸了口气,强抑住胸中的怒火,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你为什么不说你就是无极天尊!”

    容湛眼巴巴的瞅着云若曦,面上十分无辜,“你没问。”

    云若曦风中凌乱……

    若不是有求于他,她真想就地挖个坑将他埋进去,“那你早就知道我要来找你的对不对!”

    “嘿嘿……”容湛有些腼腆,“也不全知道。”

    什么叫不全知道!千辛万苦的来到无极岛,除了要找无极天尊还能做什么!云若曦恨不得上前撕烂他的嘴!

    看着云若曦的怒火马上就要爆发,容湛赶忙道:“我以为你要来无极岛拜师!”

    “放屁!”云若曦哪里还有什么淑女风范,叉着腰指着容湛的鼻子脱口便骂,“我他奶奶的什么时候想要到无极岛拜师!无极岛算个鸟!不是为了找你我来这做什么!你个混蛋!”

    容湛张了张嘴,看着云若曦的小嘴喋喋不休的不停地往外蹦着脏话,直觉新鲜。从来面对她的时候,即便他惹得她再生气,她也都还隐忍着,虽然会常常亮出爪子挠人,但还从未见过她这般样子!

    那张红艳艳的小嘴一张一合,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一亲芳泽。他想起她唇边的温度,忽的胸口一热,脸上不自觉的显出一个轻轻的笑意。

    云少楼小心的往边上溜了溜,心里无比的同情姐夫大人。自己虽然常常被姐姐修理,但还没有到如此地步的时候。佛爷今天有变佛祖的趋势,咱们还是站远点,这辈子不能总当池鱼啊!

    云若曦在一旁怒吼的起劲,谁知容湛这边早已经溜了号。

    “你!说你呢!跟我回盛罗国!”云若曦声音冰凉冰凉的。

    容湛一个机灵回了神,“啊?回去成亲么?”

    “成亲你个大头鬼!”云若曦刚刚平息以前的怒火“腾”地又冒了起来。

    容湛苦了脸,“不是成亲么……那我不去!”

    小蜻蜓拽着云少楼便向一边闪去,饶是这二货还想站在旁边听听,被小蜻蜓请吃了一记粉拳,这才灰溜溜的跟着小蜻蜓撤走。

    云若曦大怒,他这分明是在挑衅自己,但是自己有求于他还不能对他怎么样。

    云若曦几乎要爆炸了,她一抬脚狠狠的踹了卧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钩尾邪虎一脚,顿时觉得心中一松,又一脚接一脚的踹着这家伙,发泄着心中的郁闷。

    可怜这圣级魔兽,被没完没了的踢在当头顶,顿时头晕眼花,它眼角含泪,姐姐,你再不爽也不能拿我出气啊……

    两只角狼啐它一口,活该,誰让你招惹我家主人先的!

    容湛看着云若曦这般可爱的动作,强忍着笑,这算是她带给自己的惊喜么。

    发泄过后,云若曦整整衣衫,深吸一口气,“算我求你,我母亲中了毒,只有你才能救她。”

    容湛搓了搓手为难的说:“不行,我刚回来,总不能又抛这群徒子徒孙跑出去,那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云若曦撇撇嘴无语问天,心道你抛他们还少么,以前你好像也没觉得怎么不像话……

    “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一并还给你。”

    容湛仔细的想了一,“不行,上次帮你完成契约之阵的时候,你欠了我一个人情到现在都没还,这次又欠……你这分明就是债多不愁……”

    云若曦越看这家伙越是有气,谁能想到,大陆上被奉为圣人的无极天尊竟然如此无赖!

    云若曦叹了口气,问道“那要怎样你才跟我回去?”无论如何都要把他带回盛罗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