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成亲!”容湛脱口而出

    云若曦冷哼,“不行!”门儿都没有。

    “真的不行?”容湛可怜兮兮。

    “不行就是不行!”云若曦斩钉截铁。

    “真是的……自己说的要给我做一件事,我提出来,有死活不同意……实在是太赖皮了……”

    云若曦翻翻眼皮,假意没听到他的嘟囔。

    “其实跟你回去倒也可以。”容湛无奈的摸摸鼻翼,眼睛一转,接着道:“世人都觉得无极天尊神秘莫测,毫无破绽,只要你找到我的破绽,那我就跟你回去。这样可以了吧!”

    云若曦一皱眉,“就这样?”

    “不然你要怎样,成亲你又不同意……”容湛小媳妇似的低头委屈的看着脚尖。

    “好!一言为定!我就找出你的破绽!到时候你可别赖皮不跟我回去。”

    “我容湛讲话一向作数!不过找出我的破绽也该有个时限。以一天为期怎么样?”

    “好!就以一天为期。但我们也要说清楚,怎样才算找出破绽,总要有个衡量的标准!”

    “恩……”容湛想了想,“只要你能让我瘫软无法动弹,便作数。”

    “好!击掌为誓!”云若曦说着伸出小手。

    容湛见状,便也微笑着,伸手对上云若曦的。

    “在这儿实在是不方便,前面山上有一间房,不如你和少楼还有小蜻蜓今日就到那里如何。”

    “恩。”云若曦点头应允。

    几人随着容湛来到数里之外的一座府邸。这府邸坐落在群山密林之中,倒也十分清净。

    安顿来,云少楼和小蜻蜓便四处转悠,容湛则在一旁看着云若曦仔细的观察着自己寻找着破绽,几次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

    云若曦端起手中的茶盏,一口气将水喝光,“咚”的一将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

    她上上的瞅着容湛,仔细的计算着他身上或许存在的那一点点的破绽。然而云若曦绞尽脑汁的琢磨了半晌都毫无头绪。

    这家伙本就是至尊级别,论速度他可以缩地成寸,论防御他几乎金刚不坏,论攻击他又无往不利。而自己就连高级的壁垒都无法突破,这样的实力悬殊,找到他的破绽天方夜谭嘛!

    她泄气的摇了摇头。

    容湛好笑的看着她面色越来越差,眼中尽是浓浓的宠溺,“我想我还是回我的房间去,否则在这里会影响你的判断。不过也不忙,慢慢来,还有的是时间。”说罢便转身出去。

    云若曦瞪了一眼容湛远去的背影,“是啊!你就慢慢等着!我肯定会找出你的弱点!”

    她一只玉臂撑着小脑袋,使劲的想啊想。

    他说,只要让他瘫软无法动弹便作数……

    云若曦仔细的琢磨着。怎么做才能让他无法动弹呢?

    用幻镜?不行不行!

    他那种级别的人对于迷香这类的东西必然是十分敏感,没准这东西一拿出来便已经被他发现了,万一搞个不好又除了别的状况可划不来。

    幻镜不行的话,那么用酒?

    云若曦使劲的摇摇头,这恐怕更不行!一来这里该是没有这种东西,难不成还能抢了雪儿的零食泡水里给他喝?

    云若曦忽的脑中闪出一道灵光!

    不然的话,色诱!

    一想到这儿,云若曦便唇角向上勾起,直觉此法可行。

    她立马行动起来。

    她站起身理理身上的衣服,想起这还是在妖精森林的时候那家伙拿给她的。其实,平心静气的来说,这家伙还是蛮细心的。

    想到此,云若曦觉得有些脸红,一想到马上要做的事情,她腾的红了脸,没来由的忽然想起之前被他吻住的场景。那场景竟然在她脑海中异常清晰的被再现出来,惊得她猛的拍打两自己粉嫩的脸颊。

    “云若曦你个没出息的!”她暗暗骂了一声,总想这些有的没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给母亲解毒,并没有别的什么。

    她甩甩头,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悉数抛开,壮了壮胆子,便向容湛的房间走去。

    她走的不算快,出了房间,经过一进院子便来到容湛的房间前。

    她吞了口水,有些怯怯的伸出手,敲了敲他的房间。

    “进来。”容湛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愉悦。没想到她这么快便过来了,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弱点了么?

    云若曦舔了舔干燥的唇,终于鼓起勇气推开门进到容湛的房间。

    房间布置得相当简单雅致。一进门便能是一间不大的中厅。当地摆放着一张茶桌,旁边放着几个圆凳。右手边一块空白的屏风,没有任何的图案,屏风后便是容湛的卧房。房内隐隐有些好闻的竹香,有点类似他身上干燥清爽的味道。

    左手边一张书桌置于房当中,容湛正在书桌前坐着,手中举着一本书。靠墙放置着几架书架,书架上满满的全是书,书架旁还安放着一把古琴。整个子中的装饰并不多,反而是绿植放了几盆。

    云若曦打量了一容湛的房间,没想到这家伙竟也是个有情调的。

    “怎么,想到了?”容湛笑着放手中过的书,站起身向云若曦走来。

    云若曦见容湛向自己走来,不由得心中一紧,心跳猛地加速。

    她并未回话,反而攥紧了拳头,心里想着豁出去了,便径直迎上了容湛。

    容湛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了来,见云若曦依旧向自己而来,心中不免有些疑惑。此番她是来找出自己的弱点的,难不成她真的想到了什么?

    这样想着,容湛的身体不禁开始绷紧。

    然而他没有意料到的是,云若曦却没有任何动作的向他轻轻的靠了过来。

    他瞧着她,只见她的小脸微微有些泛红,一双晶亮的眸子并不敢直视他的眼,反而一直盯着他的唇。

    他有些莫名其妙,正欲开口,不想她却柔柔的贴了上来。

    她伸出一只小手轻轻的揪住他的衣襟,另一只小手抚上他的脸,抬起头,凤目微微闭起,火热的双唇没有征兆的印上了他的。

    他有些惊呆了,两手意识的放在了她的腰间。

    云若曦轻轻的触碰着他的唇,小手紧张的攥着他前胸的衣襟,另一只手攀到了他的脑后。

    他的心瞬间宛若雷鼓般咚咚乱跳。

    她青涩的样子让他的心猛地醉了,尤其是她那温热的双唇那样的柔软,几乎让他按捺不住,然而他根本无法满足她这样子的碰触。

    他的大手瞬间合拢,将她小小的身子揽在怀中。他看着她闭着眼,然而她乱颤的睫毛却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他轻笑,原来这就是她想让他瘫软的法子。

    不过,这法子他真的喜欢!

    他俯身,轻啄她红润的双唇,进而加深了这个吻,情况似乎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胸口像是要爆炸开来,灵活的舌深入她的口,品尝着她的甜美。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眼眸更加深邃。

    云若曦忽的心中一惊,双臂抵住他的胸口,向后退了,慌张的睁开眼看他,眼中盈光闪动。还没有来的及看清楚他,就看到他又在倾身过来,将她牢牢的固定在自己的怀抱。

    她赶忙往后退,然而他却更大力的压了上来。

    这小东西想跑,他轻笑着,但是他一定不会如她所愿。

    容湛将她又往怀中带了带,嘴唇堵在她的檀口,然而一碰到她的红唇,他便不舍得放开,舌尖在她的唇边流连。

    好痒,云若曦忍不住张了张口,他则又趁机攻占她的领地,狂卷着她的香舌。

    “唔……”她不知所措的发出一声嘤咛。

    她无意识的轻叹更是刺激了他,让他大肆的掠夺。

    在他狂风暴雨般的触碰,她全身酥麻,腿软无力,几乎忘记了喘气,本想着要色诱他,只是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这样去,恐怕他还没有瘫软自己就先缴械投降了……

    该死……

    不待她有更多的反应,他的吻便密密麻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脸上、脖颈上,他变得更加灼热,心跳的更加强烈。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胸口的柔软紧紧的贴着他,宛若幽兰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嗅觉,他的眼神迷离起来。

    他的手在她的背上轻柔的抚摸,她的触感柔嫩美好,让他爱不释手。

    云若曦觉得好热,心里轻飘飘的,她几乎忘记了思考,紧紧攥着他衣襟的手放松开来,攀上了他的肩膀,同时也学着他的样子,用舌尖轻轻的舔着他的唇。

    他脑中“彭”的一声炸开,他身体中的热气向上,几乎把持不住。

    他身上的味道总能让她轻易的沦陷,这让她深深的沉浸在他的宠溺之中,心似乎被填的满满的。她的身体也习惯性的寻找着他,想要在他的怀中沉溺去,就仿佛像是习练了百次千次一般……

    他打横将她抱起,迅速进到了里间,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后自己也跟着来到了她的身边。

    他的大手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撩动,他看着她目光迷离,嘴唇微微张开的样子,心中一圈一圈的起着涟漪。即使现世的她已经将所有的记忆封存,但灵魂却始终向着他,不是么?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