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似乎已经不知道今夕何夕,只感觉身上沉甸甸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渐渐地找回了焦距,看到眼前忽然放大的他的脸,她的视线一子落入了他无底的深潭之中,片刻的怔忪过后,她的回忆如洪水般袭来。

    她全身一个激灵,小脸变得惨白,一把将他推开,从床上坐了起来。

    失去了怀中的温度,他一时有些不适应。

    他怅惘的看着她坐起身,心中不禁泛出一些苦涩,好在她推开了他,不然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只是,明明深爱的她近在眼前,他却要死死的隐忍着,不能越雷池一步。只因此时的她并没有完全接受他,他不能这样伤害她。

    两人都各自沉默着。

    “那个……”云若曦尴尬的转过身,有些无法面对他,小声的出声。

    他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终于轻柔一笑,“你成功了,你真的找到了我的破绽,让我无法动弹。”

    云若曦吃惊的抬起小脸,凤目对上了他的,然而在他的眼中,除了浓浓的情意外,没有别的东西。

    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等我三日,三日后,我就和你回盛罗国。”说罢站起身率先离开了房间。

    云若曦怔怔的看着他的房门打开又关上,身上微寒,忽的有些想念他身上的味道和温度。

    她轻轻的触摸着他的床榻,眉间的不解散了开来。

    良久,她站起身,回到她自己的房间。

    他答应了自己,同自己一起回到盛罗国救母亲。

    不是该高兴么?

    可她却真的高兴不起来,相反,她的心中生出一种罪恶感。为自己这样费尽心力的想要利用他对自己的情意而心生懊悔。

    她也很投入不是么?就像之前一样。

    难不成她也喜欢他?

    云若曦猛地摇头,不可能!她怎么会喜欢他!他那么无赖,那么……

    云若曦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找出他的不好,然而却似乎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她的心越来越乱,这种感觉让她几乎无所适从。

    她找不到理由接受他,但更没有理由拒绝他。此时的她无比痛恨自己,她不是一向都自诩坚毅果决的么?为何在这件事上便这样的畏首畏尾!

    她忽然觉得自己连少楼都比不上,至少他敢爱敢恨,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三天之中,容湛并未再次出现。

    云若曦则在不安中度过了三天。

    “姐夫!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你去哪了?”云少楼的大嗓门忽的爆发开来。

    云若曦心中一震,自己竟像是新过门的小媳妇盼望丈夫一般一直盼望着他。听闻他回来,她的心竟瞬间舒展开来。

    她向门口望去,只见一身优雅白色的容湛微笑着向着她过来,脸上那抹笑容十分的明媚。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又要马上跟你们回盛罗国,自然是要把岛上的事情处理一咯。”容湛笑呵呵的看着云少楼。

    “我就说么,姐夫你不可能抛我姐不管的。”云少楼嘿嘿一笑。

    云若曦面上一僵,斜眼睨着二世祖,这货姐夫叫的越来越顺溜,几乎完全无视自己。

    容湛看了云若曦一眼,云若曦尴尬的转过了脸。

    “被你叫了这么久的姐夫,我还怎么可能抛你姐呢。”

    “哈哈!”云少楼开始得意,“既然有姐夫你在,即便我和小蜻蜓不在,我也能放心了。”

    “哦?”容湛讶异。

    “有你陪着姐姐回盛罗国给母亲治疗,虽然无根水还没有找到,但是有姐夫你在,我也就放心了。之前在与妖精森林的事,姐夫你也在场。我和姐商量过,找到无极天尊的话就和小蜻蜓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修炼,之后好对付玉狻猊那个魔头。”

    容湛点了点头,“恩,既然你姐已经同意了,我也没什么说的。只是,你们要到哪里修炼呢?可有想到的地方?”

    云少楼皱了皱眉,瞧着小蜻蜓,而小蜻蜓也睁着晶亮亮的大眼看他,“这个……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地方。”

    容湛沉吟了一,出声道:“不如你和小蜻蜓就在无极岛修炼吧。”

    云少楼有些惊讶。

    “无极岛的灵气汇聚速度远远比大陆的任何地方都要迅速,在这里修炼要比其他地方效果好许多倍。从这岛上魔兽的等级便能够窥见一斑。”容湛朗声道。

    小蜻蜓眼前一亮,没有想到姐夫能同意他们在这里修炼,若是这样的话,那是在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在这里的话,你姐姐也能够随时知道你的消息,省得她为你担心。”容湛又看了看云若曦,她眼中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忧虑早已被他捕获到。

    云若曦抬头看他,自是没有讲话。见他转过头看向自己,她又连忙将眼光移开。

    “太好了!”云少楼一蹦三尺高,忽的又想到了刚上岛时遇到岛上蛮横的弟子,眉头皱了起来,“只是这样子的话,无极岛的其他人不会说什么么,我和小蜻蜓可不想整日被人撵来撵去。”

    容湛笑看着云少楼,直觉这小舅子十分有趣,说着便从腰中摸出一块碧玉腰牌,递给了他,“谁敢撵你这云家大少爷呢。”

    云少楼接过腰牌塞进兜里,脸上谄媚的笑容更深,“还是姐夫体贴我!嘿嘿!”

    “那牌子也不过是给你以防万一之用。等我便送你到我练功的地方,那里平素几乎没有什么人,在那里练功几乎不会有人打扰。”

    “那就多谢姐夫了!”云少楼乐的合不拢嘴,转而又面对云若曦龇牙咧嘴,“我说老姐,你不是还答应给我炼制帮助晋级的丹药么,这几天也没见你行动着。”

    云若曦白了他一眼,连带又瞪了容湛一眼。

    被瞪的二人心有灵犀的互视一眼,统统觉得无比委屈。

    她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无极天尊,原本她还以为至少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准备,“你也该看到了,这几天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炼制那种丹药,这样的话,只好等回了家炼制好之后,再帮你送来了。”

    从什么时候起,云少楼已经完全唯云若曦马首是瞻,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

    他无奈的挠了挠头,“好吧……那你回去可要抓紧时间,不要让我等太久……”

    云若曦冷冷的应了一声,看着容湛,”既然你已经处理好你的事情,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上路了。”早日回去为母亲解了毒,母亲便可以少受一天的罪。

    “自然可以!”容湛轻笑着说道。

    云若曦不答话,旋身便向院外走去。

    容湛带着几人一直往无极岛深处的丛林行去。

    山路曲折难行,几人好不容易来到一处四面尽数被密林山石掩映的山谷之内。

    云少楼与小蜻蜓一来到这里便立即喜欢上了这儿。

    这里安静隐秘,周围灵力充沛,是一出极佳的练功上选之地。

    山谷最内之处,有一间石造的简陋居室,内里用度一应俱全。

    “这里储存的物品可以用上一年之久,你们大可在此安心修炼。等若曦手中的丹药炼成时,我便亲自为你送来。”容湛站在石前看着四处朝看的云少楼道。

    “多谢姐夫!”云少楼乐的眉开眼笑。

    “只是,这里虽然没什么人能打扰到你们,但有时会有一些魔兽出没,所以你们依旧要小心应对。”容湛又安顿道。

    一直没有开口的云若曦终于出声道:“破妄与天诛等级虽未到高级巅峰,但它们资质不错,行事又小心细致,我就将它们留在此处与你们照应。”

    “那就太好了!有了破妄和天诛,我就更放心了!”云少楼瞧了眼小蜻蜓,乐呵呵的说。

    “主人放心,有我们在,定能护卫少爷的安全!”破妄沉声道。

    “这里确实是修炼的极佳之地,你们也不要让我失望,一年之后,我会到此查验你二人实力究竟有没有精进。”云若曦淡淡的道,“只是,本来打算回去时让你们回你们的森林看一看的……”

    “既然跟了主人,我们兄弟便打定了主意好好修炼,如此今后才能回去更好的领导角狼一族。如今刚刚出来一两个月的时间便回去,恐怕族内也会有不好的声音。所以,我们兄弟还是决定在此修炼,回去的事以后再说吧!”破妄火红的狼目中流露着一些坚持。

    “如此也好,”云若曦也不勉强,“那就一年之后再见。”

    云少楼与小蜻蜓均是点了点头。

    云若曦不欲多待,安顿好云少楼与小蜻蜓之后便叫了容湛一同离开。

    来到海边,刚好有一直货船正欲出港,二人便搭了货船向大陆驶去。

    “如此的话,那无根水岂不是还没有着落?”容湛问道。

    云若曦皱了眉,纤手抚着肩上的琉璃雪道,“本来之前闪便似乎已经有了无根水的落,只是后来便没了消息。”

    “你没有和它联络?”容湛问道。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