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点了点头,“前几日联络过一次,但闪一直没有回应。但是血契却依然十分稳固,想来它应该并没有什么大碍。”云若曦淡淡的道,其实她的心中一直也有些忐忑。

    容湛背着手站在甲板上,神色中尽是思索。

    “你的魔兽说它曾经在冰圈遗迹见到过无根之水?”

    “恩,所以它就替我去了那里寻找。”

    “我也曾到过冰圈遗迹,那里四周空旷无垠,终年冰封,冰圈之内魔兽横行,却是十分危险。”容湛皱了眉,“不如再等几日,若这几日中你的魔兽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那么我就陪你走一趟冰圈遗迹。”

    云若曦望着容湛,嘴唇微微动了动,终于点了点头。

    琉璃雪吃饱了睡得香甜,四周除了大海偶尔掀起的海浪声,显得分外宁静。

    海风微微吹动,带来一阵沁凉。

    云若曦站起身,来到船边,她远远的向大陆的方向眺望,一丝忧愁悄然爬上她的眼角眉间。不知道自己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母亲怎么样了。

    “放心,你母亲定然会安全无恙的!”容湛轻轻地走到她的身边,将手中的披风搭在了她的肩头。

    云若曦身上一暖,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宁静之感。

    她长舒了一口气。

    “你……”

    “你……”

    二人竟然同时出声。

    云若曦连忙咬住了朱唇,顿了一,开了口,“你先说。”

    容湛笑了一,眼前的她面上宛若染了红霞,甚是温婉娇俏。她身上那一抹淡淡的馨香让他心境荡漾。

    “我……”他张了张口,原本口中的话语竟然被他全部忘到了脑后,俊脸不禁微微一红,“还是你先说吧。”

    云若曦看着他一副腼腆的样子,直觉莞尔,印象中他总是一副欠扁的样子,这样的他倒是少见,“没什么,只是想谢谢你。”

    容湛深深的看着她的眸子,少有的平和的她让他不禁微微一愣,怔忪间竟又忘记想要说什么。

    两个人安静的站在船上,享受二人之间从未有过的短暂温情。容湛只觉得心被填的慢慢的,一种从内尔外的热流几乎让他澎湃起来。

    他多么希望这一刻能永远这么继续去。

    天边的霞越来越浓,瑰丽妖艳,让人不忍将视线转移。

    货船终于在夜半时分靠了岸,容湛与云若曦马不停滴的向盛罗国赶去。

    不知是云若曦归心似箭,还是心不在焉,她只觉得回家的路似乎没有去时走的那样辛苦与漫长。

    两个人骑着快马赶路,不消一个月的时间便赶回了盛罗国云家。

    云若曦与容湛回到将军府,远远的便看到小翠正欲往外走。

    “小翠。”云若曦将手中的马交予管家,出声道。

    “小姐!你回来了!”小翠激动地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

    “恩,将军呢?”云若曦因着容湛边向内走便问。

    小翠偷偷瞄了一眼容湛,嘴角勾起。小姐居然带了这么俊俏的一个美男子回来!这可是头一回!

    只见眼前的男子一身素色白衣,虽然并无半点累饰,但看起来却分外飘逸出尘。他面色清朗明媚,眼睛修长微翘,鼻子坚毅高挺,性.感的嘴角噙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温润若一块上好的白玉一般。

    更重要的是,这男子的眼神一直定在小姐的身上,其间总有着一种让人看了心醉的柔情,那眼神连小崔看了都不由得面红耳赤。

    云若曦看着小翠居然这样公然的走神,不悦的咳嗽了一声。

    小翠回过神儿来,连忙道:“啊,小姐你不知道,自从你走了以后,国主便亲自前来拜访,知道你为了夫人中毒一事亲自前往无极岛请无极天尊,便旨将将军与夫人悉数接到了宫中。”

    “哦?”云若曦挑眉,随后便明白了国主的意图,没想到这国主动作倒是快。

    “不过小姐不用担心,国主只不过是将夫人接到宫中让各位太医好生照拂着,如今夫人一切安好,与小姐走时几乎没有一丝变化。”小翠见云若曦皱眉,连忙说道。

    云若曦了然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容湛。

    容湛轻笑着看着云若曦,并没有说什么。如今天尽知云家出了一位高级召唤师,国主既亲自前来拜访却又没见到丫头,定然会因着丫头的关系厚待她的家人。

    “不但国主前来拜访,没多久时间,各国都派了使者来将军府拜谒小姐呢。只不过管家告诉他们小姐出了远门,他们等了许久之后也都散去了。”小翠如数家珍的又道。

    云若曦“嗯”了一声,并没有讶异,毕竟自己在尚武学院契约强横魔兽的表现已经天皆知。如今天召唤师几乎绝种,今后恐怕少不得会应付这些虚礼。

    她想着想着禁不住面上显出不耐,眉头越皱越紧,几乎能写出一个川字。

    容湛自是晓得云若曦最见不得与人虚与委蛇,但却见她这般夸张表情,直觉有些好笑。

    “对了,你这是要上哪去?”云若曦看着小翠似乎要向外去的样子。

    “哦,小姐不知,自夫人进了宫修养之后,将军便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夫人。今儿个早起,将军忽然想起夫人喜欢拾香斋的小点,说即便夫人吃不到嘴里,小点放在那里,她也能闻得到。这才从宫中传了话出来,要我去拾香斋寻些夫人平素里喜欢的小点。”小翠扬了扬手中的篮子道。

    “恩,那你便去吧。等我就进宫去接父母回来。”云若曦挥了挥手便让小翠离开。

    小翠不解,“小姐要接将军与夫人回来?为何?宫里太医们的照料比坊市里的大夫可细致多了。”

    云若曦白了小翠一眼,“接夫人回来医治。”这丫头一直以来看着也还算聪明伶俐,今日怎么傻乎乎的。

    “什么?小姐已经找到医治夫人的方法了?”小翠激动地瞪大了眼睛直瞧,忽的她想起了被她们晾在一旁的年轻男子。

    小姐走时说去找无极天尊来解救夫人。据说那无极天尊行踪不定,自己原本以为小姐这一走怎么要大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没想到短短两月时间便已经回来了。

    难道说他便是无极天尊?

    小翠又再细细的打量着容湛。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

    容湛见小翠打量着自己,也笑眯眯的瞧着她。

    不会吧?他怎么可能是无极天尊!无极天尊不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么?

    小翠实在是不敢相信,但小姐没说,她也不敢乱问。

    她瞧着容湛与云若曦,忽然想起小姐走时少爷也一并跟着。

    咦?对了,少爷哪去了?怎么没和小姐一起回来么?

    云若曦伸出一个指头,咚的弹了小翠一个脑壳,“要做什么就赶快去,还在这磨蹭什么!”

    “啊!”小翠吃痛,捂着被弹的生疼的额头,“小姐……”

    “发什么楞,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云若曦无语。

    “对了,小姐……少爷呢?他怎么没回来?”小翠怯怯的,难不成……少爷他……

    云若曦白了小翠一眼,“你没听说过祸害一千年?他死不了,非但没死,还在某处风流快活呢。”

    “啊?”小翠瞪大了眼睛,嘴巴张的老大,巴几乎要掉来。

    云若曦不耐的挥挥手,小翠赶忙转身离开,再不走的话小姐就要暴走了。

    小翠一步三回头的瞅着自家小姐和那俊逸男子。哎呀,这男子可真是好看,而且看起来性格那样的好,和小姐站在一起有那么的搭调,比那个什么靖南王可好了不知千百倍。

    只是少爷也太没心没肺了,夫人还在病中就自顾自的风流快活,还是小姐好,带了如意狼君回来给夫人瞧病。若小姐嫁了他的话……

    小翠越想越兴奋,步子迈得虎虎生风,活脱一拼命三郎。不行,得赶快去买糕点,没准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夫人已经醒过来了呢!

    云若曦吩咐管家准备着,自己则与容湛一并前往皇宫,接父母回家。

    “什么?云若曦回来了?”国主洛远图吃惊的道。

    “正是,此时正在殿外候着。”洛远图身边的蒋公公弓了身道。

    “还不快快有请!”洛远图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是!”蒋公公躬身退出。

    不消一会儿,云若曦便来到了洛远图的面前。

    “民女云若曦,见过我主。”云若曦微一福身见礼,声音清凉,不卑不亢。

    洛远图倒也并不觉云若曦失礼,如此实力强横的召唤师,要自己为她行礼都不过分。

    “爱卿快快免礼,赐座!”他连忙亲自将云若曦扶起。

    蒋公公连忙从一旁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云若曦面前,又躬身退。

    云若曦没有丝毫扭捏,坐定后,这才抬头瞧着洛远图。

    这洛远图看起来谦逊有礼,形容与他的弟弟洛擎苍竟然是完全不同。

    只见他四十岁上的年纪,器宇轩昂,强烈的帝王之气由内而外发散出来,不怒自威。他面色红润,鬓间几乎看不到一根白发,看来是保养的很好。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