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洛远图看起来十分谦和,但毕竟生在帝王之家,定然是十分善于隐藏自己的想法的。更何况自己曾经将他的昭瑰公主断掉一臂,他竟然依旧能如此淡然的对待自己,此人城府不可谓不深。

    同样这也是洛远图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云若曦。当日他在尚武学院远远的瞧着这女子,虽看不真切,倒也觉得甚是出众。

    如今见云若曦举止大方仪态万千,虽面容不甚讨喜,但一身冰凉气质让人不能小觑。

    洛远图轻咳一声,“听闻爱卿去了无极岛,不知一路上可还顺利?”

    “还好。”云若曦的声音淡淡的。

    “朕已经命人通知了你的父亲,等他便会过来。”洛远图温和的瞧着云若曦,哪个女子见了自己不是吓得手足无措,眼前这女子不但实力高强且处事淡然,不由得又让他高看了几分。

    云若曦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云姑娘此次去到无极岛可曾见过叶府的叶旋?那日他被带上无极岛医治,不知现情况如何。”洛远图轻声问道。

    云若曦的声音骤然冷了几分,“民女上岛只是为母亲寻找无极天尊,并不曾见那些无关痛痒的人。”

    洛远图见云若曦脸色微变,倒是丝毫不在意,脸上依旧云淡风轻,笑眯眯的说,“云家与叶家都是朕的肱骨之臣,虽然政见不同,但两家都是尽心竭力的为盛罗国,为朕分忧。若云家与叶家能够更和睦的相处,于国于朕都是一件好事。”

    云若曦凤眸微动,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只是民女一介女流,并不晓得国家大事。何况男女授受不亲,民女也不该私去见叶家公子。”

    洛远图见云若曦态度淡然,反而轻笑出声,“也对,是朕思虑不周。听说你母亲的病只有无极天尊可以医治,只是那无极天尊神出鬼没行踪不定,不知爱卿是否真的寻到了他?”

    “恩,此番上无极岛倒是十分顺利。民女找到了无极天尊,并邀请他至云府。这次进宫便要接母亲回府医治。”云若曦说的平淡。

    洛远图一听不禁心中骇然,天!无极天尊是什么级别的人物,竟然真的被这云若曦请了回来!若自己能与无极天尊攀上关系,那在盛罗国从此可要在四国中扬眉吐气了!

    这云若曦真是一块宝!

    不行!说什么要尽量的笼络住云家!洛远图心中更是打定了主意。

    正说着,蒋公公又进来传话,“皇上,云将军到。”

    “传!”洛远图内心的波澜尽数被他抑制住。

    云景风风火火的从外殿冲进来,见到洛远图连忙跪磕头,“老臣参见吾主,吾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云若曦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洛远图抿唇一笑,“爱卿快快平身,赐座!”

    蒋公公忙不迭的又送上一张椅子,又闪身小心退去。

    “谢吾主隆恩!”云景磕头谢恩。

    “云爱卿,如今令嫒已经从无极岛回来,并带回了无极天尊。朕这就派人送你一家回府。”洛远图道。

    云景猛地回头瞧着自己的女儿,见云若曦面不改色的瞧着她,眼中尽是不可置信,身子竟然不自觉的发抖,然忽又意识到此刻正在国主的御书房,连忙敛了神色出声道,“老臣一时失仪,吾主……”

    “云爱卿!”洛远图面色平和,看着云若曦的眼中尽是欣赏,他打断云景的话,“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想来令嫒年纪不过十三四便能够成为高级召唤师,此番又能够自无极岛请回无极天尊,实在是可喜可贺!”

    云景连连作揖,“不想若曦真能请到无极天尊,老臣实在是……”

    “此次无极天尊来到盛罗国,不单是你云府的荣幸,更是我盛罗国之大喜。”洛远图情绪高昂,“如此,今夜朕便在皇宫内为无极天尊接风洗尘,爱卿意如何?”

    云景连连点头。

    云若曦眉头蹙起,“想来无极天尊定然不会喜欢这种宴会。”

    洛远图凝视着云若曦,神色微微有些不悦,“哦?只是既然无极天尊莅临我盛罗国,若慢待之定然会被天耻笑。”

    “无极天尊为人行事怪异,原本便不是那些拘于礼数之人。若国主想要设宴款待之,最好还是先问一无极天尊自己的意思。”云若曦直觉容湛该像自己一样并不乐意参加这样的皇家宴会,直觉便替他回绝了洛远图,且说的不疾不徐,说罢定定的瞧着他。

    云景在一旁见自家丫头对着国主说话如此冲撞,不由得心中暗暗替云若曦捏了一把汗,一个劲儿的向她使颜色,奈何云若曦似乎并没有瞧见似的,急的云景直冒汗。

    洛远图微低头,沉吟一,这才点了点头,笑着对云景道:“云爱卿果然生的好女儿,心思缜密,怪不得能请得动无极天尊。朕着实有些唐突了。”

    云景见洛远图并未怪罪,悬着的心这才掉进肚子。自己的女儿他可是清楚的很,从小到大光长各自不长心眼。谁不知伴君如伴虎,即便是国主再看中你,也不能僭越。

    好在如今女儿将无极天尊请了来,国主看在无极天尊的面子上也不会多为难若曦。

    洛远图笑呵呵的道:“如此,我也不多留爱卿与令嫒在此,等你们便回将军府为你夫人诊治吧。”

    “老臣遵旨!”云景站起身向洛远图行礼。

    洛远图又转过身对蒋公公道:“待会儿传魏太医,王太医他们几个太医院之首到将军府去,若能帮的上无极天尊的忙自是好,若帮不上,就算是长个见识吧。”

    “是!”蒋公公尖细的回了一句。

    洛远图摆了摆手,蒋公公便带着云景与云若曦离开了御书房。

    接上刘妍,云家三口乘着马车便出了皇城,向云家驶去。

    “我说若曦,此番你果真请到了无极天尊?”云景依旧有些云里雾里,这感觉就仿佛像是在梦里一样。

    “恩,父亲放心,无极天尊此刻正在家中!”云若曦点点头。

    云景嘴唇微微颤抖着,他凝视着躺在马车中依旧昏迷不醒的刘妍,眼眶中的晶莹几乎要掉落来,“妍儿,你听到了么,若曦真的将无极天尊请回了咱们家,不出几日你便能完全好起来了!”

    云若曦抿着唇,看着云景有些激动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将话说了出来:“爹,虽然无极天尊已经请到,但所需的药材中还有一味没有获得。为母亲医治还需要些时日。”

    云景点了点头,“无妨,本来我还以为你这一去需要许多时日,不想短短两月时间便能够回转,这已经是极好的了。”

    “恩!父亲放心,母亲定然会安然无恙的。”云若曦安慰道。

    “对了若曦……”云景话语微有些迟疑。

    云若曦瞧见云景的神色有些奇怪,也不吱声,只等着他一句话。

    “紫陌她,她已经被带回云府了。”

    云若曦面上瞬间罩上一层冰寒,凤目眯起,声音宛若从冰窖中迸射而出,“如此甚好,倒省的我再去寻她了。”

    云景看着云若曦的样子,叹了口气,“若曦……父亲求你一件事……”

    云若曦微微挑眉。

    “饶她一命吧,她也怪可怜的。”云景直觉云若曦想要云紫陌的命,便赶在云若曦还未放话之前将这话说了出来。

    云若曦冷冷的瞧着云景,眸子闪烁。

    云景咳了一声,有点不敢直视云若曦的眼睛,“那孩子从小便没了娘,这次想要害你,却没料到害了妍儿。我看她已经知道错了,这次就饶了她吧。”

    “这次是母亲替我受了这罪,若我死了,或者母亲死了,不知道爹还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云若曦声音冰凉,声声如冰刃一般刺人心脾,“而且,她用的却是异域奇毒夺魄噬魂,爹难道不好奇她这毒药是从哪里来的么?”

    云景有些沉默了,他伸出手,颤抖的抚着刘妍沉睡着的面孔,一时有些语塞。

    云若曦看向窗外,“爹难道没有想过她可能是异域的细作?”

    云景心中“彭”的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那个曾经天真活泼的女孩难道真的是异域的细作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爹其实很早前就已经察觉了不是么?只不过爹一直不愿意相信罢了。”云若曦回过头看着刘妍,又看着父亲,“更或许,她……根本就不是父亲你的女儿……”

    云景的脸骤然变色,“不会,紫陌一定是我的孩子。”

    云若曦轻笑一声,“就凭着送她来的那人的一面之词么?云紫陌她的娘死了不是么?死无对证,父亲怎么就这么容易便轻信了那人的话呢?”

    云景的心仿佛被千万蚂蚁啃食。

    云若曦看着父亲面色痛苦,虽心有不忍,但此番却是无奈,她不能任凭父母身边藏卧着一条吃人的毒蛇。

    “更何况,父亲忠君爱国,行事光明磊落,最重要的是有一颗良善之心。云紫陌她哪一点像父亲?”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