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景几乎已经要摇摇欲坠,眼神似乎没有了焦距。

    良久,云景终于叹了口气,肩膀颓然垂,身体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罢了,随便你处置吧……只是,她毕竟在云家长大,还是留她一条性命吧……”

    云若曦看着父亲失望的样子,心中隐隐泛出苦涩。只是这云紫陌是断断不能留的。

    云景瞧着车窗外,自是不愿再谈云紫陌一事,云若曦便也缄口不提。

    只是云少楼一事,云若曦必须禀明云景,而云景听说之后只是点了点头便在不多说什么。

    回到云府,人们小心的将刘妍抬回到她与云景的卧房。

    云家客厅中,云景则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脸闲适的容湛。

    他悄悄拉过云若曦,小声的问道:“这果然是传说中的那个无极天尊么?不会是假的吧?”

    回来的路上,他在心中已经反反复复将无极天尊的样貌勾画了若干遍,无论是什么样的造型,一律都是白胡子老头一个,只是却没有想到无极天尊本尊竟然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俊秀异常的年轻人。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眉目生的俊朗,衣袂飘飘,宛若带着一丝仙气儿。

    云若曦瞟了一眼容湛,见容湛正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与父亲,也低声的回着云景,“没错,就是他。女儿已经确定过了。即便他不是无极天尊,他也有天尊级的实力,爹爹放心便是。”

    云景有些咋舌,怪不得人们都在修真之路上拼命追逐,许多人便是慕名到无极岛寻访天尊。原来修为高到一定程度便真的能够返老还童长生不老。

    想来无极天尊创始了无极岛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了,那么眼前这人怎么要该有几百岁才是。可如今看他,实在是让人难以将他和无极天尊的名头重合在一起。

    但自己的女儿既然已经确认过了,那便是了。

    只是这无极天尊既然有那么高的修为,但待人接物却如此随意平和,这心性的确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云景只觉的容湛高高在上,自己只能仰望。

    “天尊不远万里而来为贱内医治,老朽感激不已!”云景向着容湛抱拳道。

    “将军不必客气,在输给令嫒,自是应该前来。”容湛温润一笑。

    云景有些讶异,怎么,他输给女儿?那怎么还能是天尊级的实力?

    云若曦看着云景凉凉的道:“他并未在功力上输给女儿。”

    “哦!我说么!”云景恍然大悟,干笑两声,自是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听若曦说,医治贱内的药材还差一味,在找到药材之前,便委屈天尊在我府上小住些时候。”

    “好!”容湛温和一笑。

    “国主已经命太医院的几位御医之首前来协助天尊,若天尊还有别的需要,随时知会小女便可!”云景恭敬说道。

    面对容湛,他直觉的此人高高在上,自己如今与他平起平坐已是十分的不安,应对起来总觉有些战战兢兢。更何况人是自己女儿请来的,想来女儿与这人应该还能说得上话,不如尽数交给若曦算了。不然的话,万一惹得天尊不高兴,那可如何是好。

    “为尊夫人解毒之时,太医倒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解了毒之后,还是要几位太医在旁为夫人诊查一,开些温补之药继续调着。”

    相比云景的紧张万分,容湛倒显得十分随性。

    “天尊所言极是,那么我便照天尊的意思吩咐去。”云景连忙应道。

    容湛点了点头。

    “想来这些日子舟车劳顿,天尊也该累了。若曦,你送天尊去休息!”云景转而对云若曦道,他想了一,又接着道:“等天尊休息好了,若曦你便带天尊出去转转,也让天尊了解我盛罗国。”

    “恩!”

    云若曦抬眼瞟了一容湛,又低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这女儿自小是惯坏了,天尊不要见怪!”云景瞪了一眼看着有些懒散样子的云若曦,对容湛恭敬的施礼。

    容湛闻言笑道:“若曦她很好。将军该为她骄傲才是!”

    “是了是了!哈哈哈哈!”

    听得容湛夸奖云若曦,云景禁不住开怀,这无极天尊人不错嘛!

    云若曦哼了一声,站起身。

    容湛站起身向云景点了点头,便随着云若曦离开了客厅。

    云若曦走的很快,一闪身便出了客厅,向内院走去。

    “你爹人不错!”容湛紧跟着云若曦的脚步,笑呵呵的道。

    云若曦侧过脸,挑眉看着容湛。怎么个不错法?

    “有这样的岳父,想来也是不错的!”容湛放慢步伐,继续笑看着云若曦。

    “什么岳父不岳父的!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云若曦顿时怒火油然而生,咬牙切齿的说。

    回来的路上,自己还以为这人转了性,好容易对他的看法稍稍有所改观,不想没几天他又原形毕露。谁能想到传说中这个高深莫测的无极天尊,骨子里竟然是这样一个无赖!

    “哦?为何?那你准备嫁给谁?”容湛摸了摸鼻翼,依旧笑呵呵的道,“除了我谁还敢娶你?”

    “无论是谁,绝对不会是你!”云若曦怒道。

    容湛低着头想了想,“你难道真的想随便拉个人嫁了?”

    “关你什么事!”云若曦咬着牙,话几乎从齿缝中挤出来。

    “怎么不关我的事了,你都答应做我孩子的娘了……”容湛声音小了几度,里面饱含着委屈。

    “你!”云若曦的脸腾的烧了起来。这货还敢这么说!

    容湛看着云若曦脸红激动的样子,忙上前拉过云若曦的手,另一只手探上她的额头,“你似乎有些不对,是生病了么?怎么脸这么红?难不成是着了风寒?”

    他猛地靠近她,鼻间嗅到她身上好闻的兰花香味,心情大好。

    “滚!你给我滚!”云若曦想要挣开他,但他将自己的手握得死紧,猛地一扯,反而倒让自己微微吃痛。

    他一定是故意的!

    她一双眸子盛满怒火,其间满是森寒,“放开你的手!”说罢便用另外一只没有被他拉住的手攻击他。

    容湛闪身躲过她的攻击,又拉起云若曦另外一只攻击至他面前的手,仔细的瞧着,“这手倒是长得很漂亮,用来打架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而且,不是你叫我跟你回来给你娘医治的,现在就要我滚了么……你还没利用过我就让我滚蛋……”

    云若曦被容湛的话噎的胸口生疼,若不是母亲需要医治,她真不想整日面对这个没脸没皮得寸进尺的家伙!

    “不过,既然你要我为你母亲治疗,是不是也该带我去看看你母亲呢?”容湛看云若曦爆发在即,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了紧紧握着的两只小手。

    云若曦只觉得口鼻生烟,但此时的确是奈何他不得,只得努力的克制自己。

    她重重的喘了口气,终于道:“你跟我来吧。”

    “你在忧虑什么?”容湛忽然道。

    云若曦脚步猛地一顿,神色微变。

    “听说云府已经囚禁了毒之人。是因为这件事么?”容湛向前一步,靠近了她。

    她看着他,面上泛出浓浓的冰冷死气,“忧虑?哼!怎么可能!伤害我家人之人必将粉身碎骨!”

    容湛轻轻一笑,叹道:“能被你那样看重,真好。我倒是羡慕起你的家人了。”

    云若曦看着容湛有些怅然的样子,心中一滞,忽的转过身,“不是说要去看我娘,还不快走。”

    “呵呵!”容湛连忙跟上云若曦的步子。

    这丫头真是,明明便是因为这件事忧虑着,还嘴硬的不承认,想来定然是岳父大人不愿伤害那毒之人,所以丫头才这般为难。

    容湛看着云若曦的背影,微微叹口气。虽然丫头外表看起来冰冷果决,其实内里却是极重情重义。

    二人只一瞬的时间便来的刘妍所在的卧房。

    到得内室,只见刘妍正安稳的躺在床上,两个侍女正在一旁服侍。

    侍女们见云若曦进来,纷纷停手中的活计,躬身见礼。

    “你们去吧,这里有我侍奉着。”云若曦开口道。

    “是!小姐!”侍女们领命后便出了门。房间中只留云若曦与容湛一同陪着刘妍。

    云若曦来到刘妍的床边,将略微掀开的背角向内掖了掖。只见母亲依旧昏迷着,但面色红润细腻,宛若睡着了一般,与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她抬头看着容湛。

    “怎么样?”她问道。

    “从情况上来看,你母亲中毒这些日子被照顾的不错,体内的毒素也控制得很好。等你的魔兽带回无根之水便能为她疗毒。”容湛瞧着刘妍的面色,并没有中毒之人常见的无情面色,反而看起来十分红润。

    “疗伤的时候对她的身体会造成损害么?她并非修真之人,体内毫无功力,我担心……”云若曦想了想道。

    容湛递给云若曦一个安心的眼神,“无妨,到时候我会用内力护着你母亲的经脉,再导出毒素,你大可放心。”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