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自是十分信任容湛,她当然记得,那日容湛为她疗毒之时,便分出了一部分内力护着自己的经脉不受损伤。此时听容湛这样说便也安心不少。

    “主人……”

    一声十分微弱的声音自血契中传出,云若曦猛地心惊。

    “是闪!”她脱口而出。

    只见一道红光过后,闪青白色的身形便出现在云若曦面前。两月不见,闪看起来虽然清减了不少,但双目炯炯有神,身形看起来又魁梧了一些。原本青白色泛着银光的皮毛此时看起来更加华丽,竟是从内而外的散发着银光。

    原本一直为闪担心的云若曦,此时见闪突然平安归来自是大喜过望。

    闪有些讶异的打量了一云若曦身边的容湛,转而神色宁静的面对云若曦。

    云若曦上前轻轻拍了拍闪硕大的头颅,声音沁凉却隐有温柔,“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我一直担心着,莫不是在冰圈遗迹遇到了什么事情?”

    两月不见,闪的变化竟如此之大,原本身上鲜明的戾气竟然被一种更为深沉的冷静之气所取代,看来它定然是有了不一样的际遇。

    “主人!”闪心头一暖,它没有想到主人一见到自己,并没有询问关于无根之水的事情,而是看重自己的安危,心中更是觉得自己选择云若曦是一件极其正确的事情。

    闪瞧了瞧容湛。

    云若曦看着闪小心翼翼的神情,点了点头道:“无妨,这位是无极天尊,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便是。”

    闪虽讶异无极天尊竟看起来这般年轻,但迅速便敛了神思,娓娓道来。

    “这次去到冰圈遗迹,幸运的是那无根泉水依然还在原地,并没有移动。”

    “那怎么还去了那么久?”云若曦微微皱眉。

    闪继续道:“本来我带了水准备回来,不想那泉水中竟然跳出一个人来,那人一身白衣,白色的头巾将脸遮得严严的,我也看不清他的样貌。但听声音,那人像是一位老者。他说那泉水是他的,若要带走需要过了他那一关。无奈我只好与他大战一场。”

    云若曦点了点头,想必龙狮必然是败给了他。只是既然败了为何又单个了那么久。

    “但那人本事高强,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只和他战了一个回合便落败了……”

    闪显得十分的不好意思,毕竟自己也算是实力强横的龙狮,对于自己的实力一直都是十分自信的。一招落败对于他来讲简直是奇耻大辱。

    云若曦与容湛对视一眼,这样的强横的实力实在是让人心惊。那人绝对不会是圣者的级别,最差也该是天尊。但不是说千年来,这世上只有无极天尊一人成就了尊者么,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奇怪的天尊呢?

    “那人打败我之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只说让我好好的在无根泉水那里修炼,什么时候通过考验,什么时候才可以取走泉水。”闪微微低头,有些惭愧。

    “有这等事?那为何你不通过契约告知我。”云若曦皱眉,“你离开之后,两个星期之内我依然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你的信息,但是两周之后,你那边的情况我便基本上毫无所知,究竟是怎么回事?

    闪猛地抬起头,银色的鬃毛被威风微微带起,竟有些迷幻的色彩。

    它威严的面部柔化了许多,“让主人担心了!是闪不好……没有来得及告知主人……”

    云若曦目光清凉的看着闪。

    闪抬起头,目光中尽是无奈,“那人轻而易举的便将我丢在了泉水中,那水甚是奇特,乍看上去平静的很,但直到我自己被丢进去之后,我才知道那水的奇特。”

    “哦?有何奇特之处?”

    “早上那水的温度高的就好像岩浆一般,到了中午,那水的温度骤然降,如坠冰窟。如此这般,一日之内温度不停地变化,我困在里面几乎痛苦致死。”闪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且,这是我才感觉到,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被全部切断了。不过这应该并非是泉水的缘故,因为那时候我仿佛看到那人在那里对着我施了什么咒一般。”

    不光云若曦,连同容湛都觉得有些惊讶。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恐怕连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能够毫不费力的将魔兽与它主人的契约屏蔽,但却能保证两方不受一点损害,这一点便是他完全做不到的。

    “就是因为他将契约屏蔽得太突然,所以我一直都无法向主人发出消息。”闪有些郁闷。

    “恩,接来呢?”云若曦问道。

    “那人将我放到泉水中,说要我在水里好好修炼。”

    “最初,我以为这泉水不过是像寻常泉水那样,并不难突破,所以便也没有使全力。但当我真正开始向外挣脱的时候,却发现那泉水像是完全活了过来,长了手脚,并且将我完全控制在内。”闪回忆着在无根水中挣扎的情景,它但愿今生再也不要回到那水里去。

    “这两个月的时间,我一直都在尝试突破,但却是一直摸不到脉门。终于在一个月后的一天,那人突然出来,说了一句‘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又说‘周而复始,运行不断’,还有‘以刚柔,破八方’,之后便又消失了。”

    云若曦听着这几句话,心头微颤。曾经她在自己来之前的那个世界似乎听说过这样的话,有一个武学的门派便是以这样的理论为基础的,只不过那学派的理论除了这些,还架构在五行阴阳之上。尽管这一门派的理论与众不同,只是当时她并没有过多的去留意,毕竟这种不大不小的门派在当时看来实在是太多了。

    容湛则细细的思索着闪所说的话,头脑中仿似有什么灵感一闪而过。

    “那么你便是按照这样的方法脱离那眼泉水的?”云若曦问道。

    “我按照那人的指点,在泉水中搏击,却始终不得其法,只是那人却再没有出现过。直到今日,我终于摸到了一些门道,才从那水中挣脱出来。”闪抬起一只前蹄,瞧了瞧,十分满意今日达成的这个成就。

    “那人呢?”云若曦深邃的凤目眯起,几乎望不到底。

    “那人自然是出来了,送了我一瓶无根水,还说我可以走了。”闪难掩心中的讶异。

    云若曦小脸微微扬起问道:“他没有再说什么么?”

    “我也问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只说命运之轮,缘分使然什么的。我实在是听不懂。”

    闪将一小瓶无根之水交给云若曦,到现在为止它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从泉水中出来之后,自己的实力似乎提升了不少,虽然没有突破九级巅峰,但突破的那一天也不会来的太晚。

    云若曦接过泉水,举到眼前,轻轻的摇了摇,瓶内的水震动着瓶壁,几声清响让云若曦听得真切。

    闪有些疑虑的道:“主人,这无根水会不会有假?”

    云若曦抬眼瞟了一眼闪,唇角微微向上翘起,“这倒是不至于。”

    “那这件事……”闪云里雾里的早已看不清楚。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常?”云若曦清淡的道。

    “这倒是没有……倒是从那泉水中出来后感觉自己的身体强了一些。”闪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身体。

    “那便是了,”云若曦微微一笑,“既然无根水并非会一直停留在某地,而是不断地变换着出现的地点,像是在等候着什么人前去。也许便真如同他所说那样,是命运之轮与缘分使然。也许你刚好是他在那一地遇到的有缘人,所以这才提点你。”

    闪瞪大了眼睛,自己真的会这么好运么?

    云若曦仔细查看着闪,“我能够感觉到你周身的经脉与骨骼与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现在也许你的感觉还不会太明显,但我想,这种改变对于你将来定会极有裨益。”

    闪的眼眸中忽的闪出亮光,若真的如同主人说的那般,自己宁愿多在那泉水中泡几年。

    云若曦微笑着看着闪,“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有这样的奇遇。”

    “嘿嘿……”闪有些腼腆的瞧了云若曦一眼,忽的问道,“那离朱呢?它的情况怎样?”应该不会比我更好运才对。

    “离朱的实力也增长了不少,前些时候遇到了一件神器,刚好是与麒麟一族有关的,属性又与离朱极合,我便帮它炼化了。”

    闪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银白色的鬃毛就那么在风中飘啊飘。老天还真是公平,原本以为自己的了这样的好运便胜过了离朱,不想它居然也好运至此……唉……

    云若曦转而对容湛道:“如此,所有四味药材悉数准备齐全,什么时候开始为我母亲治疗呢?”

    容湛淡淡一笑,“当然是越快越好,虽说这毒在一年之内解除便可安全无虞,但这毒毒性霸道,当然还是解除的越早越好。”

    云若曦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明日如何?”

    容湛笑的温润,“好,那便明日。”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