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云府之内的仆役们便早早的开始忙碌。

    云景更是一大早便守候在刘妍的床边,等候着最后为刘妍解除夺魄噬魂的时刻的到来。

    云若曦将悉数获得的纯阴之金、囚鸟之眼、夔牛之骨与无根之水尽数放在一起,只等着容湛使用这些药材施以至尊的功力为母亲解毒。

    一切准备就绪,容湛谨慎的将四种药材悉数混合在一起,顿时一种无形的奇异能量在刘妍的卧室之中旋转形成。这道能量实在太过奇异,仿似形成了一个小宇宙一般,既存在与空间之中,却又凌驾在空间之上。

    容湛将浑身的劲气提升,小心的引导着这一团小宇宙进入刘妍的体内。同时他依旧如同之前那样,分出一部分神识,小心的护卫着刘妍的经脉不受损害。

    云若曦与云景谨慎的在一旁守候,为容湛护法。

    当四种药材形成的小宇宙通过至尊的能力被输入到刘妍的体内之时,药效瞬间便起了作用。原本一直在昏迷中岿然不动的刘妍,眼珠忽然动了动,一种庞大的生命能量在她体内汹涌。而那种因着夺魄噬魂而带来的死气以极快的速度消散着,并最终尽数被驱散。

    当容湛驱动着功力在刘妍的身体中运行几周之后,刘妍便有了苏醒的迹象。不多时,她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容湛见刘妍醒来,便将功力收回。忽的,他胸口处猛然一痛,一口腥甜瞬间涌到喉间。他意识的将之忍了回去。

    容湛心中了然,上次为云若曦祛除雪瑶狐之毒,这次又为她母亲祛除夺魄摄魂,定然是因为接二连三的过度使用生命之力,才使得自己的旧伤有些难以控制。

    看来,是该去那里的时候了。

    云景一见刘妍苏醒过来,连忙来到她近前,拉着刘妍的手,不住的轻声呼唤,“妍儿!妍儿!”

    两个月来,云若曦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见母亲醒来,她赶忙上前,趴在刘妍床前。

    刘妍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好沉。

    “这是……”刘妍有些艰难的发出声音。

    她睁开眼,只见丈夫与女儿均在自己身边,而之前的事情尽数回放在她眼前。

    “娘!”云若曦端过一边的小丫头准备着的清水送到刘妍的唇边,“你刚醒,口中定然觉得干渴,喝一点水润一润。”

    刘妍张开嘴,抿了一口水,“我好像睡了很久。”

    “妍儿!我的妍儿,好在你醒了!”云景禁不住涕泪横流。

    刘妍连忙伸出手为丈夫抹去脸上的泪,“夫君,你这是做什么……”

    云景嘿嘿一笑,抓住刘妍的手,“你看我……本来是高兴的事,居然……让这些小辈看笑话了。”

    云若曦唇角勾起,看着爹娘的样子,心中踏实了许多,“娘,你已经睡了两个月了。”

    刘妍温和的笑了笑,柔声道:“即便娘一直睡着,但娘什么都知道!若曦!真是难为你了!”

    “娘……”云若曦只觉喉间一哽,连忙忍住不让眼眶中的泪掉落来,她连忙回身,“太医?太医何在?”

    几位太医早已候在一边,听云若曦出声连忙上前。

    “劳烦几位太医为我母亲诊治。”

    “是。”

    几位太医是洛远图亲自派来,自是十分尽心。

    云景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太医为刘妍诊治。

    不多时,为首的一位太医终于拱手开口道:“无极天尊果然名不虚传,云夫人身上所有毒性全部被化解,如此便无大碍。我等待会儿便为夫人开些温养的方子。夫人休整一些时日便能够完好如初了。”

    云景一听大喜,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喜悦,连忙来到容湛身边,弯腰鞠躬道:“多谢天尊救命之恩,云某感激不尽。”

    容湛强抑着喉头的腥甜,尽量平静的道:“将军无需如此,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对天尊而言是举手之劳,但对云某来说却是再生之恩!想我云景不过是蝼蚁一般地存在,实力远远不及天尊,恐怕天尊定然也不会将我这等人放在眼里,只是,今后无论何时,只要天尊觉得我云景能够帮得上忙,我云景定当肝脑涂地为天尊效力。”

    容湛转而看了云若曦一眼,“好,也许将来某一日,容某的确会有事情要劳烦将军。到时还望将军不要推脱。”

    云景顿时眼神火热,“定当为天尊效犬马之劳!”

    云若曦看着容湛,心中升起些许怪异,只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对劲。

    “如今云夫人已经醒来,你们一家人定然有许多说不完的话,容某先行告退。”容湛强撑着身体,温和的道。

    云景见状,连忙对云若曦道:”若曦,你赶快送天尊出去,想来天尊为医治你母亲,损耗不小。”

    云若曦瞧了一眼在床榻上的母亲,唇角微微一动。

    “这里有我在,你放心。”云景挥挥手,示意云若曦出去。

    云若曦见状十分无奈,看了眼容湛,二人便一同向外走去。

    云若曦瞧着容湛的脸色似有些苍白,秀眉微皱,“你……还好吧?”

    容湛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当然!”

    云若曦上打量了他半天,却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看来的确是没事。”然而她心中还是有些异样”

    “怎么会有事,你夫君我身体好着呢,”容湛邪魅的一笑,头微微靠近云若曦,低声的道:“今日洞房都没问题。”

    云若曦的脸腾的涨红,提了劲气伸手便向容湛挥去。

    容湛略一侧身,“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

    “你是谁的夫!”云若曦大怒,恨不得将眼前之人碎尸万段,完全忘记他才刚刚为自己的母亲疗过毒。

    “丫头,为夫知道你害羞,但你这火爆脾气还是收敛些的好,不然为夫可真是要吃不消了!”容湛呵呵的笑着,同时躲避着云若曦不断袭来的凌厉攻击。

    云若曦眼见着自己的招式在他眼前根本无法讨得一点好,气得猛的收了手。

    她转身冷哼一声,便丢容湛回到刘妍的卧房。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容湛看着云若曦走远,再也强撑不住,一口鲜血“哇”的吐了出来。

    他抹去唇角的鲜血,如今的自己实在不宜再聚气发力,否则的话丫头可真要守寡了……

    刘妍恢复的很快,不消半月时间,身体便已经恢复了七成。

    而在她恢复的这段时间,云若曦便将云少楼与小蜻蜓之事尽数告知了母亲。而刘妍的态度倒是与云景十分相似,皆是对云少楼的决定十分支持。

    这倒让云若曦有些讶异,谁家的父母都会为自己孩子的安全担忧,可这二老倒好,巴不得自己的孩子出去和人家拼命。少楼果然是他们亲生的么?

    “小姐,夫人叫你去一趟。”小翠风风火火的从外间进来,对云若曦说道。

    “哦?何事?”云若曦淡淡的。

    “夫人没说,只是要小姐去一趟。”

    云若曦将手上的书往桌上一搁,起身便往刘妍的居所去。边走边寻思着,这几天那家伙似乎没怎么在自己眼前出现,该不是有什么事情吧。

    不然的话,等去过母亲那边,就过去看看他,怎么说他也救了自己母亲的性命,若自己太无礼也说不过去。

    不一会儿,云若曦便来到了刘妍的房间。

    一进门,刘妍便拉住云若曦的手,带她进入了内室。

    云若曦看着刘妍神神秘秘的样子,不免有些诧异,“母亲叫若曦来,究竟所谓何事?”

    刘妍轻笑,“自然是有好东西给你。”

    “哦?”云若曦更是不知所以。

    只见刘妍从一个看起来年代十分久远的古朴盒子中取出一件珍珠手串交给了云若曦。

    云若曦接过手串,只觉得这手串冰凉刺骨,但却又带着极强的能量,不由得打量起这件东西。

    “这是我们家祖传的一件手串,向来只传给女孩子。当年你外祖母将它交给了我,如今我便将它给了你。”刘妍的神色十分郑重。

    云若曦细细的抚弄着这串珍珠手串,并将之戴到手上,忽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到她的体内。她惊呆了,转过头看着刘妍。

    “娘……这是怎么回事?”

    刘妍亦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了?若曦?”

    云若曦看着母亲的反应便知这手串并未对母亲产生过什么特别的效果,便又故作冷静的开口,“倒也没什么,这手串入手沁凉刺骨,我不过是一时有些不能适应罢了。”

    刘妍看着云若曦手上的手串:“母亲与父亲岁数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便离开了,到那时,你们姐弟二人可要同心互相扶持。”

    云若曦点点头。

    “这珠串本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总归是一个念想。”刘妍温柔的抚着云若曦的秀发,“虽说你如今已经是名扬天了,但娘亲觉得,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娘亲更愿意见到的是你早日寻得一个好婆家。这样即便爹娘今后走了,心中也踏实。”

    云若曦唇角微动,“娘,我还小,这些事以后再说吧。”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