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妍看着云若曦对自己的话似是有些排斥,心中便当她时害羞之故,倒也不急,反倒是更加温和的看着她,“即便你现在还小,但终有一日要成为人家的媳妇。爹娘自然是不能永远陪着你。且你的年纪也刚好,娘便帮你留意着。不过你若是有在意的人便更好,爹和娘也可以帮你参谋一。”

    云若曦习惯性的皱了眉,听着母亲这样说的时候,容湛的身影不自觉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印象中似乎有着一些影像,那影像竟是自己嫁与容湛的情景。

    云若曦又赶忙拼命甩甩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种药吃错了,竟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然而那景象却那般真实,让她有些瞠目。

    刘妍瞧着女儿微微愣神的样子,不由得面露微笑,难不成女儿真有喜欢的人?不过既然女儿不愿承认,便多给她些时间也好,虽然自己希望她嫁得好,但毕竟若曦年纪确实还小,提早张罗是一回事,但嫁过去又是另外一回事。

    云若曦将将头脑中的景象尽数丢到一旁,她直觉这些不过是她的臆想罢了,而她将这些稀奇古怪的臆想出现的原因统统归结到那个讨厌的容湛身上。

    “娘,这手串是你保存许久之物,既然交给女儿,女儿定然会好好的保存好,娘你放心好了。”云若曦回过神,声音温柔而坚定。

    刘妍微笑着看向云若曦,她当然相信自己的女儿。

    “娘,你身子刚复原,还是多休息为好。据说拾香斋又出了些新鲜的点心,不然我叫小翠再去那边代谢回来给您。”

    “不必了,”刘妍微微摇头,“原本倒是喜欢吃些甜食,只是也不知怎么了,自从这次身体恢复了之后,仿似胃口也没有原先那么好,想着那些甜点,竟是没什么食欲的。”

    云若曦拉着刘妍的手问,“那娘想吃些别的什么呢?”

    “好了!若曦不必为娘费心了。娘一切都好,不用挂心。”刘妍宠溺的为云若曦拢了额前的秀发,“娘好了以后还没有专程去向无极天尊道谢,前几日想要过去,他却不在房里,这几日也一直没能见到。娘倒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刘妍拉着云若曦的手,又道:“娘虽然没有亲自向人家致谢,但是人家是你请回来的,你可千万不能怠慢了人家!娘问你,这几日你可曾见过天尊?他在忙些什么?今早你爹上朝回来还说,皇上想要宴请无极天尊的。”

    云若曦脸色有些微僵,“我也没有见他。”真是的,凭什么自己便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刘妍一听便皱了眉头,“若曦,你怎能如此的不懂事!那可是娘的救命恩人,若慢待于人家,我们云家岂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了。说我们忘恩负义!”

    “娘,哪有那么严重。”云若曦嘟囔着。这几日时间她自己倒是有意无意的躲着那人,也不太愿与他打照面,不过那人似乎也并未刻意的来扰自己……

    “若曦,今日你便去备些礼物,替娘好生谢谢人家!也把皇上的意思转达一,看看天尊什么意思。”刘妍叮咛着。

    云若曦有些不耐,“好了,知道了……”一提到容湛,她便不由得开始烦躁。

    刘妍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便被云若曦打断。

    “娘,你好好休息吧,别考虑那么多。女儿先退了,无极天尊那里我自然会去酬谢,娘你不必担心。”云若曦急急的说着。

    刘妍看云若曦着急离开,终于道:“好了,去吧。娘说的事你要放在心上!”

    云若曦连忙逃也似的从刘妍的房中出来,而刘妍则无奈的摇着头看着她的背影。

    云若曦向自己的房间走,边走边想。怎么这几日他都不在的么?难不成有什么事情?会有什么事情呢?自己也没有听他说啊。

    转念又一想,管他那么多,反正与自己毫无关系,随他去吧。

    只是听父亲说,他留那人在云府多住些时日,而那人也欣然应允。可是这样子的话,自己便整日要面对这人,想先便觉郁闷。

    云若曦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来到床前,安静的就坐之后,这才努力的安心来感觉自己手腕上这一串有些奇异的手串。

    云若曦将手串摘,举到眼前细细的查探着。

    这手串为珍珠做成,从外表看来似乎十分普通。手串上的珠子虽然十分圆润,但颗粒看起来却并不大,而且光泽度也并不比那些东海出产的明珠相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串珠子,在戴到自己的手上之时,一种异常奇异的感觉便冲入到云若曦的内心之中。而云若曦的娘亲虽然保管了这串珠子很久的时间,想来也定然会时常戴在身上,但娘亲却并未发觉这手串有何不妥之处。

    云若曦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她再次将手串套在手腕上,一股庞大的精神气息直冲她的脑海。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宛若秋风,并不凌冽却沁人心肺,这种感觉很舒服,云若曦的整个灵魂似乎被这清凉的风吹拂得十分舒畅,她微微眯了凤眸。

    她凝视着手中的珠串,更加确信它并非俗物。

    她小心的想要将神识浸入到手串之中,然而手串却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并未若她所愿向她敞开大门。而她想要窥探手串内部的尝试便彻底失败。

    正当云若曦讶异连连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的在她耳边响起。

    “丫头!”

    云若曦大惊失色,看着手中微微泛着些流光的手串,身上禁不住有些发冷。

    “呦呵!原来你这丫头也会害怕?”苍老的声音揶揄道。

    云若曦挑眉,“前辈是?”

    “哈哈哈哈!前辈!不过也能算是前辈了!不过确切的说,我是你的先祖。”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洪亮。

    “先祖?”云若曦有些不可置信,死死的盯着珠串,“你在这珠串里?”

    “哈哈哈哈哈!我是这珠串的器灵,当然要在这珠串里了!”

    云若曦了然的点了头,原来如此。这么说,这珠串也和凤鸣鼎一样拥有了器灵,而且这器灵的另外一个身份便是自己的先祖……这关系似乎有些复杂……

    “这有什么复杂的!”苍老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正当云若曦定定的瞧着珠串的时候,她的眼前忽然闪出一圈圈明亮的白色光晕,一个老者的身形自那光晕总渐渐出现。光晕凝实在云若曦的眼前,而光晕中的老者的身形只不过有一尺高而已。

    老者鹤发童颜,看起来精神矍铄,他穿着白衣白袍,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云若曦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一幕,这真的是自己的先祖么?

    想到之前凤鸣鼎融合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内,凤鸣便能够在自己的灵台显现。心道好在这珠串没有进到自己的身体之内,否则自己的先祖岂不是也要在自己的身体内出现……

    想到这,云若曦心中直呼“好险,好险!”

    “什么好险好险的……”老头白胡子翘啊翘的。

    “呃……”云若曦有些面红,原来自己的先祖竟然可以参透别人的心思,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有什么厉害的!祖爷爷的本事你还没真正见过呢!”白胡子老头一吹胡子,得意的瞧着云若曦。

    “呃,祖爷爷,”云若曦乖巧的喊了声白胡子老头,面上有些不好意思,“您究竟是我的哪位先祖啊,若曦实在是没迷糊的很。”

    “哎呦,还没来得及说,哈哈哈哈!”白胡子老头爽朗的笑着,“我叫刘乙何,若还活在世上,可要有一千五百岁了。”

    云若曦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天!”瞬间脑海中涌现出好多的疑问。

    “莫急莫急,祖爷爷一件事一件事的告诉你。”刘乙何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

    “哦,好!”云若曦好整以暇的看着飘在空中的先祖刘乙何。

    “首先是这串手串,”刘乙何指着云若曦手中的手串说道,“想来丫头也该知道,这手串并非看上去那般简单,而是一件真正的神器。”

    云若曦点点头,自己的确是没有想到,母亲交给自己的手串竟然是神器,因为只有神器级的物品次啊有可能存在器灵。但却并非每一种神器都能拥有自己的器灵。

    神器能否拥有器灵,便要看这神器在成型的时候是否能有精神属性超强的人或魔兽甘愿献身成为它的器灵了。而拥有器灵的神器便与普通神器十分不同,普通神器即便能够称为神器,却也不过是一件死器,而拥有器灵的神器则有了一种能够晋级称为超神器的可能。

    超神器便是超越器物本身,而拥有生命能力的生命体。

    “那么,为什么您会在这件看起来十分普通的手串之内?”云若曦有些不解。

    凤鸣鼎有着凤鸣作为器灵,那鼎可以用来炼药,而且据说还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可这手串不过是寻常虐人家用来装饰之物,能有什么作用呢?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