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看着手中的珍珠手串,惊讶的无以复加。

    “这十八个随身空间如何使用?”云若曦的声音有些颤抖,即便只有一个随身空间便已经是无以伦比的了,何况是这么多……

    刘乙何自豪的看着云若曦,“自然,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十八个随身空间似乎是有些难以想象,但这十八个随身空间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独特的作用。”

    “比如说,第一空间擅长种植,第二空间更利于饲养,第三空间可以制作工具,第四空间可以调制药物,第五空间可用于仓储,至于制作神器的空间则位于第十八位……当然所有这些空间的独特之处还需要你去开发。”

    “虽然在任何一个空间都可以完成所有的种植、饲养、制作等等工作,但在相应的空间之内完成的话,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云若曦连连点头,感叹祖爷爷竟然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本领,制造出如此神奇的随身空间。

    “祖爷爷,这样好的神器,族内难道没有其他人使用过么?”云若曦有些不理解,这样好的东西,完全可以拿来重建刘氏家族,但似乎祖爷爷并未向族内的人任何人显现过。

    “他们?”刘乙何轻嗤了一声,“这东西实在是太特殊,寻常的族人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他们使用的。毕竟他们没有能够制造神器的潜力与能力,这东西交给他们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更担心的是,族内的人会因为有了这件神器而变得不思进取,这才是最可怕的。”刘乙何语重心长的说。

    “祖爷爷你不担心我么?”云若曦挑眉看着刘乙何。

    刘乙何大笑,“你嘛,哈哈哈哈!虽然我有一点担心,不过和他们相比,你的心性是我千年来见过最坚忍的,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轻易在你面前现身。”

    云若曦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看起来非常快乐的老头子,“好吧,既然祖爷爷你这么说,若曦也不能太辜负你。”

    “是了是了,祖爷爷相信自己的眼光!”

    云若曦嘴角抽了抽,相信自己的眼光还会认人不清……

    忽然刘乙何像是感觉到什么,“有人来了,我先走一步!”说罢便瞬时消失不见。

    云若曦皱眉,“祖爷爷!”

    她话音未落,老头的身影却已经在空中消失不见。

    “真是的,还没弄清楚这手串怎么使用呢,跑的这么快……”云若曦拿着手串暗暗腹诽,“而且再想要叫他出来的话该怎么做呢……”

    云若曦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听得门外响起敲门声。

    “若曦,你在么?”云景浑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爹,进来吧。”云若曦应道。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云景从门外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桌边,随意捡了张凳子坐了来。

    云若曦也起身来到桌边,伸手为云景倒了杯茶递给他。

    “爹爹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么?”云若曦问道。

    “哦,也没什么大事。”云景端着茶盏,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云若曦瞧着云景眉间似有一些忧虑,心中一沉,莫不是为了云紫陌而来。这般想着,开口便问了出来,“爹可是为了云紫陌?”

    云景有些尴尬的看了云若曦一眼,“咳咳,爹只是想你们怎么说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不管怎样还是饶她一命吧……”

    云若曦面色变冷,声音变得冰寒,“爹为这人已经向若曦开第二次口,若曦倒是无所谓,只是母亲那里……”

    “这一点你放心,为父已经和妍儿说过此事,妍儿性子极善,又是一只看着紫陌那孩子长大,且这回已经为无极天尊所救,倒也不想再为难那孩子。”云景连忙说道。

    云若曦皱着眉,想了想,“既然父亲和母亲皆是这样的意思,那若曦便饶她一命。只是有件事情,爹还是要查个清楚才是,免得无端被人利用了也不知道。”

    “恩,为父已经着人去查紫陌与异域的关系了,想来不多时便会有消息传来,若曦不必担心。”

    “另外,父亲最好还是废去她的能力的好,免得日后再生事端。”

    “这件事为父也已经想到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总要受到些惩罚才是。”云景叹口气无奈的道。

    云若曦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妥,但父亲执意如此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云景又道。

    “什么事?”

    “是关于无极天尊的。”云景开口。

    云若曦不用猜也明白了个大概,刚才母亲就已经向自己提过,“父亲可是说国主想要宴请无极天尊一事?”

    “正是此事。”云景连连点头。

    “母亲已然和我提过,等我便去与无极天尊说说此事。”云若曦平淡的道。

    云景面上一乐,“我儿一定要让无极天尊同意此事,这事对于盛罗国来说可是非同凡响!”

    云若曦点点头,“父亲放心。”

    “呵呵!好!既然如此,为父就不多耽搁了。”云景说罢便站起身离开了云若曦的卧房。

    送走云景,云若曦无奈的向着容湛所居的小院行去。心中还是想着云紫陌的事,但愿父亲不要纵虎归山才是。

    不消一会儿,云若曦便来到了容湛住的院子。

    还没来走到门前,便听到容湛清朗又带着些兴奋的声音自房内传出,“丫头,你来了?”

    云若曦蹙了蹙眉,脚步依旧不疾不徐。

    容湛打开门,从房内迎了出来,唇上带着浓的化不开开心,“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正想着你,你就过来了。进来里说话吧。”

    云若曦在他面前两米开外的地方站定,目不斜视,清淡的道,“不必,在这里说就好。是我父亲让我来问问你,国主有意在宫中宴请你,不知你意如何。”

    容湛调笑着看着她,眼神灼热,“只为此事么?”

    “自然是只为了这件事而已。”云若曦回答的斩钉截铁,然而心中却是不自觉的矛盾起来。

    每次面对眼前这人,自己便浑身上的不自在,心中每每会涌出许多连自己都难以名状的奇怪情绪,而且那种情绪常常让她无法自控。

    因此,近来她总是有些惧怕与他单独相见。若不是因着父亲,她也不会这样独自前来。

    “听你的,你若让我去,我就去!”容湛笑眯眯的看着她,自己倒是并不在意是否去参加这盛罗国的宴会,无论去哪里都可以,只要她在就好。

    云若曦剜了他一眼,故意忽略他明显的情绪表露,“你还是自己拿主意的好。这事休要扯到我身上来。”

    容湛歪着头仔细思考了一,“不然就去你们盛罗国的皇宫看看也好,也不算是白白的来过一次。”

    “随你的便。”云若曦瞪了他一眼,声音冰凉。原来他根本就对与这样的宴会无所谓的,自己之前还担心他会对这种应酬心中反感而直接拒绝了洛远图,早知道就不那么多事了。

    “丫头,你兴致不高啊。”容湛看着云若曦似乎有些不悦,便向前走了两步,在云若曦的面前停了来。

    他的手触碰着她的发,“怎么,你不高兴了么?不愿意让我参加?”

    云若曦心中猛地一动,微一抬眼便看到他骤然放大的面孔,心中一紧张,连忙向后撤退了一小步。声音竟有些发抖,“谁,谁不让你参加了。你自己喜欢就好,关我什么事。”

    云若曦身形并不算高,而容湛却是玉树临风,身材十分挺拔。因此两个人面对面站在一处的时候,云若曦竟然还要微仰起头。

    “这样无趣的宴会,提起兴致来也难。”云若曦撇了撇嘴。

    “只是恐怕这次宴会,你也必须要出席。”容湛看她闪躲,便抿了唇,面上带着淡淡的笑。

    这丫头近来也算是享誉四海的人物了,而她本来便是盛罗国之人,任凭谁是国主都会利用这一次宴会的机会好好的笼络这样的人才。

    云若曦冷眼瞧着容湛,不用他提醒自己也明白,这次是铁定逃不掉的。只是自己真的很厌烦这种场合,“我这就告诉父亲,让他回禀国主,就说你同意。”

    云若曦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容湛一见,连忙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这么快就要走么。”

    云若曦皱眉瞧着自己的手被那只大手牢牢的拽住,微微用力,但却挣脱不开。他的手异常的滚烫,这温度让她几乎被烫到。

    “放手!”云若曦的声音更加冰冷,宛若冬日的寒冰。然而她的心却在猛烈的跳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感刺激着她的大脑。

    容湛却笑笑的看着她,“怎么你像是在躲我?”

    云若曦猛地瞪大了眼睛,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些,似是有些微怒,“躲你?为什么要躲你!”

    “呃……”容湛心中微甜,从丫头的反应来看,竟像是在害羞的样子,他禁不住有些欣喜。看来丫头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云若曦腾地一股火气迸出,声音似乎严厉了起来,“放开我!”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