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腾地一股火气迸出,声音似乎严厉了起来,“放开我!”

    容湛心情大好,此时见云若曦似乎真动了怒,终于放开了她的手。

    云若曦顺利离开容湛的院子,回了云景之后,没几天整个盛罗国便举国欢腾起来。人们奔走相告,无极岛的无极天尊此时正在盛罗国做客。

    消息一出,天震惊。

    据说盛罗国国主将于本月十五于皇宫内举办宫宴,宴请无极天尊,听闻这个消息,大陆上的其余三国皆是战战兢兢。

    “小姐,今日你要随将军以及夫人去宫中赴宴,所以还是装扮得隆重些的好。”

    小翠一边帮云若曦仔细的梳妆,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奈何云若曦就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装饰物实在是过于累赘,不断的将小翠为她插好的珠花往拿。

    “可我还是觉得寻常一些的好。”云若曦瞧着镜中的自己又是珠花又是浓妆,几乎有些看不清自己,子女中不自觉的烦躁起来。

    “小姐!今日可不同平时,而且还是在皇宫中饮宴。据说这次国主请了众位大臣的亲眷悉数到场。各府的小姐定然是装扮隆重,小姐可断不能失了将军府的面子,让人看轻了将军府!”

    云若曦看着小翠喋喋不休的样子,愈加烦躁,”好了好了,小翠,我还是自己来吧。”她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的妆容。

    “小姐……”小翠委屈的红了眼睛。

    云若曦也不理她,径自来到面盆前,将被小翠涂抹得异常妖艳的妆容尽数洗掉,重新敷了面之后,便淡淡的扑了香粉,执起粉刷,轻轻的在腮边扫了些胭脂,顿时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许多。

    云若曦满意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实在是受不了太过浓烈的妆容,那样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她随手绾了一个髻,捻起一朵清早于院中折来的海棠,轻轻的别在鬓间。又从妆奁中寻出一只乳白色的珍珠簪子插了起来。她抬起手瞧了瞧手腕上清白的珍珠手串,这妆容倒是与这手串十分相得益彰。

    “小姐,这样会不会太素净了些……”小翠看着云若曦,心中有些不安。她从妆奁中寻了一对珍珠耳坠出来为云若曦戴上。

    小姐这样子好看是好看,但会不会失礼呢。

    “好了,就这样!”云若曦停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打量了一镜中的自己。

    她本就不是擅长与人争奇斗艳的人,何苦又为了这些而将自己捯饬得周身不爽呢。

    “若曦,准备好了么?好了就出发吧。”刘妍从外边进来,看到云若曦的装扮赞不绝口,“恩,果然这样的装扮最适合我儿了。”

    云若曦清淡一笑,上前搀扶刘妍,“好了,娘,可以出发了。”

    “恩。那我们便走吧。”刘妍拍了拍云若曦的手,爱怜的拉着她向外走去。

    几辆有着将军府徽章的马车迅速的向皇宫行去。容湛与云景同乘,而云若曦则由刘妍带着乘着另外一辆马车。

    一路上总有人在兴奋的指指点点。

    “看,那就是云府的马车,不知道无极天尊在不在这车上!”

    “天尊级的人物啊,我们这些寻常人可是一辈子都见不到的!”

    “是啊!真想看看天尊是什么样子!”

    “据说是云府的小姐将无极天尊请来的,要知道这位天尊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能够请得到他,这云家小姐可真是本事非凡。”

    “那是自然,她可是高级召唤师,前些时候在尚武学院成功召唤了一只恐怖的高级魔兽呢。”

    “没错,她还和昭瑰公主比试,断了公主一臂,真是……啧啧!那昭瑰公主可是国主的掌上明珠,国主竟然都没有怪罪她!”

    “谁不知道我们国主求贤若渴,这样有实力的人国主笼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真的去怪罪她……”

    街上的人们议论纷纷,话题皆是围绕着容湛与云若曦。即便在马车上的云若曦闭目养神,并不去可以的听人们的议论,这些话还是一字不落的进入了她的耳朵。

    好在从将军府到皇宫的距离并不算远,不多时,云府的马车边直直的驶入了皇宫大门。

    此时的皇宫热闹非凡,大大小小的官员各自携了家眷进入皇城。

    云家马车自是与其他官员的车子不同,直直的便驶入了皇宫内,毕竟车上坐着无极天尊。而其他官员的车子只能在皇城门口停,再由宫中之人引着他们进入皇城。

    洛远图本与派御辇亲自到云府接天尊如皇城,无奈容湛不同意,只得命了守城的将军,见了云府的马车便要主动放行,并引着他们进入皇城内部。

    然毕竟是皇宫大内,众人周转几次,终于来到了皇帝为无极天尊设宴的御花园。此时已经有不少来的极早的官员在此等候,只为能近距离的瞧瞧无极天尊的样子,若能够与之攀谈一,那便更好不过了。

    盛罗国的御花园修造得美轮美奂,即便是天气渐渐寒冷了起来,但这园子内的植物依然生长的十分繁盛,假山与造景设置的精巧非常,御花园内还有一方极为广阔的湖泊,湖上点缀着若干精致的亭子,亭中有许多个曼妙的女子奏乐起舞。湖心岛上饲养着仙鹤与白鹿,景致更是别致。

    云景引着容湛进入御花园,云若曦与刘妍则在他们身后慢慢行着。

    容湛看着云若曦今日略作修饰的样子,只觉赏心悦目,一瞬不瞬的瞧这云若曦。

    今日的云若曦依旧一身白衣装扮,因天气微寒,身上又罩了一件白色大氅,显得十分清雅可人。她发间清淡的海棠与明珠簪子将她光洁的小脸映衬的更加明媚。而她还薄薄的施了层胭脂,眉目中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娇俏,直看得容湛舍不得移开眼。

    云若曦被他瞧得心里发毛,找了个机会便拉着母亲闪到一边去了。

    而容湛一出现在御花园,所有人的目光便尽数集中到这位神秘的男子身上。

    人们纷纷瞠目结舌,就如同云景都一次见到容湛时的情景一样,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无极天尊竟然看起来这般年轻俊逸。

    女子们尤其是还未成家的闺中少女,看着容湛的样子,纷纷红了脸。

    他一身白衣胜雪,身上没有过多的点缀与装饰,然而那种自信到极致的特质不由得让人的视线紧紧追随着他。他的五官极为立体,深邃的眸子宛若夜空一般,坚挺的鼻梁让他看起来十分精神,而他性.感的薄唇总是带着那么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引得人们不由得想要沉溺其中。饶是天最俊美的男子也不过如此。

    时候渐入冬季,御花园中虽然依旧郁郁葱葱,但温度终还是微微低些,女子们见容湛似只着了一件单衣的样子,皆是微微心痛,他穿的这样单薄,可千万不要着凉了才好。

    官员们纷纷上前与容湛攀谈,直引得众位女子心中不耐,这些老头子们总是从各种角度挡住心中男神的样子,真是让人无比郁闷。

    刘妍被一些官家太太拉去说话,云若曦自然是自己一人在院中觅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独自坐着。

    云若曦性子本就淡,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与那些管家小姐们攀谈。而之前的云若曦因巴着靖南王的缘故,也得罪了不少管家小姐,即便此时的她已经扬名天,但依旧没什么姑娘家来与她说话。不过她倒是乐的如此。

    只是,人群中的容湛虽然一直被人众星捧月似的围拢在中间,但无论云若曦走到哪里,他都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她的身影而每每向她投来温柔宠溺的一笑。

    而云若曦则每次都回以一记漂亮的卫生眼,直引得容湛有些憋不住笑意。

    正当云若曦百无聊赖的看着御花园中热闹的人群的时候,一个人不请自来。

    “云姑娘,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云若曦顺声瞧去,眼前站着的赫然是她这身体前身极其迷恋的那位靖南王东浩南是也。

    她蹙起眉头,有些面露不耐,这人比容湛更让人厌恶到极点。

    终于,云若曦还是出了声,“恩,还好。”

    东浩南面上一喜,径自坐在云若曦的对面,语气分外真诚,“我听说了你母亲的事之后,便去了将军府,不想那时你已经去了无极岛。这些时日真是辛苦你了。”

    云若曦瞟了一眼东浩南,“为母亲求医,世人接会如此,何来辛苦一说。”

    “可是去到无极岛的路上自是艰险无比,而你一个女孩子,实在让人于心不忍。”

    云若曦翻了翻眼皮,“路上还好,有云少楼在一旁,没什么不好走的。”这位大哥,干你何事!

    “不过,云姑娘的运气的确是相当好,据说这位无极天尊是常年不在无极岛的,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没想到这么轻易便被云姑娘找到,看来连老天都是在帮着云姑娘的。”东浩南脸上扬起他自认为十分俊朗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云若曦。眼中的情谊自是十分明显。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