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嗯哼”一声倒是再无有别的话与东浩南说

    “本來我还的担心云姑娘伤了昭瑰公主会为国主怪罪如见看來确实杞人忧天了”东浩南粲然一笑

    云若曦无趣的翻了翻眼皮自己倒是从來沒有因为伤过昭瑰而心中忐忑她心里觉得不爽面上便更是有些不耐烦随意向着园中看着正巧对上容湛向这边探寻而來的眼神

    容湛的表情依旧和煦如暖阳一般嘴角噙着笑一边应付着众官员一边似乎一直留意着她这边云若曦看着容湛秀眉微微一蹙面上的冷色更浓

    东浩南见云若曦似有些不快便顺着她瞧着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了容湛俊逸无比的脸孔上清晰见的温柔心中不由的一紧莫不是这无极天尊对云姑娘有什么非分之想

    饶是这样想着东浩南便又仔细的打量起容湛來怎么这无极天尊不是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超脱于世间么难不成也会动了凡心

    东浩南想着心头便有些烦躁起來他又细查着云若曦在无极天尊那般的注视她依旧面色冰冷如常这才有些微微放心來

    他呵呵一笑“这无极天尊看起來十分好脾性与其他无极岛上的來人却是又很大的不同”

    云若曦瞥了他一眼红唇紧抿依旧不欲答话的样子

    东浩南见云若曦一直并不欲与自己多谈自觉有些尴尬“咳咳”两声但依旧是不死心“本王其实很好奇姑娘在去无极岛的路上的那些经历定然是十分不俗不知姑娘否说來听听”

    云若曦听东浩南这般说心中更是不耐微微挑眉“靖南王有空之时不妨自己去无极岛瞧瞧那些经历亲身体验过方才有趣”

    东浩南沒想到云若曦会这般说面上微僵有些挂不住但依旧呵呵笑了笑“姑娘所言极是看样子姑娘的确是有许多不平凡的际遇看來的确是应该找个机会去无极岛瞧瞧”

    正说着院内传來太监们一声接一声尖细的传秉之声“皇上驾到”

    众人忙停了各自之间的攀谈寒暄纷纷叩拜施礼

    远远地即便众人并不敢直视洛远图的銮驾却也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国主正进入御花园

    洛远图一身明黄绸缎龙袍头顶缀着宝珠的金冠在他贴身太监总管的侍奉不疾不徐的來到御花园中早已安置好的主台之上身后还跟着皇后以及几位得宠的妃嫔让人惊奇的却是昭瑰竟然也在其中

    自昭瑰进入御花园之时云若曦便能够感觉到她犹如毒蝎一般的眼神狠厉的盯视着自己然而云若曦却似乎并不为她这眼神所动依旧面色平静的站在原处

    只是让她有些讶异的是上次自己断了昭瑰一臂之后仅仅过了两个月时间这昭瑰竟然看起來已经彻底恢复如初

    昭瑰依旧身着火焰色的长裙相较于上次与云若曦比武之时的劲装此时的她身着一套上织百花蝶图案的流锦长裙衬得腰身更加妖娆

    她鬓梳着高髻间斜插着一只镂空花雕蝴蝶玉簪脚上已经不再是当时那双诡异带有马刺的小靴而是一双软底珍珠绣鞋上同样嵌着几只精巧的玉蝶与身上的穿戴遥相呼应整个人看起來华贵非常

    见着云若曦昭瑰的脸几乎要完全扭曲她眼中冒火心头的愤恨几乎彻底燃起恨不得能将云若曦生吞活剥

    若不是这个贱女人自己怎会失去一臂虽然皇叔千辛万苦的寻了绝世神医将自己的断臂接上自己却再无晋级的能而且自己原本洁白无瑕的身体如今却也留了一道极其丑陋的疤痕

    无论哪一件事都让昭瑰几乎痛不欲生天晓得这两个月她是如何过來的若不是想着要亲手了结这个贱女人她几乎活不來

    昭瑰的眼神无意中飘向了云若曦身旁的靖南王脸色更加难看沒想到东浩南竟然在这个贱人身边而且两人看起來十分亲密的样子尤其是东浩南满脸的情意绵绵昭瑰心中不由得更加愤恨看向云若曦的眼神更是杀气十足

    云若曦微微抿了唇虽然有些疑惑洛擎苍究竟觅了何等人物來为昭瑰治疗但却依旧是平淡懒散的样子

    感觉到昭瑰神情大变站在她旁边的女子连忙将昭瑰往自己身边拉了一

    这女子衣着华贵容颜艳丽非常且保养得极好年纪看起來绝对超不过三十岁

    国主洛远图站在台前距离他最近的一位是皇后另一位便是这位艳压群芳的妃子

    云若曦见状心便了然这人与昭瑰的眉眼甚是相似想來她便是昭瑰的生母洛远图极为宠爱的妃子贵妃

    贵妃并沒有过多的动作只是抬手在昭瑰的手上轻轻拍了几又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昭瑰的面色便好看了许多

    而此次宴会洛擎苍竟然并未出现

    众人伏跪着的时候在已经有洛远图身边的宫人将容湛请到了台前

    洛远图远远地打量着容湛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无极天尊只是沒想到传闻中创建了无极岛的天至圣的人物竟然如此的年轻且样貌极为俊逸宛若画中的仙人一般若非他的确是医治好了云景内人自己还真不敢相信他便是无极天尊

    然而即便是心中震撼洛远图也迅速的敛了神色快速來在台前向容湛鞠躬行礼丝毫沒有一个君王的架子“无极天尊莅临我盛罗国实是我盛罗国大幸”

    容湛略微倾身还礼“国主无需若此”

    洛远图又再鞠躬“至圣者天尊能够得天尊庇佑实乃我盛罗国万千百姓之福泽”

    盛罗国忠臣也连忙随洛远图一并参拜

    容湛微微一笑“国主这般大礼容某实不敢当”

    洛远图见容湛十分随和面色也渐渐不那么拘着道:“本应一早前往云爱卿家参拜天尊又恐扰了天尊清净时至今日才请的天尊实在是……”

    “呵呵容某随性惯了国主不必为此介怀”容湛淡然一笑

    洛远图本欲在金殿之上以君臣之礼邀约容湛但云景却说无极天尊与其他无极岛之人甚是不同若想宴请之宴会规格既要高但又要轻松

    起先洛远图顾虑虽然很多但云景却一再坚持最终洛远图也只好同意毕竟容湛这些时日一直在云府住着所以才有了今日在御花园中这场百官携佳俊共同出席的盛宴

    “请”洛远图将容湛请上台前这才向御花园中跪拜着的臣子们道:“众位爱卿平身”

    “谢吾皇”

    洛远图向人群中张望瞧见云若曦并未与云景夫妇站在一处便道“咦云若曦何在”

    云若曦皱了皱眉终于还是莲步轻移向前一步“臣女云若曦见过吾皇”

    “哈哈哈哈爱卿不必拘礼”洛远图看起來十分开心指着最临近台前的一张桌子对贴身总管太监道:“赐座”

    蒋公公有些讶异的瞧了一眼洛远图但面上表情并未有什么变化连忙着人将云若曦连同云景夫妇一并请到台前

    云景见洛远图如此看重云若曦心中不免更得意远远地瞧着与自己同时将军的叶某人不由得从鼻孔喷出一口气

    哼和老子嚣张虽然你有叶贵妃撑腰儿子也不过是个五级的召唤师是就这些拿出來要与我云家比简直是不自量力

    叶见云景这般嚣张气的胡子眉毛一翘一翘的他一只手捻着胡须几乎将胡须生生扯断

    众人早已习惯于云景与叶明里暗里的争斗虽然之前叶家微微胜出一筹然而随着云家嫡女名扬天叶家似乎便再也沒有被皇帝想起朝堂之上必然是看着皇帝的脸色行事既然如今叶家怎么看也再无法与云家相比那些大臣们便越來越多的想要与云景结交

    众人依次坐定

    舞飘飘宴会少不了觥筹交错一番

    席间越來越热闹不断有人上前为容湛与国主洛远图敬酒云若曦瞧着容湛來者不拒的样子微微蹙了眉

    像是察觉了云若曦的目光容湛唇角的笑意更加明显难道丫头在为自己担心不成

    云若曦轻哼一声低头看着桌前一盏雕琢得十分精巧的玫瑰酒壶心中好奇便纤手一伸将之端了起來并向着身旁侍奉的宫婢问道:“这是什么”

    宫婢连忙道:“这是宫中特制的蜜果香小姐要尝尝看么”

    云若曦执起酒壶放置鼻间清嗅一股果子的香甜瞬间沁入心田闻之回甘便向宫婢点头道:“好”

    宫婢连忙将蜜果香添置在云若曦的酒盏之间

    云若曦端起杯放置唇间轻啜口中一甜只觉甚是好味便多饮了几口一杯肚只觉回味甚好便又再填一杯如此连饮了十几杯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