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越饮这蜜果香越觉得喜欢宫婢见云若曦不停地饮着想要提醒却又觉云若曦既然能力了得必然不会因这蜜果香醉倒便也沒有多话

    一壶蜜果香几乎被云若曦悉数喝光而此时的她这才觉有些目眩眼前的景似乎有些旋转着

    她轻轻揉了揉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宫婢“这蜜果香难道是酒”

    宫婢看着云若曦白腻的皮肤已经满是浅红眼角眉梢间已经有些迷蒙两颊宛若桃花唇角更是鲜红欲滴不由得心中一惊忙道:“回姑娘这蜜果香的确是酒只是这酒并不烈”难不成这云姑娘竟然不会酒

    蜜果香虽然是时令鲜果酿制虽不如寻常酒那般容易让人醉倒但后劲却是有些

    云若曦只觉得身上轻飘飘的脚似乎踩着棉花眼皮有些沉而且额角隐约开始有些痛她微微皱眉抬起手揉着额角有些懊悔不想原來醉酒竟是这般难受自己本不会酒从來也不会去碰是沒想到原來这蜜果香竟然也是酒都怪自己贪杯

    “姑娘奴婢帮你那些醒酒汤吧”宫婢见云若曦身子似有些软连忙道

    云若曦摇了摇头“不必了”等她的醒酒汤來还不如自己运功将体内的酒尽数化解來的快

    “是姑娘……”

    宫婢还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云若曦却摇了摇手

    “等便沒事了”云若曦轻轻起身向着御花园另外一端走去

    “姑娘要小心些”宫婢依旧有些担心若那时自己出声提醒就好了

    东浩南就坐之处本就与云若曦相隔不远见云若曦似乎有些微醉又离了席一时心中有些担心便连忙起身拿了件大氅随着她一并离了席

    云若曦轻飘飘的离了席出了宴饮的园子即便因着醉酒身上有些不爽但云若曦的神智却是十分清楚只是此时的她似乎反应有些迟钝的样子而且感觉似乎也不那么灵光了

    时值深秋皇家的院子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

    云若曦來在一处安静的亭子前坐

    亭前栽种着不少玉簪花远远看去雪白一片虽然早已经过了花期但宫中花匠们侍弄得精心依旧有许多玉簪花开放着只是也近了花期之末

    云若曦正欲运功驱散酒意不想却看到东浩南竟也來到了这园子

    “云姑娘”东浩南见云若曦面色潮红更是确定她有些醉了连忙上前“是醉了”

    “无妨”云若曦清冷出声

    云若曦的皮肤自洗筋伐髓以來变得极为白腻通透此时又因着饮了酒的缘故便是白中泛红甚是人即便她神色依旧清冷却因着微红的面色而生出一种媚态

    东浩南一时竟有些看的呆了

    云若曦见东浩南呆呆的看着自己秀眉蹙起口气十分疏远“靖南王到此有何见教”

    东浩南微一回神直觉面上有些热手中一顿连忙将大氅递给云若曦他本想为她披上但又有诸多担心便改为送上

    “喝了酒身上容易觉得冷万一受了风寒便不好了”

    云若曦并未接过东浩南手中的大氅声音依旧透着冰凉的疏离与冷淡“谢过靖南王只是委实不必了”

    东浩南虽心中早已想到她会拒绝但听到她冰凉拒绝的声音心中依然不由自主的微微抽痛了一“我担心姑娘的身子骨吃不消……”

    “不劳王爷费心若曦还沒有弱到随便一个风寒便能放到的地步更何况若曦与王爷非亲非故王爷犯不上如此”云若曦微微抬眼面色无有一丝波澜

    东浩南唇角动了动俊朗的五官有些凝结他仔细的瞧着云若曦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只是从始至终云若曦都是淡淡的连眸子都不曾闪烁一

    他喉头动了一终于还是开口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云若曦有些好笑的看着东浩南“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东浩南抬眼瞧她隐忍着情绪声音有些抖“难道你以前的情谊都是假的不成”

    云若曦嗤笑一声“王爷我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你我们再无瓜葛”

    “怎么能”东浩南一脸的的不置信声音有些失控“那时候你明明是爱慕我的不是么”

    云若曦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本就因着蜜果香的酒劲身子轻飘飘的而且头痛的厉害此时又不断的被这只自大的杀猪骚扰云若曦已经真的想随手抄起一块石头狠狠的丢到东浩南的头上

    看來必须要告诉他实情才行

    “王爷否心平气和的听我把话说完”云若曦揉着额角道

    东浩南抿了抿唇点了点头将大氅放置石桌上自己坐到云若曦的对面等着云若曦接來的话他实在是不明白一个人的心性怎的会变得如此彻底

    云若曦清了清嗓子抬眼直视东浩南“云若曦已经死了”

    东浩南艰难的看着云若曦他着实不愿意回忆那时因着自己一时的冲动便将她拍入水中若非如此如今的她也不会转变至此

    他艰难出声“对……对不起”

    云若曦摆了摆手使劲的皱了眉头“你沒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原本的云若曦已经死了”这事换在谁身上似乎都很难解释

    东浩南皱眉看着云若曦

    “你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原來的那个女人虽然她们有着同样的外貌但是灵魂早已经变换了明白么”云若曦声音依旧冰冷

    东浩南依旧是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怎么回事她说她不是原來的云若曦是什么意思灵魂变换又是什么意思

    看着东浩南依旧有些迷茫的样子云若曦摇了摇头“确切的说你将原本的云若曦拍入水中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而我却是在那时候进入到了她的身体代替她活在了这个世界这么说你懂了么”

    东浩南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什么……”这怎么能

    “沒什么不能的事情就是这样”云若曦站起身向着亭外望去“所以你不必再执迷于云若曦她已经无法知道”

    东浩南看着云若曦一脸的云淡风轻沉默了半晌

    他还是不能理解云若曦所讲但若不是如此他便更难以解释为何她与之前那样的大相径庭若她说的是事情也太匪夷所思

    莫非她是为了让自己死心而故意编造谎言

    东浩南向云若曦投去一道深深的探究的目光

    云若曦微一摊手“我无意欺骗与你这的确是实情”

    东浩南盯着云若曦的眸子印象中的那个云若曦整日里便是追着他四处跑胆小如鼠眸中永远都是怯意而此时的云若曦眸子深沉像是一汪深潭引人想要去探究然而却又如同深陷泥淖般无法抽身

    东浩南有些迷茫了

    自己那时是何等的厌烦那具黑漆漆圆滚滚的身躯连同她面上白痴般的笑容如今的她身材虽并未变但却远不似之前那般让人无法忍受虽然面目改变并沒有很大但皮肤却清白得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连同五官都显得精致起來

    这便是灵魂变化的缘故么

    东浩南忽然有些怀念那时候单纯草包到极致的云若曦了

    此时的她让他看不透猜不透有时她目中流露出的神情竟让他有些心悸却也因着这种从來未有过的奇异让他深陷其中

    秋风飒飒碧树凋零连同枝上的玉簪花也迎风瑟缩禁不住这透骨秋寒的花瓣片片飘落自是有种凄清的韵味

    东浩南站起身一手背在身后走在亭边看着一树雪白纷纷落终于叹了口气“是啊若非如此一个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彻底……”

    云若曦侧过脸看着东浩南竟觉得此时双目微微垂的他似乎并不像寻常时候那般让人厌烦了

    东浩南忽的释然的浅笑一声“直觉你应该不会为了想要摆脱我而欺骗我你不屑如此不是么只是灵魂变换的事情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但我还是愿意信你”

    云若曦转过身看着东浩南挑了挑眉

    东浩南深深的看进云若曦的眼中眼神似乎清明起來“如你所愿今后我不会再执迷于云若曦只是东某有个不情之请”

    云若曦小脸微微扬起瞧着东浩南“恩”

    “若摒弃前尘旧事不知云姑娘是否愿以朋友的身份接受东某”

    云若曦唇角向上勾起并未作答

    东浩南仰面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凉亭

    云若曦看着东浩南渐行渐远脑中的疼痛感又再次袭來她使劲的揉了揉额角“这酒后劲真是大……”

    花园转角处一抹阴暗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亭中的人儿嘴角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