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作调息,云若曦感觉微微好受些,便离了亭子回到宴会。

    因着宴饮是洛远图为着无极天尊所设,即便是在御花园中,众位大臣依旧十分恪守本分,不敢放的过开。

    洛远图似乎有些微醉,但依然拉着容湛不住的劝酒。

    云若曦瞧着微微蹙眉,不想容湛刚好转过脸来,向她投来温和一笑。

    二人对视一,云若曦无动于衷的侧了脸。容湛端着酒盏,嘴角噙着笑,也不在意。

    宴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几名侍从牵着几只白狐走至台前。

    于贵妃从座上站起,向前几步,温婉的向洛远图与容湛施了礼,道:“天尊大驾光临,臣妾特命人训了这些白狐为宴饮助兴。”

    “哦?”洛远图放酒盏打量着台前的白狐,饶有兴味的道:“不知这些白狐与寻常所见有何不同?”

    容湛面色温和的看着于贵妃。相较于皇后的冷淡,其余嫔妃的小心谨慎,于妃便显得分外热络与开朗。而且容湛也注意到这于贵妃一直拉着昭瑰公主,想来她便是昭瑰的生母。

    算起来,这于贵妃今年已经三十有余,然而却是面容柔嫩姣好,身段妖娆魅惑,行动弱柳扶风,从外表上看怎么也看不出她实际的年岁,若是不知情的,定然当她不过是十几岁的豆蔻少女。

    更何况洛远图十几年如一日专宠于瑾,即便岁岁皆有新人入宫,却丝毫抢不了于瑾的风头。而于瑾所生之女洛涴瑜因着于贵妃一直很得圣心,小小年纪便被赐了封号昭瑰。

    只是容湛有些莫名的是,为何在这般的宠爱之,云若曦伤了昭瑰,而洛远图竟然一直都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即便再大度,寻常慈爱父母也不会如此。

    更何况当日与昭瑰比试之时,去到比武场观看的也只是一位王爷而非这位公主的生身父亲。莫不是其中有什么蹊跷?

    若是寻常时候,容湛根本无意去探究其中缘由,只是这事与丫头有些牵扯,所以他还是决定对此多加留意。

    再看那皇后,虽然贵为皇后,又是丞相幺妹,出身门阀世家,但没了皇帝恩宠,却也不过是摆在人前而已。其余妃嫔中也是有叶氏贵妃还算是能在洛远图跟前说上句话,但想来也不过是因为叶氏执掌军队,皇上另眼相待而已。

    于贵妃柔柔一笑,“陛有所不知,寻常白狐性子也算温和,但毕竟是兽类,自然不免会有兽性。臣妾寻得这些个驯兽师虽然比不得尊贵的召唤师,却也能叫这些白狐完全去了兽性,听命与人。最难得是,在驯兽师的训导,这些白狐能够随着不同的音乐起舞。”

    “这倒是奇了!朕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洛远图看着于贵妃,目光中爱怜之色甚浓,“若真如贵妃所言,那这些驯兽师可是的确有些本事了。”

    “这些驯兽师却是人家举荐到臣妾这里,臣妾觉得他们的表演还算是新奇,今日是我盛罗国的喜日,便擅自寻了这些驯兽师助助兴,若表演得好,陛就多赏赐些,若是不好,那只能是臣妾眼光拙劣,还望陛不要对臣妾惩罚的过重才好。”于贵妃柔柔的说道。

    “爱妃身子不好还整日为朕劳心,你既觉得好必然有他出彩之处,即便不好,朕又怎么舍得责罚与你!”洛远图拍拍于瑾的小手,笑眯眯的道。

    “陛与贵妃果真情深意重,让人羡慕!”容湛向洛远图举杯。

    “哈哈哈!”洛远图爽朗一笑,“于氏善解人意,朕能得爱妃如此,幸甚至哉!”

    于贵妃娇俏的一笑,看向容湛,“让天尊见笑了!只是天尊尊贵非常,驯兽师这等雕虫小技也怕是入不了天尊的眼,还望天尊不要嫌弃才好。”

    容湛微微抿唇,轻笑道:“召唤师能够与魔兽心意相通,故此只要心思通达,魔兽便能安然听话。贵妃所言之驯兽师并非召唤师,能够驱使白狐舞蹈的确是难能可贵,容某十分期待。”

    “如此,便让这些驯兽师为天尊表演吧!”洛远图又饮一杯道。

    “是!”

    于贵妃行了礼,击掌向驯兽师们示意,场边的驯兽师们便牵着数只白狐鱼贯而入,一时间,场内琴瑟之声不绝于耳。

    驯兽师共三人,看样子皆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且容貌皆是俊秀,其中最为年长的一位更是十分出众。

    几人皆是身着浅紫色窄袖劲装,黑发同样以浅紫色丝缎束起,项间配着一个精巧的项圈,领口不似寻常大陆上人们的样式,而是斜开向肋间,领口边缘配以深紫色缎带,上绣奇特的几何花纹,腰间束着宽约半掌的深紫色腰带,腰带上零星点缀几粒晶石。带上垂着些奇巧的系璧,造型竟也是大陆上极其少见的。

    少年们虽然面色俊俏,但几人白皙的面孔上几乎都看不出任何表情,更无法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什么。饶是与那俊秀灵动的年轻外表有些不相称。

    云若曦不着痕迹的仔细打量着几人,心头涌起些怪异之感。而那几名驯兽师似乎并不为现场众人瞩目的情形所动,均是目不斜视。

    几名驯兽师各自持有一件乐器,仔细瞧来分别是一件箜篌,一件手鼓,还有一件陶笛。

    少年们十分有默契的奏响手中乐器,寻常的声响竟合出听起来十分离奇的曲调。

    几只白狐一只都处于十分平静的状态,当为首那位稍微年长一些的少年将陶笛的调子骤然提升一个八度之后,白狐们耳尖一动,不知不觉的竟扭动起柔软的身体,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少年们面色沉淡,脚步伐不紧不慢,亦随着音乐轻轻移动,仔细瞧着,其中似乎有些奥妙。

    白狐们柔软的身子随着曲调的须臾变化,越舞动越灵动,时不时会有些极其难为的动作显露,引得在场众人皆惊呼连连。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白狐眼波流转,无论目光落在现场的任何人身上,那人心中都免不了一阵钝痛,那感觉竟仿似旧日时分与初恋话别时无比类似。

    洛远图看着俊美少年驱动白狐,越看越觉得有趣奇巧,龙颜大悦,心道这样水准的控兽技巧即便是召唤师也不过如此。继而又向云若曦的方向看了两眼,却见云若曦面无表情的安静就坐,似乎对眼前情景并无太多感想。

    心中又想,这般能力或许对于云家女子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毕竟召唤师的能力若能被寻常人随意参悟,这召唤师也不会这般稀奇了。

    原本叶家出了一个五级召唤师,不想被人暗伤,自己正在郁闷之时,云家竟除了一个九级召唤师。不管叶家那小子能不能复原,盛罗国也算是有了两名召唤师,这在大陆上也算是首屈一指的。

    如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无极天尊也在盛罗国做客,在大陆上也算是出尽了风头。洛远图越想心中越是喜悦,端着酒盏一饮而尽。

    “不错不错!这些驯兽师果然不错!”洛远图赞道。

    “陛,臣妾知您心中欢喜,可这酒饮多却是伤身。”于贵妃面色微嗔,话语娇柔的道。

    洛远图哈哈大笑,拉住于瑾贵妃,“瑾儿的心意朕自然晓得,不过朕今日的确是十分高兴,就多饮几杯吧!“于瑾反握住洛远图的手,抿嘴一笑。

    饶是旁边的皇后与诸位嫔妃心中虽然不喜,但面上却也努力隐忍着。

    “儿臣也觉得甚好,父皇该赏他们才是呢!”昭瑰娇笑着将宫女剥好的坚果放入口中,调皮向洛远图眨着眼睛道。

    “你这丫头!这般没有礼数!”洛远图佯怒道,转而又笑眯眯的看向容湛,“天尊觉得如何,这表演还能如得了天尊的眼么?”

    容湛清淡一笑,点了点头,“这些少年的表演的确十分奇特。虽然容某也曾见过非召唤师而能够控制兽类之人,但以技巧而言,这几名少年可算是相当高超了……”

    “父皇你看,连天尊都这样说,这几个少年的确是该好好赏赐了呢!”昭瑰抢了容湛的话说道。

    洛远图皱皱眉,状似警告的看了昭瑰一眼,但却并没有实质性的惩罚,反而有些无奈的向容湛笑道:“朕这个女儿从小被惯坏了,还望天尊见谅。”

    “公主这般直爽性子,娇憨可爱,实在难得。”容湛轻笑。

    洛远图摇摇头,叹口气,“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发愁,不知道将来为她招个什么样的驸马才能镇得住她……”

    “父皇,你答应过我,要我自己选驸马的!”昭瑰面色微红,神色间有些急,不由得向东浩南的方向瞟了一眼。

    “好好好!你自己选!”洛远图语气极其宠溺,看着昭瑰娇俏的模样,不禁暗暗摇头。这小妮子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事还需仔细考量。

    即便这边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况且周围还有舞乐声,云若曦依旧将这几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只是看起来她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