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不动声色的向云若曦这边投来一瞥,见她平淡如旧,嘴角又不禁向上扬了几分。

    一曲舞毕,几名少年带着白狐悉数场,一旁侍候的蒋公公便会意的将几人带到了洛远图面前。

    面对盛罗国国主洛远图,几名少年依旧面不改色,洛远图心中的赞许不觉又多了几分。

    “吾皇万岁万万岁!”少年气定神闲的一同施礼并齐声道。

    “免礼平身。”洛远图道。

    几位少年在一旁站定,洛远图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几个年轻人。只见几人皮肤异常白皙,仿似能掐出水来,即便是娇嫩女子也不见得能有这般皮肤。且这几人容貌生的十分俊逸,只是从始至终一直面无表情,十分淡然。

    洛远图点了点头,瞧了于贵妃一眼,而于贵妃也淡笑的回看他。对于这样的结果,于氏早有预料。

    “想来那白狐虽然性子柔和些,却生性狡猾,更是难以掌控,然而几位的确是实力非凡,这才有这么精彩的表演。”于贵妃轻轻柔柔的道。

    众人也觉这几名年轻的驯兽师的确非比寻常,便都附和这于贵妃连连点头称赞。

    容湛边斟着酒,便瞧着这几人。只见这几位年轻人虽然看起来十几岁的样子,但面对一国之君与无数臣子竟然没有一点失礼之处,若非这些人时常见大场面,便是经过了特殊的训练调.教,否则不会如此这般的淡然洒脱。

    “几位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能力,凭借乐曲轻易的掌控魔兽,实在是让朕惊讶。只是不知几位从何处而来,如何称呼?看样子你们并非我盛罗国人士。”洛远图坐在龙座上,笑眯眯的问道,神色间并没有一丝身为君王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显得十分平易近人。

    为首的少年连忙低首,但声音却十分淡然“回陛,我等来自白羽国与冰圈遗迹交界处的乡野村镇。在落缠,这两位均是我的同胞兄弟,分别是落华与落悉。我们自幼便拜了一位师父,习得这等雕虫小技,不想竟能入得了陛之眼,实属我等荣幸。”

    洛远图一听几人来自冰圈遗迹附近的村镇便起了兴趣。

    云若曦听闻,便又重新打量了一眼前几人。

    “哦?竟然是从冰圈遗迹那等苦寒之地而来。”洛远图转而对容湛道:“朕虽贵为国主,但此生却总想着能有一天畅游整个大陆,若真有那么一天,朕可是针对的想要到那冰圈遗迹去瞧瞧。”

    “不想陛竟有如此雅兴。”容湛微微笑道。

    “据说那冰圈遗迹险恶万分,有各种猛兽出没,但却也有着天至奇至美之景色,真真让人向往!”洛远图眼中泛起许多向往。

    “在倒是曾经路过那里,其间的确凶险万分,”容湛依旧淡淡的,“但是陛所说那种至奇至美的景色,在却并未曾见过,想来那种美景定然是在冰圈遗迹最为核心的部分,寻常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企及的。”

    洛远图见容湛这般说,摇头叹了口气,“连天尊您都这样说,世人便是更难以见识的了了。”

    洛远图看着落缠的人,忽的又来了兴致,“几位既然来自冰圈遗迹,对那里定然有些了解,不如给朕讲讲那里的奇闻异事如何。”

    落缠微一皱眉,沉吟了一,开口道:“陛,臣等虽然来自冰圈遗迹附近,然而却从未进入过那里。且不说我等实力不佳,即便实力通天,也未必能到达那冰圈遗迹的核心。所以,对于冰圈遗迹的情况委实不知。”

    洛远图略略有些失望,然而旋即又恢复了神色,“罢了罢了,你们也不过是寻常之人。”

    顿了一,洛远图又道:“适才听你说,你们几兄弟是拜了师父才习得这般控制魔兽的本事,那尊师定然实力非比寻常,不知尊师现所居何方?”

    容湛看着洛远图,知他定是起了招揽之意,遂了然于心。大陆已经平和了太多年,各国纷纷整治军队,屯兵秣马,又暗自发展各自隐秘的势力,想来不一定什么时候便会有战事发生。

    “回陛,我等师傅付九峰的确实力强大,但却已然离世多年。”落缠凉凉的道,神色中似有悲意。

    洛远图不禁心中惋惜,“如此,的确是可惜。今日你们兄弟几人表现得十分出色,去领赏吧。”

    “谢陛!”落缠等人跪拜谢了恩便躬身离开。

    云若曦瞧着几人离去的方向,总觉又那里不对劲。虽然几人从始至终并未看向她的方向,然而她却感觉这几人似乎用神识探测过她一样。

    寻常之人若驱动神识必然会被实力比自己高或者与自己相差不多的人所发觉。就像容湛在暗处观察她时,若不是他故意现身,她是无论如何都发现不了他的。

    虽然云若曦并未真切的感觉的到这几人神识的到来。但她却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那几人的实力看起来并不是很高的样子,云若曦直觉事情透着许多古怪,不由得蹙了眉头。

    宴会进行了将近半天的时间,直到太阳微微沉,空气中冰凉更甚时才结束。

    云若曦只觉浑身疲累,心中烦闷,即便是连日赶路或者运功修习都没有这般困顿的感觉。

    “怎么,累了么?”容湛来在云若曦的身边,笑眯眯的道。

    云若曦翻了翻眼皮,“皮笑肉不笑的一整天,任谁都会觉得累吧。”

    她斜看了一眼容湛,“不过,阁该算是个异类,那般长袖善舞,想来便是如鱼得水吧。”

    容湛呵呵一笑,“怎么,你竟是这般认为的?”

    “明眼之人谁都能看出来的吧。那贵妃柔弱,公主率真,天尊眼光倒是不错。”云若曦冷哼一声。

    容湛看着云若曦面色不佳,眉头一挑有些好笑,侧身上前轻轻嗅了嗅,“这里怎么有股酸味?莫不是丫头你在吃味?”

    云若曦只觉内里一股无名之火向上涌,有些想要掐死眼前这人的冲动。然而她终于还是生生忍住了心中所想,快步向前,懒得理这讨厌的家伙。

    容湛看着她面色由红到白,又由白到红,心中更觉好笑。他真是爱极了她濒临爆发的样子远胜于她的平静冷漠。这只猫儿已经不止一次的爆发过,若不是自己实力较她高些,恐怕早被她修理得体无完肤。

    但是,即便如此,容湛还是觉的兴趣盎然。

    莫不是自己又受虐倾向?

    容湛摸摸鼻子,旋即又乐呵呵的追上云若曦。

    “丫头以后还是不要饮酒的好。”容湛忽的冒出这么一句。

    云若曦心中一动,他果然是看到自己醉酒的样子了。

    “那又怎样。”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但云若曦依旧凉凉的道。

    “其实喝酒倒也无妨,只是如今天这般场合还是不要饮酒的好。”容湛笑笑,今日幸亏别人并没有太多的注意到丫头,而且自己也在身边。如若哪日,有什么人利用丫头这一点而心存恶念,自己又不在,那岂不是危险。

    只是,容湛一想到云若曦醉酒时那种迷离的眼神,心中又砰然而跳。那时她的眼神完全有别于平日的沉静深邃,反而给人一种清透天真之感,可爱至极。

    云若曦斜睨他一眼,心道又不是自己愿意的,她怎么知道那蜜果香是酒,若是知道的话打死她都不会碰。

    “头还疼么?”容湛无视云若曦丢来的卫生眼,温和的道。

    自那二世祖离开之后,遭受最多卫生眼袭击的便是容湛了,但他却觉甘之如饴。

    “好些了。”云若曦皱皱眉,那种感觉的确很糟糕,不过自己服用了一些丹药后,已经不再头痛了。只是这种眩晕的感觉却一直在她脑中久久不能散去。

    容湛看着云若曦的样子,忍不住叮咛,饶是云若曦觉得耳边像有许多只蚊子一般,越加烦躁起来。莫不是眼前这讨厌的家伙得了二世祖真传么……

    因着云景夫妇被洛远图留在宫中,回程路上只有云若曦与容湛二人。云若曦本不愿与容湛共乘,然而这人却死皮赖脸的上了车,惹得云若曦不住的皱眉。

    即便马车之内空间很大,云若曦却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刻意忽略容湛火热的眼神,云若曦决定眼不见心不烦,在马车中闭目养神,惹得容湛又是一阵闷笑。

    云若曦心中腹诽,好在路途并不远,不多时便能回到将军府,忍便忍一时好了。只是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寻常时候的她便是眼中容不得一粒沙子,更别说一忍再忍了。

    深秋的白昼似乎越来越短,此时日头已经微微西沉。天色向晚,空气也越发的冷凝。盛罗国都城虽繁华得紧,但这时路边的摊贩也大多收摊打烊,偶尔才会有一些晚归的小生意人在街边叫卖最后的货物。

    暮色渐浓,马车行进的不快不慢,向着云府的方向行去。

    马车行进的骨碌碌的声音不断从窗外传进。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