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行进的骨碌碌的声音不断从窗外传进

    容湛看着云若曦并不欲多说话的样子便安然的坐在她的对面定定的瞧着她即便是这样容湛心中依然漾出丝丝甜蜜若能一直这样看着她也是好的

    相较于容湛的气定神闲云若曦即便是在闭目养神但看起來却有些烦躁

    云若曦皱了眉以她的心性是绝少生像今日这般闷极烦极的情况的今日的她不但有些心神不宁且周身若坐针毡一般

    云若曦撩开窗帘窗外的清风倏地吹入马车带來一阵沁凉云若曦大大的吸了两口窗外的空气那种浑身膨胀的感觉似乎稍稍化解了一些

    从前云若曦并未饮过酒自然也从未体验过酒醉之后的感受所以此时的她便将自己现时这般烦躁与憋闷的感觉归结为醉酒的缘故只是她有些不解为何自己已经吃了恢复的丹丸怎会无甚效果

    容湛看着云若曦面色泛红不免有些担忧出声道:“既这般难受不如静坐调息如何”

    云若曦抬眼看了看容湛唇角抿成一线倒也沒有和他抬杠的心情终还是点了点头这才极力克制的在车中坐定运功调息

    天色更晚窗外的景物若不仔细分辨已然只剩些许斑驳模糊的影子车子行入一条暗巷周围似乎更加安静偶尔能听到车夫挥舞马鞭的啪啪声

    “叮铃铃……”

    清脆的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划过夜空在朦胧的黑暗中似乎显得分外突兀

    容湛面色微变眸子闪了闪他的身体不动声色的微微变换了姿态戒备的向窗外看去

    云若曦自然也感觉到了这种怪异虽然运功调息似乎并未对她的身体产生什么作用但心中焦躁的情绪却是平复了许多

    她睁开眼刚好对上容湛深邃的眸子仿似早已演练过多次她意识的无声询问着容湛同样无声的回应着來着不善

    云若曦点了点头心中冷哼

    “叮铃铃”的声响越來越近清脆的波动直直的刺入人的耳膜似乎能够直达人的心中一般

    随着声音越來越近云若曦心头微微颤动联想到之前自己的状况云若曦忽的有些明了

    原以为自己身体不爽利不过是醉酒之后的反应但此时來看恐怕是來人早已暗自对自己了手

    容湛看着云若曦的表情眉头蹙起伸手拉住她的手

    掌心的温度传來云若曦此次并沒有抗拒便任由他握着

    容湛大掌包裹着她的神识透过她的皮肤向她身体内探测而他的眉头随着神识的深入而越蹙越紧

    怎么会这样究竟是何时之事在他眼皮子底生这样的状况他居然疏忽了

    云若曦清晰的感觉到有几人正迅速的向自己的方向而來随着这些人的靠近清脆的“叮铃”声越急促起來到了他们近前已经响成一片再无任何声音的空档

    而那驾车的车夫本沒有任何修为此时因着那铃声声波的侵袭彻底昏迷了过去

    直到几人來的马车近前急促的铃声忽的戛然而止只听一个妖媚的女子声音响起光是听着便觉的勾魂摄魄然人忍不住想要瞧瞧这出声的女子

    “阁是云府小姐么”

    云若曦唇角微微勾起深吸了一口气自马车中款款走出形容万分雍容面上并未有一丝慌乱而容湛更是信步而出神色从容不迫

    云若曦打量着眼前几人一女四男共五人且分明是以女子为首

    这女子不过二十出头样的年纪皮肤赛雪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清晰艳丽饶是眼角微微向上翘着嫣红的嘴唇丰满性感其间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她身着一件紫色的极为修身的抹胸长裙外罩一件几乎完全透明的浅紫色纱衣项间戴一白玉项圈项圈上坠着许多银色铃铛胸前饱满的波涛几欲翻滚而出腰肢纤细不堪盈盈一握巴掌宽的银色束腰将她的腰肢缠绕的更是妖娆腰间纤巧的镶金嵌贝的紫色秀囊随着她的行动而微微晃动分外勾人

    女子手中持着一只白玉法杖法杖顶端雕刻一朵巴掌大小的怒放白色莲花莲花蕊中垂出一条银色细链链子末梢系一银铃想來之前那些细碎的铃声便是由此而來

    其余几人同样身着紫色但却用面巾遮着面孔只留一双眼睛他们每人手中皆持着一把弯刀偶有光线折射到刀刃之上泛出阵阵冰寒的光芒

    女子看着同样身着白色的二人款款而出不由得心中赞叹果然是让宫主重视的人在这般于己万分不利的情况竟未有一丝慌乱

    “正是”云若曦将几人打量了一番凉凉的道“不知阁这般费力而來究竟有何见教”

    女子咯咯的笑了声音极为动听“云姑娘倒是与坊间传说的一般直來直往云姑娘这么开门见山我便直说了”

    “云姑娘以叫我阿娇”阿娇笑吟吟的看着云若曦继而又看了看容湛向他眨了眨眼笑容更盛“想來云姑娘旁边这位便是无极天尊阁吧”

    容湛轻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并沒有注意到阿娇若有似无的勾引道:“正是在”

    阿娇轻轻掩口微微侧身一时更是媚态横生眼中秋波流转“原本我还以为大名鼎鼎的无极天尊该是一个迟暮的老者不想竟如此风流倜傥”

    “姑娘谬赞了不知阿娇姑娘到此所为何事”

    即便美人当前但容湛依旧面不改色反倒轻笑着直白的问道

    云若曦在一旁冷冷的看着阿娇旁若无人的魅惑样子并未话

    阿娇咯咯的笑着并未因为得知眼前之人是无极天尊而有所忌惮反而莲步轻轻向前一移“沒想到天尊性子却也这般直爽好嘛那我就直说了”

    云若曦与容湛不置否的看着阿娇等着她的文即便如此二人心中的警戒也并未放松一丝

    阿娇目光定在云若曦的脸上眼中波光闪闪同样泛着魅惑的光芒“此番我等便是为了姑娘手中的那只雪瑶狐而來还请姑娘割爱”

    云若曦蹙了蹙眉头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冷笑声音冰凉“我有什么理由要将雪瑶狐给你们”

    阿娇又是咯咯的媚笑着开口但声音中却生出一丝阴冷“看样子姑娘是不想交出那雪瑶狐了”

    云若曦凉凉的看了阿娇一眼

    自雪瑶狐跟了自己虽然并沒有任何契约在她们之间但雪儿却一直与她极为亲近从无极岛归來这些日子云若曦本还担忧怎样安置雪儿毕竟雪儿太小沒有办法保护自己而自己目前身在风口浪尖许多人都紧紧盯着若再有人像玄青商那般不择手段的想要获取雪儿到时候便有些不妙

    正在云若曦踌躇之时母亲刘妍将珍珠手串交予自己神奇的是这手串竟然是以先祖为器灵的空间神器云若曦欣喜万分第一件事便将雪儿放置到空间之内

    不想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來了眼前这些人的目的便是雪儿

    阿娇见云若曦完全不为所动纤手一抬将白玉法杖执于胸前而她胸前的波涛则因着这动作澎湃涌动样子甚是妖娆而刚才其神色之中的阴寒猛地消失不见

    “其实我等也不欲与姑娘为难只要姑娘交出那雪瑶狐我等必然放姑娘离开”阿娇声音更加娇柔媚眼又向容湛瞟了一“况且天尊还在这里”

    云若曦冷哼一声“莫说那雪瑶狐并不在我这里即便是在我这儿我又凭什么交予你们”

    眼前这些人定然是做了十足的准备不然自己不会在丝毫沒有察觉的情况着了他们的道

    云若曦暗暗运转起体内的玄气珠然而玄气珠运转的速度却十分的缓慢且低迷完全不似平日的状态她的感官虽然依旧如原來一样但身体似乎有些出离控制完全使不上力气

    恶

    云若曦暗暗咬牙她完全摸不到让自己变成现这样的法门所在这样的情况根本不是中毒若是中毒自己不会沒有察觉更何况刚才她在运功的时候已经仔细的将自己的身体检查了一遍根本沒有任何毒素在里面

    如此说來便是外物所致

    是究竟是什么缘故呢

    云若曦回想今日遭逢之事除了宴会中间穿插的那几个驯兽师的表演似乎并沒有其他不妥的地方

    驯兽师

    云若曦仔仔细细的回想几乎沒有放弃过任何一个细节但她还是有些莫名虽然其间她感觉那几名驯兽师以神识窥探于她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动作

    若说不是他们云若曦打死也不敢相信沒错一定是他们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