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与云若曦二人看着四人心脏崩裂而死。而那阿娇逃之夭夭。不免皆是眉头紧皱。只是谁都沒有再上前追阿娇的打算。

    容湛看了看云若曦。面色沉静。虽然此时阿娇依然退。但梓魂宫非比寻常。单就一个阿娇依然是很难对付了。若还有人接应。万一掉入对方陷阱可就不妙了。况且对方还有着控魂之术。其间变数太大。实在不宜前去追赶。

    正当二人略略喘了口气的时候。听闻身后似有一队人马迅速而來。

    两人不禁对视一眼。双双回身向來人的方向张望。

    “我就说这些人靠不住。果不其然。还是失手了。”一个娇蛮的声音兀自在夜空中响起。

    云若曦定睛一瞧。竟然是昭瑰。看來今日自己遇袭一事果然是与之有着极大的关系。

    昭瑰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迅速而來。眸中的恨意熊熊燃烧着。恨不得将云若曦碎尸万段。

    皇叔找來的这些梓魂宫之人。原本她就不看好。说什么控魂术天第一。既然那控魂之术那般厉害。怎么就沒见他们将云若曦这个死女人彻底擒住呢。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要想报仇。还是需要自己动手。

    此番她便是带着皇叔赠与她的亲卫队。并未惊动任何人。偷偷溜出宫向云若曦寻仇而來。

    昭瑰发狠的驱马前來。身后带着的人更是凶神恶煞一般。只见她手一挥。背后的武士们便齐齐向着容湛与云若曦这边放箭。

    即便昭瑰知道容湛在云若曦身旁。但报仇心切的她完全将之忽略的一干二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云若曦断了一臂之后智商成倍的萎缩。

    武士们不停地向二人放箭。一时间。射向二人的箭矢宛若雨一般。所有的箭头都隐隐泛着蓝光。并且透出些阴冷的气息。

    竟然又是剧毒蜥吻。

    只是所有箭矢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沒有一只招呼到二人身上。

    云若曦无奈的摇了摇头。难不成昭瑰家是贩卖蜥吻的么。如此暴殄天物。这是要遭天谴的。

    自云若曦身上的灵魂控制被突破之后。她身上的焦虑表悉数消失不见。如见站在容湛眼前的便又是那个无论何时都淡定清冷的女子。

    看着她自信从容的样子。容湛嘴角噙出一个笑意。对他而言。眼前昭瑰带來的几百人马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只是。容湛当真是知晓云若曦的心思。这丫头定然是不要自己上前帮忙的。那么此番他便在一旁观战吧。随即便剃了一边。

    云若曦面色依旧平静得不起丝毫波澜。看了一眼容湛之后。视线又转向昭瑰。

    昭瑰见那些射出的箭矢几乎碰不到云若曦。眼睛冒火。俏脸上的冷意更胜。大喝一声。“丑女人。今日便送你上西天。”语毕便从枣红马上身跃出。

    “哦。”

    闻言。云若曦轻笑的看着昭瑰上而來。眼中掠过丝丝冰寒。“那你也的有那种本事。”

    伴随着最后一字的落。紫色劲气猛地从她的体内暴涌而出。呼呼生风的缠绕着她。一股狂暴的气势骤然你在空气中蔓延开來。带着比严寒更甚的冷意。刺人骨髓。

    昭瑰手提着剑刃猛地向云若曦斜刺而來。剑尖之上凝聚着丝丝华丽的紫色。“不但是你。我要你全家尽数死在我手中。”

    上次昭瑰输在了云若曦的手中。那时的她的确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的能力。而最终被她断去一臂。如今自己虽然断臂重生。但今后自己的臂膀恐怕再难以回复原本的灵活。甚至自己的实力也终南再作精进。

    昭瑰越想越气。尤其是当她在御花园中听到云若曦劝靖南王东浩南放弃的时候。她的恨意宛若潮水般涌來。几乎要将她彻底吞噬。

    既然原本的云若曦已经死了。你不过是一个冒牌的货色。更应该随着她一起去死才对。

    这样想着。昭瑰手中的剑舞动的更加凌厉。狠狠的向云若曦刺來。

    在凌厉繁复的剑光中。云若曦身形一动。便直接出离了昭瑰的剑圈之外。她脚步轻移:“不想你竟半分精进都沒。实在可惜。你。不是我的对手。”想要她全家性命。那她就给她好看。

    昭瑰一听火气更胜。面色更加阴沉。“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旋即脚步猛地向前一踏。浑身气息突然变强。劲气竟提升了许多。

    银光闪烁。一道耀目的剑光顿时暴涌而出。呼啸着向云若曦袭來。

    云若曦明白这该是昭瑰最强的攻击。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这剑气委实不弱。

    然而云若曦居然躲都未躲。直直迎上了昭瑰发出的强烈剑气。

    “铛铛。”

    清脆的响声破空而出。昭瑰心中一喜。这一击的确是集中的云若曦。

    然而当璀璨的剑芒消散之后。映在昭瑰眼中的便是几乎连步伐都未变动的云若曦。昭瑰的面色额顿时苍白起來。看着云若曦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的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当日。她与眼前这个女人比试的时候。她竟然一直闭着眼睛。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今。这女人的实力似乎变得更加强大。自己拼尽全力的攻击竟然对她毫无作用……

    昭瑰红唇一抿。顿时施展出她的拿手绝活谪仙步。她的身形。顿时化作一道电芒。手掌一翻。紫色劲气顺着手臂窜动。最终涌至剑刃顶端。并不停的跳动。

    云若曦轻易的从昭瑰的攻击中闪身。不论对方的攻击如何凌厉。都会被她轻而易举的化解。完全造不成半点伤害。

    昭瑰有些气急败坏。向身后怒吼一声。“你们站着做什么。还不给我上。”

    她带來的几百军士顿时又生活起來。咆哮着向云若曦压制而來。第一时间更新

    容湛抿着唇在一旁观看。他完全相信凭借丫头的实力。完全能够应付的了眼前之人。毕竟此时非彼时。突破了灵魂枷锁之后。丫头完全可以将魔兽们召唤出來。

    云若曦看着昭瑰带着身后百名军士咆哮而來。心知她此次定然是要将自己截杀在此。遂凤目眯起。一道血光铺天盖地而來。两只魔兽顿时显现。

    两只魔兽一红一青。虽然面容完全不同。但体型看起來却是差不多大小。

    金红色的那只头顶生角。长相像鹿似马。周身被红色的鳞甲覆盖。脖颈间生着一圈浓密的金红色毛发。浑身燃着猩红的火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起來异常凶猛。

    另外一只浑身清白。目光炯炯泛着寒光。身上丝丝冒着火花。像极了空中的雷电。

    离朱与闪自誓约中跳脱而出。便咆哮着向昭瑰以及她的军士们而去。

    顿时一团团火球与冰球向着人群中猛烈砸去。许多军士顿时殒命。

    那些个军士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之人。在人与人相对的战场之上或许还能有些建树。然而此时面对的却是异常凶猛的魔兽。而且还是两只。即便手中有许多喂过毒的弓箭。此时的他们竟完全不知该如何面对。显得手忙脚乱。许多人心中早已萌生退却的念头。还有些身手头脑皆灵活之人已然转身拔腿就跑。

    昭瑰几时见过这等恐怖的魔兽。一时间举着手中的剑呆呆的定在了原地。有些回不过神來。

    离朱与闪在昭瑰的亲卫队中横冲直撞。一边喷吐着火球与冰球。一边用庞大的身躯撞击着动作迟缓的人们。所到之处人们哭爹喊娘。

    不消一会儿。昭瑰的亲卫队尽数被这两只庞然大物璀璨殆尽。

    昭瑰看着自己带來的亲卫队几乎全军覆沒。狠得牙根痒痒。手中的剑刃挥舞的更是凌厉。她并沒有向魔兽们发动攻击。而是直直的向云若曦而來。

    云若曦的面色冷凝。忽然间。她的眼中掠过一抹更沉沉的冰寒。周身凌厉的劲气陡然一顿。紫色变得二季度暗沉來。紧接着。她身子微微一抖。速度猛然提升。闪电般的向昭瑰暴袭而去。

    云若曦突然间的提速。让昭瑰面色骤变。她只看到白光一闪便寻找不到云若曦的身影。

    紧接着。仅仅是一瞬间。一声轻响便在昭瑰的耳边响起。

    “嗤。”

    昭瑰顿觉喉间一热。眼前猛地一花。有种强烈的眩晕冲击着她。

    她意识的伸手抚上自己的咽喉。只觉得手中有种腻腻的温热之感。她开手放置眼前。只见满手的血污饶若盛开的花一般妖冶。

    昭瑰大惊。意识的想要用手止住喉部的鲜血。然而鲜血却更加汩汩的向外流动。完全沒有挺值得额意思。

    昭瑰忽然觉得喉管处刺痛万分。眼中尽是惊骇。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云若曦。她怎么都沒有想到。眼前这个女子如此心狠手辣。竟然无视自己是公主。而对自己手。

    昭瑰只觉得呼吸困难。她的身子一子瘫软在地。她完全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生命之力正在迅速的消逝。

    她这是要死了么。不可能。不可能。

    云若曦看着昭瑰渐渐倒。眸中的寒意并未消退半分。想要伤害我云若曦的家人。这便是她的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