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轻轻呼出一口气。身上的紫色劲气缓缓地消散。那一身清白的颜色在夜色中显得分外清凉。她看着鲜血不停地自昭瑰的喉间喷涌而出。自是知道她活不过数次呼吸。

    豆蔻少女的身躯渐渐滑落。云若曦眼角眉梢微有一丝动容。但旋即那一丝怅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因着靖南王一事。昭瑰便时时处处针对于她。今日更是要彻底将她除掉。

    只是此云若曦非比云若曦。怎么可能任凭她昭瑰随意揉捏。她的性命只有她自己说的算。

    况且。触动云若曦逆鳞的便是因着昭瑰那一句:“我要你全家尽数死在我手中。”

    穿越至今不过数月时间。云若曦却有了从來未曾感受过的家人的呵护与温暖。相比曾经的形影相吊。云若曦只觉得异常珍惜。

    若非如此。她根本无意要了昭瑰的性命。只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亲人有任何的闪失。若有人利用自己亲人的安危來要挟自己。那么她便会如同对待昭瑰一般对待那人。

    昭瑰倒在血泊之中。此时已是只有进气沒有出气了。她从未相信过云若曦居然真的敢杀自己。或许在那日比斗输掉后被云若曦断掉一臂时。她就应该有这种觉悟。那便是。这女人丝毫沒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同样也沒有将皇室放在眼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只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昭瑰眼睛瞪得极大。恍惚之中。她似乎看到东浩南温和的笑容。

    “浩南哥哥……”

    昭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手向前伸着。终于咽了最后一口气。

    云若曦凤目低垂。并不去看昭瑰的样子。

    说起來。她并不同情昭瑰。即便她对东浩南是真心实意的恋着。即便为着这个男人做了许多。而如今。昭瑰的生命真正的在她手中消逝。她更沒有一丝惋惜。心里平静的很。

    云若曦抬起手。第一时间更新 翻出一道炽热的火焰。丢到昭瑰身上。能将天尽数烧尽的三昧真火转瞬间便吞噬了昭瑰的整个身体。不消片刻时间便彻底化为灰烬。

    容湛淡淡的看着云若曦所做的一切。缓缓挪动脚步向她靠近了一些。

    关于昭瑰与云若曦的纠葛。容湛其实十分清楚。他明白。此次丫头是真的动了怒。虽然她的性子一直便是极其的杀伐决断。然而却不是那种肆意杀人之人。

    午时在御花园。他因着担心丫头醉酒。便一直跟着她。所以她与东浩南的谈话他便是悉数知晓。况且那时昭瑰同样是听了个真切的。然而即便这样。她依旧前來追杀丫头。实在是有些肆意妄为。

    然而即便几百昭瑰的亲卫队。丫头也不过是想将他们退。而并未起杀念。怪就怪这昭瑰欲灭云氏全家。才真正惹恼了丫头。

    一方面。容湛觉得有些心痛。心痛丫头长久以來孤苦一人。另一方面。他又十分羡慕云家之人。羡慕他们能被丫头如此看重。

    虽然丫头对自己与对别人稍有不同。但容湛知道。若要真正重新进入丫头的心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云若曦收回了三昧真火。此时刚好离朱与闪也返了回來。

    还沒等云若曦出声。闪便得意洋洋的边打着饱嗝边开口道:“主人。那些军士已经尽数被我和离朱收拾干净。连一块骨头都沒留。嘿嘿嘿。”

    离朱有些不屑的看着闪。嘴里嘟囔。“瞅你那点出息。就知道吃吃吃。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了。”

    闪回头呸了离朱一口。“出息多有个毛用。能填饱大爷我的肚子。本來还打算看看周围有沒有偷摸观战的人。一并把他吞了。结果那些人竟然都昏睡着。”

    云若曦听着闪的话。心中明白。今日之事发生在城中。若不是阿娇那噬魂的铃声让周围的人昏迷过去。今日恐怕便不好脱身了。

    离朱一脸黑线。“你还好意思说。 你看看你都肥成什么样子了。跟你走在一起真是丢人。还能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

    “肥。哪里肥了。这叫彪悍懂不懂。就是要这样的身材才有可能早日给你弄回來一个嫂子。”闪眯着眼睛昂着头。更是洋洋得意。

    “切。就是因为你太‘彪悍’。所以才找不到老婆。”离朱决定将打击进行到底。

    “你你。你太过分了。”闪气愤的张口便向离朱咬去。

    两只体型庞大的魔兽顿时滚成一团。

    虽然同是收拾那些军士。离朱不过是喷吐火焰将那些人悉数灭掉。第一时间更新 而闪便不同了。专门吐些碗口大的冰球将人砸晕。然后生生吞掉。跟着主人这些日子。这东西竟然一点长进都沒有。真是丢人。

    云若曦向远处略略瞧了一。嘴角微微一勾。

    两个家伙虽然都是彪悍的魔兽。但均是心细之兽。它们定是感觉到自己心情有些郁闷。才故意这般。想让自己好受些。

    云若曦轻笑一。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这两个家伙事情办得不错。适才发生战斗的地点。不但连人带马尽数收拾干净。连武器都悉数不见了踪迹。而且地面上连一丝血迹都找不到。

    若是自己一人。云若曦自是不怕盛罗国皇族找自己麻烦。然而父亲云景却捏在洛远图手中。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

    闪一个翻身将离朱压在身。样子十分暧昧。

    它一扭头发现云若曦又有些沉默。疑惑的瞧了眼离朱。离朱被压的呼吸困难。正要翻身。便被闪死死的压住。

    闪自认为十分小声的在离朱耳边嘀咕。“主人心情不好。难不成是和姐夫大人闹别扭了。”

    离朱嘴角抽了抽。无奈的翻了翻眼睛。瞧也不瞧闪一眼。有种想死的冲动。

    它再也懒得搭理闪。第一时间更新 咻的一阵红光过后。离朱便消失在契约之中。这货简直就是个二百五。明显主人心情不佳。不但杵在那里给主人添堵。还敢挑战主人的极限。自己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孽才与它为伍。

    “唉唉。”闪的大嘴咧到了耳根。“怎么回事。沒说完就跑了……”

    云若曦冷冷的看向闪。直把闪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闪瑟缩了一大脑袋。连忙也学着离朱缩回契约之中。虽然主人生气之时并不会拿他们出气。但每每看着主人的扑克脸。它还是有些心惊胆战。赶紧如同爷爷给自己起的名字那般速速的闪了吧……

    容湛暗暗叹了口气。神情甚是无奈。连丫头的两只魔兽都认可了自己。而丫头却一直抗拒着……

    他來到云若曦身边。定定的瞧着她冰凉的小脸。眼中尽是宠溺的温情。“走吧。我送你回府。”

    云若曦抬眼瞧了瞧容湛。点了点头。

    两人來到被搁置的马车前。容湛上前略作查看。又探了探车夫的口鼻。微笑道:“你这车子可算是命大的很。一丝一毫都沒有被殃及。虽然车夫昏迷着。不过也并沒有大碍。”

    云若曦自是明白。伸手在车夫的百会穴与耳门穴上轻轻点了几。车夫便悠然转醒。

    车夫继续赶着车载着二人向云府驶去。

    “如今。令堂的身体基本上恢复健康。我想我也该离开了。”容湛沉吟了半晌。终于开口道。

    云若曦微微抬起小脸。虽然知道他总有一天要走。却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她的眉头微微蹙起。心中竟升起一丝连他自己都沒有察觉到的不舍。

    顿了顿。云若曦点点头。嗯了一声。

    容湛已经习惯了云若曦的冷淡。唇角抿起。他真的很想她听闻自己离去的消息之后会有一点动容。哪怕一丝一毫都好。

    容湛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沒办法。谁让自己那时便答应了她。不能随意将出那些事情。

    只是他低估了情思入骨的滋味。是这般的苦涩。

    云若曦心中隐隐有些烦乱。半晌。终于开口。只是声音听起來有些不那么清楚。“你要去什么地方。”

    容湛眼中猛地又一道光芒闪现。他的唇角不禁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连忙答道:“我要去白羽国。”

    “哦。”云若曦有些讶异。“去那里做什么。”

    云若曦抬头向窗外张望了。只见夜色浓重。

    不知道白锦澜是否已然回到了白羽国。从分开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自己交给白锦澜的那两种药定然能够帮助她摆脱追兵。不过按照回白羽国的时间來算。即便是绕路也该到了。可是她却一直沒有和自己联络。莫非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云若曦猜测着。心中不免又生出些许担忧。

    而一边的容湛因为云若曦第一次主动问起自己的去向。心中仿佛绽开了一朵花。他只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连呼吸着空气似乎都觉得甜蜜。

    容湛微微顿了。一如既往的温和的道:“去那里拜访一位老朋友。”他的眉眼因着心情大好而更加柔和。

    “哦。”云若曦点点头。沒有继续问去。只是她却有种直觉。他应该不会是仅仅去拜访一位老朋友那般简单。况且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去任何地方。去做什么都与自己无关。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