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云若曦食毕早饭,便又遁入随身空间之内,尝试制作帮助云少楼与小蜻蜓的突破壁垒的丹丸。

    之前,云若曦虽然对这串手串拥有十八个空间而讶异非常,然而当她进入空间之内便灰心了许多。

    她挨个将这十八空间尽数查看了一番,才发现这些个空间实在是小的无以伦比,有那么一两个空间居然仅仅能将她放置其中。只有制作神器的空间略显大一些。

    这些空间中,最好的便是一间类似书房样的大殿。大殿内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书架,书架上的书林林总总不计其数。云若曦一进到这空间之内便喜欢上了这里,只是近来事情纷繁,不然的话,云若曦定然会将自己锁在这书房中好好呆上几天。

    然而,其他的空间实在是让人无语到更加无语。

    那种植空间只有两米见方,种植一两颗玉米大概就挤死了。饲养空间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有能够饲养两只猪的大小,现琉璃雪正在其中居住,养猪的话恐怕会被这暴力狐狸霍霍致死。制作工具的,只能容大一张桌子与一张凳子,再放个人倍感空气稀薄。而那用于存储的空间,云若曦看着就泪流满面……实在是聊胜于无……

    云若曦看着刘乙何几乎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说祖爷爷,你这空间什么时候才能进化?这么小的地方不是要把人生生憋死么!”云若曦郁闷的戳着一伸手就能碰到的空间边界,面上颓然尽显。

    “咳咳……”刘乙何抖了抖花白的胡子,面上有些微赧,不过马上便恢复正常,他捋着胡子,一本正经的道:“我说丫头,这事你可不能怨我老头子,明明是你的级别太低,倘若你的级别稍稍提升那么一点,这空间自然就会进化变大。所以啊,还得在你身上找原因!”

    云若曦微微撩了眼皮,眼前这位看起来仙风道骨实际上幼稚单纯的老头子实在是有些欠扁!

    “分明是你这空间的初始点定的太低,否则即便是我现在没有到达圣级,空间也不至于这么小!”

    刘乙何面上又是一红,他连忙又伸出手来捻着自己的胡子故作镇静。话虽没错,但是能造出这十八个空间本来就已经是无比的逆天了,再让这空间的起始点像寻常空间那样大岂不是要为难死他……

    刘乙何摆出一副老人家的样子,故意将声音压得更加深沉,”我说小丫头,祖爷爷这是督促你练功,这可是为你好啊!”

    云若曦斜眼瞧了瞧刘乙何,语重心长的道:“不必,本人无时无刻不在练功,不需要祖爷爷督促。所以您老还是找点别的事情做,比如说怎么能将这空间收拾的大一些。握着也是为祖爷爷好,祖爷爷你制作神器的技艺已经有千年未曾提升过,你也该抓紧点时间了!”

    刘乙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被自己的后辈歧视至此,他真是脸上无光,难道说自己真该早日投胎去了么……啊呜呜呜呜……

    刘乙何尴尬的在原地转了两圈,原本他还觉得这孩子心性老成稳重,是刘家多少年来都难得一见的良才。因此第二次向云若曦现身的时候便急不可耐的让她拿着珍珠手串滴血认主。

    然而当手串真正认主之后,刘乙何才慢慢发觉,这丫头心性老成稳重到了极致,不但万事不行于色,且还十分腹黑。另外这丫头记仇的很,又一次自己只不过说她功夫太差,便被这丫头施以冷暴力无视了好几天。

    要知道刘老头在千年时间里都是孤单单的一个人,好不容易有了说话的人,人家还不理,这简直比让他死还难受。

    好不容易这丫头消了气,进来与自己说话,谁知道她说的第一件事便是嫌弃自己的空间小的只能养老鼠,这几乎让刘老头昏厥过去。

    那日,刘老头得知云若曦已经停留在九级巅峰有不短的时间,便仔细的为云若曦检查了半天。只是云若曦的情况似乎有些特殊,这几天的时间,老头子一直努力的在古籍中查找,想要寻到云若曦不能晋级的原因。

    然而当他终于明白云若曦不能晋级的原因之后,心中大惊。

    “我说祖爷爷,你不是说帮我查找不能晋级的原因么?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么?”云若曦一边捣鼓着手中的药材一边平静的道。

    “呃……”刘乙何皱了皱眉头,又开始捻他那一撮儿白胡子。

    云若曦蹙眉,“您别再捻您那胡子了,我看您在这么去,估计没几天那胡子就被你扯断了。”

    刘乙何倏地放开手,巴抖了抖,眼里有些不可置信,“真的会断么?啊……那可不行,以前婉妹说过,我留胡子很好看呢,可不能断了……啊呀呀……”

    云若曦无奈的长出口气,摇了摇头,人与人之间若说相差三岁便会有一个代沟,那么眼前的祖爷爷与自己中间横亘的沟的宽度几乎可以环绕四国一周了。

    “不行不行,还是好好梳理一为好!”刘乙何小心翼翼的将胡子捋顺,末了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梳子,虔诚的将胡子从上自梳了即便,直到看起来那撮儿白胡子根根分明柔顺异常这才停手。

    “咦,对了丫头,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刘乙何张大眼睛瞧着云若曦,年纪大了么,有些方面的事情比较不容易控制,比如说记忆力这东西。

    云若曦肩膀一跨,只觉周身无力,“没,没什么……您继续吧。”

    “别这样啊,祖爷爷我不过是忽然忘了而已,你提醒一就想起来了!”刘乙何谄媚的笑着,如今自己这手串已经与云若曦滴血认主,换句话说,云若曦便是他的衣食父母,怎么也要顺着点嘛!

    虽然,她也是自己的重重重不知道重了多少倍的外孙……

    云若曦埋头不理他。

    “别这样么,你要体谅祖爷爷年纪大了……”刘乙何委屈万分,伸手揪着云若曦的袖子。

    忽然刘乙何一蹦三尺高,“对了!想起来了,刚才我们说到为何你不能晋级的事情。”然而话音未落,刘乙何便一脸的无奈与纠结。

    云若曦看着刘乙何多变的面部表情,眉头皱起,怎么祖爷爷竟像是不好启齿的样子,有什么关系呢?

    刘乙何斟酌了半晌,终于艰难的开口道:“倒不是祖爷爷不想说,但这事情关系极大,天急不可泄露,祖爷爷即便已经不是轮回中人,但却一样不能透露半分。”

    云若曦一听,顿觉云里雾里,自己不过是要晋个级,怎么还掺合上天机了……

    云若曦的眉头越蹙越紧,难不成不能突破是因为自己穿越而来?

    按说应该不是这样,毕竟穿越之前自己就已经在九级巅峰徘徊许久了,应该与这个无关才是。可是,若是真如祖爷爷所说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再也没有什么机会晋级了?

    想到此,云若曦不禁猛地泄了气,眼中颓然尽显。无论是前世今生,她生命之中唯一的事情便是修炼。无论吃多少苦,她都能够强迫自己忍受来。唯一的希望便是有朝一日能够成就天至尊。如今听祖爷爷这样说,她只觉心中一苦,眼眶微酸。

    刘乙何见云若曦的脸色猛的变了,一时间心中有些焦急,他赶忙喊了两声“丫头!丫头!”

    云若曦有些怔怔的回过头看他,眼中似乎找不到焦距。

    刘乙何大惊,“丫头,你听祖爷爷说啊,祖爷爷的意思是,你晋级之事牵扯到一些特别的事情,但并不是说你不能晋级!”

    云若曦一听,眸子一闪,原本有些迷蒙的眼睛瞬间恢复了光亮。

    刘乙何大出一口气,刚才这孩子的样子可真够吓人的,看来这孩自将修炼当最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丫头,祖爷爷告诉你,你一定会晋级,只是这中间的过程会比较坎坷弄起来,而且,真正到了突破的时候还要有很大的机缘。不过这事看起来十分困难,但以你的心性,定然能够忍受来!祖爷爷很看好你!”刘乙何抚摸着云若曦的头顶,笑呵呵的安慰着。

    云若曦面上显出清朗之色,旋即微微一笑,巴掌大的小脸顿时熠熠生光,连刘乙何都忍不住要受她影响。

    “放心吧,祖爷爷,偶会坚持的。”

    云若曦的情绪瞬间便恢复到寻常的样子,连刘乙何都忍不住在心中赞叹。

    “哈哈哈!那就好!”刘乙何开心的道:“对了,祖爷爷那天还寻到一本古书。”

    刘乙何边说便从衣袋中掏出一本看起来十分古老的牛皮书卷递给云若曦。

    云若曦瞧着刘乙何递来的那卷破旧的书卷。只见这书卷似乎是以旋风装的方式装帧而成,最后又以皮绳小心缠绕。

    “这东西保存来可是极其不容易的!而且还是全本!”刘乙何乐呵呵的道。

    云若曦微微皱眉,对于自己这位十分不靠谱的祖爷爷有些直觉十分无力。

    她出声道:“这是什么?”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