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目光皆集中在叶旋的身上。

    洛远图见叶旋如此笃定,哈哈一笑道:“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叶旋自从无极岛归来之后气势更强,想来定是有了不小的精进。如此朕也便放心了。”

    “臣定不辜负国主期望,夺个名次回来!”叶旋更是豪情云天。

    叶铎见儿子这般气势更是骄傲的昂着巴,只有一边的叶紫看起来甚是沉静,无悲无喜。

    云景冷眼瞧了瞧叶旋,心中暗道,叶氏小子这般自大,赛场上定然吃亏。果然和叶家那个老匹夫一般德行,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在赛场上见真章。

    洛远图微笑着点点头,向着云景道:“云卿家,还有何事需要提点,一并说了吧。”

    云景躬身,又向众人道:“除此之外,最终的四强争霸比赛赛场与比斗方式不定。”

    “哦?这是何道理?”洛远图讶异的问。

    其余几人也皆是表情各异。

    云景瞧了瞧众人,“几位的实力我之前有过小小的了解,定然会有几人能够进入最终的四强争霸赛。通常四强争霸赛会在一个封闭的领域内进行,而这领域便是由无极岛与组委会共同构架。”

    众人无不讶异,皆感叹无极岛果然是天至尊。

    “只是每次构架出的领域皆是不同,因着这不同的领域,便会给参赛者不同的比斗命题。”

    叶铎哼了一声,这云老匹夫故弄玄虚,既然每次赛场皆是不同,他自己也不知道比斗命题究竟如何,这说与不说有个毛用。

    “领域中若是寻常赛场倒也罢了,最为凶险的便是这领域之中定会有一个幻镜。所以老夫只能提醒各位,若能进入四强争霸赛,那么一旦进入到领域之内,必然要小心再小心。因为一旦你放松警惕,也许看起来毫无危险的人或事或许便会让各位丢了性命。”云景的面色异常沉凝,自是想到当日他自己突破领域时所遭遇的事情。

    洛远图沉吟了半晌,这四国争霸赛看似简单,其中却也不有着许多玄妙,恐怕只有真正亲历过得人才能知道它的凶险。

    洛远图暗暗打量眼前几人,只见无论哪位在听了云景之言后,面色都不曾有什么变化,心中略感安慰。于是便留了云景与叶铎二人,其余小辈皆打发了回来。

    出了广阳殿,云若曦直觉阳光有些刺眼。

    暖阳一子便将之前在广阳殿中浸淫的冰凉尽数化去,云若曦眯了眯凤目便向着宫外行去。

    “云姑娘!”

    一道听起来分外扰人的声音响起。

    云若曦脚步微顿,回过头来,只见东浩南与东玥珺二人正向着自己而来。

    东浩南面色微微泛红,转过脸对东玥珺道:“你先回去,为兄与云姑娘还有事情商议。”

    东玥珺隐忍着撇了撇嘴,也不吱声,经过云若曦的时候便冷冷的瞧了她一眼,旋即转身离去。

    东浩南见东玥珺离开,连忙紧走两步来在云若曦的面前,目光一瞬不瞬的瞧着她,面上灿烂的宛若冰雪初开。

    云若曦面色依旧冰凉,“不知靖南王有何见教。”

    东浩南顿了,“云姑娘……”

    云若曦自是看不去他这怂样,面上不耐之色骤现,“若无旁事,请恕若曦不能奉陪。”说罢举步便走。

    东浩南连忙伸手,想要拦云若曦,但马上却又收回了手,他赶忙出声,“别,别,云姑娘,请听在把话说完。”

    云若曦凤目微垂,等着东浩南的文。

    东浩南喉结微动,吞了一口水。自上次皇宫宴饮之时听云若曦说她并非原来的云若曦,初始他并不太敢相信,而后想着她一直以来的种种离奇举动,心中倒也相信了**分。

    然而东浩南因着云若曦坦白相告的缘故心中更是觉得云若曦坦率可爱,因此更加死心塌地。若云若曦知道自己一番苦心却让东浩南更加倾心,估计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他看着她,薄唇抿的死紧,白净的脸上染着红晕。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这样一个女子着魔。从前淡定从容的他竟然彻底迷失了自己,在她面前竟仿佛蝼蚁一般。

    是因为她名满天,浑身耀目的光环让他不敢直视,还是因着她本身冰冻三尺的气场,一丝一缕的冰冷气息都让他心神不宁?

    因着今日进宫,他早早的便做了准备,等着的便是现这个时刻,能够与她稍稍说上句话,然而,此时的东浩南张了张嘴,满胸满腹的话语在面对她时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有些呆呆的看着目色清澈而冰凉的她,心头一颤,终于嗫喏了一,将原本要说出口的话努力的吞了回去,“后日便要前去加明国,如今你名满天,比赛之时,必然有许多人会冲着你去,你要小心为好……”

    他不敢置信的听着自己的声音缓缓而颤抖的发出,这与他本来的预期完全不同。

    “没想到靖南王居然会出声叮咛,这倒是让小女子受宠若惊,不过你我既是同又是对手,还是各自珍重的好。”云若曦回的冰凉。

    她实在不想与这人揪扯不轻,一个昭瑰已经够她受的了,而这东浩南在盛罗国声名鹊起,多少怀春少女日思夜想的尽是他,在来上一打两打,自己还活不活了!

    “云姑娘……”东浩南眉头微皱,还想要说什么。

    云若曦并不理会东浩南迟疑的声音,转身就走。

    东浩南有些顿住,眼神复杂而又有些受伤的看着前方白衣女子,心里就像被揪了起来一样酸酸的。倏的,又勾起了嘴角,苦笑了。

    东浩南觉得有种情愫在胸中酝酿,酸楚又疼痛。她冰冷至此,难道连朋友都没得做么?

    他咬了咬牙,也罢,只要自己能这样看着她也好。

    剩余几日时间,云若曦等人皆是养精蓄锐,只等一同前往加明国。这两日间,洛远图的赏赐接连不断的送到争霸赛国内晋级之人的府上。整个京城中人们谈论最多的便也是关于这次比赛之事。

    且早已有人注,这些选手究竟谁能入围四强,是否能够夺得霸主之位。当然所有选手中自然似乎云若曦的呼声最高。

    翌日清晨,所有通过淘汰赛晋级的盛罗国武士,共十七人,在云景的带领与盛罗国皇家禁卫军的护卫,一同向加明国开拔。

    此次比赛自然是在加明国的都城举办,尽管两国都城之间距离并不遥远,且路上也并没有说什么坎坷崎岖难行之处,然而却也走了数十天才赶到。

    当然,一路上东浩南一只沉默寡言,始终并未主动与云若曦搭上半句话,这倒让云若曦心中舒坦了不少。

    云若曦等参赛者一进入加明国的都城,便有加明国的负责这项赛事接待的官员前来引领。众人皆到指定的地点取了号码牌,随后才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云若曦向驿馆官员打听得知,白羽国的参赛者也于今早到来。云若曦闲着无事,便在告知云景后肚子上街走走,一来想要随便看看,二来准备去白羽国的驻地寻白锦澜。

    京城毕竟是一个国家最具影响力与国家特色之地。加明国也毫不例外。

    因着举办四国争霸赛,加明国的都城大肆修正了一番,街道宽阔干净,即便连路旁贩卖小吃的店铺都显得宽敞明亮。但城内喜气洋洋,比过节还要热闹。

    因着国度不同,大陆上人们的穿衣打扮总会有所不同。盛罗国与白羽国的穿衣习惯比较类似,上玄国也相差不算很大,相比起来加明国的风格便是更加特殊一些。

    这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极其喜欢唱歌舞蹈,因而路上总能够看到随身佩戴着乐器的行人匆匆而过。而这里的女子的衣装更加鲜艳,群装的裙摆自是比其余三国更大些,想必是为了在舞蹈时旋转起来更加妖娆妩媚。

    云若曦随意走着,街边小贩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许是因着稀奇,偶尔,云若曦也会伸长脖子探个头拨开人群看看,一路来倒也花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

    好不容易来在白羽国的驿馆,云若曦向驿馆官员报上名字,便在驿馆大厅安静等候。

    不多时,一个身材娇柔的年轻女孩子极速从驿馆之内跑了出来。

    她边跑边喊着,“姐姐!姐姐!”

    云若曦笑笑的看着白锦澜,只见这丫头身着一袭石榴红的四喜如意云纹锦锻裹裙,身形似乎又娇俏了不少。她发间宝钿装饰甚少,只在发间插着一只红珊瑚番莲花钗子,更显得她看起来十分灵动。她的肤色明显比上次见到时微微黑了些,想来许是在路途中颠簸所致。

    看着白锦澜跑近身边,云若曦嘴角扬起,纤手一伸,指头轻戳白锦澜的额头“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白锦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连忙出声,“一来就批评我,姐姐你真是坏死了!”

    云若曦噗嗤笑出声来,“怎么就是批评你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