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白锦澜云若曦回到盛罗国的驿馆因着无别的事情做便回到修炼空间静坐休息

    刘家先祖刘乙何制作出的这件神器虽然空间并不大但效用却是十分明显每次当云若曦进入到这空间之内便十分容易静心來连呼吸吐纳都觉得甚是舒坦

    且不说置身此处之时她体内的玄气珠的旋转速度更是猛地提升一倍宛若卯足了劲一般因此一旦无甚事情的时候云若曦便会进入到这修炼空间之内即便不修炼在这里休息也沒有人打扰甚是舒坦

    比赛的赛程在开赛前的一天被张榜公布了出來

    加明国都城**有四个赛场每日每个赛场皆会安排四场比赛四个赛场互相比邻相距的并不远只为方便赛事调度四个赛场中位置最靠近东方的被定为主赛场开赛的头一天加明国的国主便会在这里召见各国选手并主持开幕赛

    云若曦仔细查看了开赛时间现在开赛的第一天并非所有人都被安排了比赛而她便是其中一位

    而除了她之外叶紫也并沒有在第一日便要场比赛不过她特意留意到比赛第一日午便有白羽国屠峥的比赛到时候她倒要去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劲敌

    一夜好眠云若曦伸了个懒腰自修炼空间中闪出身來看着窗外天气分外清朗偶有清新的空气从外逸进云若曦深深的吸口气心情自是不错

    盥洗完毕云若曦自空间中取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衣服虽看起來普通无常但材质却是玄冰蚕丝制成

    之前容湛送了一套这种材质的衣服给云若曦瞧着她穿着不错在为刘妍医治好身上的夺魄噬魂之毒后便又暗自为她寻了一些玄冰蚕丝的料子來制成成衣其实这也是他在盛罗国逗留数日的原因

    云若曦虽想要拒绝但一來自己实在是喜欢这料子的触感二來看着容湛小媳妇般的神情终还是有些狠不心便收了來放在随身空间之内

    但见装扮好的云若曦白衣加身衣服的款式十分妥帖大方并沒有十分繁复的剪裁但却完美的将云若曦的身段彰显了出來

    她将瀑布般的黑在脑后一绾用一只素玉嵌珍珠的簪子固定好既简单又不失俏丽而她那白腻的肤色更是因着晨光的照射更加明亮动人

    从來到加明国之后云若曦倒是沒有像有些选手那样紧张得吃不饭睡不着觉这让盛罗国同來的其他人十分羡慕许多人在心中暗暗感叹果然实力强劲的人连同胆量也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

    相比于云若曦的淡定云景反而却比她更紧张许多倍两天來云老将军一直顶着黝黑黝黑的熊猫眼欲语还休的看着云若曦直瞧的云若曦脊背凉

    云若曦讶异自己这爹铮铮铁骨冷静沉着据说即便在战场上一只都是从容不迫泰然处之怎的如今却这般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的难不成传言果真不实

    然而她却不知云景如此这般状况便是怜天父母心担心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妥

    而云景在心中既是欣慰又是感叹欣慰的是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便如此沉稳实在是像极了他感叹的却是在这样的场合自己的心境竟不似女儿那般平静

    吃罢早饭云景便带着盛罗国所有选手向比赛的主赛场进

    这场赛事是天盛世因此此时的加明国都城内更是热闹非凡

    因着天气大好许多人早早的就出了家门只为能够到赛场觅个好位置能更好的观看强者的对决街道上几乎人山人海想要从人群中分身而过几乎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但各国选手才是这比赛的主角自然不会在路上耽搁时间一大早便有加明国的皇家卫队举着大旗带着鼓來到各国所在的驿馆接引选手们

    驿馆距离赛场并不远不消一刻时间便已经到了

    云若曦等人在主赛场边上盛罗国的席位上坐定见赛场边人山人海大约有数万人齐聚在此声音分外嘈杂

    云若曦气定神闲的坐在云景身边因着无聊便向其他国家的选首席上望着

    首先引入眼帘的自然是白羽国不是因为白羽国席位上的人数是所有国家中最少的只因为她远远的便看到在白羽国的席位上有一个笑靥如花般的俏丽女孩在向她拼命地挥着手小嘴还一张一合的明显是在叫着“姐姐”此人自然是白锦澜无疑

    云若曦朝着白锦澜微微一笑白锦澜马上更夸张的向云若曦招手惹得云若曦不禁莞尔

    相比之白羽国其余的选手面色便不想白锦澜这般轻松即便不甚紧张但也能够看得出他们对与这场比赛的重视完全不似白锦澜彻彻底底为着打酱油而來

    云若曦的视线从白锦澜身上移开仔细查看着其余选手

    坐在白锦澜旁边的是一位外貌与白锦澜十分神似的俊俏少年这少年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锦绣华服寻常人若穿着这样的衣衫身上必然会生出一种贵气然而这位少年端端的将这华丽的衣衫穿的飘逸异常宛若一朵清河中的莲

    少年面色白皙的几乎透明肤色自是不像一般的而少年那般健康似乎有些微微缺血想來定然是极少外出的缘故至少云若曦自家的二世祖的肤色虽然也十分白皙但却是隐隐泛着些麦色

    他沉静的坐在位子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他眉头微皱眸子中显然并沒有现场的任何事物只一味的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云若曦看着这少年心中倒是不由的升起些赞叹想來这位便是白锦澜口中的嗜医为命的哥哥白羽国的太子殿白秋寒是也

    像是看出云若曦在打量自己身边的人白锦澜的情绪瞬间被点燃兴奋的屁.股几乎都挨不住凳子张开嘴用唇语告诉云若曦:“这就是我哥哥我哥哥”

    云若曦睨了白锦澜一眼唇角向上微微一扯只觉好笑也不再理她直引得白锦澜又嘟起了她娇艳的红唇

    云若曦继续打量着白羽国的其余选手不禁暗暗点头果然如白锦澜所言这几位选手皆是安定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面上并沒有因着周围嘈杂的环境而有任何表情他们皆是不一言看起來就像是出离于当前的环境一般

    其中有一个少年让云若曦的视线微微停留了

    云若曦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少年只见他眉似利落剑锋目中暗藏睿智幽芒一身劲气既不过分外放又不刻意收敛自是十分泰然得当他的面上几乎无甚表情宛若是一块千年冰封的石头一般气势自是比周围的几名选手强上许多

    这少年身着玄色劲装半放松的轻靠在椅背上他一只手搁置在面前的桌子上云若曦瞧着他袖口紧窄便知道他等便会场比赛

    云若曦猜测着便是白锦澜说过的屠峥

    云若曦打量着屠峥而屠峥自然也不着痕迹的对云若曦打量了一番然而面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端倪高手之间即使不出手也会在心中衡量一番

    云若曦又向上玄国与加明国的选手席中查看了一番其中自然不乏能力不俗之人想來自己若想夺得霸主之席困难不少

    然而云若曦却并非真正想要夺取这四国争霸赛的霸主而且对于比赛优渥的奖品她自然也不是十分放在心上虽然跻身四强之后便以获得神器级别的奖励但自己空间之内的老祖宗便是制作神器的行家这从自己的珍珠手串上便窥见一斑

    有了这般牛叉的祖宗跟在身边想要什么样的神器好还不是手到擒來况且老祖宗还巴望着她能够继承他的手艺而她虽然每次不置否但心中还是有一种愿望今后能够制出神器來

    虽然她常常打击刘乙何自诩脆弱的小心脏但其实还是十分钦佩刘乙何能够制出具有十八个**属性的空间的神器且这神器还能够晋级只是现在自己实力不济但她相信终有一天这件手串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必然会进化成为一件超神器

    目前云若曦最心急的莫过于提升自己的实力了而之前她感悟到也许通过不停地实战或许能够对自己的突破产生一些帮助况且祖爷爷还说过自己的突破需要契机那么如此她便应该不断的历练从而寻找能够突破的契机而不是被动的等候这飘渺的机会

    所以在洛远图提出要云若曦参加四国争霸赛的时候她二话不说便答应了毕竟云若曦之前遇到过的对手皆是太寻常了些并沒有什么人能够和自己畅快淋漓的比斗一番

    当然容湛那家伙不在此行列之中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