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将四国的选手看在眼里在场除了盛罗国的选手之外只有白羽国的选手寥寥无几仅仅六名而人群中时时冒出些不和谐的声音似是在嘲笑白羽国武士凋零除了白锦澜因着人们的议论声看起來显得十分不悦外白羽国其余的选手倒是十分淡定

    其余几国派出的选手数量大约与盛罗国类似其中上玄国共十九名选手而加明国大约是因为在本国比赛的缘故因而人数最多共计二十四名

    云若曦大致瞧了几眼便将所有选手暗藏的势力做了一个初步的推算其中不乏几位实力强劲之人

    其中白羽国的屠峥自然不在话而上玄国同样有两位看起來实力相当不俗之人加明国虽然人数众多但综合实力却不如白羽国与上玄国

    正当赛场内人声鼎沸之时场中忽然响起一阵阵铿锵嘹亮的锣鼓之声

    众人向着鼓声传來之处张望两队各五十人左右的彪悍的骑兵举着大旗奔驰而至骑兵们面色肃杀手中旌旗迎风招展胯骏马健壮有力整齐看起來非常有气势

    伴随着锣鼓阵阵骑兵们快马进入赛场并绕着赛场边缘奔跑直惹得尘土扬赛场周围的人群瞬间沸腾起來这般景象自然是因为比赛马上便要开始了

    骑兵绕场三圈之后便有条不紊的按照一定的间隔在场边站定激烈的鼓声平复來渐渐的换成了悠扬肃穆的礼声

    云若曦循声望去只见一队车鸾正从赛场边循循而入车队周围有二十几驾彪悍骑兵护卫队列的四角分别镇轧这一量辎重不凡的战车车上昂扬站立着四位军士

    车队正中的马车体积庞大且十分富丽车顶上五色华盖十分堂皇车体上的饕餮浮雕分外醒目上还镶嵌着不少珍宝彩贝车门两旁垂着环佩叮咚作响

    车内一个二十岁上的男子身着玄色华贵衣袍头戴一顶黄金冠目光炯炯毫不斜视他端正而坐气度自是俾睨天他的面前摆一方案案上搁置着瓜果珍馐旁还放有纯金酒壶酒盏两位如花般的年少宫婢随侍身旁而车队后方又有无数官员紧随其后

    场内除了加明国之外的各国來人皆站直了身体向车队行着注目礼

    云若曦打量着车内之人眉头微皱曾经她听说加明国的国主十分怯懦怕事今日一见她只觉眼前之人似乎与传闻不符或者这人并非是加明国国主但无论这人是谁无疑是王室中之人

    人们见此车驾浩浩荡荡进入赛场纷纷扑倒叩拜山呼千岁虽然人数众多但动作却是齐刷刷的一片

    正当云若曦暗自揣测之时车队已然行进赛场正中并停了來御前护卫自是在车驾跟前岿然不动警惕的查探着四围

    宫婢们服侍着车中之人自车上走直达赛场正前方的主位上安坐而车驾后的文武百官则谨慎小心的在一边站好此时场内一片寂静

    男子坐定朗声开口“四国争霸赛为大陆四年一度之盛世今年恰逢在我加明国举行举国上无不为此欢欣鼓舞”

    这男子声音浑厚铿锵自是十分有魅力云若曦猜测他定然也有非常的修为在身否则的话不会在沒有外力的借助声音能够传遍全场

    男子双手抱拳向天继续道:“父皇虽缠绵病榻心思却对四国争霸赛事向往至极只是无奈身体虚弱只得命小王前來代为主持”

    云景小声的在云若曦耳边耳语道:“此为加明国太子雪子都据说加明国的国主这些年一直身体不好便让这雪子都代理朝政”

    云若曦闻言点了点头

    “今日各国勇士齐集我加明国我代表我父王以及加明国百万子民对各位的到來致以最热烈的欢迎”雪子都向场前抱拳自是十分谦逊有礼

    各国來人连忙抱拳还礼

    雪子都在短暂的寒暄问候之后便将四国为比赛准备的四件神器亮了出來

    只见这四件神器分别是盛罗国的琅琊护心镜、上玄国的时光之刃、白羽国的烈云盾以及加明国的苍炎兽王剑四件神器宝光闪闪场内之人即便离之甚远但却依旧能看的出这几件神器是夺天地造化的宝物直至此时场内气氛更加热烈人群中喧嚣一片

    “此四件宝物便是为比赛的四强选手预备的奖励只是按照惯例最终决出的四国霸者的奖励却是由无极岛來提供小王也真真好奇的很不过更让小王期待的还是诸位在场上出色的表现”雪子都笑吟吟的说道目光炯炯的瞧着各国的武士们

    雪子都短短几句话说得轻松自在又平易近人霎时便赢得了其余几国选手们的好感

    他倒也不拖泥带水亮出奖励后便宣布四国争霸赛正式开始

    云若曦抬眼打量着雪子都只觉此人不简单只不过她并无意多加探究便收回了目光

    第一场比试由加明国的辛培然对战白羽国的屠峥

    雪子都目光沉静的看着赛场中的二人面色微喜因着他十分看好辛培然

    辛培然今年十七岁是加明国将军辛宜川的独子因着在武学上十分有天分自幼便进入征伐学院修习武术只是这小子心性狠厉时常在学院逞凶斗狠起初因着将军的威名学院还能张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就在去年开春这辛培然又将人打伤

    只是此次打伤的人却是右丞相褚元乃之子褚坤且这悲催的小子被辛培然伤了个彻彻底底全身上的骨头能断的地方悉数断的干干脆脆除了经脉还算完整之外几乎成了一个彻底的废人

    这事让右相褚元乃气得几乎跳脚区区一个将军之子竟然敢将自己的儿子伤害至此他褚元乃定要让辛培然血债血偿不

    然而辛培然毕竟是辛宜川的独子又怎么能真的将他废掉呢为着此事辛宜川几乎每日在右相府门前长跪不起只希望右相能够原谅自己这个不肖子

    辛培然不但完全无视自己老爹为他所做之事反而完全不将右相放在眼里声称这事责不在自己只怪那褚坤技不如人

    褚元乃听闻辛培然这般大放厥词更是暴跳如雷即便辛宜川在其中怎样斡旋都将这右相得罪了个干干净净而辛培然却仿似沒事人似的依旧招摇直气得辛培然大病了一场

    毕竟此事辛家理亏面对褚家之人时辛宜川只感觉自己彻底抬不起头然而在朝堂之上辛宜川毕竟只是个将军时时处处都要受右相牵制长此以往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将军辛宜川与右相褚元乃皆是太子身边之人于是整日苦逼到死的辛宜川便将事情原委皆道与雪子都

    雪子都明了的事情始末之后便出面调停二人而右相褚元乃看在太子的面子上终于退让一步明里不再处处针对辛宜川只是有一件事褚元乃却紧紧咬住死活不松口那便是征伐学院要送辛培然上无极岛成为无极岛内岛弟子一事

    按照惯例只要是征伐学院最为出色的学员便以被学院派送到无极岛成为内岛弟子然而右相却一直给征伐学院施压并放话如若征伐学院送辛培然进入无极岛那么便将征伐学院中的所有老师的家人挑一人出來碎掉他们身上所有的骨头让其感受褚坤之痛

    征伐学院虽是国办武学学院丞相的权利通天自是不敢忤逆便用另外一名同样十分优秀的学员替换了辛培然进入无极岛成为内岛弟子

    然而毕竟右相的身份十分特殊雪子都虽心上不喜褚元乃这件事上的做法但又顾念他爱子已成废人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已经不再追究辛培然伤害褚坤一事且也沒有其他什么要求于是便也默许了右相的要求

    然而因缘际遇雪子都却见到了一身武技的辛培然只觉他前途不限量并对其十分欣赏与辛培然畅谈一番却并沒有苛责他伤人之事这便让左家更是对他死心塌地

    虽然他已经贵为太子然而离那位置终究还是差了一步虽然此时他的父皇缠绵病榻依旧眼看便沒有几日活然而他依旧还是要努力培养自己的人马毕竟那人现如今行踪成谜保不齐什么时候便会出现在自己眼前而这一点常常让雪子都坐立难安

    因着辛培然无法成为无极岛内岛弟子而他又年纪轻轻潜能无限雪子都便专门遣人道无极岛为辛培然觅了一个师傅带着他在无极岛周边岛屿修习虽然辛培然名义上是无极岛外岛弟子但所受的训练却是要比寻常的外岛弟子严苛百倍比起内岛弟子來说也不差分毫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