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刻钟之前屠峥与辛培然二人还杀得难分难舍几乎分不出胜负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情况比赛情势忽的急转直屠峥的一句“你输了”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色变

    雪子都猛地自正位上站起不置信的瞧着场中据他看來这二人实力相当本应该还有许久的缠斗但沒想到忽然之间便见到如此变故眼中讶异尽显

    不但雪子都这般反应几乎所有人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怎会输”辛培然听到屠峥的话目中的厉色更甚他不过是阻了自己的一次攻击而自己又被他的劲气伤到一些而已若说这样便输给了这人任谁都无法相信与接受

    屠峥面色冰沉唇角向上一勾声音沒有半分感情“屠某只是來参加比赛并无意要伤人性命你的心脉已然被我彻底伤到若想死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与你继续比斗数个回合不过到那时恐怕你这天之骄子便要彻底殒身至此了”

    “什么”辛培然倏地睁大双眼不置信的狠狠盯着屠峥心脉被伤怎么自己竟毫无察觉

    不凡辛培然难以置信在场的所有人都将信将疑的紧盯着忽的冷静來的比赛场

    雪子都眉头皱紧眸中色彩沉凝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直线像是一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雪子都面色忽的冷冽來猛一抬手衣袖纷宽大的锦袍后摆哗啦啦扬开來旋即又重新坐回原处眸中的神色十分不明朗

    在他旁边侍候的人见他这般表情自是大气也不敢出一更加小心谨慎的立在一旁

    屠峥神色更加淡然虽然经过一场十分激烈的对战但他身上的衣袍宛若并未沾染半分尘土一般看起來十分清爽适才诡谲的忽近忽远又忽强忽弱的劲气此时已然完全被他收敛起來整个人的感觉像是寻常的风雅书生若不是那一身劲装彰显他的职业任谁恐怕都看不出他原本是一位武士

    辛培然摆明了不能完全相信屠峥口中之言直道是眼前的对手在故布疑阵拖延比赛时机

    “哼本少爷好好的心脉怎么会受伤”辛培然眯了眼虽说适才因着被那厮的劲气冲撞而喷出一口鲜血但就刚才那种力度的撞击根本无法损害到自己的内脏

    屠峥冷笑一声“如若不信你以尝试一再次凝结劲气自然便会知道我是不是危言耸听”

    辛培然见屠峥表情笃定而坦然心头不免生出些矛盾暗自小心的凝结起劲气

    然而当他使力想要像往常那样将劲气凝聚到身体的某一点的时候他的心头猛地像是被某种尖锐的利器刺激一般痛的钻心

    辛培然面色大变他赶忙将刚刚聚集的劲气彻底泄掉因为自己的身体目前的状况实在是有些诡异若真如那屠峥所言这般聚集劲气恐怕会对心脉的刺伤更大

    辛培然紧紧的抿着唇面色有些白额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的往淌竟像是失血过多的症状他胸口的刺痛轻一冲一的刺激着他的心房饶是他这般对疼痛早已习以为常的人都有些承受不了

    辛培然心中自是万分的不甘虽然若单纯论武斗技巧时间长了恐怕这屠峥自然不是他的对手然而让辛培然想不通的是为何自己忽的心脉受损这个屠峥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

    只是在自己与屠峥比斗的情况他还能腾出手來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那么这人的实力的确不俗

    辛培然大喘着气既因着自己的心脉受伤整个经脉的感觉都十分的不爽利另外还因着自己再加明国已然有多少年都沒有遇到过这样强劲的对手最气的便是自己的本领还沒有完全使出便已然成为这人的手败将这如何能让他咽这口气

    辛培然直觉的胸口越來越憋闷身上已然汗流浃背身体仿似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然而辛培然毕竟是接受了无极岛的特殊训练的外岛弟子他拼命的稳自己的心神现这种状况不能有一丝松懈否则的话极有能走火入魔

    如今的情况自己便是在沒有能力继续比赛去了若不顾后果的继续与这人比斗恐怕真的会爆体而亡其中孰轻孰重自然是一目了然

    此番自己不过是为了能够在天人面前能证明自己何苦要为此搭上性命

    待得那刺痛微微好转一些辛培然咬咬牙道:“在百思不得其解为何阁能够伤我心脉”

    屠峥又是一声冷哼“恕屠某无奉告”

    然而马上屠峥便又道:“刚才屠某便说了虽然立了生死状然而屠某只为比赛不愿伤人性命阁的经脉之上回去之后以将体内的劲气逆行梳理经脉不消数月阁的暗伤便以痊愈”

    辛培然又是一皱眉伤势自然是小只是此次四国正啊比赛自己便止步于此着实让人羞恼

    眼见着辛培然出人意料的站在场上再无半点斗志末了竟然真的道了句“我输了”一时间场内唏嘘之声不绝于耳

    虽然辛培然第一次出席四国争霸赛其余国家的选手对他本不是十分了解但他的诨名却在加明国十分响亮不但是因着他本身实力不错更是因着他平素便最喜逞凶斗狠因此恶名倒也天尽知许多人十分看好他甚至觉得他能够挺近四强或许还能夺个霸主回來不想第一战便铩羽而归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随着辛培然的认输比赛场边的裁判连忙举旗示意并上前公布结果

    此番的结果任谁都沒有想到

    雪子都坐在座上面色似乎并未有什么波澜只是眸子半眯着

    熟悉雪子都的人都知道太子现在的样子便是心情极度不爽所以站在他最近处的几名宫婢几乎浑身颤抖头更是向垂着完全不敢随意抬起

    雪子都冷凝着场内不想辛培然这么容易便输了实在是让他在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为着第一战能有个好开始赛事的安排故意挑了看起來无比孱弱的白羽国的选手与辛培然相对沒想到这屠峥如此厉害在不知不觉的情况竟然伤了辛培然的心脉这一场实在是输的莫名的憋屈

    辛培然缓缓地跳场心里有些战战兢兢也不敢抬头看雪子都的脸色即便这位太子对自己很好又是帮自己到右相处斡旋又是将自己送往无极岛拜师学艺然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道理辛培然自然也是懂得这场比赛雪子都十分看重自己却输的这般难看委实有些不好交代

    相较于辛培然的忐忑屠峥烦热淡然的宛若闲庭信步一般随意的走到了赛场向白秋寒与白锦澜示意后便径自离开了赛场

    与此同时其余几个赛场的比赛依旧继续着想來等得结束还需要一些时间

    因着这里结束得早半个时辰之后这座赛场便会迎來第二场比赛

    云景双臂环着胸侧目看了看云若曦“我儿觉得怎么样”

    云若曦唇角上翘眸子微微一闪神色倒是无比平静清凉“不错”

    “哦怎么说”云景呵呵的看向云若曦看样子自己的女儿似乎看出些什么來

    “这辛培然不错而这屠峥也实属不错”云若曦点了点头

    云景挑了挑眉不置否

    “辛培然输的不冤屠峥并非是简单的武士而已他还是一个魔法师”云若曦向白羽国选手的方向瞧了瞧屠峥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恩的确不过沒有想到魔武双修竟如此厉害”云景赞叹的道

    云若曦点了点头眼神中有些复杂“魔法师的技能本就诡谲奇特只是魔法师的身体太过孱弱而魔法吟唱的时间又太长因此在单打独斗的情况是十分吃亏魔武双修原理上以将魔法师与武士的长处尽数结合但施行起來却是极其困难但这屠峥便做到了”

    云若曦微一沉吟又道““若我猜的不错适才屠峥劲气忽的消失看似是被他彻底驱散其实应该是他的一项魔法技能而这种魔法技能却不是寻常的战斗技能而是一种辅助技能以附加一些特殊的属性”

    “那你怎么看他这辅助技能”云景看着着云若曦心中满是欣慰女儿与自己所想竟是不谋而合

    “屠峥使出的技能恐怕是凭借雷电之力能够顺利化作元素之力而进入到人体之内进而毁坏对手的经脉只是这技能如何将雷电之力化作元素之力又能够从元素之力中**出來从而达到伤害的目的这其中的关窍我就搞不清楚了”云若曦轻声道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