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景点点头“我儿的猜测恐怕有七八成是正确的只是若你对上屠峥你有本事化解他这种隐性的魔法攻击”

    云若曦淡笑一声“既然晓得了它的原理我自然会有能够化解这项技能的法子”云若曦微微一顿“只是屠峥这人有些深不测我觉得刚才的比赛中他并沒有使出全力……”

    云景自是同意云若曦的观点刚才的比赛从始至终这屠峥便表现得异常平静与笃定若非此人性格便是沉稳非常那么便是他实力非常但云景觉得第二种的能性更大一些

    看來这四国争霸赛依然如同以前一样藏龙卧虎每向前走一步都异常艰难

    雪子都虽十分不喜第一场比斗时本国便以失败告终然而比赛的规定便是如此晋级赛的前两轮依旧是淘汰赛即便他再不意依旧沒有办法改变辛培然被淘汰出局的结果

    然而雪子都毕竟是加明国太子无论私是什么样子在众人面前礼仪还是应当周全因此也并沒有拂袖离开而是继续不动声色的坐在原地等候第二场比赛其间也招了官员们说笑一番

    云若曦倒是十分平静既然屠峥的比赛已然结束其他人便引不起她什么兴趣只觉得寡淡的很此时的云若曦只对那叶紫的实力有些好奇只惜叶紫与自己竟是同时比赛不同的是分属不同赛场而已

    云若曦缓缓起身轻巧的移动身形向场外退去

    云景有些不明云若曦的举动连忙出声询问云若曦只道有些累了便在云景的疑惑中离开

    而白羽国那边白锦澜看着云若曦离开想要追上但刚好被白秋寒拽住似有什么事情商量便只好作罢

    云若曦并未在外多加停留直接便回了驿馆自己的房间

    一进入自己的房间云若曦便直觉内有些异状她的心头微微一沉房间里有种气息让她觉得奇怪虽然这种气息有些不同寻常但似乎并沒有什么危险

    她不动声色的缓缓向前一步反手一扬房间的门便被轻轻的带上

    云若曦微垂着双目走到桌边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放至嘴边轻啜一口温热的水滋润了她微微有些干的唇

    旋即她又将手中的水杯放从托盘中又自拿出一只水杯提起桌上的提梁壶将这只水杯也倒满并放在自己的对面

    她自是十分清楚來人并无恶意只是她不明白这人是何目的

    一声轻笑自屏风后传出随后一名白衣男子旋身而至

    云若曦连眼皮都未曾动一只等着这男子上前來

    “云姑娘多日不见还安好”男子语气中带着些和煦

    云若曦定睛一瞧只见眼前的男子身披一件清白狐皮大氅毛质细秀柔腻与他那种与生俱來的贵气相互辉映竟是搭配的十分妥帖

    云若曦轻笑一声“若曦自是好的不能再好不知扶苏公子近來如何”

    郁扶苏看着云若曦察觉她与之前相比似是柔和了几分心中不免漾出一丝甜蜜“自姑娘为我解毒以來郁某便是一天好过一天”

    郁扶苏在云若曦面前坐形容十分随意

    “怎的突然來此”云若曦执起水杯杯壁的温度熨帖着她的肌肤刚好暖了她略有些冰凉的小手“每次见你你似乎都在忙着一些事情”

    云若曦并不把话说完她自然是知道此番郁扶苏定然是因着某些事情才來到加明国然而她却也无意探寻别人的秘密之前如此现今也一样

    郁扶苏微微蹙了眉头神情中显出几丝落寞与无奈随后抬起脸目光炯炯的瞧着云若曦“郁某身不由己自是需要不停的奔波上次遇到不曾好好说话近日刚好來到加明国之前就听说你参加了这次的比赛便想着过來见你一面”

    云若曦点了点头“听说尚武学院本來想要你也來参加比赛只是你回绝了”

    “恩”郁扶苏的目光微微黯了一圈声音有些嘶哑他自然早就知道了云若曦要來参加四国争霸赛的事情他也很想随她一同前來只是那些事情却是十分繁琐复杂实在脱不开身

    郁扶苏沉默了一抬头看着她因着被清水滋润过的红唇心里一颤连忙转移视线紧接着又道:“听闻无极天尊为令堂除去了体内之毒本应前去拜访只是前些时日我一直不在京中……”

    云若曦清浅一笑“我母亲能够得救也亏了你送來的纯阴之金否则我倒是不知道该去何处找來若非如此我母亲也不会这么迅速便将体内的毒祛除掉”

    “不过举手之劳姑娘千万别再提了而且姑娘也救了郁某一命”郁扶苏目光有些灼灼的又有些迷离

    云若曦沁凉一笑“那便算是扯平了所以谁也别再提这事否则的话你我二人便要因着这事讨论上许久了”

    因着母亲被彻底医治云若曦心中自然是对郁扶苏好感倍增

    尽管郁扶苏似是有许多秘密但谁又能沒有过往和期待呢

    有时云若曦也会将郁扶苏拿來与容湛略作比较当然那都是在云若曦无聊到极致的时候才比较了那么一次而已原因便是二人似乎都很喜欢白色的衣服

    只是在云若曦看來即便二人皆是风流倜傥又都喜欢身着白衣但二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郁扶苏身上的那种白色白得飘忽时近时远清寒却又温润就仿佛这个人的气质一般有时他会忽然贴近你纯粹得让人禁不住想要触碰就像现在这样然而有时他又仿佛冰凉地与人世隔绝衬着纯白色的面孔疏离得让人看了便会将之排斥的远远的

    而容湛却是飘渺出尘虽然常常带着些戏谑但他身上的白色却像是暖的一般时常蛊惑着她的神经而且让云若曦怎么弄不明白的便是他身上那种极其熟悉的气息那种熟悉似乎想要提醒她什么却又让她无法掌控然而也正是这样的感觉让她矛盾异常

    郁扶苏看着有些失神的云若曦她的小脸因着眸间的迷离也飘忽了起來寻常时候见到的那种笃定与自信的感觉此时便因着这种迷离柔化了许多这也让她看起來娇柔了不少

    郁扶苏宠溺的一笑“想到了什么”

    云若曦忽的被郁扶苏的声音惊了一心头一颤“啊沒”

    然而她心中却又接连不断的讶异袭來一是沒來由的想起了容湛二是在郁扶苏面前自己竟然这般放松只是无论哪一种都让她不能理解

    郁扶苏温暖的一笑因着她似乎从未表露出來的微微紧张只觉得这样的她更是爱因此倒也不在意她刚才究竟为了什么走神

    云若曦长舒了一口气展颜一笑面对着现温润的男子她实在有些冷硬不起來就仿似那日离开时一般

    只是这个男子却如同谜題一般又像是一块多面的水晶让人捉摸不透不知如何对待究竟是什么样的过往能把一个人的性格塑造出如此多的立面

    郁扶苏看着云若曦面色少有的明媚心头一暖胸中竟生出许多想要倾诉的感觉生命中这是他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他紧闭着嘴唇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对她和盘托出

    他真的很想告诉她他的一切然而越想开口的时候心头便越是忐忑

    郁扶苏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他实在不想让她知道自己黑暗的过去况且现如今有些事情已然正在步入正轨他不能因着自己疯狂生长的感情而致大业于不顾

    如若有那么一天自己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的时候那么他便将所有的一切悉数告诉她到时候他也想要凤冠霞帔娶她回來

    思及此郁扶苏的面容更是柔和许多

    她并不知道他今日到得此处是冒了多大的风险但为了能够见她一面他甘之如饴

    云若曦看着郁扶苏面容变得更加柔和虽然疑惑但并不知晓他究竟是为何

    “在加明国会停留多久呢”云若曦出声道她只觉气氛有些诡异但说不上哪里出了问題只好随意问问免得尴尬

    “哦大约三日左右只惜不能看完你的比赛”郁扶苏倒是实话实说

    云若曦敛了敛神色不置否停留几日都与自己无甚关系

    “这次比赛的选手中自是有几名能力非凡你定要小心应对”郁扶苏声音凝了几分以他对云若曦的了解她自然不会因着那些神器而來参加四国争霸赛究竟是什么他倒是无从得知了但他总是希望她不要太过勉强

    云若曦抬眼瞧着这个眸光深邃的男子他那种清朗如碧空沉静若深海的矛盾气质着实让人忍不住沉迷若凝视他的眼睛久了便会在心中生出些万年般绵长的怅惘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