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抬眼瞧着这个眸光深邃的男子,他那种清朗如碧空,沉静若深海的矛盾气质着实让人忍不住沉迷。若凝视他的眼睛久了,便会在心中生出些万年般绵长的怅惘。

    云若曦面上显出一抹浅笑,像是明了郁扶苏心中所想,“若曦并不贪心,自然对那些神器无有什么期望,即便四国霸主的奖励是无极岛密器,于我而言也无甚意义。”

    郁扶苏闻言唇角勾起,点点头。

    “参加这四国争霸赛只不过想要多有些历练罢了。”云若曦缓缓的道。因着自己做事从不会对其他人解释,只是面对着彰显着纯净气息时的郁扶苏的时候,便也愿意多说两句。

    这种状况让云若曦自己也微觉讶异,她当然记得,上次在炼化九麟吞天簋的时候,面对着同样一个人,自己心中的感觉便是那般排斥,完全不似今日这样。

    这样想着,她心中对于这个有些神秘的琢星斋主人便更是多了些兴趣。

    郁扶苏浅浅一笑,面容更加柔和,“如此便好,比赛时若遭遇极强的对手也不需过于逞强,保全自己最为重要。”

    “恩,”云若曦抬眼瞧他,“莫非扶苏公子前来就是对若曦说这些?”

    郁扶苏面上的笑意更暖,“的确!”

    “再没有别的事情了?”云若曦凤目中尽是迷惑。

    “没有。”郁扶苏看着云若曦的样子,笑意更浓。

    云若曦又一瞬间的莫名,这人真是奇怪至极,每每见到时似乎他总有些看起来着急上火的事情要做,难不成今日的确是如他所说过来见自己一面?

    云若曦抿起唇角,一瞬不瞬的看着郁扶苏,只是眼前的男子清淡的宛若风中飘乎的柳絮,从他的神色中竟是半分异样也看不出来。

    郁扶苏自然晓得云若曦对自己的疑惑,心中暗生喟叹,若自己没有肩负那么多,想来定然敢无所顾忌的告知对她的心意。只是如今牵绊的太多,告诉她又怕连累她,心中总是不能安然对待。

    想来他这一生总为痛苦纠缠,而她便如同其黑夜里的一点星光,虽不光亮,但却一直引着他。遇到她,他的心中便多了一丝记挂,一丝甜蜜。

    她年纪尚小,他背负太多。

    他们之间需要的,便是一些时日。

    云若曦站起身,将门打开,院中沁凉的空气霎时因着风的流动而溢满房间。

    郁扶苏深深的吸了口气,清透的空气中有着她清淡好闻的味道。他忽然很想睡。

    沉默,有时是人与人之间无话而谈时的尴尬无奈。而此时,在他们之间,却仿佛寻常的不能再寻常一般——像是本该如此。

    云若曦见眼前的男子并不讲话,倒也随他。自顾自的坐在位子上,啜着茶水,随手便又端了提梁壶为他将茶盏蓄满。

    郁扶苏只觉得自己的心平静安然,宛若浸润在日出时的海中,有微微的浪拍打着肌肤,既不疼痛也不寒冷,只有暖暖的舒适与平和。

    许久,郁扶苏终于站起身,依旧是微笑着缓缓地道,“郁某该告辞了。”

    云若曦点了点头,语气依旧清淡如常,“保重。”

    郁扶苏微笑着看她,虽然并没有期许她能多对自己说几句话,只是在听闻只有一个“保重”的字眼时,心中依旧微有些怅惘遗憾,只是,他又怎能强求于她。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情愫,那种感觉就像是沙漠中干渴的人看到遥远之地的绿洲一般。

    她的身影,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以至于原本害怕做梦的他有时甚至于想要沉溺在梦中不愿醒来,只为了能够与她再多一些相处,哪怕只是梦境也好。

    他想她,与她的距离越远,他便越是想她,想的心时常酸痛着。

    本来他只是想远远的看她一眼边走,结果却依然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走到了她的面前,这本来已经超出了他所有的预期。如今见她一切安好,他的心便也平静了不少。

    不再做多余的告别,郁扶苏站起身又再深深的看了云若曦一眼,便迅速的离开。

    云若曦却是依旧保持着他未走时的样子,慢条斯理的将水喝完,这才将茶盏搁到一边,站起身,抬起凤目向外瞟了眼,院中自然早已没有了郁扶苏的身影,而她心中却暗暗想着,这人莫不是最近很闲?

    “哈哈哈哈!这小子还挺有意思!”

    一声爽朗的笑声忽的在中爆炸开来。

    云若曦一皱眉,无奈的一翻眼皮,这不是她祖爷爷是谁。

    一道亮光自空气中显现。

    “祖爷爷,你怎么出来了。”云若曦看着刘乙何乐呵呵的冒了出来,有些头大,因为每次只要他冒出头来,她便感觉哪哪都有些不好了。

    “我再不出来就要生白毛了!”老头子连忙吐槽,这孩子也真是,把自己丢在空间里这么久了也不说进去瞧瞧,看看他老人家还活着不,实在是过分。要不是他老人家心宽体胖,想来早就在那空间里憋闷死了!

    云若曦上上打量着刘乙何,生白毛么?本身就全都是白毛……

    “再说了,即便你进去空间里,要不就是捣鼓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要不就是窝在那里修炼,总也不见你过来陪陪我这老头子……呜呜……人老了……总是被人嫌弃。”刘乙何边说便控诉般的抓起袍袖抹了两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又转了转眼睛看着云若曦的反应。

    云若曦对于刘乙何这样可笑的行为已经见惯不惯,最初她还有些心中不忍,然而当这样的状况越来越多之后,便完全成了债多不痒,虱多不愁了,更何况,这白胡子老头分明就是闲的,真的是闲的蛋疼的那种。

    刘乙何见云若曦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连忙“咳咳”两声,然后满脸的皱纹堆成八卦,趴在云若曦耳朵边神秘兮兮的道,”我说,丫头,刚才那小子是谁啊?祖爷爷觉得那小子可是很不错啊!”若不是想多看这小子两眼,又怕自己突然冒出来扰了两个小年轻的好事,他早就跳出来了!

    “干嘛?”云若曦瞪眼。

    “不干嘛啊!”刘乙何连连挑眉,这丫头的脾气可真是臭,自己什么都还没说她就这个态度,难不成我老头子还能对那小子不利怎么的!

    云若曦白了刘乙何一眼,每每面对这老头子的时候,她便觉得闭目养神这词造的好的不得了,因此,一如既往的将双目一闭,任凭刘乙何在自己眼前绕来绕去,眼不见心不烦。

    刘乙何谄媚的半弯着腰,凑到云若曦面前,嘿嘿嘿的笑着道:“我说丫头,祖爷爷可是很看好那小子啊!”

    你看好便罢,管我什么事。

    云若曦头也不抬,依旧双目紧闭。

    “丫头,丫头!你睁开眼啊!”

    刘乙何从云若曦的右侧转了个弯又来到云若曦的左侧。只是云若曦依然纹丝不动。

    谁知道这老头又再打什么主意。

    刘乙何砸吧砸吧嘴,“我说丫头,你看不上那小子么?不能的吧,那小子根骨不错,虽然性格有些分裂,但为人总的说来还是比较实诚的,”刘乙何扬起头想了想又道,“对别人不知道,反正对你的话,祖爷爷倒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云若曦眉头开始渐渐皱起,每当这老头子陷入这种状态的时候,一时半会儿自己的耳根子便清净不了了。

    刘乙何见云若曦皱眉,自知自己说的还是对她起了影响,顿时精神百倍,口中更是有些停不来的样子,“别的都还是其次啊,重要的是,喂喂喂,我说丫头,你有没有在听啊!祖爷爷告诉你啊,重要的是,这小子可是千年不遇的人才啊!制作神器的人才啊!”

    刘乙何越来越兴奋,自郁扶苏现身出来后,他便感觉到一种血脉中的共鸣,这种共鸣便是拥有制作神器天赋者的一种灵魂间的神器共鸣,因此他才在空间中一子被惊醒。

    刘乙何嘚吧嘚的说着:“丫头,祖爷爷看那小子似乎对你有点意思,你要抓住机会啊,要知道,你与他可都是制造神器难能的人才,若你们二人结合,生出来的娃娃定然是天赋异禀,绝对要比你们还要强上许多倍!”

    云若曦的脸越来越黑,但是刘乙何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根本没有意识到云若曦这边已经濒临暴走,不但开始想要帮忙云若曦勾搭郁扶苏而献计献策,甚至高瞻远瞩得连同二人以后的孩子的名字都开始在腹中酝酿了。

    “叫什么好呢?那小子姓郁,不行不行,郁这个姓太少啦,起名不好听!他那么喜欢我们丫头,就让孩子随我们丫头的姓好了,要不然随我老头子的姓也好啊!嘿嘿!以后我老头子还要给那孩子当师傅,等他长大,绝对会是个绝顶的神器制作大师!哎呦喂,要发达啦!”

    刘乙何开心的臆想着,如堕无人之境,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