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是个女孩子啊,又体贴又温柔,比那些臭小子们强多了!叫什么好呢?叫什么呢?不然,叫豆豆好了,老人家们说,名字叫的随和就好养活,我老头子还是蛮会起名字的!哈哈哈哈!”

    刘乙何面露红光自说自话,完全忘记了今夕何夕。

    云若曦使劲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十分努力的将刘乙何话中除了郁扶苏能制作神器之外的所有信息自动忽略,只道是这老头子又开始不务正业。

    虽然老头子看起来没什么正行,但既然他看上了郁扶苏,想来扶苏公子定然会在这方面有些特别之处,况且他的琢星斋本来就是售卖各种珍稀器具之处。虽然琢星斋最好品质的器具不过是次神器,但似乎郁扶苏一直都在致力于制作出更好品阶的物品。

    而且那枚叫做澹台玉漱的家伙似乎在这方面也很有些想法。

    然而云若曦现时只想着能够尽快的突破自己三九无边的瓶颈,对于制作神器一事,也只有暂时搁置,毕竟只有当自己能够进入圣级之后,才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机会做出那所谓的神器,现在就不自量力的上手,大概会浪费许多材料的吧……

    想来刘乙何老爷子定然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否则按照他的说法,既然看出云若曦传承了他家能够制作神器的好本事,还能心平气和的让她这般逍遥?

    云若曦独自窝在驿馆休息,晚间十分,云景从比赛场回来带回了一些关于比赛的消息,然而云若曦却并不太关注。毕竟参赛的人那么多,若个个都让她劳心留意,那岂不是还未到比赛时候便已经死而后已了。

    来时,云景已然将四国争霸赛安排赛事的一些内幕告知了选手,也要选手尽可能的做好心理准备,当然因着盛罗国的选手大多皆是武士,所以也少有被安排在一日内进行多场比赛的情况,当然除了叶旋。

    云景不待见叶氏子孙,也不觉得他有何可惜之处,毕竟五级的召唤师如何能与自己家女儿相比。只是这货还真是悲催,竟然真的中标,要在比赛的第三日中战斗三场,果真是当炮灰的最佳选择。

    因着第二日便有云若曦的比赛,因此晚间十分,几位参赛选手包括东浩南都纷纷来到云若曦的住处,或是鼓励或是请教。这些人虽是好意,但也直引得云若曦心中极其不快,遂着了个理由将所有人统统请走,一闪身便进了修炼空间寻求清净。

    虽然盛罗国此次比赛由云景带队,然而这支队伍却在成立之初便暗暗分成了两股势力。究其原因自然是因着云景与叶铎不和,而选手之中除了叶家所出的叶旋与叶紫之外,还有一些叶铎的门生,自然是无法与云景等人一心。

    不过四国争霸赛只是单纯的个人赛,并未设置团赛,因而即便两拨人心不齐,对于比赛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只是互相自求多福便罢。

    云若曦的第一场比赛时间便是设定在比赛开赛第二日的第一场,地点为主赛场。

    云若曦九级召唤师的名号早已在大陆上打响,那时各国便跑了使者专门前去云家拜访,只是无奈云若曦前往无极岛为母寻医,各国使者皆是跑了空,而她在坊间的知名度却日益提升。

    再加上她成功寻到传闻中的无极天尊,更是引得无数人喟叹不已,只道此女不但神技在身,且命数独特,更有甚者将她传为九天玄女云云,说她定然能够成为大陆上第二位天尊。

    正因如此,云若曦的这场比赛便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因着比赛在主赛场进行,不到天亮十分,主赛场便已经被山海一般的人群围得如铁桶一般水泄不通,甚至连只苍蝇都挤不进去,看样子几乎加明国帝都所有的人都挤到了主赛场这里,而其他赛场周围反而空旷异常,让人大跌眼镜。即使昨日四国争霸赛开赛时雪子都亲临赛场的盛状,都无法与今日相比。

    饶是云若曦驿馆淡然的性子,见到今日的赛场这般场景,也不由得面上一抽。

    比赛前,选手自然要在自己的位子上站定,等候裁判宣布比赛开始。而当云若曦一站到场上的时候,赛场中瞬间便沸腾起来,人们山呼着云若曦的名字,甚至还有人高喊着“九天玄女”。

    云若曦微微有些怔愣,她断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拥有如此众多的拥趸。而站在她对面的她的对手,已然是彻底绿了脸。这赛还怎么比……观众们完全是一边倒的状态……

    人们高喊欢呼的声音几乎震耳欲聋,赛场之中除了这种呼啸的声音外几乎什么都听不到。

    裁判皱着眉头,紧紧的护着耳朵走在台中央,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今日比赛由盛罗国云若曦对战上玄国文清举,比赛正式开始。”

    然而人们只看到裁判有些瑟缩的身影在赛场上晃了一,他说了什么完全被人声淹没。

    人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云若曦紧紧的蹙着峨眉,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当然另一边的文清举的状况更是悲催至极,他心头咚咚直跳,都不用云若曦给他任何压力,只是场上这些人的气势便已经几乎要将他压垮了,他几乎想要主动缴械投降。

    云若曦依旧如往常一般,身着玄冰丝白袍,整个人看起来分外出尘。

    当她来到赛场正中的时候,沸腾着的人们竟然迅速安静了来,整个赛场顿时鸦雀无声。这让一边的裁判目瞪口呆,看起来这云若曦也并未有别的动作,怎么人们竟然这么买她的面子,这样迅速的安静来地牛肉干是为了她能够更好的比赛么。

    云景站在场边,宛若一直骄傲的公鸡。他从未有过这样激动的感觉,即便多年前打进四国争霸赛的四强,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心潮澎湃。

    这可是我云景的女儿,竟然能让天拜服!

    云若曦蹙着的眉头因着赛场周围安静来而渐渐舒缓。她心中虽有些许惊异,神色倒也如常。

    她轻移莲步,向着文清举微微施礼,道了声“请”。

    而文清举的面色已经完全灰白,观众们的马威让他颓然无力。尽管他是上玄国通过两轮淘汰晋级的选手,但毕竟还十分年轻,自然是没有经历过现这样的情况。

    但同样状况,即便是随便再另外换一位选手,也不一定会做的比文清举更好一些。

    文清举同样抱拳向云若曦施礼,也回了一句“请”,便率先亮出了自己淡紫色的劲气。论实力而言他已然步入高级的领域了,在所有选手中也算是佼佼者,只是可惜的是,他第一战便遇到了云若曦,恐怕他的四国争霸赛之旅便也到此结束了。

    云若曦面色不悲不喜,身上的劲气彭的显露而出,深紫色的光芒自她身体由内而外迸发而出,那色彩浓稠得宛若化不开一般,竟仿佛像是要凝结成固体一般。

    她一身白色的衣裙染上了紫色的宝光,无风而微动,映得她仙灵动人,宛若画中走出一般。

    见到云若曦身上浓稠的紫光,文清举心中更是无法坦然。

    如今,他能做的便只有率先出击,尽管已经毫无胜算,但他只求输的不要太过难堪便罢了。

    文清举纵身向侧面一跃,身形不期然的微微一顿,他心中暗惊,怎么自己的行动竟然不似寻常那般灵活,原本该向右侧移出三米的距离,不想却只移出两米。

    文清举暗暗咬牙,他趁着云若曦还未有任何动作之前连忙努力的做了两深呼吸,想要尽可能的稳定心神。

    原来深呼吸果然还是有些用处的,微做吐纳之后,文清举只觉得脚轻盈了一些,连忙将未完成的动作赶忙做完。而他的心绪也渐渐平稳来,头脑也开始灵活起来。

    要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四岁的女孩子,即便技不如人,也要如寻常那般表现。

    文清举挥手一道气刃向云若曦袭来,虽然他的实力并不强,但好在悟性极高,在一年前便已经聚出气刃,这也将他的战斗力提升了不少。

    即便是云若曦,也是在进入九级之后许久,才凝结出气刃。

    云若曦面色十分清浅,她身形微动,似乎只向一旁移动了一寸,便将文清举挥出的气刃悉数避让开来。

    尽管云若曦知晓,面前的男子并非自己的对手,但她却没有半分轻视之心。实力的强弱有时并不能决定比赛的成败,时机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云若曦依旧十分小心的体会着周围的情况,不给对方留一点可能的机会。

    文清举见云若曦并不着急出手,面上微微一赧,心中自然明了自己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顿时有些气恼,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火焰。从来他都觉得自己十几岁的年纪便已经成就斐然,虽然在天策学院中有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学员,但论年纪的话,自己远远要比那些人小上许多。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