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之前虽然听过云若曦的种种传闻,但文清举只道那不过是人们故意夸大其词罢了,

    而如今,真正见到云若曦本人,不论实力如何,那一身气度与心性便是他远远无法比拟的。怪不得她会有如此的成就。

    文清举忽的斗志昂扬起来,一直以来那种高高在上的骄傲此时竟烟消云散了一般,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思沉凝了不少,眼前豁然开朗。

    云若曦看着眼前的对手瞬息之间气势骤变,不觉也有些惊讶。她凤目微微眯起,看起来他竟像是领悟了什么。从文清举身上泄露的气息来看,恐怕他不日便会有所突破,一时间云若曦倒也有些羡慕这人的好运。

    然而比赛依旧在继续,并没有许多的时间让文清举继续他的领悟。

    云若曦忽的轻笑了一声,周身璀璨的紫光,如同一轮异色的太阳一般,在其身上陡然爆发开来,而她的身影便完全隐匿在刺眼的紫光之中,比赛场上的绝大多数人都眯起了眼睛,虽是看不真切,但人们心中依旧佩服感叹云若曦的恐怖实力。

    她周身的能量团依旧集结着,浓郁的紫色隐隐的波动着,越加的磅礴,那能量像是要凝结成实体一般。

    文清举脸色变了变,不想她竟强悍至此。他赶忙调整身形,身体更加紧绷,他身体内收,完全是防御之态。这种状况,他除了全力防守之外,已经几乎没有出手的能力。毕竟对手太过强大,且签了生死状便是真正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不谨慎处之,他这小命恐怕不保。

    云若曦嘴角动了动,周身的紫色浓雾渐渐化形。忽的,一道紫色的劲光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横掠而出,不但赛场中的文清举看不清楚,而周围的人们更是云里雾里,然而有一点,人们心中却清楚的很,那便是云若曦出手了。

    紫色劲气轰然而至,文清举瞪大了双目,身子微微向后一缩,双臂一软,完全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一道道错愕的目光,宛若鬼魅般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文清举的面前。文清举的脸上瞬间涌上惊骇至极之色,不等他做出任何动作,一只玉手便横架在他的脖颈之上。

    文清举既惊惧又无措的等待着,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却迟迟没有到来。

    “克洛”

    清脆的声音在文清举的耳边响起,旋即他便感觉到自己浑身动惮不得,他瞪大眼睛看着,竟不明了云若曦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法,轻巧却又精准的攻击了他脊柱的空隙,而他的身体,便是因着这样一个动作再也不受他控制。

    文清举心中一惊,清楚地很,云若曦这动作便是彻底断了自己经脉骨骼与身体的联系,若自己强行反抗,脊椎便会错位拧动,到那时,恐怕不但自己一身本领被毁,连同这性命也完全交代在了这里。

    云若曦使得这种手法赫然便是他曾经听自己师傅提起过的寂灭指,这种手法堪称毁灭,不但要求手法利落,还要十分精准,若不小心有一丝一毫的错误,被袭击那人便会瞬时毙命。

    这样想着,文清举额上顿时汗如雨,惊惧一阵阵袭来,脚软的几乎站不住。

    然而,文清举几乎是以全部的生命之力作为支撑,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眼睛直直的瞧着云若曦,眼中已惊恐万分。

    果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的性命便是掌控在这个女人手中。

    然而文清举哪里知道,云若曦使出的哪里是什么寂灭指,不过是因为她太了解人体构造而随手使出的一招罢了。但就是这一招,却让文清举完全丧失了斗志。

    而或许,从比赛开始之时,他便被完全的压制在云若曦的气势之。

    不过是一息时间,而文清举却宛若在鬼门关走了数个来回。正当他神思飘忽之时,只听得一声清越的声音响起。

    云若曦目光有些冷漠,声音平静的不起丝毫波澜,“你可以认输了。”

    文清举的眸子一动,讶异极了,这女人似乎并不想要自己的命,“你……”

    要知道,四国虽然明面上相互交好,但实则却是暗暗互相较劲。这四国争霸赛便是一场小型的战争,签了生死状之后,在赛场上面对的便是自己与国家的敌人,能杀一个便是为今后真正的战场扫除一个隐患,因而几乎没有哪位选手会手留情。

    文清举心中忽的胀痛了一,更是不解,只见云若曦随意的扬了扬手,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文清举眼中神色一动,定定的瞧着云若曦,嘴唇紧紧的抿起,没有一丝迟疑的,声音平淡而认真,“我认输。”

    一时间,场内掌声雷动,人们的欢呼更加狂热。

    云若曦竟只是以一击攻势便让对手彻底认输,实力强横至此,果然是九天玄女凡。

    裁判连忙进入场中,“上玄国文清举对战盛罗国云若曦,云若曦获胜。”

    随着裁判声音落,云若曦轻轻抬手附上文清举的颈部,极其轻微的“噗”的一响,文清举全身的感知忽的完全回归了他自己,然而他却依旧不敢大意,先是轻轻的动了动手,进而才慢慢转动周身的关节,见没有一丝阻碍疼痛,这才放心来。

    文清举神色间尽是感激,虽然在这赛场上便是敌人,而此时的他竟是对云若曦生不起一丝敌意,哪怕她战胜了自己。

    “你既有了领悟,回去便多加修习留意,想来突破之日不远。”云若曦淡淡的道。

    文清举怔愣了一,继而恍然大悟,连忙对云若曦拱手,眸中竟然闪出些热切来,“文某回去后定然会努力,争取来日还能有与姑娘切磋之时。”

    云若曦也不看他,“随时恭候。”说罢便走赛场。

    在云若曦转身之时,台的人群中一个年轻男子眼中的色彩缓缓的收敛起来,他手中握着的一只扳指悄然化成玉粉,顺着掌心滑落飘散。

    “姐姐,你可真是厉害!”白锦澜见云若曦走台,连忙迎了上去,冲着她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云若曦微微抿唇,“你这丫头。”

    见云若曦向自己而来,白锦澜更是皎然而笑,在说这话时,一对美眸向身边一扫,爪子一伸,便将身边的一个男子拽了过了,“姐姐,这是我哥哥,嘿嘿!”

    听得白锦澜的话,云若曦面色一顿,忽的想起她要将自己介绍给她哥做老婆什么的,顿时脸上黑了半边。

    白秋寒见白锦澜将自己扯出,淡若白纸的脸上微微一红。自从回到白羽国之后,自己这个宝贝妹妹便每天对着他念叨“云若曦”这个名字。

    起初他也十分排斥,自是不信自己那不靠谱妹妹的九级炼药师的说辞,但直到白锦澜拿出云若曦炼制的改变人气息的神药,他心中便猛地一热,捧着三花洗神丹如获至宝一般,直接沦为云若曦的铁杆粉丝。

    想起当日他拿着那只三花洗神丹兴奋了整整三天,几乎不允许任何人碰他手中的宝贝。那丹药晶莹润泽,置于掌心之中隐隐有流光闪现,且完全不似自己之前见到过的任何名家所出丹药的那般苦涩药味,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甚是沁人心脾。

    可见这三花洗神丹在炼制之时的万般不易,且不说要将那药材的分量拿捏的极其精准,但说那成药时的火候定然是因着材料与时辰的不同而变动,寻常炼药师别说炼制了,连这炼制过程中的奥妙也根本无法通达。

    更为神奇的是,这丹药中不但蕴含着非常神奇的效力,而且还隐隐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生命力,这才是这丹药最为宝贵之处。

    据说白锦澜便是因着这种丹药还有一种能够变换容貌的丹药,隐去一身气息并改变了自己的形态,这才安然回到白羽国。只是自己那败家至极的妹妹竟然将那化仪丹尽数挥霍了,引得白秋寒痛苦的不能自己,几乎想要将这白目的东西狠狠胖揍一顿。

    而白锦澜更是好死不死的放言道:“不过是几粒丹药,有什么大不了,等来日见了我姐姐,让她随便给我炼一水缸,闲着没事我就吃两颗。”直气得白秋寒目中喷火。

    白秋寒抱着那粒三花洗神丹整日不眠不休的研究,几乎魂不守舍。白羽国国主白栖元与皇后莫丽缇自是知晓自己儿子的性格,看着他这样沉迷既担心又郁闷,但却无可奈何。心中对这云若曦既是好奇感激又隐隐生出些怨怼。

    白栖元当然知道自己这儿子自小便是十分沉迷医道,初时,白栖元倒也乐于见到白秋寒努力的在医道上摸索,也为他寻了天的名师指点,但时间长了,便有些受不了了。

    毕竟白秋寒是白羽国的太子,将来还要承继大统,只是白秋寒完全不思修习帝王之术,自出山回到白羽国之后,整日不务正业,不是上山采药便是窝在丹房捣鼓,委实让白栖元有些愁苦。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