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白秋寒十分聪慧,幼年时初初修习武道便小有成就,被誉为武学天才,白栖元自是对这宝贝儿子寄予厚望。然而自从白秋寒迷上炼药之后,便再不肯在武技上投入一丝一毫的精力,时间久了,便连同白锦澜那般不肯用功修炼,实力也超过了白秋寒一大截。

    白栖元与莫丽缇终日劝说未果,那白秋寒更是执拗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初这二人还道白秋寒年纪小,等他年纪大些自然能够了解其中的利弊,也会浪子回头,可不曾想,随着他日渐长大,对那炼药竟更是痴迷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白栖元与莫丽缇渐渐有些心灰意冷,也对白秋寒不抱什么希望。因而此次四国争霸赛开赛,便只遣了白锦澜前往。当然,让白锦澜来参加并不是为了那什么成绩,而是让她多加历练,毕竟自己就这么两个孩子。寒儿除了炼药便对其余之事生不出兴趣,如此,有些事情自己也该早作打算的好。

    然而在白秋寒听说云若曦也会参加这次的比赛时,便硬是憋红了一张脸,求着白栖元允他随妹妹一道前往加明国。

    白栖元额头青筋突突的冒着,直觉一股火气从脚底直冲脑门,硬生生的回绝了白秋寒。但白秋寒虽说性子温和,此番却不知从哪里生出些刚硬之气,一不做二不休,道若不同意他随行,便离家上山炼药再不回来。

    白栖元气得几乎吐血,皇后莫丽缇与女儿白锦澜轮番劝说,道不过是去旁观,就当开开眼界,并不会有什么危险云云,白栖元无奈只得同意。当然白秋寒前来自是作为一名看客,若他上台比赛,结果想都不用想,定是死个千八百回都不在话。

    来到加明国之后,白秋寒自然是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见到云若曦,私底他便留意起人们对于云若曦的议论。

    随着听来的传言越来越多,白秋寒越发的打心眼里对云若曦生出崇敬与向往之情。原本他只道云若曦是炼药师与武士的双职业,却不想她还是一名大陆上甚少见到的炼药师。不但三种职业集于一身,而且均是九级巅峰,不晓得什么时候便会突破九级壁垒,进入圣级。

    白秋寒心中无比震撼,心道难不成她果然如人们传说中的那样,是九天玄女凡?如此,在心底更是对云若曦生出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白秋寒感叹连连,此女无法直视,只得仰望。

    传闻不如一见,那日见白锦澜乐呵呵的与云若曦打招呼,他才真真切切的将云若曦瞧了个清楚。

    那一日,日光分外明媚,她便沐着晨光,自一片金色中来,一身雪白,飘渺若仙子,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

    他怕是自己根本就是在梦中,便死死的掐了手臂一把,只是掐得太狠,几日来那手臂上赫然一片乌青。

    原来眼前的一切尽是真实,白秋寒紧张得几乎不会呼吸,他根本不敢仔细打量那女子,更不要说直视她,只好悄悄的将虔诚的目光集中到她的身上,若周围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便连忙收回。

    好在云若曦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白锦澜身上,这才让白秋寒换了几口气,不然,恐怕真有憋死他自己的可能。

    听闻今日主赛场有云若曦的比赛,白秋寒更是一夜失眠,不到天亮便从床上蹦了来,急急的收拾妥帖,拉着白锦澜来在比赛场。

    然而一到赛场却发现赛场已经人满为患,要不是他们有着参赛选手的号牌,可以进入到比赛场最前面的坐席,根本挤不进赛场中间。

    整整一个早晨白秋寒都同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般提心吊胆,既怕云若曦不如传说中那般强悍败了比赛,又怕她太强劲自己不敢面对。害的白锦澜一个劲的侧目,不知道自己这位奇葩哥哥抽了什么风。

    不过比赛对于云若曦来说似乎太过轻松,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便将上玄国的文清举轻易拿。白秋寒心中哀悼,她还不如实力弱一些,输了算了。

    如今比赛刚一结束,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妹妹就大喇喇的将自己引荐给云若曦,白秋寒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

    他小心的瞧着云若曦的眸子,直觉那两只凤目如一片深潭,引着自己向堕,且那眸光冰冷,被瞧着便觉得浑身发凉。

    白秋寒忽的感觉一个机灵,身上的汗毛霎时立正,面色一僵,声音不自觉地颤抖:“云,云,云姑娘……”

    云若曦一听白秋寒的声音,眉头瞬间皱起,目光向他一投。

    白秋寒准确的接到云若曦投来的冰凉目光,心中更是忐忑无比,一来敬畏,二来害怕,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感到云若曦似乎很不待见自己……

    “太子殿。”云若曦微微侧身,向白秋寒施了一礼。

    云若曦微微抬眼,只见眼前的男子身着一件青绿色华服,头发简单束起,身上隐隐有一种干净清爽的药草香,闻着十分舒服。他的面色十分莹白,身形孤瘦,姿态自是闲雅,一看便是经过良好的教育。组吸引人的便是清凉晶莹的眸子,宛若水晶一般。

    云若曦甚是惊讶,她曾经见过上玄国的太子玄青商,前日又见了加明国太子雪子都,而眼前这一位同样贵为太子的白秋寒却不同于自己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位,他身上没有终日浸淫皇权的威仪霸道,也没有善于思量的深沉城府,而是干净清爽得宛若云彩一般,若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恐怕很难将他与太子这样名头联系在一起。

    见白秋寒形容紧张,又察觉自己的气势似乎有些强横,云若曦自觉有些失礼,便连忙收敛了些。本来想要让自己成为白秋寒的妻子是白锦澜一厢情愿的想法,自己也犯不着与这看起来紧张到死的兔子置气。

    而且,看起来这白秋寒的确是如白锦澜所言那样心思十分单纯,若不是整日醉心于炼药,不思其余琐事,定然不会有那样一双纯净清透的眸子。

    这般想着,云若曦神色便更是放缓了一些。

    像是感受到云若曦的气息微有变化,白秋寒也不似刚才那般紧张过头,声音也找了回来,只是他一时不知道该于自己的偶像说什么好。

    吭哧了一,终于道:“云,云姑娘实力……实力超群,果然……果然不同凡响。啊呜……”

    云若曦与白锦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秋寒,只见他面上腾地红透,一双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掌猛地捂上了嘴巴,眼中一片晶莹,眼泪仿似要掉将来。

    云若曦脸上微抽,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这货……这货竟然能咬了舌头……

    白锦澜的神色从惊异到了然再到不可遏抑的哈哈大笑,自己的哥哥果然是朵奇葩!

    白秋寒可怜兮兮的瞟了一眼白锦澜,口中有些腥甜,自是刚才咬的太狠,几乎将舌尖咬了来,此时已经全然麻木。白秋寒强忍着舌头那种尖锐的痛,额头上渗出点点细汗,神色尴尬极了。不过这么一来,他仿似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身体也绵软了一些,不再僵硬得如同石头一般。

    “我说哥,你几岁了,说话都能咬了舌头!”白锦澜笑的上气不接气。

    白秋寒嘴巴一抽,更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想着第一次见面,一定要给自己的偶像一个好印象,结果却是这般悲催,而自己的妹妹竟然还这般大喇喇的取笑自己,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太子殿……你,你还好吧。”云若曦咽口中几乎忍不住的“嘶”的一声,出声问候道。

    “还……还好,还好!”白秋寒连忙点头如捣蒜,“无妨,无妨!”

    白锦澜按捺不住笑意,拉住云若曦的手,亲昵的拽着她往外走,将白秋寒抛在身后,“没事!我哥生命力极强,不过是咬了个舌头,不会死的!姐姐放心!”

    白秋寒红透的脸因着白锦澜无情无义的话瞬间黑成一片。

    云若曦嘴角抖了抖,自己竟从来都没发现,这丫头嘴巴这么毒……

    “我哥经常咬舌头,姐姐你慢慢就习惯了!”白锦澜回头瞧了一眼,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

    白秋寒直觉平地一声雷,完了,自己的形象彻底损毁殆尽,如此想着,更是将头埋得更低,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人,宛若被抛弃的小媳妇一般。

    感情还是旧时毛病……云若曦无奈的微微回身瞧了一眼白秋寒,心中甚是同情,有妹至此,悲催至极……

    云若曦“嗯啊”一声,难为白羽国的国主,竟生出这样两枚奇特的家伙,真是有够伤脑筋的。

    正当云若曦与白锦澜二人边说便向前走时,忽听得身后扑通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原地一般。

    二人猛地回头一瞅,却见白秋寒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昏迷之前,口中还念念有词:“偶像!偶像!收我为徒吧!”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