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呆在原地,任凭她想破脑袋都不明白为何这白兔太子能昏倒在地。

    白锦澜吆喝众人七手八脚的将白秋寒带回驿馆,脸上愁苦万分。

    她检讨啊检讨的,恨不得时间能够倒流或者找个仙人赏自己俩后悔豆吃……

    其实她也很想给自家哥哥树立些良好的形象,只是似乎自己捉弄哥哥惯了,一时间有些不能自已……但即便自己不多话,哥哥今天也实在是衰到家了,如此一来,姐姐岂不是要看不上哥哥了……

    啊啊……白锦澜捂着脸,悔的几乎连肠子都彻底的打了结。

    她辛苦半天,好不容易说服父皇让哥哥同来加明国,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白秋寒睡得极香,只见他嘴角挂着明显的笑,似乎还有口水顺着巴滴,这分明是一副做美梦的德行么!

    白锦澜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家伙,生着这么好的皮像却不能勾搭妞回来,真是暴殄天物到了极致!奶奶个腿儿!

    他若不是自己的亲哥,她真的会发飙抽他一百个大耳光!

    云若曦见白秋寒一只睡着,而白锦澜面色不好,赶忙寻个机会从白羽国驿馆闪身出来,而白锦澜因着满心羞愧也不好意思强留云若曦。

    出了驿馆,因着天色还早,云若曦倒也不急着回去,便在街上随意的走动。

    因着是比赛的第二天,人们热情更加高昂,许多人都在对比赛议论纷纷。

    “那个叶紫长得还真是俊呢!嘿嘿,小小年纪身段就那么窈窕,真是让人心痒!”一人嘿嘿笑着,样子有些淫邪,像是对叶紫回味无穷的样子。

    “是啊是啊,我看她魂儿都要被勾走了,真想娶回家好好疼爱疼爱!”另一人同样面色猥琐。

    云若曦微微侧目,眉头蹙起,委实对这种人有些不屑。

    不过说起来,今日比赛结束的早,本该去叶紫那边看一的,结果计划却被白兔太子彻底搅乱,此时叶紫的比赛早该完了。

    但云若曦转念又想,不管对手是谁都无关紧要,以不变应万变便可。

    回到驿馆,迎面便看到一身嫩紫色的叶紫走了出来。

    “云姐姐!”叶紫一见云若曦回来,连忙紧走两步上前来,热络的拉着云若曦的衣袖,满脸堆笑的道:“恭喜姐姐首战得胜,真是可喜可贺呢!”

    云若曦面色微凉,不着痕迹的拂了衣袖,与叶紫拉开了些距离。

    而叶紫倒也不十分在意,依旧眨巴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云若曦,“其实本来是想去看姐姐比赛的,只可惜紫儿实力不佳,与对手缠斗了许久才侥幸得胜,了场才知道姐姐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比赛,真是让紫儿羡慕死了!”

    云若曦“恩”了一声,面色依旧冰凉。

    说实话,她并不喜欢叶家之人,倒不是因为云家与叶家一直不和,只是单纯因为叶家的为人,皆是那么的,呃,让人难以容忍。

    叶铎,刚愎霸道。

    叶旋,自大纨绔。

    那只被自己废掉的垃圾不说也罢。

    到了叶紫这里,虽然从表面上来看,这女子天真至极,然而云若曦却从骨子里排斥她。这人若不是天真至极便是腹黑至极。但云若曦猜测,这人十有**属于第二种。

    毕竟以叶家一直以来的作派,能养出单纯的娃纸才叫做传说。

    “云姐姐,既然比赛结束了,不如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如何?这里临近落日森林,有许多魔兽身上的异宝售卖哦!”叶紫依然热情的向云若曦邀约着。

    只是云若曦今日的确是意兴阑珊,再加上她并不喜叶紫这人,便直直的回绝了她,转身便走向自己的房间。

    叶紫眸子微微一眯,盯视了一云若曦的背影,嘴角向上一勾,似是不以为意,之后便出了门。

    接连三天时间,云若曦都没有任何比赛,在驿馆里几乎闲的发毛。

    白兔太子昏迷两日后醒来,虽然觉得没脸见云若曦,但为了炼药事业,倒也彻底将剩的脸皮丢到一边,硬拖着白锦澜来到盛罗国驿馆求见云若曦。

    “云姑娘,在有礼了!”白兔太子恭恭敬敬的站在云若曦的门口,弯腰作揖,神色虽然依旧紧张,但好在说话并不像之前那般吞吞吐吐。

    云若曦惊异,原来咬舌头可以让它变得更灵活。

    见云若曦不说话,白兔太子将腰弯得更低。

    云若曦回了神,连忙将白兔太子与白锦澜让进内。

    “姐姐,今日我哥哥是特地来赔罪的!”白锦澜看了一眼云若曦,面色绷得死紧,今天说什么也要让姐姐对哥哥的看法改观!

    她豁出去了!

    “赔罪?有什么好赔罪的!”云若曦有些不解,这兄妹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那日冒犯姑娘,还望姑娘不要见怪。”白兔太子手心湿黏黏的,虽然这般说辞他在来时已经演练过许多遍,但一见到云若曦,他就有些没胆了。

    云若曦皱了眉头,“太子严重了,其实太子并未冒犯若曦,实在无须这般。”

    “姑娘有所不知,”白兔太子的脸越来越红,“在十分佩服姑娘的炼药术,来之前已经思虑了许久,想要拜姑娘为师,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云若曦面色一黑,原来这货昏倒之前说的是真事儿……

    云若曦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绝,“殿说笑了,若曦怎能做殿的老师。”有没有搞错,给白兔太子做老师?不如杀了她吧!

    “姑娘!”白兔太子顿时眼睛红透,真真的名至实归,他面上十分焦急,向着云若曦不停地作揖,“在从锦澜那里得了姑娘炼制的三花洗神丹,研究了许久,也尝试制作,但是每每都功亏一篑。姑娘的炼药技能必然是神乎其神才能炼出这等神奇的丹丸,在是真心想要向姑娘求教的!”

    白锦澜面色尴尬,向云若曦投去无奈的一眼,自己的哥哥就是如此,一遇到与炼药有关的事情便彻底疯魔,以至于早已经过了成家生子的年纪却还是孑然一身,虽然父王母后经常耳提面命,但自家哥哥就是无动于衷,仿似对这些事情完全不开窍似的。

    白锦澜机缘巧合遇到了云若曦,知晓她有极其高超的炼药技巧,想来哥哥定然趋之若鹜,没准便会因着共同的职业对她的这位姐姐生出好感,若能够成全这二人的好事,那她白锦澜便是天大的功德一件。

    只是,让白锦澜哭笑不得是,哥哥眼中根本不将云若曦看做女子,反而看成是一位牛叉轰轰的炼药神仙,这可让白锦澜彻底泄了气。

    云若曦看着可怜兮兮的白兔太子,脑仁生疼。

    若是答应他,必定会像是黏上了一块牛皮糖。不答应的话,又觉得对待这样一只纯白色肉兔有些残忍。

    云若曦并没有纠结太久,变作了决断。

    不行,说什么都不能答应。照她的性子,恐怕忍受不了这货两天,就会忍不住想要掐死他,为了不荼毒生灵,所以还是在产生这种苗头之前就将之生生扼杀掉的好。

    云若曦定了定神,完全不看白兔太子的眼睛,只因那双眼睛中不断地额咕嘟嘟冒着水泡。

    她连忙在腹中打好了草稿,道“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收你,只是我师门有规定,断断不能收男子为徒。这规定已经在本门传承了千年之久,若曦怎能随意破坏,殿不要逼若曦做那些欺师灭祖的事情。”

    白兔太子面色一僵,什么?不能收男子为徒?

    白秋寒眼前顿时一片水色,盈盈欲滴,看得云若曦忍不住跟着一阵心酸。

    不好意思了,太子殿,本姑娘实在是太怕你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规定……”白秋寒已经有些泫然欲泣,声音竟有些哽咽了。他并不宽阔的肩膀此时全然颓,然而他却极力的隐忍着颤抖。

    白秋寒吹了眸子,喃喃自语,“我,我怎的没有生成女子……”神色间明显生出痛恨的色彩。

    云若曦一个机灵,连同白锦澜的身子也一同抖了一抖。

    这货莫不是要……

    白秋寒紧紧的抿着唇,思索着,云若曦与白锦澜紧张的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他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决定来。

    白秋寒定定的站在原地,努力的思索着,斟酌了良久,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云若曦正想说什么,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白秋寒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云若曦对上白兔太子的清澈眸子,心底着实惊了一惊。

    “云姑娘,在有个不情之请。”白秋寒语气连贯而坚定,神色十分认真。

    云若曦有些讶异,竟不由自主的跟着点了点头。

    “贵派只收女子,只可惜在身为男子,不能投身贵派。不能拜入姑娘门,是在没有这等福分。但是在仰慕姑娘之心天地可见,便只愿若干年后,在有了女儿,便让她随着姑娘去修习炼药之道可好?”

    “噗通!”

    云若曦与白锦澜双双跌倒在地。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