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不着痕迹的略略打量了一眼前的加明国国主雪衡.只见雪衡身着玄黄龙袍.头戴金丝宝冠.冠上嵌着一粒大如小儿拳头一般的明珠.虽然有君临天之姿.但面色却略略泛着昏黄与乌青.且又有着一种常年卧榻而不见日光的虚弱.

    据说雪衡一直为病痛困扰.久不临朝.如今因着四国争霸赛才接见四国选手.实属不易.

    云若曦面色平缓.向雪衡施了一礼.态度不卑不亢.倒是万分坦然.“盛罗国云若曦见过国主.”

    雪衡暗暗点头.眼前的女子落落大方.虽然不似寻常养在深闺的女子那般礼仪周全.但却并不失度.况且如今云若曦在四国之内皆是炙手可热.随便哪国的势力皆想要拉拢.即便她不向自己施礼也不算什么.而如今看來.却也知晓盛罗国将军府家教甚好.

    “咳咳.云姑娘不必多礼.”雪衡面色微微皱了一.胸口沒來由的又疼痛了一.那痛來的短暂.却让他的内脏几乎纠结在一起.他的喉管猛地收缩.只觉一口气有些喘不上來.

    “父皇……”雪子都一脸紧张的上前一步.想要搀扶雪衡.

    一旁的内侍连忙躬身上前.“陛……可需江太医前來.”

    雪衡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道了声“无妨.”这才坐正身体.

    雪子都蹙了眉.便垂手而立.内侍见雪子都并未发话.便也只好小心退.

    原本雪衡的身体并不适宜接见各国选手.只是近两日间.雪衡感觉身体似乎好了些许.并不似之前那般沉重.便想能趁四国争霸赛的东风为自己带走些病痛萎靡之气.

    只是.他的身体似乎根本不由他自己做主.

    云若曦不着痕迹的瞧了雪衡.眉头微微一动.

    雪衡努力的平复了胸腔.拿起桌上的温水送入口中.胸口那股灼热的烧痛感才微微减轻一些.他这才挥手.指着临近自己身边的位置向内侍道.“赐座.”

    那内侍面色微微一顿.连忙上前侍候.国主身体抱恙.连臣子都很少召至面前.今日这女子倒是让国主例外了.

    一旁的雪子都也微微顿了首.

    云若曦谢座后.面色清淡的与雪衡比桌而坐.

    然而让云若曦有些惊讶的是.雪衡虽然面露病色.然而眸子中却是十分平淡.似乎对自己的病痛习以为常.即便这病痛对于他來说有些难以承受.但他的态度却依旧云淡风轻.

    云若曦看着雪衡.觉得他眉眼之间的某些神情甚是熟悉.可一时又想不太清楚为何会有这种熟悉之感.毕竟她之前并未见过雪衡.

    “朕对于云姑娘的事迹倒是早有耳闻.只是传闻毕竟是传闻.朕也不怎么相信.不过朕还是对你很好奇.”雪衡微笑着上打量了云若曦.努力忽略身体的不适.神色慢慢回归淡然.

    据传闻.云若曦与盛罗国公主决斗.竟生生断掉那公主一条臂膀而毫不留情.在雪衡的认知中.这样手段利落干脆之人必应该是面色狰狞目露凶光之辈.而这个面色淡然的女子怎么看都与传闻中那个杀伐决断的女子挂不上勾.至少他对于她的第一印象便很好.

    云若曦微微一笑.抬眼瞧着雪衡.声音清朗恬淡又不失女子的柔和.“不知是怎样的传闻.”

    雪衡看着云若曦清淡的眸子.只觉这女子给人的感觉虽有些压力.但却并非那种压的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那种气息微微泛凉.让人舒适却又不能忽视.

    雪衡爽朗一笑.云若曦毫不遮掩的性子倒是十分对他的脾性.“朕看你年纪轻轻.虽然脾性温良.但却不该是那种嗜杀之人.因此传闻中说你断掉盛罗国公主一事.朕见你之后便更是不能相信了.”

    云若曦唇角勾起.微微抿了又开口道.“只是.恐怕要让陛失望了.”顿了一.她又接着道:“这事的确是真的.”

    “哦.”雪衡眼眶微微放大.心中不由泛起异样.吃惊的道:“竟是真的.”

    云若曦浅笑一声.点了点头.

    “据说那昭瑰可是洛远图的掌上明珠.他怎么会容忍你伤害他的女儿.”雪衡不明所以.不过话一出口.他便忽的明白了些.

    “若曦与公主比斗自然是因为立过誓约.若我输了比赛.便自取性命.若公主还俗了比赛.便断掉一臂.”云若曦抬眼瞧了瞧雪衡.声音依旧不疾不徐.

    雪衡微一思付.了然的点了点头.“若是立过誓约.那便无可厚非了.你若输掉便丢了性命.想來那昭瑰还算是占了便宜的.洛远图倒也不能因为这个多说些什么.只是恐怕盛罗国的皇家你便是得罪的狠了.”

    云若曦勾唇一笑.并不言语.只等着雪衡面的话.

    不过出乎云若曦意料之外的是.雪衡竟沒有再在这个话題上多加引申.也沒有对她有招揽之意.这倒是让云若曦有些讶异.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唯实力是尊.若此情此景换做是洛远图在此.定然会想尽方法招揽自己.

    “不过.即便是得罪了皇家.但朕看你倒是依旧坦然的很.这份胸襟倒是让朕另眼相看了.”雪衡轻眯起眼.笑看着云若曦.眼神中尽是欣赏之色.“你不但沒有芥蒂.而且还肯在这四国争霸赛上为盛罗国出力.实在是难能可贵.”

    云若曦眉头轻挑.自己参加比赛的目的与盛罗国什么的并无半点瓜葛.不过是想要在实战中多些参悟罢了.

    雪衡看着云若曦不置可否的样子.轻笑一声.“如今四国争霸赛临近尾声.云姑娘夺取霸主的呼声可是相当的高呢.”

    正说着.雪衡忽的感到心口一窒.心脏处竟像是被什么揪扯一般.一种撕裂的痛猛地向他袭來.

    雪衡顿时脸色大变.呼吸竟被阻断一般.只得进气不得出气.他的身子一颓.周身的力气猛地被抽走.一只手意识的扶住面前的桌角.另一只手紧紧的揪住胸前的衣襟.痛苦得几乎难以为继.

    “父皇.”雪子都猛地向前一冲.半跪在雪衡身边.伸出手搀扶住雪衡.又猛地回身大喊.“來人.传太医.快传太医.”

    因着雪衡的身体本來情况便不是十分稳定.因而在來宴会之前.便已经着了太医在殿外候着.此时雪子都一声大喊.太医们便纷纷涌上殿來.

    各国选手均是知晓加明国皇帝身体欠佳.但不想雪衡此刻病发.均是小声的议论.因此大殿之上顿时显得有些混乱.

    雪衡面色抽搐.痛苦的伸出双手向空气中死命的抓着.像是想要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

    几位太医迅速上前处理诊治.一番忙碌來.却是不见什么效果.而雪衡此时已经彻底昏迷过去.

    太医们不断商议.却又都是连连摇头.几番斟酌几番处置.然而雪衡就是无法醒來.

    雪子都紧紧的拧着眉.看着雪衡人事不省.而太医们束手束脚的样子.心中甚是火大.他一把拉过其中一个太医的衣领.怒道:“父皇的情况究竟如何.”

    太医被雪子都扯得有些喘不过气來.“太子……太子殿……”

    雪子都面色更冷.但手中微微一松.话语冷厉:“实话说來.”

    太医连忙伏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声若蚊蝇.“太……太子殿……皇上他.他恐怕不好了……”

    雪子都顿时横眉冷对.抬起脚狠狠的踹向匍匐在地的太医.直踢的这倒霉蛋向后滚了几圈才停住.

    “怎么前几天还好好的.一子就不好了.”雪子都怒喝道.“一群废物.都是废物.”

    几位太医噤若寒蝉.均是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头上大汗淋漓.沒有人敢上前搭话.毕竟皇帝这病已经拖了许久.如今却见得更是病入膏肓.他们几人几乎再沒有什么法子应对了.

    “你.你说.”雪衡指着其中一位看起來年纪稍大一些的太医.几乎咬牙切齿的道.

    被点到命的太子身子一颤.头垂得更低.

    原本皇上的身体就不好.根本无法外出.若一直将养着.即便不会有什么好转.却也不会想在今日这样.可是皇上大概是觉得终日卧于病榻心情郁卒.便怎么也不听劝阻.硬要亲自主持这场宴会.故而旧疾突发.且來势迅猛.他们几个根本毫无办法.

    可是.这太医却是断断不敢在雪子都面前说这话的.毕竟雪子都的狠辣手段可是人尽皆知.因此.一时间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为难的只想撞墙.

    云若曦眉头蹙起.仔细查看着雪衡的面色.心中微动.然而她看着面前混乱的场景.却并未有任何动作.

    雪子都命人将雪衡抬至寝殿.宴会自然也被终止.

    虽然加明国皇帝突发疾病.但却并不会对比赛造成什么影响.故而.各国选手也尽数回到自己所居的驿馆等候最后的比赛.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