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至驿馆.云若曦只身在房间静坐.不多时便已经天色向晚.她细细回想今日发生的状况.只觉有些莫名.

    今日之事诸多蹊跷.其中牵扯定然很多.按着云若曦平素的性子.不关自己的事情是断断不会思虑过多的.然而她每每忆起雪衡淡然无物的眸子与和煦的面孔时.心中总泛起熟悉之感.更加于心不忍.

    况且那雪衡看起來并非病入膏肓那么简单……

    “罢了.”云若曦叹口气.从空间中取出一袭夜行衣.穿戴停当.只待彻底入夜后.走出驿馆.

    驿馆到皇城的距离并不算远.云若曦在夜色中隐了形态.不消一会儿便來到皇城脚.因着白日里來过一次.因而云若曦对这皇城的概况微有一些了解.

    她小心的隐匿在宫殿的阴影中.谨慎的躲避着巡逻的侍卫.

    雪衡所居的安泰殿其实十分好寻.顺着宫门一直向内.过了议事大殿之后.向内再过两道宫门.再顺着侍卫们巡逻的路线向内.不出片刻便见到了安泰殿的大门.

    夜色已深.此时的安泰殿周围异常寂静.数个侍卫把守在门外.殿门口的灯笼照的明亮.宛若白昼.

    料想经过一午的调息.雪衡的病情定然是得到了一定的控制.否则安泰殿前不会这般清净.而这正是云若曦所要的.

    云若曦略作观察.此番自然不能够从大门进入.她屏住呼吸.谨慎的向四周望了望.见并无异状.这才自上翻身跃.她顺着安泰殿的宫墙小心行动.直到觅了一处半掩着的轩窗.这才提气跃入.

    一进入安泰殿.空气中隐隐浮动的暗香便让云若曦蹙了眉.

    这种香味道与寻常香料极为类似.闻起來并沒有太多异常.寻常香料.多以安神之药植制成.用处自然是可以平心凝气.助人安眠.

    然而这安泰殿中所燃之香料却是在寻常的香料中多加了一味毒蛾甲.

    据说异域某座奇特的山中.生长着一大片奇特的植物.名为伽蓝缠丝.这种植物外形如白色细丝一般.丝丝缕缕的缠绕在周围地表一切能够被攀附的物体之上.

    伽蓝缠丝本身并无毒性.然而它生长之处却并无其他植物生长.不知是何原因.

    寻常蛾.一旦进入到生长伽蓝缠丝地界之后.便会觅了伽蓝缠丝为食.食过这种植物之后.蛾的身体便会发生变异.翅上的鳞粉即会产生毒性.甚是奇特.不过沾染毒蛾翅上的毒粉只会让人的皮肤红紫过敏萎缩.并不会有生命之忧.

    人们知晓了普通蛾变作毒蛾的缘由.便开始将这植物喂食给其他的一些兽类.然而却并沒有任何兽类产生变化.之后便有人大胆尝试过服食伽蓝缠丝.然而单纯服食这种植物对人类也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更为奇特的是.毒蛾在死亡之时.会顺着伽蓝缠丝的根向泥土里钻.直到将自己的身体彻底掩入泥土之中.然而毒蛾的尸体却并不会自然腐烂.而是渐渐的被伽蓝缠丝所吸收.最后在这种植物的根部生成一块块指甲大小的色泽斑绚丽的青色甲盖.这便是毒蛾甲.

    虽然毒蛾翅上的毒素并不足以伤人性命.但被伽蓝缠丝吸收之后形成的毒蛾甲却是诡异的很.青色的毒蛾甲燃烧之后会化作纯白色的粉末.融入水后无色无味.

    人们沾染或者服食毒蛾甲粉末.初始会觉得精神矍铄亢奋.活力十足.然而时日久了便会损耗生命.接连服食三至五年便会生命衰竭而死.

    而将毒蛾甲的粉末掺在熏香之中点燃.效用虽不比直接沾染或者服食.但效用缓慢却又更加稳固.且寻常医者几乎无法察觉.毒之人不可谓不殚精竭虑.

    云若曦手心一翻.从凤鸣鼎中取出一只清明丹服.又取出幻镜点燃.这才小心的向着寝殿之内缓缓而行.

    若是换做之前.云若曦定然无法察觉这种微乎其微的毒物.只是三眼鲎虫矍既然与她血肉相融.它的能力即为她所用.

    三眼鲎虫最强悍的能力便是能够发掘世间灵草.即便这灵草埋藏在地深处.只要在数公里之内.都能够被它感知.

    只是矍在最初进入云若曦身体之内时.不过是一只刚刚孵化的幼虫.其本身的能力几乎沒有能够使用的可能.但矍先天灵魂出众.即使是幼虫.依然为云若曦带來了一种强大的灵魂感知能力.那便是只要在有植物存在的地方.云若曦便能够通过植物的触觉感知外物.

    伴随着矍的深眠进化.这种能力云若曦几乎再也无法使用.可是.矍本身的发掘灵草的身体感知却因为它的进化而展现在云若曦的面前.这才让云若曦能够在细微到几乎忽略不计的熏香气息中分辨出伽蓝缠丝的味道.

    而这伽蓝缠丝粉末即便是再无色无味.在三眼鲎虫的天生身体感知力几乎无可遁行.

    虽然雪衡今日病犯.但因为太医们殚精竭虑几乎将他的病情控制來.又因着雪衡的病情时常反复.内侍们见怪不怪.故而在寝殿之内侍候的人并不多.即便有几个宫女值夜.也都困顿得几乎睡着.再闻着幻镜清甜的味道.不消几个呼吸便沉沉睡去.

    安泰殿不算大.但却很深.云若曦一直向内.知道來在雪衡的榻前.

    她纤手向前一探.轻轻在雪衡的额前一点.雪衡便睁开了眼睛.

    “你……”雪衡一惊.抓着被子的手倏地攥紧.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声.

    云若曦连忙点了雪衡的哑穴.并将雪衡安置在榻上.“国主殿得罪了.请先听若曦说完.”

    毕竟是一国之君.雪衡眸子一动.看清來者是云若曦.又见云若曦面色淡然并无伤害之意.眼中的惊色倒是即可消退了不少.且他只觉云若曦并不会加害于他.

    如今他已然是废人一个.过了今日不知是否有明日.无论怎样.云若曦并沒有什么要伤害自己的理由.

    他微微放松了些身体.抬眼瞧着云若曦.

    云若曦见雪衡的情绪瞬息间便恢复平静.便解开了雪衡的哑穴.并小声道:“若曦此番前來是为国主医治的.”

    雪衡皱眉.医治自己.

    他有些艰难的抬手触了触喉咙.只觉得口中干渴.他有些不解的看着云若曦.“医治朕.为何……”

    云若曦轻轻旋身.从一旁的小桌上端起茶盏喂雪衡喝了几口.这才接道.“国主身体抱恙多年.乍一看是景况不好.实则是中了毒.”

    雪衡还在因着云若曦那句医治自己而讶异.此时听到云若曦说他中了毒.面色微微一变.又盯视了一眼云若曦.示意她继续说.

    “日间在宴席上.若曦便已经看出陛所中之毒.且观陛神色.想來这毒侵入肌体已深.沒有数年时间定不会如此.而陛贵为一国之君.能在陛身边此毒而不被察觉的.定然是陛极为信任或者是身边之人.故而若曦只好如此而來.”云若曦看着雪衡缓缓的道.

    雪衡的面色变了又变.先是惊讶又变做疑惑.瞬息间.他脑中神思转了又转.数个念头一闪而逝.终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复而又睁开.

    “多谢姑娘如实相告.想來.谋害朕的人定然是为了朕的这个位置……”雪衡面上似有感叹之意.双肩颓.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但更多的是失望.他叹了一口气.“他究竟是急什么.这位子迟早便是他的……”

    云若曦看着雪衡.明了他已然晓得谋害他的人的身份.只是万事也不可仅凭主观臆断.便道:“如今陛当务之急不是揪出凶手.而是先医治好自己才是.”

    雪衡情绪有些黯然.又瞧了眼云若曦.眼中生出些感激.“姑娘本与这事毫无瓜葛.此番竟前來相救.雪某感激之至.”

    雪衡情绪微微有些激动.这事涉及到皇家大统.寻常人躲都躲不及.更别说掺合进來了.于此.心中感激更甚.出言竟不再自称“朕”.

    云若曦面色依旧平淡.声音清凉.“陛不必这般.若曦本不是多事之人.对于皇家的秘辛也无意参与.只是隐隐觉得陛的感觉熟悉的很.像是若曦身边某个熟悉的人.而若曦愚钝.竟怎么都想不起來.若曦不想今后遗憾.所以今日前來为陛医治.”

    云若曦将自己前來的缘由坦白相告.以解雪衡心中疑惑.

    雪衡紧紧的抿了唇.心中更自然明白云若曦所顾虑之事.便道:“如此.劳烦姑娘了.”

    云若曦点了点头.“容若曦为陛请脉.”

    雪衡不再多言.抬起手腕.

    云若曦无名指轻轻搭在雪衡的腕间.一缕神思伴着一丝极其细微的劲气进入到雪衡的体内.不多时.便游走了一圈.

    她撤回手.抬眼看着雪衡.

    “如何.”雪衡睁大眼瞧着云若曦.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