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缓缓地道:“的确如若曦所想.陛.体内的毒已经沉得很深.”

    雪衡眉头缓缓皱起.须臾神色倒也了然了.他看着云若曦眉头皱紧的样子.反倒坦然了.“看姑娘的样子.这毒也并不好解.”

    云若曦打量了雪衡.有些不解他竟如此将生死不放在心上.这便是寻常人都无法做到的.别说是帝王.

    云若曦神色微微收回.“此毒虽然棘手.倒也不是无法可解.只是陛身体常年遭受此毒蚕食.已然经不起猛药医治.所以这恢复的时日恐怕要许久.”

    云若曦顿了.继续道:“况且如今.想必毒那人已经尽数掌握陛周遭的情势.所以即便陛身体有所好转.也还是尽可能掩藏一些的好.”

    雪衡仰卧在榻上.十分努力的抬起手.向云若曦施礼.心中自是十分感激.若要改变这种劣势.只得悄无声息的恢复自己.

    只是若今后成功逃脱那人的毒手.自己能否真的狠心來.毕竟那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今自己一把年纪.再也见不得血脉自戕之事了……

    看雪衡沉默不语.云若曦叹了口气.虽不曾听到雪衡说出些什么.但她却也能够感受到一位迟暮的老人心中的矛盾.

    “今日.若曦已经探明陛的病情.回去之后便着手配药.”云若曦淡淡的道.一翻手.掌中一粒青白色的丹丸滴溜溜直转.“这颗清明丹虽不能解毒.但却能够庇护陛不再为毒损伤.”

    毕竟此时雪衡的身体状况已然异常惨淡.虽然毒蛾甲掺在熏香中的分量很少.但长久來.对他的影响却是极大的.

    雪衡抬起手.接过云若曦递來的白色丹丸.毫不怀疑的吞了去.顿时口舌生香.

    雪衡有些讶异的看着云若曦.寻常丸药他这辈子吃了不少.但是从未有一种像是今日这般.仅仅含于口中便让人舒适惬意的.心中不免对云若曦更是好奇了些.

    坊间有云若曦的许多传闻.即便自己在深宫中养病.却也听说了不少.然而却并沒有人说过.她竟然也通医理丹术.而且.以今日自己观察來看.恐怕这女子在这方面的造诣也毫不逊色与她的战斗力.心中更是奇异.

    服清明丹之后.雪衡长出了一口气.这丹药虽然如同云若曦所言.并不能解除他体内的病痛.然而只是这丹药带來的舒爽感觉.也让他身子骤然感觉轻盈了不少.

    寻常帝王.哪一位不是心城府极深.世间万物在他们眼里皆是被罩上了数道迷雾色彩.所以对人对物.皆是抱以审慎与怀疑的态度.

    而雪衡却是所有帝王之中的一个异类.

    云若曦啧啧称奇.这人间帝王究竟经历了什么.性子才会变得如此洒脱.越是思付.云若曦对他便越是好奇.

    这样想着.云若曦心中忽然一松.即便沒有之前那种熟悉感.她也再不后悔救他.即便她或许已经半只脚陷入了加明国不甚明朗的政治泥淖之中.

    云若曦抬眼瞧了瞧窗外.风影树影倒也如寻常那般.只是天色已经似乎开始渐渐泛白.

    “陛.您宽心修养.这清明丹可保您三日之内不受毒物的侵袭.三日后.若曦自会前來为您送上解药.”云若曦抬手向雪衡作别.

    雪衡的唇上扬起一丝弧度.平静的目光中似是多了些希望.“多谢姑娘.”

    云若曦不再多话.依旧循了來时的路小心的退了去.

    回至驿馆.天色依旧黑着.云若曦一闪身便进入了随身空间之内.

    毒蛾甲之毒的确是很奇特.深入人体之后.便会隐匿在经脉与血液之间的薄膜之上.寻常医者并不能很准确的查探出來.而对雪衡毒之人.定是很准确的掌握了这毒蛾甲的性状.使用之时又十分小心.故而即便加明国有许多医术精湛的太医.诊断不出來也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也许这种状况也某些太医心中或许已经有数.只是皇室泥淖沾染伤身.出于各种各样的考量不愿说出也是有可能的.

    再或许.有些人也许直接为那人所用……

    不过云若曦倒是毫不担心这些事情.毕竟自己的本意不过是想要救人而已.其他的事情.便交给他自己处理好了.她实在沒有那么心情参与其中.

    毒蛾甲之毒虽然隐匿诡谲.但一旦确定之后.消除却并不很困难.只是.想要消除毒蛾甲必然会使用一种名为“硝石”的特殊药材.这种药材药性甚是猛烈.一不注意便会伤及患者.

    然而雪衡现的情况也的确如云若曦查探的.因为他的身体常年被毒蛾甲毒素侵害.整个肌体的系统机会被摧毁殆尽.若随意使用硝石.恐怕这命不但沒有被救回.反而彻底丢了去.

    云若曦思量着.将自己关在炼药空间之内.思量着解决的方案.

    究竟怎样做才能将这毒药缓慢温和的从雪衡的体内祛除呢.

    祛除毒蛾甲毒素的方法不过两种.一种便是增强雪衡肌体的韧性与强度.提升他肌体的活力.另外一种便是将毒素从身体当中引导出來.

    两种方法中.第一种安全无虞.只是增强雪衡肌体的强度却是极难办的一件事情.若他的身体状况比现强三分之一.云若曦也不会犯愁至此.

    另外一种方法倒也可以为之.只是想要将毒素从身体中牵引而出.但凭云若曦此时的功力.即便加上药力的辅助.却也非常困难.若自己的实力能够提升至圣者.成功率便也会成增加.

    云若曦峨眉蹙的死紧.两种方法都不好办.

    意念一动.云若曦的神识立刻深入脑海之中.潜至灵台之处.

    一个年纪看起來并不大的小女孩正在云若曦的灵台休眠.她的面容似乎有金色的光芒在闪耀.即便这女孩此刻睡得正香.但睫毛时不时的还会轻微的抖动一.看來睡得并不很深.

    云若曦轻轻的來在凤鸣的身边.缓缓在一边跪坐.

    凤鸣微微皱了眉.像是感觉到身边的人.这才伸了个懒腰.有些不情愿的睁开了眼.

    云若曦看着凤鸣睁开双目.轻笑着道了声:“凤鸣.”

    凤鸣展了展腰.一个骨碌爬坐起來.小嘴翘起.眼中满是笑意.并沒有因为云若曦扰了她的美梦心中不满.

    她轻松了然的道:“唔.这回又遇到什么事情了.”看向云若曦的眼中充满笑意.有种和她外表看起來不相称的老成.

    云若曦皱眉笑道:“的确是遇到了一个难題.”

    凤鸣挑挑眉.清丽的面容显出几分顽皮.“说來听听.”

    “怎样才能提升人体的机能韧性.”云若曦开门见山.在凤鸣面前.她完全不需要藏着掖着.虽然凤鸣看起來年幼.在炼药术上却极天大成.完全能够当得她的老师.

    凤鸣诧异的瞧了云若曦一眼.“怎么个提升法.”

    云若曦声音沁凉.“有一人的身体被毒蛾甲之毒侵害达数年之久.如今我想要帮他祛除毒素.只可惜消除这毒素必要使用硝石.而他的身体却早已禁不住硝石带來的损毁.我担心毒还沒解.他人已经一命呜呼了.所以想要提升他肌体的韧度.”

    凤鸣脸上的神情中显出更多的诧异.按着云若曦的性子.倒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不过还是问了一句.“这人与你什么关系.”

    云若曦抬眼瞧了瞧凤鸣.“并沒有什么关系.”

    凤鸣面上更是不解.“那你为什么救他.”以她对云若曦的了解.她似乎对寻常无关紧要的人冷淡的紧.

    云若曦抿了抿唇.“不知道.”

    凤鸣小脸一抽.这种说辞让她怎么能相信.不过救与不救都是云若曦的事情.与她无关.

    凤鸣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想要提升机体的韧度倒也不难.只要有神龙血就可以.”

    云若曦直觉额前掉落一大滴冷汗.“神龙血……”

    这东西云若曦倒是听说过.不过神龙血毕竟是传说中的神物.难不成为了雪衡.自己还要去找那种几乎不存在的东西不成.

    云若曦顿时有些泄气.看來提升雪衡肌体能力的法子行不通.此番只有引导毒素这条路可走了.

    云若曦的眉头不禁又蹙了起來.连连摇头.“这东西让我去哪里找.”

    凤鸣一脸无语的瞧着云若曦.嘴角抽了抽.“这东西除了你谁还能有……”

    云若曦听闻凤鸣这样说.猛地怔了一.不解的看向凤鸣灵动的大眼.“什么.”

    “我说.神龙血你这里有很多.”凤鸣揉揉额角.无奈的看着眼前看起來轻灵聪慧的女子.这么久了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沒有.真是笨死了.

    “啊.”云若曦眯起双目.面上迷蒙更甚.依旧以为自己听错了.

    凤鸣长出了一口气.无奈至极的道:“我说姐姐.这么长时间.你真的沒有一点感觉么.你身体里流动的就是神龙血啊.”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