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目.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竟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凤鸣点点头.又再次使劲的向云若曦点点头.

    云若曦只觉脑中猛地一热.有些回不过神來.若不是此时她身处自己的灵台深处.她定要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了.

    怎么神龙血在自己体内.这是怎么个状况.

    她有些怔忪的抬起一只手.举在眼前.翻來覆去的看了半晌.眼睛都有些直了.这的确是自己的身体沒错.即便她是穿來的.

    “沒错.就是你啦.”凤鸣看着一脸茫然的云若曦.觉得有些好笑.

    凤鸣看云若曦淡然的表情实在是看得太多.沒想到除了白板一样的面部表情.她还有这样单纯迷惑的样子.实在是和她的样子不符.

    云若曦如堕梦境般的看着凤鸣.自來到这异世之后.几乎沒有任何能像这条神龙血存在于自己身上这条消息能够给她带來这般的震撼了.

    “这是怎么回事.”云若曦终于在的面色终于恢复了些许.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都说你好运的不得了.”凤鸣摇了摇头.这么宝贵的神龙血.那人竟然毫不吝惜的将之分了一半给她.想來那人的损耗定然不小.可是这么久了.眼前这个笨女人竟然完全沒有一丁点知觉.不知道是不是该为那人哀悼……

    好吧.既然让这笨丫头自我察觉是不可能了.那就继续让她凤鸣为她答疑解惑吧.唉……她这命啊.真是够劳碌的.

    “虽然你是三种职业集于一身.然而许久以來.无论是哪种职业.你都停留在九级巅峰状态.”凤鸣缓缓的开口.

    云若曦微微颔首.大眼一瞬不瞬的瞧着凤鸣.相比于自己.这个凤鸣鼎的器灵却比她更了解他自己.

    “你该知道.身为召唤师.许多人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完成契约之阵.”凤鸣继续道.

    云若曦有些迷惑.这与契约之阵有什么关系么.

    “是的……”

    “但是.既然你连九级都无法突破.又怎么会有那种完成契约之阵的能力呢.”凤鸣好整以暇的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缓缓地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复杂.“沒错.契约之阵的确并非我一人之力完成.而是……”

    云若曦眼神中有些迷离.那人的身影竟清晰的出现在她的心田之中.

    凤鸣轻笑一声.“那人真是大手笔.竟然不喜损耗自己的生命之力來帮你完成这契约之阵.”

    云若曦又是疑惑万分.关于生命之力.她虽了解的并不很多.但从凤鸣的口气中.她也听出一丝异样.恐怕这生命之力与寻常人所说的生命之力不太一样.

    凤鸣不再卖关子.缓缓道來:“你沒有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状倒也不稀奇.毕竟你的实力并沒有提升到圣级.根本无法知晓这其中的奥秘.”

    “只是.你那契约之阵的完成.却是因为那人将自身一大半的血液注入的缘故.否则以你的实力.怎么会完成契约之阵呢.”凤鸣瞟了一眼云若曦.倒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只是有些看不去.

    云若曦猛地瞪大了双眼.脑中不自觉的回想起容湛帮助自己完成契约之阵的那个夜晚.

    在契约之阵形成的最后关窍.她只觉得一阵红光将自己包围在内.与此同时.像是有极其磅礴的能量进入到自己的而身体.并以自己的身体为通道直接灌入道契约之阵之中.这才打通了契约之阵的灵窍.并在自己身体之内完成.

    想來那让自己震撼的庞大能量.便是凤鸣所说的生命之力吧.

    “若是寻常生命之力.定然不会冲破契约之阵的奥秘.只是.那人的生命力却是來源于神龙.而他的血液便是神龙血.如今.他血脉的力量构成了你体内的契约之阵.换句话说.你也变相的继承了神龙血.”

    云若曦有些呆滞的看着凤鸣.有些无法消化她话语中的信息.

    容湛有着神龙的血液.而且还将他大半的血液分给了自己.

    “当然.神龙血与普通人的血液自然不同.寻常人的血液流失了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自会补回來.可是神龙血珍贵异常.不但因为这种血液富含着恐怖的生命之力.还因为.每形成一滴的神龙血便需要数年的时间.”

    “而你说到底也算是继承了他的血脉.若能够突破圣级.你便会感觉得到神龙血脉的特别.也会与那人产生一种血脉间的联系.”

    云若曦忽的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每每遇到危险的时候.容湛便会出现在身前.原來凭借的便是神龙血脉天生的联系.

    凤鸣摇了摇头.浅笑着抬眼睨了云若曦.“渡给你的那些血液饱含着那人的生命力.想來.这对于他的损耗是相当大的.不知道多久才能不得回來.”

    云若曦只觉得胸中猛的一震.有些异样的情绪升了起來.

    那时.她沉浸在完成契约之阵的喜悦中.并沒有太多的关注容湛.不过那时.他的确似乎有些虚脱的样子.只是他掩藏的太好.自己并沒有发现罢了.

    容湛的脸忽然在云若曦的脑海中越发清晰了起來.他似乎在远远地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些邪肆的笑容.只是眸中隐约可见星子般的光芒.全是他的神情.

    云若曦的心微微的揪紧.自己对他从來都是不假辞色.并沒有好好地待他.每每相见也总是与他针锋相对.他为何会为了自己这般耗费他的生命之力.

    “若就此一次损耗生命之力倒也无甚紧要.慢慢修养便可.”凤鸣斜睨着云若曦.直到看到她脸上露出些震惊之色.才又接着说.“可是那人不知死活的几次三番调用其余的生命之力.前些时候.还强行使用生命力为你的母亲驱毒疗伤.想來他自己也因为这样受了极重的内伤.”

    云若曦心中更是震动.眸子不停地闪动.

    她以为.那些事情对他而言是极其轻易之事……怎么会……

    “那他……有沒有生命危险……”云若曦终于开口.声音却是那么的不确定.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他.”凤鸣翻了翻眼皮.看來这丫头终于是有些开窍了.

    忽的.凤鸣惊觉道.不对.自己身为高贵的凤鸣鼎器灵.怎么做起给人牵红线的事情了……这样想着.凤鸣额前顿时一片黑线.俏丽的小脸隐隐开始泛绿.

    难道说.自己在红尘中隐匿的时间太长.沾染了太多红尘琐事不成.

    终于.凤鸣长叹一声.

    罢罢罢.只此一回.

    云若曦心中生出些内疚來.不管怎么样.容湛此时定然是身受重伤.为自己损耗了那么多的生命之力.后果一定十分严重.只是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

    “放心吧.那人虽然损耗了不少生命力.但要想让他死也的有点本事.现在他应该到某处闭关去了.”看着云若曦越皱越紧的小脸.凤鸣叹了一声.“等到他觉得身体沒有大碍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了.”

    看來这二人之间的牵绊今后还会很多.

    凤鸣挠挠头.心中暗叹.这二人也的确奇葩了些.男的处处为这女子.却从不言明.知自己承受那许多苦痛.这女子冰雪聪明.然而到这情爱之上却宛若白纸.懵懂懂不知所以.

    一个不说.一个不懂.该是这二人之间纠缠不清.

    不过若能成就好事.也不枉自己这般苦口婆心.

    云若曦自与凤鸣相处这许久以來.自是不会对凤鸣所说生出丝毫的怀疑.如今见凤鸣如是说.心中大石也终于算是落了地.

    只是.云若曦故意忽略情绪之中那种极难抑制的悸动.将自己的所有情绪都当做对容湛的亏欠.她在心中暗暗定决心.次见到他的时候.不管怎么说都要好好的谢谢他.

    凤鸣说的口若悬河.完全沒有注意到云若曦心中所想.若是被她知道自己一番口舌基本上对牛弹了琴.恐怕会立刻气死过去.

    不过这也应了凤鸣说的.云若曦这人.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在某些事情上.看着伶俐.其实比寻常人还要白痴许多.甚至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云若曦抿了唇.再怎么愚钝的人.被凤鸣这般炮轰般的念叨一阵.也能明白其中的用心.

    既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初时云若曦虽然忐忑.但沒过多时.便也平静了來.

    云若曦听着凤鸣各种暗示.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烧.干咳了几声.有些事情她还是不愿意多想.究竟是何道理.她也有些搞不清楚其中的所以然.

    凤鸣说的口干舌燥.终于住了口.

    云若曦这才柔和的笑了笑.“那个.既然这样的话.我只要将自己的血给受伤的那人服.便能增强他肌体的韧性.再帮他解毒就好了吧.”

    凤鸣脸上一抽.这人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哪有这样气死人不偿命的.难不成刚才自己那一大堆口水悉数浪费了不成.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