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看着凤鸣越来越黑的脸,讪讪的站起身,“咳咳,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凤鸣你继续睡一,哈哈……”说罢连忙起身离开。

    凤鸣翻了翻眼睛,无语问苍天。

    云若曦逃也似的离了灵台之地,闪身回到炼药空间之中,心中的小路依旧砰砰的跳着,这样的状况不免让她有些莫名。

    挥去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云若曦强迫自己冷静来,旋即开始估量起解毒蛾甲毒素的药物的各种材料配比。

    然而让云若曦的心中总是有些不一样的情绪不小心便跳脱出来,让她的思路一再的被打断。

    任何人,即便是拥有神龙血液一滴都会将之奉为珍宝,而那人竟为了帮助自己不惜将一半的血液悉数灌输到自己体内。

    云若曦真有些不知道该怎样去评判他。

    对于他,她越发觉得不知该如何相对。

    初始,她便觉得容湛一身皆是谜团,但冰凉的性子让她并没有什么想要去窥人私隐的嗜好,只是如今,她的心中不免也生出对容湛的一丝好奇来。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面容竟异常清晰的存在与她的脑海之中,不需努力回想,只要当她无意之中想到他的时候,那张面孔便在她的脑中骤然放大,以至于,即便那时他并不在她周围,她也会莫名的浑身紧绷起来。

    然而,更玄奇的是,每每与之相处,无论自己的内心如何抗拒,灵魂深处那种深入到血里骨里的熟悉与安然便让她难以为继。

    莫非这也是那神龙血液共鸣的缘故么?

    云若曦抬起手腕,看着自己洁白如凝霜的手腕,一道紫色劲芒自另一只手手心中涌出化作一炳利刃。

    的确,因着自己几乎没有受过什么伤,所以也不曾注意到自己的血液有何不同,除了上次在妖精森林被雪瑶狐所伤。

    云若曦忽然意识到,上次受伤时,恢复的速度异常迅速,深可见骨的伤口只消一夜便已经基本愈合。原本她还以为这种状况是自己洗筋伐髓后的好处,如今看来,定是因为这神龙血液。

    云若曦旋即又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许多自己之前并未太过在意的事情。

    比如,三眼鲎虫矍在第一次吸食后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成长了许多,想来也是因为这神龙血液。而后矍忽然进化即便让云若曦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她却也并未过于重视。

    虽然成长到一定阶段后,进化便是顺理成章,但想来那时矍恐怕距离进化该是还有很大的一步要走,刚好遇到容湛不惜能力为自己疗伤便促成了神龙血液对它进化的促进,因此提前进入进化休眠期。

    此后,无论是离朱还是闪,抑或破妄与天诛完全的想自己臣服,恐怕也并非是因为自己召唤师的身份,更重要的原因,便是魔兽对于强大能量先天的特殊感知。离朱归附自己或许还有自己身为炼药师的原因,但其余几只魔兽定然是因着自己体内居于上位的强横的神龙血脉对位的它们造成的威压。

    或许,连同雪瑶狐也是如此。

    而且先祖刘乙何之前也说过自己继承了神龙血脉的力量,那时的她还有些懵懂,如今这才豁然开朗起来。

    云若曦挥起紫芒小心的在手腕上割出一道,暗红色的血液自伤口汩汩流出,甚是鲜亮。

    云若曦皱起眉头,看着腕上殷红的血液低落,心中又是一阵惊异。

    不是说自己体内有大量的神龙血液?

    为何这血液看起来这么稀松平常?

    云若曦蹙了眉,细细的思量。

    凤鸣说,神龙血液生养极为困难,难不成它并不是直接存在于自己的血管之中,而是另有聚集之处?

    这么一想,云若曦的心头瞬时明朗起来。

    没错,一定是这样。

    那时,容湛将他的血液注入到自己的契约之阵中,莫非要启动神龙血脉便要祭起契约之阵么?

    心念一动,契约之阵瞬时从她的体内膨胀运转起来,云若曦细细的内查自己的身体。

    这一观察,让云若曦大吃一惊,只见那契约之阵宛若银丝的纹样中竟然流动着星星点点璀璨若流金般的光点。没有一丝疑惑,云若曦断定,这些金色光点便是神龙血液的精髓。

    云若曦的神识继续向内,并深入到一粒金色光点之中,顿时那一小粒金光迸发出强劲至极的生命之力,向着云若曦扑面而来,强劲的生命气流竟让云若曦有些睁不开眼。

    云若曦讶异连连,看着被数以亿万计的金色光点充满的暗芒流转的契约之阵,心中不禁暗叹。这么一星半点的粒子便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若这所有的光点悉数集结起来,那是何种可怕的力量啊!

    容湛,你究竟带给了我什么!

    云若曦意念集中到契约之阵上,心意微动,一粒金色光点便自契约之阵的金色洪流中分离出来,并跃然于云若曦眼前。她心中微动。

    没有经过是事先的演练,却能够随意的调动神龙血液,这又让云若曦心中暗叹。

    她微微推算了一,这么一粒神龙血液的精髓蕴含的庞大能量定然能够让雪衡的生命得以滋养,而他那被毒蛾甲破坏殆尽的身体经络也会因之强韧起来。若运气好的话,这粒微尘还会带给他将近三十年的寿命。

    云若曦将微尘收回至契约之阵中,暗芒闪过后,一切似乎又回归了平静。

    只是云若曦的内心却久久的不能平静,她开始着手为雪衡准备丹药。

    选药、洗药、称量、搭配,云若曦按部就班的做着炼药前的准备,就如寻常一样。安排妥帖之后,云若曦便一股脑将所有材料丢到凤鸣鼎当中。

    三昧真火由弱至强,被云若曦轻易的掌控在手中,一丝丝清甜的药香瞬间从鼎炉中溢出,看来不需多少时候,便可以出炉。

    不知怎地,就在云若曦心中没有外物之时,容湛的脸竟然忽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那张脸俊朗异常,他的额头光洁饱满,眉弓生的高低合度,好看的眼型分外勾人,凝黑的眸子嵌在清透的面庞上,熠熠生辉。鼻子高挺而坚毅,一道薄唇总是微微向上翘着,带着若有似无的戏谑。

    太白的说,虽然二世祖云少楼也生的不错,但与容湛相比,却似乎总是缺乏某种独特的色彩。

    这样想着,云若曦的心弦猛地一震。

    “噗!”的一声闷响,凤鸣鼎中的药物猛地化作污尘,云若曦心中一颤,炼药的时候果然需要平心静气,今日听了凤鸣的一席话,竟让她古井无波的心肠泛起涟漪,她竟不是她了。

    云若曦旋即叹了口气,有些颓然的放手中物品,看着面前的狼藉,心思百转千回。这么久的时间里,自己竟然第一次炼药失败,问题是,这药做起来并非十分困难。

    冤家!

    云若曦无奈的抿了唇,清白的面上微微泛起些薄霜,心中暗暗骂了容湛一声,这才站起身将鼎炉中的污尘倒掉,重新来过。

    当云若曦从炼药空间内出来时,天色已经放明。

    她打开窗子,院中清朗的气息瞬时溢入房间,微凉的风抚慰着她略显焦灼的面庞。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伸了个懒腰。

    一夜未睡虽然不会对她产生什么影响,但整夜思虑纷纷,想的都是自己不那么擅长的事情,这使得云若曦她心生疲乏。

    不过,雪衡的药倒是比预计提前了两天做了出来。这样她也可以安心准备之后的四国争霸决赛了。

    云若曦正想着,忽听得院中传来一个娇俏无比的声音。

    “姐姐!你在吗?”

    白锦澜一脸兴奋的自院外跑进,她的身后自然跟着那只白兔太子。

    云若曦旋身来至门前,刚好迎上白锦澜。

    白锦澜见云若曦走出,心头一喜,风风火火的蹦上台阶,也来至云若曦的门前。白兔太子同样亦步亦趋的跟着。

    云若曦瞥了一眼白兔,只见那白兔见了她依旧如寻常那般面颊微微泛红,低垂了眉眼,不敢直视于她。然而从他紧攥的拳头便能够看出,此时的他定然是十分紧张的。

    即便紧张如此,他还是跟来了,这般的锲而不舍倒也让人心生佩服。

    不过白兔太子的面部表情却是不那么敢让人恭维了。

    白兔太子与同龄的男子相比本就生的略显柔弱些,此时再配上那任君采撷的表情,真真儿的让人忍不住生出想要欺负的念头!

    “姐姐!”白锦澜一把抓住云若曦的衣袖,献媚似的挽住她的手臂。

    云若曦收回打量着白兔太子的目光,纤手一伸,轻轻戳了白锦澜的额头,“今天怎么跑来了?”说罢便领着白锦澜进到房间之内,白兔太子乖乖的跟在身后。

    “自然是给姐姐送好东西来了!”白锦澜吐了吐舌头,一副鬼灵精的样子。

    云若曦挑了挑眉,看着白锦澜一脸献媚的样子,有些好笑,“哦?那是什么?”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