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自家妹子的信号.马上上前.來在云若曦的跟前.他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手颤抖的更厉害.白矖的脸红的几乎要滴血的样子.他递上手中锦盒.低垂着头几乎不敢直视云若曦的双眸.

    虽然这少年身材高挑.几乎要比云若曦高上一头.然而就是这般怯懦的样子.看起來竟好似并不比云若曦高.

    云若曦尽可能想要上前忍住狠狠捏白兔太子两把的冲动.努力的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锦盒上.

    白兔太子将锦盒搁置在桌边.小心翼翼的捧起锦盒的盒盖.顿时一股热气从内而外猛的泻出.

    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温度骤然上升.云若曦注意力这才被白兔太子手中的盒子彻底吸引过去.她讶异的看着白锦澜与那只兔子.心中不免暗叹.这东西是什么.温度竟然这般灼热.

    白锦澜看着云若曦终于露出讶异与好奇的表情.便有些得意的凑了上來.

    白兔太子将盒盖彻底打开之后.映入云若曦眼帘的竟然是一粒巴掌大小的..蛋.

    云若曦诧异的问道:“这是.”

    白锦澜献宝似的将锦盒向云若曦推了推.脸上笑吟吟的.满是得意之色.“姐姐也沒有见过么.这可是一枚凤凰蛋哦.”

    看着白锦澜夸张的面部表情.云若曦强忍着嘴角的笑意.

    “凤凰蛋.”云若曦纤手掩口.摆明了不相信的样子.“哪里來的.”

    传说中凤凰居于东方风穴.雄者为凤.雌者为凰.产的蛋经历千年方可孕育而出.且凤凰极为难能.是与神龙并称的两大极致神兽之一.神龙现则乱世止.凤凰出则天定.

    不过这两种神兽却极少有人见过.

    如今白锦澜说.他二人带來的物品却是凤凰蛋.云若曦直觉便无法相信.因着自己已然获得了神龙血.此时又见到凤凰蛋.因缘际遇难不成真会这么奇妙不成.

    白锦澜瞧了一眼白秋寒.只见白秋寒面色通红怯怯的在一旁站着.心中暗骂.这么好的机会.哥哥竟然都不好好把握.若是遇到纨绔.得了这等宝物定是巴巴的黏上去示好.

    自己这位哥哥也真是算作奇葩一朵了.不但不上前去.反而还缩到了自己身后.

    白锦澜郁闷极了.但为了今后哥哥的幸福.此刻也只能靠她多功夫了.

    只是白锦澜却对白兔太子的心意并不是十分了解.白兔太子心思纯澈.从來都沒有对云若曦产生一丝一毫的遐想.反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拜云若曦为师.完成他成就炼药师的心愿.而白锦澜却是直觉这云若曦好.卯足了劲想拉拢二人.

    “前些时候.钰影阁的拍卖会上出的.”白锦澜瞪了一眼自家哥哥.有些得意的看着云若曦.“虽然是一枚死掉的凤凰蛋.可是想要拍它的人可是不少呢.我哥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拍了來.”

    云若曦回身瞧了一眼白兔太子.见自己看他.这只囧脸兔的脸垂的更低.怯懦的几乎要缩到衣领里面的样子.

    云若曦无奈的移开了视线.贵为一国的太子却生这这么一颗脆弱的心.她真是替他的前途担忧……

    再说这蛋.若是从坊间获得.那这枚蛋的真伪便只得商榷一番.然而若是钰影阁所出之物.那东西便是半分之百的真了.

    云若曦禁不住想起上次在钰影阁拍到凤鸣鼎的情状.

    “虽然这枚凤凰蛋已经沒有了生命的迹象.但是人们都知道.凤凰身上皆是宝.即便是一枚死蛋.人们都拼了命的争抢.本來我们对这东西并沒有什么意思.不过哥哥却说这凤凰蛋却可以作为一味十分珍贵的药材.來炼制一些特殊的药材.所以就花了大价钱弄了回來.”白锦澜挤眉弄眼的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自然是了解白锦澜的意图.但几次三番來.便也皮厚了许多.直接无视白锦澜过分的热情.

    “自从那日我哥说要拜姐姐你为师之后.便遣人赶回白羽国.将这枚凤凰蛋带了过來.只想送给姐姐.昨儿个夜里.派去取凤凰蛋的人才将这东西安全送到.所以天一亮.我们就过來了.”白锦澜说罢还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

    云若曦更是惊异.白兔竟然想将这东西送给自己.这般想着.又多看了白兔两眼.随后她的目光移到安静躺在盒子中的凤凰蛋上.

    传说活着的凤凰蛋经过千年的孕育流光溢彩甚是夺目.而眼前的蛋安安静静的躺在盒子中.整个蛋皮呈现着浅浅的乳白色.色泽就好像寻常的鸡蛋一般.一星半点闪耀的光泽都沒有.然而.这毕竟是一颗凤凰的蛋.无论怎样都必然价格不菲.

    云若曦抬手轻轻的磕了磕蛋皮.乳白色的蛋发出两声微微沉闷的响声.她仔细的感受这粒凤凰蛋的气息.这蛋虽然已经死去.但蛋身上依旧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丝丝的热气.且表皮的温度非常之高.甚是奇异.

    云若曦收回手.抬眼看向白锦澜.

    白锦澜见云若曦看自己.以为她依旧不相信.连忙出声.“真的是凤凰蛋.只不过这蛋已经沒了生命之气而已.”

    云若曦点了点头.虽然这枚蛋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生命之气.但蛋的表皮残留着的能量气息还沒有尽数消弭.想來这蛋死去的时间并不长.并且这枚蛋保存的非常完好.恐怕大陆上万年时间内也不会再有第二枚出现.

    正在云若曦仔细查看凤凰蛋的时候.一旁的白兔忽的开了口.

    “云.云姑娘……”

    云若曦眼皮一跳.抬头看向白兔.

    “我……我……”

    对上了云若曦清凉的眸子.白秋寒心头“砰”的猛跳一.想要说的话竟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他张了张口.半声都沒发出來.

    白锦澜大喜.赶忙使劲的向白秋寒挤眉弄眼.整个小脸彻底扭曲.五官也纠结到了一起.

    她看着白秋寒忽的顿了口.心头大急.不由得使尽力气向白秋寒努起嘴.示意他继续.

    而白秋寒紧张的宛若被炭火燎了一般.视线中只有云若曦那张白矖的小脸.并且越放越大.其余的事物对他來说完全是视而不见.

    云若曦即便已经见惯不惯了白秋寒这般形状.然而再看到他这般怯懦的样子.心头依然有种想要爆发的冲动.

    她努力隐忍着向白兔道:“你说.”

    白兔听得云若曦开口.心头又是一震.云若曦那冰凉的声音在他听起來就宛若仙音一般.他微微抬了抬眸子.紧张的看着云若曦.吞了口水.脖颈间漂亮的喉结微微耸动了一.终于又开了口.

    “请.请姑娘收这枚蛋.”

    云若曦皱了眉.直觉的摇了摇头.本來白锦澜就有想要撮合自己与白秋寒的不纯动机.若自己就这样收了白秋寒的东西.那么在白锦澜面前便更无法推脱.况且这件物品又是这么贵重的凤凰蛋.

    白秋寒一见云若曦拒绝.面上有些焦急.不等云若曦开口就继续说道.

    “都.都说凤凰蛋可以生死人.肉.肉白骨.只是世间极少能够见到.在钰影阁见到这.这枚凤凰蛋之后我就起了兴趣.拍了它.毕竟这枚死蛋虽然贵重.但毕竟只有通过炼药师的手才能将它的作用发挥出來.”

    云若曦点了点头.的确.虽然凤凰蛋难能可贵.效用极高.只是沒有好的炼药师.寻常人是无法将其中蕴含的能量提取使用的.故而白秋寒能够成功拍得这枚凤凰蛋也属情理之中.

    白兔努力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又开始泛红.道:“只是我……修习炼药之术不精.至今依旧无法使用这枚凤凰蛋.我……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若现在强行使用这凤凰蛋便会暴殄天物.直到遇到姑娘.便觉得这枚蛋该交予姑娘手中.才不枉它的价值.”

    白兔抬了头.目光中的色泽闪闪耀宛若秘银一般清透.

    饶是对上这样纯粹执着的目光.让云若曦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怔忪.她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忽的发现.眼前的沐着日光的白兔纯粹的宛若一块美玉.细腻温润.竟然十分好看.

    她抿了抿唇.这只白兔在她面前说话常常颠三倒四.今日竟然条理十分清晰.且表词达意也开始流畅起來.

    白锦澜听了白秋寒的话.微微张开嘴.心中的惊奇一点都不必云若曦少.暗暗的在心里给白秋寒加油打气.

    “拍这枚凰蛋之后.我也仔细的查验了一.虽然这蛋看起來已经是一枚死蛋.生命气息全无.但是.这枚蛋自落到白某手中至今已经有三到四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这枚蛋散发的灼热气息不然沒有减弱.反而越來越烈.”白秋寒抬起眸子.目色清朗毫无杂质.

    他看向云若曦.顿了.“想來这蛋定然蕴藏着一些秘密.只是我如今的实力停留在炼药师五级的水平.就连瓶颈都遥不可及无法触碰.不知道要花费多长的时间才能再突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