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这枚凰蛋之后.我也仔细的查验了一.虽然这蛋看起來已经是一枚死蛋.生命气息全无.但是.这枚蛋自落到白某手中至今已经有三到四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这枚蛋散发的灼热气息不然沒有减弱.反而越來越烈.”白秋寒抬起眸子.目色清朗毫无杂质.

    他看向云若曦.顿了.“想來这蛋定然蕴藏着一些秘密.只是我如今的实力停留在炼药师五级的水平.就连瓶颈都遥不可及无法触碰.不知道要花费多长的时间才能再突破.”

    白秋寒有些泄气的颓着肩膀.“以我这样的实力.想要探寻这枚蛋中的秘密.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与一个对某种事物十分执着的心肠的人來说.最残酷的打击大概就是.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始终停留在原地打转.前方的路看起來如若被浓雾遮掩般看不真切.无法动弹买无力突破.

    而白秋寒目前的状况便是如此.

    从他开始接触炼药师这项职业以來.便如痴如醉的浸淫在炼药之中.这些年中.他潜心钻研炼药之术.在大陆上四处拜访名师隐士.常常为了一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废寝忘食.有时为了检验药性.竟将丹药的半成品悉数服.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常年來.肝脾遭受了不小的损伤.以至于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

    即便他成长的速度已经十分迅速.但自前年开始.白秋寒便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瓶颈之中.莫说进步了.在这种阶段几乎举步维艰.

    而后获得了凤凰蛋.即便他再有探究其中奥秘的渴望.却心有余力不足.故而便将这宝贝雪藏了起來.总想着有一天能够获知这粒凤凰蛋的隐秘.

    白秋寒自觉自己将会在这个瓶颈之中困顿许久.少则数十年.多则不可估算.或许这会是一辈子的时间.在瓶颈之中停留的时间越长.他便越觉得这粒凤凰蛋十分玄奇.对探究它隐秘的这一愿望也越发的失去了信心.

    之前见到三花洗神丹时.白秋寒便已经有了将凤凰蛋送给云若曦的念头.但毕竟他从未见过云若曦.只恐所托非人.然而自那日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九级炼药师之后.白秋寒心中的念想便如洪水般席卷而來.这才遣人马不停蹄的自白羽国将凤凰蛋带來赠与云若曦.

    云若曦自然能够感受得到白秋寒的诚意.只是无论出于任何考量.她都不应该收这么珍贵的物品.“若真如殿所说.这蛋的确是非比寻常.但恐怕殿太高估若曦的实力.恐怕有负殿所托.”

    白秋寒听云若曦这样说.急的连连摆手.”不然.不然.若姑娘都沒有办法参悟这蛋的隐秘.想來大陆上便更无第二人可以做到了.”

    “更何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现还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会有人盯上这枚凤凰蛋.若到那时被人抢夺.倒不如今日交给姑娘.姑娘既是武士又是召唤师.必定有许多的手段能够保全这枚凤凰蛋.这蛋交到姑娘手中.也不枉我和它的缘分一场.”白秋寒的眸子渐渐地火热与急切起來.

    云若曦听着白秋寒的话.心头只觉有些酸.这话若换做寻常人说出口.其中包含的意思自然云山雾罩.有真有假.然而这话出自白兔口中.不知为何.听着总让人有些揪心.

    白兔清风拂暖般的笑了.面上赧色又现.其中还带着些许苦涩.他接着道:“大陆之上.世人皆道武力为尊.不屑习医药.因而炼药师几乎绝迹.白某一向自持在炼药之上无人能比.不想那日见了姑娘炼制的三花洗神丹.才真正明了了古人所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白某对姑娘佩服的五体投地.相比而言自己实在是井底之蛙.这蛋若真的归了姑娘自然要比在我手中强上许多.”

    白锦澜看着哥哥越发焦急.唇边溢出一丝浅笑.哥哥说了这么半天都沒有说动姐姐.看來还是需要她从旁协助.

    她走上前.拉着云若曦的手.适时插言:“姐姐.你不必推脱.这枚凤凰蛋虽然难能可贵.但相比于天地棋盘对于我白羽国的意义來讲确实差上十万八千里.父皇知道姐姐帮我成功带回天地棋盘之后.一直想要重谢姐姐.只可惜至今还沒有什么机会.此番便是白羽国的储君替白羽国为姐姐送上的谢礼.姐姐怎能不收.”

    云若曦皱了皱眉.“帮你却不是为了你白羽国的谢礼.”

    “我自是明白姐姐真的当我是自家姐妹所以才施以援手.也知晓世间俗物并不能入了姐姐的眼.”白锦澜连忙使劲的点了点头.接道.“姐姐既把我当做自己姐妹.我们便是一家人.我的哥哥自然也是你的哥哥.且父亲还曾说过想要收姐姐你做义女.封为公主.”白锦澜微微嗔道.

    “不瞒姐姐说.如今我白羽国虽然有一些强力的武士.但与其他国家相比.依旧实力甚微.而有些国家已经生出蚕食之意.并在我国边界引发事端.有言道.凤凰可平复天.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恐怕早已有那些有心之人觊觎着这枚凤凰蛋.”

    “虽然这凤凰蛋并非活物.但只怕那些人会因着这枚蛋生发出什么阴谋.若那一天真的到來.我白羽国民众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了……”白锦澜忧心忡忡的说.

    云若曦看着白锦澜脸上隐隐生出的愁色.心中越发的不忍起來.虽然白锦澜所说之意便是要自己手凤凰蛋.但白羽国目前的状况不佳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若凤凰蛋真的成为自己之物.任何一国即便心中有所图谋.但却也不敢动手來夺.毕竟不管四国情势如何变化.终究还是要唯无极岛马首是瞻.而自己又与无极岛无极天尊有所交往.这种利害关系.便使得某些势力必须重新考量.

    这从自己与上玄国太子玄青商交恶之后.上玄国却迟迟沒有对自己采取任何行动中便可窥见一斑.若非如此.自己这段时间也不会过得这么潇洒.

    只是.明里上玄国虽然沒有什么动作.但暗里恐怕还是会有所行动.因此还是小心为妙.而四国争霸赛的决赛便是最好的机会.

    见云若曦皱着眉不说话.白锦澜面上也渐渐泛出急色.她紧皱着眉.五官揪紧.拉着云若曦的手摇來晃去.一副云若曦若是不收这蛋.她便要抗争到底的样子.

    “姐姐.不管啦.今天这枚蛋你不收也得收.”

    云若曦被拽的有些发晕.可面上依旧沁凉清寒.

    她思來想去.考量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白锦澜已经将事情说得无比清晰明了.若她再不应允.恐怕便会让人觉得有虚情做作的嫌疑.而她们之间的姐妹情分或许也会因此生出间隙來.这才是云若曦不愿看到的.

    白锦澜见云若曦点头.大喜过望.猛地抱住云若曦的胳膊.出声道:“太好了.”

    而一旁的白秋寒也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自然明白.凤凰蛋交予云若曦之后.无论今后她获得了什么样的隐秘.必然会告知自己.这样便已经足够了.

    白秋寒走至凤凰蛋旁边.伸手轻轻触碰了一光华细腻的蛋壳.小心翼翼的将盒子盖了起來.

    虽有不舍.但他只觉得心中宛若卸掉了千斤的重负一般.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丝轻松的笑从唇边溢出.原本苍白色显着病态的脸.因着微笑更加显得柔和.宛若发着淡淡的光华一般的月光.让人几乎移不开目光.

    云若曦不由得心中感叹.这等妖孽.果然是出來祸害人的.

    “姐姐.你可终于去了我哥的一块心病呢.”白锦澜掩口而笑.

    敏感而聪颖的她自然是能够感觉到.云若曦对自己哥哥的看法今日的确是改观了不少.看來送礼还是有用的.

    几人间的气氛因着云若曦的应允而变得轻松起來.

    云若曦也抿唇而笑.伸出纤指轻戳白锦澜的额头.“你这丫头.”

    “我这丫头自然是要为姐姐考量的.”白锦澜娇笑着望向云若曦.

    “就你鬼灵精.”云若曦啐她一口.

    白锦澜抚了被云若曦戳过的额头.不满的撅嘴.声音更是娇俏:“每次都戳人家额头.再戳变笨怎么办.

    “笨了就拉出去卖掉.”云若曦斜了眼瞧着白锦澜.上上打量了两圈.“恩.长得也算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姐姐.”白锦澜不满的跺了跺脚.嗔道.

    白秋寒好笑的看着白锦澜这般样子.神色之中的紧张已经全部消弭殆尽.再望向云若曦.只觉得她已然不似之前那般冰凉且高不可攀的样子.反而那淡淡的眉眼越看便越让人喜欢.

    “再过三日便是决赛的日子.不知姑娘准备的如何.”白秋寒嗫嚅了一.还是出声问道.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