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白秋寒是白羽国人.且自己国家的武士屠峥实力也不俗.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希望屠峥映得比赛.但私心作祟.他还是很希望云若曦能够夺冠.

    云若曦清凉一笑.“似乎并沒有什么要准备的.”

    白秋寒问过之后便有些后悔.只觉自己问得多余.继而又红了脸.

    “不过无论怎样.姑娘还是要多加小心.毕竟最后的决赛要比之前的凶险许多.”白秋寒有些担忧的叮咛着.

    云若曦轻笑.“无妨.殿还请宽心.”

    “姐姐能力超强.一定会夺冠的.”白锦澜大喇喇的扬起小脸.口气中满满的骄傲.

    云若曦唇角微微上翘.这二人的立场还真是有问題.

    二人又在云若曦住处耽搁了半晌才离开.二人走后.云若曦想來想去.琢磨着该将这凤凰蛋搁置在何处.

    虽然这凤凰蛋已经是颗死蛋.但毕竟它蛋身上的能量还在聚集着.若说它还活着.却并沒有一丁点生命的气息向外泄露.几番思量后.她依旧还是将之搁置到了饲养空间之内.

    只是当她将凤凰蛋放入空间之内时.雪瑶狐便兴奋的不可名状.直引得云若曦连连侧目.莫不是这家伙想要吃掉这枚蛋.

    当云若曦把凤凰蛋搁置好后.琉璃雪便兴致勃勃的蹭的跳到凤凰蛋上.任凭云若曦怎么撵都不肯來.像是爱极了这枚蛋的样子.

    云若曦无奈的进入到修炼空间之中.时候还早.与其去外面游窜还不如打坐修炼.

    云若曦充分的调动起体内的玄气珠.努力的聚集空气中的元素之力.先祖刘乙何做出的神器果然不同凡响.一旦进入修炼空间中.她体内的玄气珠运行的速度便会加快许多.而这空间似乎对外界的元素之力有一定的提炼作用.所以被她吸取的元素之力也更加纯粹和粘稠.故而最近一个阶段.云若曦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体内的玄气珠竟稍稍的增大了那么一点.

    仿似过了一个打盹儿的时间.云若曦停止了修炼.自空间中走出.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时候已经接近半夜.刚好可以起身前去加明国皇宫了.

    云若曦如同前一日那样.穿戴好夜行衣.轻车熟路的來到了皇宫前.此次所用的时间自然要比昨天更短.

    小心的绕过侍卫.云若曦又再來到了安泰殿前.同昨日一样.云若曦点燃了幻镜.内宫的侍婢们便昏昏睡去.

    云若曦径直來到雪衡的榻前.却发现雪衡手中执着一本书.斜倚在榻上昏睡了过去.这该是因着幻镜的缘故.

    云若曦小心用指点了些雪衡的神庭穴.雪衡便悠然转醒.

    雪衡缓缓的睁开双眼.见眼前赫然站着云若曦.心中不免讶异.这丫头怎么今日又过來了.莫不是有什么变化.

    云若曦出声道:“陛.”

    雪衡小声的问道:“怎么今日就过來了.可是我这病让姑娘犯难了么.”

    云若曦浅浅一笑.“这倒不是.”她顿了.“原本在为陛配置丹药的时候遇到些困难.只是沒想到会很快解决.如今这药已经为陛配好.所以今夜便为陛送了过來.”

    雪衡一听面上大喜.连忙用尽力气从榻上坐起:“果真.姑娘简直是神人.”

    缠绵病榻数年之久.他几乎已经断了能够痊愈的想往.昨日听闻云若曦说能够为他解毒.他心中的念想似乎又活了过來.能够恢复如初.怎能不让他激动万分.

    本來以为三天之后云若曦才会过來.又担心自己身上的毒解除起來十分困难.雪衡早已经做好用更多的时间來等待的准备.只是不想.短短一天.云若曦便又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并且为自己带來这样劲爆的消息.

    云若曦笑笑不说话.手中暗芒一闪.一个暗红色的瓷瓶便出现在她手中.

    雪衡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云若曦手中的瓶子.样子有些急切.几乎想要伸手想上前.

    云若曦将瓶子递给雪衡.道:“这便是解除陛.体内毒蛾甲毒素的药物.只是这药物因为加入了硝石.所以药效十分霸道.寻常人若想服用必须要将这些丹丸分做三次來吃.才不会伤害自身.只是陛的身体太过虚弱.所以若曦必须要先帮陛提升肌体的素质之后才能服用解药.”

    雪衡连连点头.手紧紧的攥着红色的瓷瓶.就好像要将生命抓到自己手中一样.

    对于自己的身体.他自然清楚地很.即便之前自己那些沒用的太医前來为自己诊治时.也不敢药太重.此番便也能够理解云若曦之意.

    “不知姑娘要怎样帮我提升肌体素质呢.”雪衡有些不解.他直觉这件事并不好办.但看着云若曦的神情却好似十分简单似的.

    云若曦的面上依旧是浅浅的笑意.语气十分笃定.“陛不必担心.我们现在就开始.如何.”

    雪衡看着云若曦信心满满的样子.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十分相信她.因此便道:“好的.姑娘请.”

    云若曦点点头.说道:“还请陛在榻上坐好.”

    雪衡坐好后向云若曦示意.云若曦见雪衡已然准备好了.便清了脑中思绪.暗暗调起契约之阵.用意念之力将契约之阵中的一粒金色光点从中分离出來.

    这光点自然是浓缩的神龙血液.

    金色光点从云若曦体内析出之后.一暴露在空气之中.瞬时便膨胀了数倍.体积由原來的微不可见变作拇指甲盖般大小.像是一粒金色的珍珠一般.

    一股股涌动的能量在金色珠子内部奔腾.即便雪衡不知道这究竟是何物.也晓得这东西的作用定然十分强大.

    金珠被云若曦操控着向雪衡靠近.直到停在雪衡的面前.

    “这……”雪衡疑惑的看着云若曦.莫不是要吃掉这珠子.

    “陛可以服这枚金珠.”云若曦点点头.当然知道雪衡的疑惑.“陛服这颗珠子之后.我便会催动劲气进入到陛.体内.帮助陛吸收这颗珠子.”

    雪衡看着云若曦.点了点头.伸手拿起金珠放入口中.

    金珠带着一股燥热之冲入雪衡的口中.顿时.雪衡的嘴巴就像是要被烧着一般.他含着金珠说不出话來.紧张的张大双眼看着云若曦.不由得连呼吸都完全屏住.

    “陛莫怕.深呼吸.”云若曦赶忙出声.帮助雪衡打消疑虑.

    雪衡听了云若曦之言.连忙调整呼吸.数息之后便觉得口中的灼烧之感不那么明显.反而开始渐渐的变得清爽起來.

    金珠依旧在雪衡的口中含着.随着雪衡口中的温度渐渐变低.珠子的颜色也由原本的金色变成了大海的蔚蓝.

    雪衡含着珠子.直觉的身体忽然便的十分舒爽.就好像这一颗小小的珠子在滋养他的身体一般.

    云若曦调动神识.仔细的探查着血痕高体内的情况.终于.她选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神识带入雪衡的体内.推动着蓝色珠子向雪衡的腹内滚动.

    珠子在雪衡的体内滑动.一路向.云若曦操控着劲气将蓝色珠子在雪衡体内分解成若干个小的颗粒.悉数进入雪衡的经脉与血液之中.不一会儿.珠子尽数化成水气.

    水气蒸腾着.弥漫在雪衡整个身体之中.他原本干涸的经脉一子便被滋养.原本泛着乌青并且早已萎缩的经脉开始焕发出蓬勃的生机.颜色也渐渐的由乌黑向鲜艳的血色变化.

    感受最为直接的就是雪衡本人.

    自口中的灼热感退却之后.他的身体便像是漂浮在大海中遨游一般舒畅.隐隐的.他竟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他想安眠.内心却又十分兴奋.他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充满了一般.这种东西蕴含着极大的能量.这种能量仿似带给他一种新生.

    他的肢体不再孱弱无力.原本对于他來说.抬手这等简单的动作也是十分困难的.被蓝色水气充盈后.他的手臂竟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雪衡心中讶异连连.这种被力量充满的感觉如此美妙.即便自己的身体最好的那些年月.他也从來沒有过如此舒爽的感受.

    看着雪衡的身体从内而外发生着变化.云若曦心中暗叹.这粒自契约之阵中分离出來的金色微尘不愧为浓缩的神龙血液.仅仅这样一小粒便可以彻底的将一个濒死之人完全改变.实在是太过强劲.

    当水气完全浸润了雪衡的身体.并悉数被他吸收之后.云若曦依旧谨慎的驱动着神识与劲气在雪衡的身体中游走了一遍.仔细的检查着他的经脉.见的确再无异状之后.才将神识与劲气悉数收回.

    雪衡见云若曦收了劲气睁开眼睛.一脸欣喜的看着她.声音微微发着抖:“云姑娘.我是不是已经好了.”

    云若曦轻笑一声.清白的面色如玉般细润.甚是夺人眼光.“适才只是帮陛恢复了经脉而已.可陛.体内的毒素却还存在着.”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