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衡嘴唇抿得紧紧的.抓着血红瓷瓶的手握得紧紧的.连关节都有些泛白.

    这是他生命的希望.

    原本以为.生命将于自己越來越远.不想却是如此之近.

    曾几何时.他的身体每况愈.初始.他还抱着许多幻想与希望.然而随着病情的加重.太医们的束手无策.他几乎要对自己的生命绝望了.每每思及此处心头不免伤痛.

    只有体会到生命走到尽头时的绝望.才会分外觉得身边的事物是那么的让人留恋.他时常想起自己的另一个儿子.那是他与他最爱的王后诞的唯一男孩.他将全部的心血放在他的身上.不想天不垂怜.那孩子在幼年时便因着异常突如其來的事故丢了性命.

    而他那可怜的女儿竟然也在几年之后失去了踪迹.至今落不明.

    有时他想着.若自己这样死了也好.便可以去九泉之和他们母子一家团聚.这也委实是件好事.渐渐地.他面对死亡的心便越是平静.

    而如今.云若曦竟然将他的身体机能悉数救活了过來.即便还沒有解毒.但他的身体却像是焕发了第二春一般充满活力.这使得雪衡对于手中握着的解药更加充满信心.他完全相信.当自己服解药之后便会彻底摆脱病榻.

    然而当他已经一只脚迈入健康的门槛时.心中又生出无限的怅惘.既有痛苦无奈又有失望伤心.还有一种说不明的胆怯.

    许多事情.知道比不知道更让人心痛.

    雪子都同样是他亲生的骨肉.虽然自己对他的付出不及对雪子都的哥哥.然而他也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中毒日深.无论事实究竟怎样.一定与雪子都脱不了干系.毕竟只有自己死了.他才能真正登上皇位.

    让雪衡无比伤怀的是.雪子都为了皇位.竟然毒谋害自己的父亲.况且他已经是储君的人选.即便现在只是摄政.但终有一天他将成为加明国的皇帝.他急什么.

    且自己的另外那个儿子死的蹊跷.莫不是他的死也与雪子都有着关联.甚至连同自己的王后与公主……

    雪衡心头突突的猛跳两.几乎不敢继续想象.

    “陛.”云若曦看着雪衡似乎现在沉思里.便出声提醒.

    “啊……”

    雪衡猛地回过神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只红色的瓷瓶.他低头瞧着.复而又看向云若曦.

    “即便陛的经脉已经恢复并稳固來.但这解药依旧需要分为三次服用.”云若曦看着神情既期待又担忧的雪衡清凉一笑.“陛每日服食一粒.三日之后体内的毒素便会悉数消除.”

    “好.好.”雪衡点头如捣蒜.连忙打开红色瓷瓶.

    一颗鲜红如同血液一样的丹丸自瓷瓶中滚落出來.霎时一阵奇异的药草香自雪衡的掌心弥漫而出.

    雪衡使劲的嗅了嗅手心中的丹丸.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色彩.

    暗夜里.安泰殿的灯火并不那么辉煌.暗影在大殿之中流动.一粒火红的丹丸在昏暗中泛着并不刺目的宝光.

    光芒轻盈灵动.似有能量在丹丸的内部跳跃.而这丹丸看起來竟像是有着生命一般.随着丹丸内部能量不停地跳动.阵阵芳草的清香从丹丸表面散发而出.那味道好闻极了.就仿佛开的茂盛奔放的玫瑰的香味一般.

    雪衡仔细打量了半晌.这才将红色丹丸放入口中.霎时.一道温热的气流自雪衡的口腔直冲入喉咙.与此同时那红色的丹丸立即融化.消失不见.

    雪衡体会着一瞬间的奇异感受.在震惊当中无法回神.

    当口中的奇异感受彻底消失后.雪衡自榻上坐起.抚摸着一直以來因着毒素作祟而时常疼痛的胸口.他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完全不似之前.此时的他不但再无半点痛苦之感.反而觉得精神百倍.

    “陛如今已经服用了第一颗解药.还请将其他两粒搁置妥当.明晨依旧是这个时候.将另外一颗解药服.三日后便可解毒.”云若曦叮咛道.

    “好.”雪衡小心的将红色瓷瓶的盖子盖好.并将它放置在自己贴身的衣服里.

    云若曦见状.又提醒了句.“如今陛虽身处自己的宫殿.但情形却如同置身狼窝.毕竟有人想要谋害陛.所以陛身边之人不乏那人的党羽.”

    雪衡点点头.这一日之中.即便身上沒什么力气.他依然仔细的观察了再自己近身伺候的那些仆从.之前沒有留意.而如今上了心.总能发现一些端倪.

    “陛久不临朝.恐怕已经沒有办法掌控朝堂之上的那些人.为保陛安泰.即便陛身体痊愈.但还是要隐忍.之后再伺机而动才是万全之策.”云若曦口气凉凉的.她可不想自己努力半天还耗费了一滴神龙血液救回的人因为隐忍不住又折损在别人手中.

    “姑娘所说.雪某自然清楚.”雪衡眉头锁紧.

    的确如云若曦所言.自己恢复健康之后必须要隐忍的住.才能逃过那狼子的魔掌.况且他已经对当年之事产生了怀疑.所以为了自己的爱妻与儿女.他也必须要隐忍才能查明真相.

    雪衡眸子微微眯起.浑身散发出强烈的气息.其中最为强烈的便是暴怒之气.

    云若曦摇了摇头.恐怕雪衡将会在暗地里采取一些手段了.

    忽的.雪衡又出声.声音有些苦涩的道:“今日云姑娘救我性命.雪某感激不尽.只是此情此景.雪某却沒有任何能够对姑娘致意答谢之物……”

    云若曦微微扬唇.“陛严重了.若曦救陛性命的确是因为觉得陛的气息甚是熟悉.不想今后遗憾后悔.”

    “雪某自然明白姑娘之言.只是救命之恩怎能不报.”雪衡眼中的色彩甚是执着.言辞恳切.态度不容拒绝.“如若有一天.加明国清理的朝堂.雪某定然要将姑娘奉为贵宾.”

    云若曦本就不是善言之人.看着雪衡坚持的样子.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况且如今在这深宫里并不适宜商讨这些.便又出声道:“既然陛的身体已经恢复许多.且又服了第一颗解药.若曦便告辞了.”说罢便欲起身.

    雪衡连连点头.忽的又想起一些事情.连忙起身开口.

    “云姑娘留步.”

    云若曦停步回过头.不解的看着雪衡.

    雪衡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道:“雪某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姑娘不要推脱.”

    云若曦眉头微蹙.皇家之事的确是不应该沾染.只是看着雪衡的样子.她却又有些不忍拒绝.“陛请讲.若曦若能帮上忙便不会推脱.”

    雪衡无比感激的点点头.叹了口气.“其实倒也不需要姑娘多费心思.雪某只是想.姑娘在大陆上游历.必然会途径许多地方.雪某只希望姑娘在游历的时候帮雪某留心一个人.若有消息.还请姑娘托人带与雪某.”

    找人么.雪衡要找什么人.

    云若曦看着雪衡.“不知陛想要若曦找什么人.”

    “便是雪某的女儿.唤作雪依潇.”雪衡只觉云若曦应了这事.心头微暖.

    云若曦微微蹙眉.疑惑道:“怎么公主不见了么.”

    人倒是皇家子孙蒙受上天恩惠.应该享尽天荣耀与富贵.却不知最难成长的便也是这些贵为天家的子孙们.因着皇位的争夺.不知有多少年少的孩子惨遭毒手.能够顺利成章的便是幸运到极致之辈了.

    “不瞒姑娘.六年前.我儿自宫外走失.至今仍未寻回.那年她只有十岁.”雪衡又叹了口气.“我那时病的不轻.虽然遣了人马四处寻找.但那时的我根本对那些人无力掌控.只怕那些人根本就是阳奉阴违.不肯卖力寻找.可怜我儿小小年纪.定然吃了不少苦.”

    云若曦咬了咬唇.“茫茫人海.想要找人的确不易.况且已经过了这么久……”云若曦眉头又蹙起.面色微凉“不知公主身上口有什么记号.若有的话也好辨认.”

    “有.有.”雪衡连忙出声.“依潇的臂膀上有一天生的红色柳叶印记.我的王后看着那印记单薄.便遣人在印记上勾勒出卷草纹样.最后形成了一个十分特殊的纹样.宛若火焰一般.那印记十分好认.姑娘若能够见到.必然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这样的话.若曦便记了.若今后见到.必然会遣人告知陛.”云若曦点了点头.

    若是让自己毫无头绪的寻找必然不那么容易.只是这公主既然有一个奇异的纹身.这样找起來恐怕也不是那么困难.

    只是.凡事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若那公主在走失之后不幸夭亡.即便自己将海角天涯都翻过來也毫无办法.然而为人父母者.皆是抱着一线希望.期盼着自己走失的孩子能够安然归來.

    “那就劳烦姑娘了.”雪衡恳切的道.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