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已经入了春.但气候依旧寒冷.尤其是在凌晨时分.

    出了皇宫.云若曦觉得身上有些冷.不单是因着天气的关系.她只觉得自己十分幸运.能够生活在寻常的人家.不会因着那种高高在上的位置而心思扭曲.

    人常道舐犊情深.可在皇室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环境中生长起來的人.心中哪里还容得什么亲情.为了达到目的.即便是自己的骨肉亲情皆可以放弃.

    云若曦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想法尽数挥散.不愿多想皇家这等烂事.

    “大陆之大.各色人等共存.那些做事不择手段之人更是比比皆是.丫头你又何苦为这些事情困扰.”

    一个苍老的声音自云若曦的耳边响起.

    云若曦回过神來.却见先祖刘乙何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眉头又是一蹙.道了声:“祖爷爷.你怎么出來了.”

    出了珍珠手串.刘乙何的身形就无法成为实体.仅仅能够在空中构成一道虚影.即便如此.刘乙何依旧习惯性的摸摸胡子.嘿嘿一笑.“在空间里憋得太久.出來活动活动筋骨嘛.”

    云若曦抬眼瞧了瞧刘乙何.连实体都构不成.出來活动对他來说有用吗.而且.这家伙一出现就会在自己耳朵旁边碎碎念.直念得她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所以.每次刘乙何现身出來.云若曦都直觉不给这老人家好脸色瞧.

    云若曦口上却还是凉凉的应着:“哦.这样啊.”

    刘乙何看云若曦情绪不算高昂.便又堆起笑脸乐呵呵的蹭到云若曦的跟前.

    云若曦快走两步.旋即又抬眼瞧了瞧夜色.“今天空气不错.那祖爷爷你就抓紧时间活动吧.”说完便径自往前走.

    刘乙何被云若曦赤果果的无视.脸上有些挂不住.“你这丫头.怎么总不把祖爷爷放在眼里.尊老爱幼懂不懂.懂不懂嘛.”

    云若曦挑挑眉.“尊老爱幼那是对老人和小孩子说的.您看您的样子.既不老又不小.实在谈不上尊敬与爱护.”

    刘乙何一脸黑线.旋即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喂喂.你这臭丫头丫头.气死我了.呜呜呜.我可是你祖祖祖祖爷爷……你竟然一点都不爱护老人家……呜呜呜呜……”

    最初刘乙何给云若曦撒泼的时候.她还紧张些.到现在.云若曦已经对此完全免疫.几乎见怪不怪了.

    云若曦清凉的面色连一丝波澜都沒有.“祖爷爷.有什么话你起來说吧.你这样子实在是不雅观.一把年纪了.你这是要带坏儿孙呢……”

    “咳……”刘乙何一口气沒提上來.看着云若曦.嘴唇不停地哆嗦.“你你……”

    云若曦小脸一扬.挑衅的看着刘乙何.意思你能把我怎么样.

    刘乙何见耍赖无用.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使劲的拍了拍屁.股.然而空气中连一丝飘逸的灰尘都沒有.提醒着他不过就是一个虚影而已.

    云若曦翻翻眼皮.“恩哼”了一声.“说吧.祖爷爷.你又有什么歪点子了.”

    刘乙何老脸有点挂不住.面色泛红.连忙“嘿嘿”了两声.“其实.也沒什么.只不过想求你件事.”

    云若曦掏掏耳朵.抬眼瞧了瞧刘乙何.“哦.祖爷爷究竟有什么事啊.”就知道自己的这个活宝祖宗不是个省油的灯.

    “嘿嘿.想管你要一件东西.”刘乙何谄媚的蹭到云若曦的身边.

    云若曦眉头一挑.心头便有了主意.“想要那枚凤凰蛋.”

    刘乙何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的.”

    “就您的那点小心思.我还能猜不出來.近日除了凤凰蛋.我那里还得了旁的东西.所以您想要的不是那凤凰蛋还有什么.”云若曦无奈的瞧着刘乙何.

    按说.能够做出神器的人.智商应该很高.可是自己的这位祖宗的行为却怎么都和智商高的人挂不上钩.难不成是因为休息的时间过长.这里退化.

    “嘿嘿……嘿嘿……这个.就是那个凤凰蛋.”刘乙何见被云若曦猜到.便赶忙红着脸坦然的承认了.

    “只是祖爷爷.你要那蛋做什么.”云若曦有些奇怪.“难不成那枚死蛋还能做神器.”

    “难道祖爷爷除了做神器就不能做点别的了.”刘乙何郁闷的道.这丫头也太小看自己了.

    “我以为你除了做神器就不会别的事情了.”云若曦更加直接.

    “……”刘乙何的嘴唇抖啊抖的.猛地大喘了一口气.

    云若曦好整以暇的看着刘乙何.只等着他和盘托出.

    刘乙何咳了一声.砸吧了一嘴巴.这才抬起头看着云若曦.“你这丫头实在是幸运的很.今日能遇到这千万年都难遇的异变凤凰蛋.”

    云若曦凉凉的看着刘乙何.“我猜想这也该是一枚异变的蛋.不过这蛋已经死了.”

    刘乙何一脸的不屑.“谁说这蛋死了.”

    “什么.云若曦吃惊的看着刘乙何.“祖爷爷.你是说这蛋是活的.”

    “当然.”刘乙何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看着云若曦茫然的睁着眼睛瞅自己.刘乙何一脸的得意.“小样.敢和祖爷爷叫板.祖爷爷吃过的盐你比走过的路还多.哎呦.不对.是吃过的路比你走过的盐……唉.怎么说來着.”

    云若曦尽力的隐忍着.忍得十分辛苦.就这智商……真让人不敢恭维.

    刘乙何掰着手指头使劲的想着.嘴里还振振有词.“怎么回事.咦.”

    忽的.他一拍脑门:“对了.是这样.祖爷爷吃过的饭比你吃过的盐还多.”

    云若曦眼睛一翻.有差么.

    话一出口.刘乙何又觉别扭.一只手使劲的揪扯着胡子.挣扎了半天.忽的想起自己的目的.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在云若曦面前丢脸了.连忙尴尬的出声挽回:“总之.不管是盐也好.路也好.总之.祖爷爷想要告诉你.祖爷爷见识过的东西多着呢.还有好多可以教给你的.你是年轻人.态度该谦虚.知道了么.”

    “那蛋呢.”云若曦无语的望了望天.若自己不出声提醒.恐怕这老头儿能把话題扯到天边.

    “哦.对对.正事还沒说.”刘乙何回过神來.嘿嘿的干笑一声.一脸的神秘.“我说那蛋啊.的确还活着.”

    “恩.继续.”云若曦凉凉的点点头.

    “丫头你即便沒见过也该知道.寻常的凤凰蛋自是异彩连连.人站在蛋前必然会感受到强大的而生命波动.经过千年的孕育便会破壳而出.生出雏凤來.而这雏凤又经过千年的时间才能生出五彩羽毛进入成年.”刘乙何兴奋的说道.

    “然而这粒凤凰蛋不但色泽洁白.而且就像一颗死蛋一样.一点生命的迹象都沒有.只是蛋壳会不停地发热.”刘乙何呸了一声.“世人不识货啊.”

    云若曦又是点了点头.看來祖爷爷对这蛋了解甚多.

    刘乙何继续道:“寻常人只道这枚凤凰蛋已经死了.其实则不然.这家伙若孵化出來可是要比寻常的凤凰强悍百倍.”

    云若曦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凤凰在大陆上是神一样的存在.世间几乎沒有人见过真正的凤凰.然而关于凤凰的传说却在大陆上流传甚广.神龙与凤凰共称为两大极致神兽.而云若曦拥有的神龙血液仅仅一个微粒的力量便将雪衡干涸的经脉浸润完满.并且整个肌体的能量比他最为顶峰时期的状况还要好许多.如此相比.凤凰的能量即便云若曦沒有见到过.但也能够想象得到那该是怎样一番光景.

    而这只凤凰蛋若真能够像祖爷爷所说孵化成功.生出的凤凰相比寻常凤凰还强悍百倍.那种力量将是什么概念.

    见云若曦就如自己料想的一样吃惊.刘乙何更加开心.“这只凤凰孵化出之后.全身洁白.散发能量光华.虽然身量略显娇小.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凤凰王者.所以说.丫头你这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云若曦只觉得心跳有些微微加速.呼吸都急促起來.情绪是从未有过的激动.“祖爷爷.这些你是从何得知的.你有办法将这凤凰蛋孵化出來么.”

    刘乙何得意洋洋的昂起头.他眯着眼瞧着云若曦.“这回觉得祖爷爷还是有些用处的吧.”

    云若曦不禁莞尔.掩口而笑.她声音放柔道.“祖爷爷.为了表现您的智慧与能力.你不妨告诉孙儿吧.”

    “嘿嘿嘿.那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孝敬爱护老年人.知道不.”刘乙何愈加的拿捏起來.

    “是是.孙儿记了.”云若曦好笑的看着刘乙何.连连福身.

    刘乙何得意的捋着胡子.“世人有人真正见过凤凰.人们又是从何得知凤凰之事.”

    “这……”云若曦皱眉.“凤凰的传说源自上古时期.如何流传來.我们又从何而知呢.”

    “刘家.是刘家将龙凤的传说带至世间.”刘乙何斜睨了一眼云若曦.淡定的说.

    “什么.”云若曦满脸的不可置信.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